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石涛总横
评论员石涛
武汉肺炎疫情专题

【石涛纵横】传染源出现了大移动 习近平扛不住了

【希望之声2020年2月12日】(主持人:石涛)

 

穷人一万留一千,富人一万留二三,贫富若不回心转,看看死期在眼前,世上有人行大善,遭了此劫不上算”,刘伯温讲的,据现在五六百年前。五六百年前那时候在中国既有道教也有佛教,各门各派都有,天主教也有,西方传教士已经到了中国。无论是天主教和基督教,其实都有去过中国。也就是讲说在刘伯温写下这预言诗的时候,已存的各门各派的宗教在中国都已经存在了。

那以刘伯温自己的本身他的智慧、他的聪明跟他的官位和他的眼界,他又何尝不知道谁是这个世上行大善之人呢?当固有的宗教,人们在这种信仰的文化中,宗教的文化中,各自崇拜着自己的神的时候,各自修炼的自己门派的时候,那刘伯温这时候再说“世上有人行大善,遭了此劫不上算”,那这个大善是谁?这是个问题。因为他在预言着这样的一次大瘟疫大劫难,那是对中国人而言那是一个大劫数,对吧?

一万个穷人里头留下一千个人,一万个富人里头留下两三个,这是个形容,但它有着时间的过程。猪鼠年,猪年,我们看到了,鼠年刚开始。所以这就提到了一个问题,那在我个人的眼睛里,我不认为刘伯温所讲的这个行大善之人就是在他当时已经存在的,但中间应该是有关联的,要不然没有关联的话,被切断的话,人们就失去了判断善的概念,我相信这个能理解。

即使在中国大陆,中共统治了70年,切断了人们对信仰的认知,这是表面的。但在人的内心中依然留下了这种或多或少,甭管是留了多少残片式的这种记忆,人们对宗教对信仰依然有着一种眷念,有着一种浅薄,甚至偏移的认识,但是心目中他有争议,他认为那个是善,对不对?无论你把它叫做善,叫做爱,叫做慈悲,你叫什么都成,每个人站在自己的角度,有他的理解。而每个人的理解千差万别。所以就我个人来讲,我一直跟大家讲,在释迦摩尼佛的概念中,他自己说他上面是燃灯,他是现代,那未来有未来佛弥勒。也就是说在人的文化中,弥勒一定出现,取代他释迦摩尼佛。

佛教里可能有人听着不舒服,那他释迦出现的时候,他取代了燃灯,对不对?燃灯在3000多年前,他还是道人,他还不是佛家的,他就这么回事。人自己狭隘贪婪自私,老怕自己吃亏的心态,固守着自己以为的东西。那什么叫吃亏?我信佛祖,信释迦,信了20年了,你现在说明儿出来别的了,弥勒出来了,那我那20年亏了。他怕吃亏,鸡贼,跟你说就是鸡贼,上厕所都回家上去,肥水不流外人田,憋死他。那东西成不了事了。你看他什么都往家揽,家里破家万贯,什么都有,什么都没有用。因为他什么都不知道,因为他的生命没有选择,他才什么都拿,是不是?一个生命没有选择的,就是没有一个定断,他内心中什么都没有,才叫破家值万贯,他都改了回去。

他不知道自己未来是什么,他改了回来干嘛?谁知道什么时候能用,对不对?全改回家去了,很实在,很迷途,这是一个迷途的生命,所以我以为是这样。那在西方的宗教,无论是犹太教、天主教还是基督教,基督教稍微有点改变,所以他们谈到弥撒亚,那弥撒亚也被认为是未来的。天主教跟犹太教都认为弥撒亚没有出现,偏偏基督教说弥撒亚应该就是耶稣。可是谁都知道耶稣是神的儿子,而不是神的本身。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浅薄的,但是很多人就固守他自己的东西,这事没有什么对错,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

季羡林,北京大学的已经作古的老人,被中国公认是最后一个国学大师,后面就没了,包括他的学生都称不上国学大师。他特别同时是中国的佛家的著名的学者,他研究佛教。他留在人世的最后的一个主要的作品:弥撒亚跟弥勒是一个人。那我以为刘伯温讲的“世上有人行大善”就是季羡林老先生说的弥勒、弥撒亚在世,来应对着今天因共产党在中国出现的这种大瘟疫,所以这是每个人的选择了。我觉得这就是相生相克的道理,当中国人遭此大劫的时候,同样是大福分。因为在这种人人面对死亡束手无策的时候,人们会思考生命。

今天的人,利益与现实和堕落就到这份上,他才会反思自己的生命的本来,否则的话他牛叉牛大了。

网上有篇报道文章题目这么说的:《习近平:针对疫情影响施财政对策李克强:防止大规模裁员》。他们其实在路透社早就报了习近平的一番讲话,说现在防疫不能太过了。我跟大家讲说那个鸡贼的家伙,这个人太鸡贼了,太过分,太鸡贼了,这可不是什么男人不男人的事了。27号李克强去了武汉,他逼着李克强去的,李克强去了,28号他见了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然后说是我亲自指挥亲自部署。

