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石涛总横
评论员石涛
中共病毒肺炎疫情专题

【石涛纵横】北京 上海全部封城 钟南山病毒可隐藏24天-完蛋了

【希望之声2020年2月11日】(主持人:石涛)

偶然看见一个东西,其实我原来没太查过,苏格拉底是欧洲当今的哲学的鼻祖,哲学三杰当中的鼻祖,公元前400多年,你到现在是2500年,他应该比孔老夫子还要早大概200年吧,比《封神演义》要差点,应该是比封周文王他们要差一点,差不到1000年。苏格拉底不会写字,他没有留下任何东西。他曾经有过很明确的陈述,推崇叫口头文化,我以为都是现在的词了。其实如果用我们民间中国人民间的话叫口传心授,他认为那个是真的,文字是假的。他论述我看有不同的文章写,那蛮长的。所以他所留下来的,我们看到的苏格拉底的话,是他的弟子柏拉图用诗歌的方式记述了他曾经讲过的。

另外一个人是个做写剧的,透过剧作的方式留下了他的话。我看那个介绍,我没有考证过,说耶稣一生也没写过字,他说耶稣一生只写过一次字,当时在沙滩上写完了就给抹了,什么都没有了。摩西听到的是神的话,然后摩西刻的《十诫》听到了神的话刻下来的,对吧?佛祖释迦牟尼佛,佛经也没有,也是后来他的弟子把他的话写下来的,我们看到的佛经。唯一可能留下的就是老子的《道德经》,可能就是唯一,但是我没查过,老子的《道德经》是在什么背景下写在哪了,对吧?你写在书上了?写在山崖上了?写在天上了?写在沙子上了?不知道,这可以查,如果有记述的话。

也就是当年被我们能知道的这些,被今天的人称为信仰也好,宗教也好,你称什么都成,你会发觉那样的前前后后的人没有给人留下文字,他们亲自的文字。我以为有两个因素,一个那是真正神的东西,不是被后来的人的文字能够描述的。换句话说,,如果用人的文字描述,对于当时的他们来讲是不尊重,可以这么说是不尊重,表达不了他们的本意,歪曲了他们的本意,我以为可能是这样的。

而另外一个因素,无论是苏格拉底,苏格拉底被称为哲学鼻祖,但是他的概念就是说从信仰本身的概念,哲学已经变成了一种人化的东西。耶稣是神的儿子,摩西是传递了神的旨意,他们俩都不是神本身。释迦摩尼佛他说有未来佛,释迦摩尼佛祖自己说的有未来佛,那有未来佛呢,未来就属于未来佛的,要不然他干嘛要说呢?对吧?有未来佛就是讲说未来佛将与人类、将跟人是真正的,他只不过是个铺垫了。

我个人以为同样是因为这样的原因,他们不是终止,他们是启悟,才会留下这样的故事。所以在西方的宗教中有弥撒亚的说法,在佛教中、在佛家里有弥勒的说法。那弥勒也好,弥撒亚也好,那在中国的传统的,季羡林他讲这应该是一个人。那真正的未来佛在人间,可能那是真正的在传佛法。

换句话说他们留下来的东西是给人们生命的借鉴,这是我自己理解的,因为事实也确实如此。没有任何宗教,我们从来没有入过任何宗教之门,也没有正经看过任何经书的,我们只是最朴素的这种朴实的东西。

如果按照苏格拉底的讲话,没有任何文字的东西,其实就是最朴素的。写下的书太多都是改变的,用你的形容词,用你的标点符号,用你的东西全改变了。那如果这个是这么讲述的话,其实回归到我们今天所面对的一切,包括这种大瘟疫,都有着今天我们人的观念完全相反的缘由在其中,才是对的,才与当初人能够知道的起源的概念相吻合的。

网上有篇报道文章这么说的:被中共掩盖后的数字超过1000,我觉得就得只能这么说了。被中共掩盖后的数字超过1000,是1016。那感染的人数,我个人觉得都没什么意义,5万,后头加一个零50万,加两个零500万。我给你举个例子,1976年唐山地震死了42万大概是,别的地方显吗?别的地方根本都没显,根本就显不出来。当然那个时候没有手机,大家都是相互封闭的。

