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石涛总横
评论员石涛
武汉肺炎疫情专题

【石涛纵横】疫情大爆发 习近平天命已尽的开始

【希望之声2020年2月13日】(主持人:石涛)

一种病毒的命名应该来自于三个不同的机构。世界卫生组织命名,如果标准的说法叫做疫情的名称,病毒、流行病的疫情的名称。然后是全球病毒什么专业的一种命名。在此之后,有另外一个机构去类似于它专业的角度,但就像综合的似的。所以这是在国际范围内面对大的瘟疫,它有它的一种专业上的分类。在命名问题上,世界卫生组织就显得非常的替共产党说话。说为什么不用武汉?说怕有侮辱的字眼。

你都那样了还怕别人侮辱。那世界卫生组织为什么这么说?是从上次非典之后,中共就开始花钱把世界卫生组织就像WTO一样给买走了,基本就是买走了。现在的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是埃塞俄比亚。埃塞俄比亚,无论从国家的地位,从它人民本身的医疗水平,它的整体水平,以及它对整个全球的影响,根本排不上号。有人说你这同样是看不起人。

我以为,这人在现实环境中,没有俩一样的。所谓的很多人说的平等的概念,甚至包括所谓的反对歧视的概念,是羡慕妒忌恨,是在于有谬于生命本来的,站在自己权力欲望的角度上说的。正是这种平衡的说法是共产党的精髓。如果你不信,打土豪分田地,这是真正的人权平等。打土豪,我杀了你,因为你剥削了我,因为你比我拿的钱多,我杀了你,所以大家就都有钱。

杀完之后,他们成这东西了。所以这个东西在一个没有真正生命认知的背书之下是邪恶的。世界卫生组织在这个背景之下成立的。几乎所有人,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到北京见习近平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没见过这么下贱的东西,那是。不是中国人这么说,那西方社会也在这么说。那习近平把中国人坑了,世界卫生组织把世界坑了。现在这个场面是这个场面。

在过去的时间应该是昨天武汉市的叫汉网,武汉市政府的网站,贴出文章叫《“疫”流而上,何不多给武汉市长暖暖心》,替自己的市长、替自己的书记喊冤,很少见。这个给我感觉就是武昌起义,武昌新起义,就是辛亥再革命,给我感觉是这样。

那它直接讲武汉市委书记、武汉市长早在12月份就已经请了专家组到武汉去,国家专家组已经到了武汉,也查证了东西,也都拿到了东西,然后告诉武汉市政府、市长和告诉湖北省的官员要如何做。如何做就是把这件事情一直扣到习近平发出重要指示。那湖北的网站敢这么登,那不就是那不就是武昌新起义、辛亥再革命吗?责任全在中央。

早在12月中旬就已经向中央汇报,钟南山自己知道,那这就是一个相互责任的问题。那在这种相互责任的问题上,习近平怂包就怂在这。天底下没见过这么怂包的,这个太少见了,没见过这么无能的,没见过这么鸡贼的,没见过这幺小气的。所以在世界卫生组织命名的时候,它直接讲考虑的是习近平的想法。那也就变成了一个它的命名里没有地名,什么都没有,也没有用“病毒”这俩字。

我们跟大家解释过“病毒”这俩字也挺怪的,在拉丁文的角度来讲,直接应在习近平这个人本身上,一点没走样。就是说习近平代表了病毒,在现在是这么回事。结果世界病毒学会在命名中,就直接把它叫做萨斯2.0,直接这么叫。萨斯2.0就是非典,我们在节目中早跟大家说的非典2.0,它是03年的非典萨斯的姐妹,就这么讲。

钟南山替共产党说话、替习近平说话一直否认萨斯的说法,他也是专家,对不对?但国际专家、病毒专家协会否定了。为什么他不愿意说萨斯?

在中国,在中共的官场,你说萨斯就是王岐山,2003年的萨斯是王岐山一手在北京城扑灭的,开启了他的官场仕途。当时他只是个副职,他是海南省副省长调到北京市处理萨斯,2013年凤凰网特别为此写了他一篇文章。所以这是习近平小气,因为他走到今天完全靠王岐山嘛,然后在2018年他把王岐山给压下去之后,给弄了一边之后,那他就大家有目共睹的知道是他做的不地道。

就是说我们别的都不讲,就说哥俩,这个帮着他走这份上,他把人给甩了,跟大鼻涕似的给扔了,那谁都说就是习近平的人品极差,这是人品极差。那他现在扣着就不愿意用“萨斯”这两字,但事实就是事实,所以我们大家说习近平害了中国人。但他的无能,他完全靠着中共官场的这种肩架结构在压别人,而不是自己的能力,那没有人会服气的。

