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图说: 特纳在自己的隔离病房(特纳视频截图)
图说: 特纳在自己的隔离病房(特纳视频截图)

一武汉返英学生的日记: “逃离恐怖之城”

【希望之声2020年2月12日】(本台记者宇宁综合报导)27岁的南非和英国双国籍持有者特纳(Camryn Turner)2月9日搭乘英国外交部组织的最后一架撤侨的班机从武汉返回了英国,他目前在白金汉郡米尔顿凯恩斯(Milton Keynes)的三星级酒店肯茨山(Kents Hill)的一套两居室客房中隔离观察,他对英国媒体介绍了他此次从恐怖之城武汉回到英国的整个过程。

武汉突然封城 买不到口罩

特纳表示,他是前往武汉参加一个音乐进修班的,他最初得到新冠疫病毒爆发的消息是从朋友口中听说的,因为并未得到官方媒体的确认,他原本并没有太当回事情,因为当时武汉的一切都还很正常,临近中国黄历新年了,到处都是返乡探亲或节前采购的人们,整个城市显得非常繁忙。

他说:“我记得我1月22日还曾经出去采购食物,然后突然我们就被告知,我们必须全天侯戴口罩, 而我去当地的两家药店买口罩时,却被告知口罩脱销,全都卖空了。”

 他表示这个封城令引发了惊慌, 后来发生的事情更令他心惊。 

他说:“随后我看了一位医务人员在微信上张贴的视频, 她焦虑不安地告诉人们中共在撒谎,是不可信的,并告诉我们她们了解到的确诊病患人数可能超过了10万人,看到这个视频后,我们都吓坏了。”

他介绍说,他于是将自己在宿舍中整整关了两周的时间,这两周中他仅“花费了共一个半小时”出去采购了一次,然而有一天他跟远在南非的父母通话时,他几乎崩溃了,因为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解救自己,想着在宿舍外面正在流传着一种致命的病毒,他就吓得不得了。 

后来,在一位居住在英国的朋友的帮助下, 他在英国外交部的最后这架撤侨班机上申请到了一个座位,因为那位朋友的女友也搭这架班机返回英国。 

肯茨山的生活

特纳表示,他非常感激英国外交官把他救了出来,现在他和同一批撤回的100多名英国侨民居住在肯茨山酒店,他们每个人的房间都有一间卧室,一间起居室,还有一个小厨房和冰箱,冰箱里有充足的食品、零食、茶点,酒店还提供一日三餐让他们挑选,室内有Netflix ,他可以看电视也可以自由上网。酒店还为他们提供了衣物,因为他们从武汉带来的衣服都需要被消毒。 

他介绍说,在武汉的时候由于紧张,他已经好久没有睡好觉了,因此到了肯茨山之后,他首先好好地睡了几觉,而现在他要做的是把时差调过来。

他非常感谢酒店为他们提供的健康的食物,因为他觉得自己要再跟在武汉时一样天天靠吃方便面为生,自己不染上武汉肺炎,也会得其他病。 

他说:“我们在这里得到了很好的照顾,在最初的48个小时的隔离中, 我们被要求被全面隔离在我们的卧室中,以减少人与人之间的接触。医务人员会在我们的房间门口叫我们,了解我们的需求和情况,虽然在与医务人员接触时,我们需要全程带着口罩,医务人员也将带着口罩。”

他还表示, 他们在抵达后就已经填写了关于个人信息和健康状况的表格, 并进行了两次测试,而且在隔离期间还将定期进行测试,他表示他们目前主要就是在等待这些检测的结果, 如果某个撤回侨民的测试结果显示为阳性, 即染上了新冠疫病毒, 该侨民的隔离期将会被延长,而那些测试结果一直呈阴性的人在14天之后就将可以自行回家。因为14天是新冠疫病毒公认的潜伏期。(英国外交部于1月31日从武汉撤出的第一批83位侨民已经在阿罗公园医院隔离了14天, 他们的结果都为阴性,因此他们都已经获许于2月13日回家。 )

特纳表示,当他最初想到自己要在肯茨山被隔离观察14天,他曾经沮丧过,  但是现在他已经释然了,因为他意识到英国政府的这种做法是最好的,能够确保所有的人都能够安全的办法。他说:“我认为我们在这里遵从着所有的规定非常重要,我很感激他们(英国政府)为我们做的所有的这些事情。”

责任编辑:常青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