简体正體
ad image

【石涛评论】纽时:习总躲在安全地方 发出重要指示 (音频/视频)

shitaopinglun

【石涛评论】纽时:习总躲在安全地方 发出重要指示 (音频/视频)

【希望之声2020年2月11日】(主持人:石涛)

大家好,这里是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石涛评论时间,我是石涛。

 

刚才看到这个消息,黄渤新篇《封神三部曲》,据说欠租,在青岛电影城,据说青岛电影城给他轰出来了。我个人不知道这是真假。据青岛讲,不是,是人家拍完了,人家主动走了。真假我觉得没啥意思,他欠钱不欠钱就那么回事了。我只是看这个消息我觉得蛮特别的,他讲的呢,是曾经拍过《画皮》的那个人,叫乌尔善,这我都不了解,是那个蒙古人啦。前年开始拍的,九月份。我们在节目中开始引用《封神演义》差不多同一个时间,他说是三部曲啦,后来我想想是那么回事,一部曲它应该是前面妲己,一直到火烧太庙,第十一回;二部曲应该是纣王派兵,包括冰冻岐山,一直到这个云中子烧死闻太师,这是第二部曲;第三部曲,就主动出击了,开始伐纣,我想他三部曲也就这样啦。我个人比较感触的就是说,他在里面拍的,他在介绍中,这是人家介绍的,他竟然先介绍了叫黄渤演的姜子牙,费翔演纣王,他叫商王殷寿,他这么写,没说纣王。李雪健演西伯侯,夏雨演申公豹,陈坤演元始天尊,还有一个演姜皇后的,他们没提谁演妲己,很少见。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只是觉得蛮感触的,一个拍了《画皮》的人,去拍《封神演义》,画皮是鬼,然后去拍封神演义,那在封神演义的名单介绍中没介绍谁演妲己,这个实在是有点改变。人家拍的好坏咱不知道,据说今年暑期的时候上演,那我们就不知道他现在暑期能不能上演,不知道有没有这机会啦。黄渤只听过这名字,可能我看过什么电影,但是因为这个年代的原因,肯定都比我小的,都过去了。

 

其实我是看到的别的消息,是讲习近平的,结果无意中这个消息跳出来了,他花了三十亿去拍这个片子。我只是觉得感触啦,一个值得花三十亿拍的片子,在中国的环境中他认为值得,他据说是按照《魔戒》的那个概念去拍的,他可能是从人的环境呢,金钱的环境啊,盈利的环境以及《封神演义》在中国的民间的影响。我想是从那样的角度去说了,他认为值得愿意花三十亿拍,可是给我个人的感触呢,却看到了一个另外的故事。李雪健我知道是谁,去演西伯侯;另外一个谈到申公豹,费翔去演纣王。那今天的环境,在中国的习近平,其实跟纣王跟商王有着相当类似的概念,他的家庭的背景,家庭的环境,我个人觉得也很类似。女人左右了他,纣王同样是女人左右了他,他同样害了一些女人。当时的纣王其实有机会闻听佛法了,那时候叫道了,云中子讲了一天,他接受,但只不过他看见妲己呢他就受不了了,他就全都给废了。等到了姜子牙再去讲的时候那些都已经没啥了。也就是讲,在云中子跟他陈述一天之后,后面他有一个生的机会,纣王完是命里注定的,但是云中子出手去帮他的时候,是云中子的慈悲,我们在“涛哥侃封神”中都讲过,是云中子的慈悲,慈悲的一切不求结果,但是呢希望他能有所改变。

 