所以武汉出现了挑战,在武汉网出现挑战之后的不到10个小时,习近平换掉了湖北省委书记跟武汉市委书记。省长跟市长他换不了,那个系统是在人大的角度去换的,所以他换掉之后的目的是什么呢?要转变为原来的政法委体系。也就是说要强压武汉,防止武昌新起义、辛亥再革命。

这是《看中国》网站登的《武汉市长不甘当替罪羊?官网为其辩护 踢爆疫情隐瞒真相》。就是我刚才说的那篇文章。因为在127号的时候,那作为武汉市长来讲,他已经直接挑战就是在接受专访的时候,他已经直接挑战了,我要得到授权,我没有授权,我什么都做不了。所以在同一天,李克强到了武汉,而第二天习近平见的世界卫生组织,然后说出了一句话都是我亲自指挥、亲自部署的。所以他的愚蠢就是他自己的话把所有责任都揽在他自己身上,他已经推卸不了了,这是他自己明确讲的。所以那现在发生的一切,也就是他自己的所作所为。

随着疫情的发展走到今天,在中共的官场中有人替他说话,包括世界卫生组织说话,说疫情已经出现拐点,因为新增加的数目跟死亡的数目已经出现了改变,就是降低了。在这个背景之下,武汉市官网就说出了一个说法,而在全球范围内包括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英国的金融时报都提到说习近平天命已亡,天命已经结束。

这是一个大的背景了,结果在中共认为想去掩盖疫情,说疫情开始跌落的背景之下,昨天迫不得已,不知道是他自己官场的迫不得已,还是中共疫情小组的人要去挑战习近平。大概一天增加了3000多,现在是将近5万,48,000多。头一天的报数是44,000多,它以最高峰的数值,这都是掩盖的数字了,但是它增长了大概8~7%,所以已经逼近5万。而死亡数字一天增加了240多,那这种以20%的增长率垮就起来了,死亡人数垮就提起来了,所以现在它报是死了1300多。

而英国帝国理工学院它是专门研究病毒的,是世界级的相关组织的所仰仗的标准式的这么一个机构,它昨天做出的第四篇报告:中共国掩盖疫情,感染率就是感染的人数相差19倍到26倍。什么意思?按照它的推断,现在在中国感染的应该不下120万人,死亡率18%。按照死亡率18%计算,现在死亡应该在11万人之上,不会在其之下。

那也就是这个机构在119号最先做出的报告,当时是这个学院的院长,他认为这种东西已经起码在武汉感染1700人。而当时中共官方报的,大概是200人,100多人到200人,死了三个还是两个,所以这是同时间,10号、11号同时间发生的事情。那我们现在看到的故事,武汉市长很显然就是在疫情根本控制不了,而中共官方一直在强压作假的背景之下。

我个人觉得你可以感到他有一种良心的概念在其中,因为这是人人都逃脱不了的一个死亡的威胁。地震、海啸,任何其他的灾难,只要活下的人,他都可以逃避这场灾难,然后他都可以掩盖已经发生的灾难。但瘟疫不是,瘟疫没人知道它什么时候结束。一天24小时一直在持续发生着,威胁着今天中国大陆每一个人。在这种情况下,实际就是把共产党的权力网给撕裂了。所以在BBC报道的时候,直接讲说肺炎疫情严峻,中共政法系统的官员到湖北救火。

其实是这么个说法,我觉得这个标题是这么回事。那现在的政法体系,习近平沿用了当时周永康的那一套,在维护他个人的权威。所以当把政法委体系进入了武汉和进入了湖北的时候,也就是说整个武汉是疫情的中心,而整个武汉一切披露出来的内容全都是掩盖的。而武汉市长和武汉官网撕裂了这个黑幕,把矛头直接冲向了他习近平

12月中旬已经向中央汇报,那全国的叫卫健委派专家来到了武汉市进行了调查,钟南山知道整个事情的过程,前后时间耽误一个月,到了120习近平才发出重要指示。我武汉没有任何责任,而在武汉市长官网接触黑幕之前,习近平撤换了湖北省卫健委的主任跟党委书记撤掉两个人,叫陈一新到那去,一把手全抓了。

当陈一新到那儿以全国防疫抗疫小组副组长的身份来到武汉的时候,就等于废掉了武汉的整个官场的间架机构。就是从湖北省委到武汉市的市委全都废掉,变成了陈一新一把手。那现在陈一新被被任命为武汉市委书记。另外一个应勇是原来的上海市的市长,来到了湖北省任湖北省委书记。他在党的系统上下换掉两个人,然后归为政法委直接听命于习近平,那这就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在武汉将出现比较大的冲动。