你神经病啊你,那是你的总理,他去送死去了,然后你说我让他送死去了,我让他去视察去了,然后你呢,不见人了。活了60多岁了,你对得起自己女儿吗?明儿你女儿嫁个男人跟你似的,就鸡贼到这份上,北京话骂人不好听,对吧?那骂人就是不好听了,抠什么东西,都嘬嘬手指头,就这个。说完了,知道说话说错了,出事了,出都是你指挥,现在失控是不是都是你啊?不放屁了,对不对?后来在李克强去了武汉后的14天,一种世界卫生组织认为14天这是一种安全期了。他到北三环的安华里露面了。

边上没有任何一个中央级干部陪他。一开始国内还报道说刘鹤陪着他那,那是蔡奇,蔡奇在边上跟北京市的市长。没有中央级干部,只有地方官员陪他。啥意思?他们之间全分了,他们之间真正的故事是怎么回事,我跟你说你就画问号吧。通常是刘鹤陪着,现在连刘鹤都不陪了。

他自己露面只是表现自己的存在,他这个露面就相当于2012年他当初出头的时候,就是刚刚获选之后突然去吃包子,二两包子一碗炒干,对吧?跑月坛那吃的,还不是正经八百的正宗包子店,那是分店。离他住的那边,或者是他活动的那边是有关系的。正经八百的店在西寺,广济寺对面,我不知道有没有了。所以那一次他没有带任何中央级官员,只带着他的办公厅主任,只带着他随从,突然露面,那这一次类似了。

所以我跟大家解释这圈就画圆了,他一开始干过什么,后面结束一定是什么。而当时的一开始的吃包子是表示他的亲民,那件事情影响很大,到现在都管他叫包子。那现在这件事情就把这包子这事给圈了,他跟中共的体制之间的关系就完全是隔裂的。就是他的上级官员,他没有任何一个人相信,他不相信他们,他们也不相信他。那他找了蔡京地方官员陪着他,这是顺理成章的。

那北京的京官那对他而言差着级的,对不对?你再怎么样你是地方官,那你不是中央级大员。有人说那不对呀,那他也是政治委员。两回事,他那个政治委员跟正经八百的刘鹤那个两回事,对吧?他就是政治局委员,他也是管天安门广场那个厕所那得人脸识别,他只管这点事。他刘鹤不是啊,他刘鹤管明天印多少票啊,再印10个亿印,快点印啊,他管那个,北京的官管得了吗?他管不了,对不对?他只能管那个进厕所的时候得人脸识别,怕你上厕所的时候,你要大便大出一个炸弹来,你把天安门广场给炸了怎么办,对不对?那是保洁,他只能管这点事。

这就是讲习近平自身跟中共上层关切割开了,这是一个很大的征兆了,没有什么前呼后拥的。他开始自我表现自己的存在,而跟他吃包子时候的概念说我是老百姓的官,那这一次到安华里的时候,我只是我自己,这个国家是我的,我得露个面告诉你们,我还在啊。正好一正一反,吃包子是手心,安华里露面是手背,这个理完全是反的,但是这个圈画圆了,对不对?手心手背画圆了。我讲的是这意思。

 

在疫情根本没有到拐点,还在发展,就包括他自己现在的钟南山都在讲,钟南山应该在这月底,他一开始说是在正月十五出现拐点,就是说疫情会减缓,那包括世界卫生组织都在配合他说应该出现了拐点,根本没拐,上哪拐去,对吧?一条大路还往前走的,它的疫情还在恶化的发展,而且在向海外发展。那香港已经出现了那种整栋楼被感染,那是一种疫情扩散,病毒本土化,就是病毒改说粤语了,改说香港话了,它才会出现这种大规模的传染,而那个传染隐藏了14天。

正月初二11个人吃火锅,过了正月十五,正月十六这11个人陆续发病,传染了他们不同的人,同时有一个是一栋楼100多人被影响,那这个基本就完蛋了。完蛋的意思就是本来是湖北,本来是武汉,对不对?突然深圳那儿垮垮垮人起来了,这就完了,对吧?你说到底是湖北是传染源还是深圳是传染源,已经没有意义了,因为都是传染源出现了大移动。所以在这个背景之下,习近平扛不住了,他说你们抗疫情不能抗成这样,还得工作。封城是他说的,他不下令封武汉,谁敢封?