云中子在离开了大殿之后,他没离开朝歌,等看到妖氛起来的时候,他说,哎呀,本来是稍微延长点商朝的命运,但是呢看来做不成。所以云中子没有求其结果离身而去了,留了一首诗,然后在观天台上,就是杜沅铣的官邸,留下那首诗,然后讲哪天死,哪天完。跟今天的习近平完全类似嘞。不是说商朝不完,而是说云中子透过他的慈悲,纣王如果听从了云中子的话,可以在一定范围内改变他的命运,我讲的是这含义,所以商朝终将会完,但是纣王不会这么惨,纣王会在其中,因为他的转向,他的一份善念,就会改变自己的命运,他个人的命运。这个东西就像共产党亡,其实对所有人来讲,共产党又不是你们家的,对不对?为什么怕它亡呢?你只不过想借助共产党获得自己的利益或者权力而已。那我为什么讲纣王跟习近平类似呢?习近平有机会接触过真正的佛法,很早了,他很早就有接触过,他读过真正的佛法,他自己讲在他看完那本书之后,他讲那是佛写的书,其实在他的身边有些人找到了自己生命的本源,彭丽媛已经找到自己的生命之本,习近平他娘也找到了自己生命之本,包括他家里的自己的姐姐什么的,都有,但是这是命运就是命运了,有些人为了自己的仕途,为了自己的虚荣,那被人称为国母,再国母她又能怎么样呢?她的虚荣,使得自己忘却自己的本,这是一种相互变本加厉的过程。哈,可能有朋友说,涛哥你说的啥意思?听得懂就听,听不懂就算了。

 

那个圈落呢我个人有机会蛮熟悉的,他们在早年曾经做过什么,大家也蛮熟悉的,就是这样的。所以习近平有机会他自己讲那是一本佛写的书,就跟纣王在听到云中子的这种讲解的时候,我只是在对比啦啊,这个其实是不太合适的。纣王也能够感受到作为修行人,作为生命的认识,但是他受不了狐狸的那一乐。今天的习近平他受不了王沪宁传递的就像中共跟江泽民的这一套东西对他权力上的诱惑。他满足的是一种虚荣的权力,所以这又是件很悲剧的事情。怎么说呢?我只是看到这个消息我才感触到,咱也不知道他看过没看过“涛哥侃封神”,我们正经八百侃才今年才侃啦,咱也不知道这个导演,但他下边确实是没讲妲己是谁,他却讲姜皇后。能讲出姜皇后那不容易,姜皇后其实就是一个配角,她在戏里的分量比妲己差远了,我们只是往好了去想,而对我个人来讲我只是说,这是个引头,就像我刚才说,说破了说,习近平读过被他称为是佛写的书的话,我自己也蛮纠结的。走到今天,走到现在很大的成分上是跟他个人有关,包括他自己,包括中共的所有高官,将遭遇时代革命的这种报应。他不是不懂得,他完全懂得这种时代革命的报应。

 

这份的报应具体会以什么样真实的状况出现,我个人不好说,但是我注意到一个细节。火神山,他高调的派进了一千四百名当兵的,雷神山投入使用却转给了地方,转给了武汉市政府。他怕死啦,他在真正的环境中,他非常信命,我个人相信他们很多人会看咱节目,政治分析对于他来讲,根本对他没有意义,他无所谓,他就那样,政治分析对他一点意义都没有,他根本不怕,但他前后多少懂得一点生命中的概念。人之初性本恶,这是王沪宁的,他难道不懂得生命吗?江泽民、曾庆红难道他不懂得生命吗?不懂得生命,王林为什么当初那么去猖狂?那么能够如何呢?我们节目中讲的,在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号法轮功被迫害,以自焚栽赃的方式被迫害,开始活摘器官之后,妖魔鬼怪出来,王林怎么这些人前后都是那时候出来的,把真正的修行的东西,在十几亿人的环境中侮辱,那必然妖孽四起,而在这个过程中,他自己习近平能读过佛写的书,他自己的评价,如果你今天再去违背你认为佛写的书的对生命的教诲,更何况你自己的家人都懂得生命之本的。你给整个人类带来的伤害,这是最大的麻烦。看到这儿,我们就感触了,就像我跟大家说我自己也在觉得这个事儿说破了好不好。

 