就是说你要知道湖北省现在就变成了死伤无数着人,但他们却成为一个替罪羊,可是他们该做的事情都已经做了。就是说今天在武汉市的市委当中,他们成为了巨大的冤情。而这一份冤的本身就像李文亮,你是党员你要遵循党的规矩,党让你死,你不得生。

那今天武汉市长不想成为第二个李文亮,他就干了,对吧?他喊冤了,李文亮没敢喊冤就死了。那今天市长喊冤了,所以喊冤10个小时之后把书记这一套拿掉,党指挥枪嘛,党指挥一切,政法委官员进去,他带着这一套进去,想把不听话的官员抓掉,那这个东西不好办。

王岐山爱将蒋超良克防控不力隐瞒疫情遭撤职,上海市长到湖北省任省委书记。这个蒋超良是不是王岐山的,这个事不好说。我自己原来认为过去一直把蒋超良当成是习近平的人,但是那整个夺权的过程是王岐山帮他做的,所以你现在给他分开了。

就是苹果日报在讨论这件事情说这是王岐山的爱将的时候,其实就把王岐山跟习近平对立了。也就是讲说一般的媒体在熟悉中共官场的背景之下,完全看出来在这一次非典2.0的时候,那习近平遭到了一种天意的天遣、谴责而且嘲讽他,嘲讽的原因就是非典,对吧?曾经在北京王岐山处理非典,而使得飞黄腾达,走了他官场的这十几年。而习近平在应对非典2.0的时候,一败涂地,应对了他的名字茅坑先生。茅坑先生,是他118号。

19号从缅甸拿回来的,在写给他的欢迎词中就这么说的,缅甸语一翻译成英文明明白白的就放在那了。所以这是一个天意的谴责,对习近平的嘲讽。用王岐山,用萨斯之名,挂着王岐山的所作所为,嘲讽习近平的无能。也就否定了习近平当初2018年,当把自己修改宪法当成至尊,就是叫定于一尊的位置的本身是一个莫大的天谴跟嘲讽。

他应着这条路走,对吧?他把蒋超良拿下去没有用的。因为整个地方官员都承认,因为都承认所有东西得经过他同意,他自己也承认我亲自部署、亲自指挥,掩盖的一切是你亲自做的,然后你把责任推给了下面的官员,做老大的这么做,底下当兵的不拿刀砍你,不拿砖头抽你,你是老大吗?老大是好处都来,钱也是我的,工也是我的,女人也是我的,这都是我的,出了事全是你们的,那是老大吗?那不就是茅坑先生吗?对不对?

黑道、白道,你看看《水浒传》,你看看《三国演义》,那里头做老大的他就得担责任的,对吧?老大,你罩着别人的,下属出了事,你说这是我的,你找我算账,对吧?打狗看主人,不也是这个道理吗?这个主人连狗都给卖了,还没怎么着呢,就把狗卖了,跟我没关系,这事全怪他,是他咬的,你看是他咬的,不是我,这东西,对不对?所以我开玩笑连狗屁都不如,那是,他连狗屁都不如。这个事就这么讲了,然后这个事情就出来了。

外界质疑蒋超良是因为隐瞒疫情而被撤职。这个话是不成立的,因为武汉汉网已经登出来了,在武汉市出事的时候,12月份出事的时候,人家已经把国家卫健委的专家请来了。隐瞒疫情的只有可能的李克强、习近平,对公众,对不对?所以这是他蒋超良自己不敢说话,武汉市长拼了说了话了,那他现在就不敢弄武汉市长,先弄了他了。然后他就提到说王忠林什么作风硬派,这个那个的。

这个东西我跟你讲,如果是地震,他能唬住,谁派那,应勇去应勇倒霉,对不对?应勇后面就是就义,没什么别的。这王忠林,如果你“忠”字在先,你就死在里头。你下去的人是政法委体系的,你能把人压着。哥们,你能把那小虫子压住吗?那不是神经病吗?这是一个毫无礼数,利令智昏,自己的利益满身都是屎包,才会想出这个问题。但是它反映出来中共官场裂变,它的裂变层面在于它的政治局这一层。

这样的变动会涉及到政治局这一层,在,根本真相全然不知的情况下,去把责任推出去,而下属官员已经把责任撕开的时候,这是习近平天命已尽开始。所以就是咱说那个,武昌新起义,辛亥再革命,共产党死在它自己的革命的浪潮中。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