那时候的北京城有影响,我们都住在马路上,我住在马路上一直住到11月底,那个动的太厉害,只能搬回屋里住,那是曾经产生过影响的。死了四十几万人在前后72小时之内,一个星期吧当时,也是很多军人去了,然后根本就挖不出来。那你现在10号这一天,北京上海相继宣布封城。在习近平露面的背景之下,全都宣布封城,反工无期,就是说回头工作,大家谁都会感觉到害怕,这一份恐惧渗透了整个全中国。

1000人感染5万人,全中国有14亿人,你犯得上这样吗?你值得这样吗?难道中共国的共产党对生命的珍惜到这份上吗?还是珍惜他们自个儿勒?习近平到那出来前后露面没有三分钟,弄了十几个人20个人相互距离保持10米之远,大男人到这份上,垃圾到这份上,那算啥呀?但是他控制这个权力,他把人们带到了这个环境中,我觉得前后的故事是这样的。所以我刚才跟大家解释,从真正生命的人们知道的文化的起源与神之间的关系,你会看到现在的一切跟神当初的概念完全是反的,在中共的体制之下是邪恶的,对吧?

那中外的神都不会留下,文字都没有,不会指导着人们去干嘛,今天的他躲在一个没人知道的地方发出重要指示,那就是魔鬼的代言人。大家都做领袖喽,所以你就知道这样的相互的对立,这是恶的东西在人中显现出来表达出绝对的自我,以其他人的生命为代价,但是表现出来的是呵护生命。就像我们说的“妖言惑众”这个词最早出自于妲己之口,结果它是妖精,所以它最能描绘“妖言惑众”这个词和对人的影响。

现在习近平自己就扮演着类似的角色,所以死了1000多人就是另外一回事。从来我们没见过说死了1000多人可以影响到全国,全国停工,你能想象不出来吗?北京一天死多少人?火葬场一天烧多少?对吧?2000多万人,上海一天死多少人?你没听见有这动静呀。所以这种造假,这种欺骗,这就是今天中国社会的价值观,这种社会的价值观在伤害着每一个人。今天的反应是带来一种相互报应的反应。

19年前123号中共炮制了所谓的法轮功学员天安门自焚,欺骗了所有的人,对吧?以共产党的名义,那是过年,欺骗了所有的人,栽赃了与神同行的人,走在神的路上的人。19年后,武汉封城,武汉封城的目的,同样是欺骗所有的中国人,包括这地球上生活的人,表达出它们是一个最负责的一个执政党,但是把所有中国人都置身于被欺骗和被杀虐的境界。在某种程度上这是一种报应。19年过来,那么多人在讲着天安门自焚事件的邪恶,那么多人在讲述着随之而来的活摘器官的邪恶。在中国的大陆,那么多人去接受别人的器官,而对他的来处却不至可否,不想知道。

我爷爷有钱,我奶奶有钱,我花钱买你的眼睛,你活该,你活该被人摘,你不摘,我怎么有眼睛?湖北武汉的最著名的器官移植中心的主任死了,就这么回事,对不对?今天每一个中国人置身于类似19年前的被欺骗的过程,被杀虐的过程,被侮辱的过程。言论自由,你已经太弱了,对吧?李文亮死了,他什么都没说,他很自私,他告诉他们的家人跟他的朋友哥们别去那儿,是这个制度把他烘托成这样,是人人受到死亡的威胁把他推崇成这样,是太多的人怕了,死到临头了。

没有任何道德的概念,才出现这种场面。而他从道德的角度来讲,那是对应的,对应他习近平一句话:不忘初心,方得始终。20171018号他讲这句话,28个月之后就兑现了现在看到的,28个月之后就是武汉封城,日子就这么算的,对吧?一个星期7天,对应着金木水火土5颗行星,加上日月,叫七要日。一个7,他过了7个月,打贸易战。

再过7个月,他亲自承诺说向川普保证,那是2018121号。再过7个月,香港干起来了。再过7个月,中国大陆干起来了。你算吧?你生活在这个太阳系中,就知道周末能够爽一把出去吃肉去。再过一个礼拜就是情人节了,却不知道自己的生命之珍贵,这是今天了,这是我想说的,这是真正在我眼睛里发生的缘由。不知道有多少人能够接受,但人在危难中愿意去接受。