你下令封武汉,大家就照着你封啊,一封了全封了,对不对?就地方割据了,纯粹是地方割据了,那地方割据连路都给你堵了。说我骑车买了三根葱,我想回家回不来了,我这三根葱不行了,我想再回去,那头也封,那头不让我进,这头也不让我进,我不知道是三八线这头,还是三八线那头了,我成了国际人士了,很多是这种情况。你封了,人家跟着你封,然后你现在说你不能这么封,因为你还得干活吃饭,他怎么干活啊?话都让你说了,你龟缩在不知道的一个沟沟里头,然后你说你们不能这么防疫,那你龟缩的干嘛?连个头都不露。

李克强说防止大规模裁员。他不裁员,他怎么办?你们家开馆子,我住这地方,那餐馆哗哗哗都开始就稀里哗啦了,连修汽车都稀里哗啦了,那他每天得给人工钱呀,他给不起,对不对?昨天人说,说涛哥这个汽车配件。我会跟你说吧,就我们这地方,从中国进的买手机的那个配件,对不对?弄个玻璃膜啊,弄个这啊,连这东西都没了。

美国邮政局宣布即日起从中国大陆、香港和澳门运过来的邮件全不接受了,它不给运了。那是你遇到这个问题了,那你说你们不能这么防疫,全世界在往死了掐你,所以他透显出接下来的问题。如果这疫情再来两个月,中国就出现大规模的吃饭问题。那个时候老百姓,各省的老百姓,各一个行政区的老百姓,就要想办法活命了。

有人说我有武器,我跟你说拿武器的那哥们把武器卖了换饭吃,把枪卖了换饭吃,你信不信?我们家有米,你把枪给我,你看他敢不敢给?他们家没米了,那人死了,横竖都是个死。你吓唬他的时候是因为他没死,他听着你的话,他上街能抢东西,那个城管上街能抢菜啊,抢三根葱回家了。今天个个都是死啊,他抢谁呀?他只能求人家去,对不对?所以这是当官的。没跟你说嘛,狗屁都不懂。

截止到今天早晨,他报是45,000,就是说染病的45,000,死亡是1100多人,这是他报的数字,他报的数字是为了掩盖他更大的疫情,你要乘10,我觉得是可以说的。死了1100人能让全中国瘫痪吗?你可以查,北京城一天死多少人?上海一天死多少人,对不对?说得病的,北京城一天上各大医院看病的,有没有45,000人?请病假的有没有45000?这不开玩笑,这是一个很正常的。

就这么点数,就让你全国全都在家里闻屁吃屎,全都不上班了?蒙谁呀,对不对?蒙你自己玩你自己。李克强开会,国务院常务会议强调部署疫情的同时,要推进经济发展的任务,调度经济,出台落实相关政策和维稳经济社会。怎么维稳?连你都不敢出门,对不对?你出门之后,你去了趟武汉,连习总都不见你,你所有的同僚都不见你,谁跟谁认识啊?不开玩笑。他李克强去了火神山基地,对不对?你看他照片了,在火神山基地建筑的工人昨天回家之后发病了。

你说他李克强有没有可能?戴口罩,我早跟大家说了,戴口罩能防瘟疫,就不叫瘟神。

湖北的首要任务防止疫情,保证疫情控制,城市运行等基本运作。现在根本不是湖北的问题,浙江也封了,对不对?你家上海也不让进了,7个省市的车辆想进上海都不让进去了,是你家湖北问题吗?我说这话都是骗人,欺骗别人也骗他自个儿,他自个儿都知道。推动重点医务防治物资能够尽快供应。

昨天福克斯的新闻,电视台采访纳瓦罗,美国白宫的贸易办公室的主任,记者明确问有一船货全是医疗用品,包括口罩、手套、医生用的防护镜这些日常东西在从中国出口船要离启动的时候,中国政府把船给扣了,所有物资不许出口,要给国内使用。福克斯新闻网的记者问纳瓦罗是否将严重影响美国的使用。

这个东西美国公司不生产了,因为中国便宜。那纳瓦罗自己在应付这件事情上,很显然他也没想到中共国这么干,他没想到。他只是说那作为美国来讲一定会采取什么样措施,各州要如何如何应对,要做出最坏的打算,共抗疫情。而疫情的本身,现在看来未来的几周将是如何如何。如果中国中央政府在这样的问题都是以这样的方式去做的话,这是今天中国的真实状况。

不顾一切,它的物资已经短缺到这份上。而原来所有这些东西,相当程度上都是中国制造。中国制造供应世界的主要的发达国家的日常使用,而今天它自己都不能满足自己的话,你想在全中国到底死了多少人?在全中国多少医院接受了多少病人。因为它卡掉了美国,卡掉了欧洲,卡掉了主要发达国家日常所使用的这种最基本的医疗用品。

我觉得大家就能感悟出来,但是它现在的问题就是严重的开始冲击经济了。正月16号星期一的时候应该复工,很多地方都不敢开工,你开了工了,老板敢在吗?对不对?那个上班的敢去吗?是不是?你现在披露出来的消息,所有在湖北省披露出来的消息,有名的人,没名的人家不给记,有名的人有一个算一个,出来一个就是一家,出来一个就是一家。李文亮出事,爹、妈、老婆、丈人、丈母娘、小舅子全感染了。

有个姓蒋的演电影的回武汉,正好过年回武汉,立刻全家都搁那。出来一个就是一家子,出来一个就是一家子,全武汉多少人?900万人,你说确诊的才45,000。你把中国人不当人哪?

这是今天的习近平、共产党、李克强。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