这是《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英文的文章,《苹果日报》给它翻译成中文了。他想学毛泽东跟邓小平在幕后紧抓权力,邓小平是八九六四之后他受到了巨大的冲击,然后他变成了一个普通党员,垂帘听政;毛泽东当初在文革之前,受到了巨大的冲击,然后发动了文化大革命,把包括彭德怀他们全都给干掉,贺龙他们全干掉之后,他把控自己的权力。今天的习近平跟毛泽东类似,不相信男人,只相信女人,孙春兰,女的;外交部发言人,女的;林郑月娥,女的;他生性怕家里的人,生性怕他的太太,包括他的前妻,他怕,他从生命里头怕,他怕他妈。但是呢就在这样的问题上就觉得很奇怪,所以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人的生命的内在的东西就让他逃脱不了命运的安排,他是中共的埋葬者,在他权力本身的背景之下,他被时代革命了,就等于中共革命了,今天的中共内部革命,内部的争斗将带来整个中共的瓦解,所以未来的时间里大家看到他遭遇了时代革命,而中共全完,包括他的周围的信得过和信不过的人。

 

共产党,李文亮是个共产党员,李文亮是返送中的旗手。刘伯温说的,贫富若不回心转,看看死期到眼前,现在这么评价,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敢去接受,但那是真的。你评价这样的英雄那样的英雄,你今天依然在受着死亡的威胁,在中国大陆的中国人,要懂得他是个医生,他都不能帮助自己,你要仰仗医生,起码这样的一个平衡的彼此关系你要清楚了。习近平能够按照他所看过的被他称为佛写的书,那样去对待生命的话,今天中国的一切就全好了。

 

习近平你在哪儿?这是《纽约时报》的原文,中文的他自己《纽约时报》还没出来,这是英文的,英文的标题叫XIWhere?然后他这里中文叫神隐啦,英文是说习近平躲在了一个安全的地方,在发出重要的指示,相当具有嘲讽意义。一直神隐,只是开会指挥抗疫,或者接见外宾,没有,他只见了一个人,其他都没见。做了一个采访,认为他要牢固的控制权力,所以他的权力是一切的。死亡的一切,的一切,都是仰仗他的权力。习总正忙于跟其它问题搏斗,增长放缓,香港的返送中,台湾大选,贸易战。建荣,建荣是一个体制内的人物,我以为是体制内的人物了。习总权力控制毫无质疑,但对他造成巨大的冲击,仅次于六四,合法性来到了巨大的震撼,伤及他的合法性跟他的威望,所以他掌权的态度造成的。他这里讲的意思就是说原因就在于他把一切权力都归他自己,当把一切权力归他自己的时候,今天发生的事情和他处理事情的手法,世人,整个这地球上的所有人,把责任全会放到他头上,这是肯定的。

 

失控,神隐与可能失利,他想用失利和这种引发众怒的抗议战争划清界限,但是他过去巩固了权力,遏制他的政敌,出事时他找不到替罪羊。 史宗瀚,这是个中国问题专家,一直研究中国问题的,政治上我想他已经发现权力整碗端走的一个最大的缺点就是现在他只能承担责任,他找不到替罪羊。这些都是政治上的分析,我刚才跟大家解释说,这样的说法,你可以看到他在政治上又想握有权力,又想逃避责任,就是说太鸡贼了,这种事呢在天意的角度来讲是对他的惩罚,所有人都会看到责任在他,所有的矛盾都会集中在他头上,我觉着这是关键的。如果在政治上没把握度过这次危机的话,后果难料。他可能会向党内精英妥协,也可能更加专横。

 

另外一个人,这个人叫朱迪,习近平抓权没有放松,会有损于他的威信,但很难酿成挑战他的领导。我自己认为这些都是政治上的分析,下面所有人都把这件事情跟切尔诺贝利的核电站相比,西方是这么对比的,包括我看到昨天班农在福克斯新闻有一个专访中他也谈到这个问题,就说现在带来的危机呢就像当初苏联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的大灾难,那个灾难爆发之后,没有谁去挑战谁,在当时的戈尔巴乔夫也谈不上挑战。而是在这种时代的背景之下,人从来没有说了算过,就是在习近平的做法中,他表现了一个全权的共产党人,他非人性高级动物的生命品质,当他的品质的一切完全暴露之后,它自然就瓦解了。就像我一直跟大家解释,你记住发生的事情是诱发了人们想不到的事情,共产党完结这个,但是当事情过来之后人们又看到它其中的理由,这是一个生命的局限性。

