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故事新编大家听】麻疯女邱丽玉的故事(中)

故事新编大家聴logo

【故事新编大家听】麻疯女邱丽玉的故事(中)

【希望之声2020年2月12日】今天我们接着给您讲“ 麻疯女邱丽玉”的故事。

上集我们讲到陈绮洞房花烛夜,却被新娘子告知死在临头,陈绮心中又惊讶又害怕, 摇头答说:“ 陈绮不知道, 娘子此话从何说起?” 

丽玉看着他,眼中流泪, 几次欲言又止。陈绮知道事情不简单, 于是恳求丽玉告诉自己怎么回事。

丽玉长叹了一口气说:“ 我看郎君,是个谦谦君子,良家子弟。心中 很是不忍。但是说了,我也就死定了。 我们粤西边境这个地区,世代都出美女。 但是却都会天生一种怪病奇疾,就是麻疯病。 人们称之为麻疯女。这样的女子, 长到十五岁时,如果是富家女儿, 家人就会想尽办法用重金诱骗远方孤身客人来, 谎称是招赘入门。 待过了几夜同房, 那麻疯病毒全都过到男子身上。这个女子才会健康无病。 然后才真正找相称人家, 谈婚论嫁。如果过了十五岁还没有找到男子来同房过毒, 那这个女子就会病毒发作, 皮肤干燥龟裂,头发干枯蜷曲,永 远没有人会娶她了,她也会很快死去。

可是如果有人真的贪财误入圈套,同房三四天这人身上就会出现红斑,七八天就会遍体搔痒,一年的时间, 就会四肢拘挛拳曲,就是华佗再世,也无计可施。也很快会死掉, 绝无生理了。” 

陈绮听了, 真如五雷轰顶,这才恍然大悟, 哭泣着说:“ 小生万里孤身,投亲不遇,没想又遭此魔难; 还望娘子可怜, 让我悄悄逃走吧, 行吗?” 

丽玉说:“ 这个你连想都不要想了。 我们这个地方, 要找寻一个替身男人很难。郎君进门的时候,你不是看见 外面早已安排好了许多壮汉, 手执大刀,棍棒,团团守卫环绕在庄院周围, 你就是插翅也难逃啊!’ 

陈绮不由绝望的哭着说:” 我死不足惜, 难过的是家中还有老父,不得相见, 不能尽孝了。“ 

丽玉望着陈绮,缓缓说到:“我既然把这个秘密告诉了你,那我一定会想办法, 可以保全郎君的性命的。  我丽玉虽是个女流之辈,但是自幼熟读经书,我们这个地方,由于风化,从来不知贞节烈妇为何物。我不愿做那样的人,为此我宁愿死也不愿意生。所以我才会对郎君说这些。郎君暂且假装与妾同房,我二人和衣同床三日,到时候我父亲给你钱之后, 你就马上启程回乡。

妾很快就会病毒发作,不久于人世了。我只祈求郎君,归家之后, 在家中立一牌位,上写:结发妻原配邱氏丽玉之位。那么我就是九泉之下也可瞑目了。” 

陈绮听得心痛难忍,两人不由相抱隐泣。哭着哭着,陈绮愤然悲痛的说:“ 唉,成婚就是我死, 不成就是你死,到不如我们两个一块儿服毒一同死了, 这样还可以结个来生的缘分, 不可以吗?”

丽玉不同意, 说:“ 不可以。那样还是因为我害了郎君。请郎君把夫家地址街巷给妾写清楚,我把它缝在衣缝中。待到妾死后, 我的一缕孤魂,可以按照那个地址,飞跃关山, 探望公婆,接受郎君的麦饭祭奠了。” 

陈绮含泪写下了,哭的几乎抑制不住。两人同床共枕,陈绮屡屡不能自持, 都是丽玉劝慰禁止。  

第二天再见邱老夫妇,竟然顿改前日的态度,对陈绮爱理不理的。

夜里, 丽玉用嘴对着陈绮的脖颈吮出了几个胭脂色的红斑,说:“ 这回行了, 他们不会疑心了,以为你身体已经过毒,麻疯斑点都出来了。” 

又把自己的黄金和白玉的缠臂各一对都赠给了陈绮。 

陈绮心中难过, 说:“ 娘子情义深重,大恩难报,陈绮日后定要回来,与娘子相聚首。” 

丽玉难过的说:”只怕郎君再来之日, 妾的坟墓中的树都可以合抱了!“ 

再过一天,果然邱家老翁说了算话,给了陈绮五百两银子,就挥手令其去了。

 陈绮先回到尼庵,要开坟取舅舅的骨殖,那尼庵的尼姑看到陈绮脖子上的斑痕,紧紧关上庵门, 不让他进庵。陈绮无奈,自己花钱租了一艘大船,带上舅舅的骨殖,随船南下。夜里想起丽玉及这段遭遇,感念丽玉的恩义,悲叹世事无常, 不由难过隐泣,那船主还以为他是对舅舅情重,因此对陈绮也十分敬重。