钟南山哭诉李文亮背后数百名医生都想讲真话,有需要聆听。他讲没讲真话,对不对?非典2.0是现在发生的。2003年他只是个地方官员,他是个副局级官员,估计当时副局级可能也就是个正处,他现在是部级别、,他那时候敢讲,因为要他的命。他现在的权力高过了他的命,他能躲开,他当时躲不开,他官太低了,你现在哭诉管什么用?你当初刚刚出事的时候你在干嘛?对不对?北京都封城了,你哭诉,你哭给谁?还不如自己忏悔。他就讲讲真话,李文亮没什么讲真话,就跟他同学说哥们你别去了,然后警察抓了,对不对?你的领袖所管理的体制的当官的他的方法把李文亮给推起来了,抓了他了,李文亮被抓的时候反抗了吗?一点都没反抗。

OK,好,没问题,我是被训诫,没错,你只要别抓我就成,我家里有老婆,对不对?家里有爹娘,不会说了,谁也不说了,他不就做了这点事嘛。他死了,他是共产党员,大二就入党了,党员有多少人能讲真话?他支持止暴制乱,他支持武警进入香港平息,像89六四一样。而那些抗议的年轻人跟他一样,一样的年龄,他想知道真相吗?14亿护旗手,他说我是其中一个,他想知道真相吗?对吧?那今天被他赶上了,所以钟南山猫哭耗子,因为这瘟疫厉害,他猫哭耗子,耗子搞不好他吃了,他吃了他也染病了,他自己推到了一个风口浪尖上,钟南山的落泪太多有他自身的利益在其中。因为他一路走过来,很多是他的利益。他如果不顾及自己的利益,能是今天他的表现吗?他难道不知道真相吗?

他作为全国的病毒研究中心的最高官员,他不知道死多少人吗?你与其说李文亮希望几百医生说真话,你钟南山自己说句真话死了多少人,比你的哭了半天管用多了。所有人都觉得你是个爷们,钟南山练健美的在微信上,那东西没用,那东西就肉,对不对?那除了肉就是肉,人家说了身体健壮是个精神的侏儒,又倍感无奈,身在其中,自己把自己放在了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首席病毒专家的位置上,面对着沧桑的死去,借着李文亮的概念婉转的告诉人们说可能死的会更多,需要言论自由,自由你个大头鬼呀,你自己都不敢说,他难道不知道死多少人吗?

细数他不知道,粗数他一定知道。你自己就做第2个李文亮,别死,我没说你死,对不对?你自己告诉大家,李文亮当时讲了海鲜城7个得非典的,你跟大家说到今天死多少?你拿到的数字一万、五万、八万、十万。所有人都说行,老爷们豁出去了,是个爷们,否则的话你掉那眼泪是没有用的,是对自我的嘲笑。

内地涌现言论自由的呼声,官方反而变本加厉,加强遏制言论。那肯定的,当你呼吁言论自由的时候,我说句难听话是站在利益上。面对这种生死诀别和死亡威胁的时候,你都没有意识到这是中共的体制,而不是言论自由。你在呼吁言论自由,你知道习近平说什么?习近平说你们别那么瞎吵吵,赶快开工干活。

路透习总警告说抗议庭别太那个没出息,没那么大威胁,赶快干活。你说要死,他说干活,奴隶主了,对不对?你在他的眼睛里,你不是人,你没资格是人。你应该是一个被驯化的,你不配有思想,而被指导的,你是被人脸识别监控的、浪费粮食的、还得蹲茅坑的那么个生物,赶上个个都得蹲塌他,他叫茅坑先生,你说这事儿也真是个事儿,天底下没听过这么绝的,他如果是毛坑,对不对?就像他昨天露头似的,他昨天在北京露面,我随口说了一句“千呼万唤始出来”。

北京胡同不是这么说的,说上厕所,要去解大手的时候叫“千呼万唤始出来”。正好对了茅坑先生,他叫茅坑嘛,他自己拿的名字。其实民间的东西,大家看起来是笑话,如果你去应对希腊三杰的鼻祖,你应对他的话来讲,这可是天经地义的。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