 

武汉非典我们在节目中追踪的最早,你看一下十二月三十一号,三十号“石涛聚焦”,我们已经在节目中谈到了,在当时很多政论节目根本不谈这个问题,而我个人当时已经认为会出大麻烦,你说会怎么样?我以为会很难的,所以我刚才讲的那番话,把他比成纣王的概念来讲,就是希望是个机会嘞,没有任何期待的。

 

就是说大家可以去品味到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他被某种东西控制着,他现在没露面,我们跟大家分享过,他跟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的那段讲话,那个人是空的,他里头是空的。我觉得稍微有一定身体常识的人,就是说年轻人,你看年轻人说话怎么说,叭叭叭叭叭叭,就像有朋友说,哎呀涛哥你老了,刚才有朋友说,涛哥你看起来是累了,说话慢,对不对?其实我个人只是内心中觉得相当的悲剧啦,悲剧的原因就是,哎呀,做节目这么长时间,我也不知道能帮助多少朋友,就是这意思啦。因为其实我看到结果,太惨了。大家要明白,它是一波一波的,它一旦起来之后,我们原来讲过凡事都是有三嘛,事不过三,即使你表面上看这个疫情可能,哎呀差不多告一个段落了,它接踵可能会以别的方式出现。现在在讲武汉烧人,那实际就表现出应接不暇了,处理不了了,对吧?死的人死得太快,太多了,超过了他的承受能力。我讲的是这个意思,所以一再跟大家解释,刘伯温讲的十愁是在一个时间里同时爆发,它交叉在一起,不是一二三,它是插在一起的,它集中在猪鼠年,那猪年过去了,大家还能不体会出那一份猪年是一个启示,鼠年是真正的,这鼠年刚开头。在人的环境中没有人知道它一定会发生,你说这个比喻,说这事发生到这么大就一定这样,人不配知道,如果一个人能知道,这个事儿就发生这么长,说事情发生这么大一定死了十万九千八百九十一个,那不是人,它也不能在这儿,在人的环境中待,没有迷,那还是人呢?切尔诺贝利,他就比喻成这个啦,有拍过一个电视剧叫《核爆家园》,任何时代,任何国家就是掩盖一切。

 

英国的大学的一位作者,这人叫Rechaco,他认为这个灾难促成了当时的苏联后来的瓦解,而目前他所应对的一切,也愿意推出空前的措施,以强化政权的合法性,但是呢他正在想做成毛泽东、邓小平式的事情,退居幕后牢牢把握权力。我个人觉得不太可能,他没有毛泽东跟邓小平的背景,换句话说什么东西都是事不过三。这些都是政论分析了,我刚才跟大家解释的在我眼睛里看到的是真实的故事,他以及他的中共的幕僚,都将在时代革命中被革命,如果他不能够回心转意的话,就我跟你说,瘟疫还是一风一过的,等到他的时候什么都没有,没人记住他。

 

也有的人在经历过这种清洗的时候给我的体悟,都是我的体会啦,有谁知道大洪水是怎么下去来的,没人知道,对不对?人们知道的还是后来叫大禹治水开创了夏,我个人觉得是这样,没有人会记得那些的。那在生命的归属上呢就像命里注定一样,但是我跟大家解释,那是一种安排,那是一种定数,这样的安排跟定数在慈悲的概念中他是对个人是可以化解的,什么意思?共产党可以完,共产党一定是完蛋的,整个这个环境中共国也不会存在的,但是呢身在其中的人,可以自救,他自己的权力,我一再讲,他自己的权力,他家里人知道了生命之本的这种过程,起码能够在这种大的瘟疫中,大的灾难中能够给这种灾难的本身,定数的本身表现在他个人生命善的多少留有善的一点。

 

有朋友说涛哥你还对他抱有希望,不对任何人抱有希望,抱有失望,我个人觉得没必要,我个人只是说他赶上了,他有过这样的生命经历,他为什么不去选择善呢?对所有人都是件好事,大的定数就是定数,但对所有人,在这种巨难中,起码是一种机会喽。

 

那好,这期节目就到这里,谢谢大家,再见!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