不一日到了家乡, 见到了父亲, 家中变化很大。 继母已经去世, 父亲又娶了一房小妾。见到儿子回来, 十分高兴。陈绮带回来那么多的银子, 他以为是舅舅的遗产, 也没有深问。于是陈绮就花钱把舅舅的骨殖安葬在自家坟地里, 紧挨着母亲。又买了山田, 置了房产。陈父善于酿酒,于是就自家种高粱,开了个酒肆,自己酿酒卖酒,得利十分丰厚,生活更加好了起来。陈绮则闭门攻读,不久进入县学, 考中了秀才。

再说丽玉那边。邱老翁这里打发走了陈绮,因见到陈绮脖子上出现了斑痕,以为女儿的麻疯毒都过尽无疑,正在忙着请媒人找女婿,没想到女儿忽然发病,竟然还是麻疯病。 追问之下,丽玉不说话, 只是哭啼; 请来老媪一查,竟然还是处女! 邱翁情急,破口大骂:“ 臭妮子不懂好歹,难道就是不想活了吗?“ 

过了一个多月, 越加厉害严重, 于是没有办法, 只好把丽玉送到了当地的麻疯局 。 这个麻疯局是当地好善乡绅捐钱设立的。专门为了让那些患了麻疯病的人住在里面,就是等死吧。 因为凡是得了这种病,就会传染, 家里有一个病人,就会全家都传染得病,无人能幸免。所以,即使是掌上明珠,也不得不割爱。 从此恩断义绝,亲情不再。

      丽玉这时昔日的花容月貌变成了丑八怪,还要承受那皮肤皴裂,痛痒的折磨,好几次要悬梁自尽,但都被一个不知哪里来的老者救下了。这个老者, 脸上有些麻子,说话是南方口音,每次丽玉要寻死,他都会出现把她救下来。还劝说:“ 小娘子不要想不开, 挨过这次大难, 将来总有云开日现的时候。“ 

丽玉慢慢的把寻死的心放下了,一日她想, 与其在这里等死受煎熬, 还不如逃出去, 找到陈郎, 死也埋在陈家的祖坟地里。 

这个老者知道了她的心思,慨然说到:“ 老夫姓黄, 本是淮南人。 娘子是不是要寻找陈生绿琴啊? 这个陈生我们也曾相识,正好我也想要回家乡, 我可以伴你同行。“

丽玉欣然允诺,拜老翁为义父,二人同行。 奇怪的是,这个黄翁所到之处,重重门户自动开启。两人毫无阻挡就出了局门。 到了郊外, 丽玉不惯走路, 病体羸弱, 双脚疼痛,走不动了。 

只见那黄翁他口吐唾液在手上,嘴里喃喃好像是在诵念符咒, 然后把唾液涂到丽玉的脚心上。再走,丽玉就感到身轻如燕,健步如飞,一点儿也不难了。 

丽玉把自己手腕上带的银钏摘下,换成银钱做二人的旅费,一路上相依相扶, 刚到楚地,钱已花完。

两人就一路讨饭而行。黄翁吹洞箫,丽玉自己作词, 把自己的遭遇编成了曲子,沿街卖唱。

那歌词唱到:

女贞木,枝苍苍,前世不修为女娘,更生古粤之遐荒。

生为麻疯种,长即麻疯疮,衔冤有精卫,补恨无娲皇。

画烛盈盈照合卺,侬自掩泪窥陈郎。

翩翩陈郎好容止,弹烛窥侬心自喜。

妾是麻疯娘,郎岂麻疯子。

妾虽麻疯得郎生,郎转麻疯为妾死。

郎为妾死郎不知,洞房绣阁衔金卮。

孔雀亦莫舞,杜鹃亦莫啼,鹦鹉无言愿飞去,郎坠网罗妾心悲。

郎不见,骏马不跨双鞍子,烈女愿为一姓死。

郎行依旧貌如仙,妾命可怜薄如纸。肤为燥,肌为皱。云鬓卷曲黄且髡。

掩面走入麻疯局,不欲传染伤所亲。

昔作掌上珍,今作俎上肉;昔居绮罗丛,今入郎当屋。

月落空梁悬素罗,一缕香魂断复续。妾虽生,妾不愿,守故居;妾既生,妾自当,寻我夫。可怜虽生亦犹死,不死不生终何如?

女贞木,枝扶疏,上宿飞鸟,下荫游鱼。

鸟比翼者鹣鹣,鱼比目者鲽鲽。

生同衾,死同穴,衾穴即不同,妾心若明月。

月照桃花红欲然,李代桃僵被虫啮。

女贞木,红枝叶,悉是麻疯之女眼中血!

丽玉唱到伤心处,充满悲凉令人心酸,黄翁的箫声如泣如诉凄婉呜咽,听到的人都忍不住心酸感动流涕落泪, 大家都争着给她们食物,没有人把她们当作乞丐看待。这样行走了半年,到达了淮南。

到了禹迹山下,将近山村的时候,看到许多房屋,黄翁手指着远处说:“大门朝南,门前有黄石堆的,就是陈家了。 你自己去吧,我从此要告别了。只拜托你对陈绮父子说,海客谢谢他们了。” 话刚说完, 人已不见了。

丽玉不由吃惊,  连呼‘爹爹哪里? “ 可是不见人影。

好,我们今天的故事就讲到这里。我是东方,我是雪莉,谢谢您的收听, 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责任编辑:紫君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