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一名戴口罩的路人站在北京街頭(AP/美聯社)
一名戴口罩的路人站在北京街頭(AP/美聯社)
武漢肺炎疫情專題

疫情當前如何復工? 分析:中南海開始一場豪賭

【希望之聲2020年2月14日】(本台記者凌杉採訪報導)中國大陸仍然受到新冠病毒肺炎疫情的顯著影響,但越來越多的跡象表明,北京當局希望各地企業能夠在疫情仍然嚴峻的情況下恢復生產,正常復工。有分析認爲,北京當局在現在的情況下提倡復工,實際是進行一次“豪賭”。

中共當局在權衡準備“一場豪賭”

週五(2月14日),中共官媒新華網連續刊登兩篇文章,分析現情況下全國各地“全面落實復工復產”的情況。報道稱,按照中共國資委的要求,除湖北省外多地應推動堅持復工復產的計劃。

中共發改委祕書長叢亮週二(2月11日)說,爲降低新型冠狀肺炎對經濟的影響,建議湖北省以外地區“立即取消封閉小區、大樓,隔離外地人等強制性措施”,“降低防疫級別”,保障企業開工,防止經濟“熔斷”。

另一方面,在當局提倡復工的同時,全國很多地方都採取了加強管制的措施。目前,湖北多地宣佈戰時管制,上海等地採取類似“軟性封城”的措施,控制居民流動,北京發出“戰時狀態”聲明,要求各級警惕疫情的消息。

時事評論人士唐靖遠告訴希望之聲,目前北京當局的決策,實則準備是從多個方面入手,進行一場豪賭。

“我們看到,他現在看來,中共當局可能想要採取兩手都要硬的措施,一方面鼓勵湖北以外復工,一方面加強嚴重疫區的隔離管制,在一方面,我看到這樣的消息,中共開始試圖國內實施瑞德西韋量產,他也不管什麼專利不專利,美國也沒有去計較,但是站在中共高層的角度上看,一方面加強管制規模,一方面依靠瑞德西韋這樣的效果比較好的藥大量生產,可以對疫情整體起到抑製作用”。

“所以我想,他們權衡的結果就是,可能是雖然復工會導致疫情擴散,有風險,但是這個風險他們覺得可能是值得去冒的”,唐靖遠表示,“中共高層可能還是想賭一把,在我看來這樣的決定就是一種豪賭,一種賭博心態”。

唐靖遠認爲,“中共當局在拿着疫情擴散的這種巨大的風險,和他們覺得可能有希望控制這場風險的,哪怕復工也能控制住的這一點希望,在進行一場豪賭,重點在它想保經濟,從另一方面講,按照中共的一貫思路,保江山,保政權一定是放在第一位的。疫情擴散,死的都是老百姓,甚至是中共所謂‘低端人口’了,死的再多中共它也不太在乎,但是如果經濟停頓了,經濟真的受到致命打擊的話,那個真的是要威脅到它的統治,所以兩者相比較,中共肯定會選擇保它的政權,(政權穩定)要優先處理”。

強行復工的背後:經濟壓力超出承受能力

目前,一些企業在復工後遭到慘重損失,陸媒報道指出,2月10日,重慶攀鋼重慶鈦業公司在復工後發生聚集性疫情,導致該廠整個封鎖,員工隔離,再度停止生產。

另一方面,北京當局仍然在積極爲鼓勵企業復工製造聲勢,不斷要求恢復生產。與此同時,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尚未緩解,全國超過80個地區仍然採取封鎖防疫模式。

在這種情況下,北京當局公開稱讚各地復工成果,稱多地積極推動企業復工,四川省國資委國企復工率達78.2%,上海,山西,遼寧,浙江,福建,山東,河南等地國資委都聲明在積極響應復工,同時做好防疫工作。

唐靖遠告訴本臺,當局急切想要復工的原因是經濟的壓力。“到現在我們已經看到有很多的信息出來,現在有很多大企業,停工一天就是上千萬上億,這樣的數字,這樣的損失是非常大的,對中小企業就更艱難,一些小企業通常第一個季度都會很難,(沒有疫情)第一個季度一般都要虧的,所以一般都是在第二三個季度打平,第四個季度去賺錢,剛好在這樣艱難的時候遇到了這樣的瘟疫”。

他表示,中小企業遲遲不能開工,“它的訂單就全部都沒了,過去和別人籤的訂單要是完成不了,對方就轉向了,轉到其他地方去採購了,肯定是這樣的,中小企業就撐不下去了”。

唐靖遠認爲,中小企業經濟困頓帶來的最大問題,是會帶來中國經濟環境的連鎖反應。

“中小企業的倒閉,最大的問題是導致大量的失業人口,民營企業在這些年解決的就業是很可觀的,目前中國有約8成的就業崗位是民營企業在承擔,所以,如果民營企業撐不下去,失業人口一多了,就會引發許多經濟問題與困難,表現出來首現就會衝擊房貸,房地產業,很多人工作都沒了,會還不起房貸,會出現連鎖反應,房地產業要是撐不住了,垮了,就會引發銀行的壞賬,會引發大的金融問題”。

唐靖遠表示,目前中國各地因防疫造成的封城,受到最大打擊的就是服務業。他表示,受中美貿易戰影響,中國的經濟大環境現在本來就是不景氣,再加上瘟疫,幾乎是受到斷崖式的打擊。

“這種打擊現在主要針對中共的第三產業,近期中國經濟最大的增長比重是來自於第三產業:服務業,服務業佔去年GDP數據的比重超過了50%,超過一半的GDP都是來自服務業的,但是瘟疫造成幾乎大半箇中國都封城封路了,客觀上打擊最大的就是服務業”。

根據相關資料,服務業包括倉儲、郵政,技術服務業,金融,環境與公共設施,居民服務,教育,修理服務,文體娛樂,交通運輸,餐飲住宿等領域,目前這些領域受到了封城停工防疫模式的顯著影響。

“這些行業受到的衝擊是斷崖式的,一夜之間陷入停頓,五天十天還是能撐,但是時間長的話打擊是非常大的,所以習近平現在出於這種兩難境地,進退兩難,他如果再不復工,那麼中國的經濟可能會出現大問題,就會引發全國的社會危機,甚至社會動盪都不是不可能的,習想要完成的所謂中國夢,什麼偉大復興,就是不可能的,這會威脅到習的權利,執政地位,這是客觀的現實”,唐靖遠說。

唐靖遠:疫情已經導致中央和地方內訌

新冠疫情爆發後,北京當局對疫情首發的湖北省地區採取了形式上的問責,將習近平的親信,上海市長應勇調換至湖北省省委書記,另由山東濟南市委書記王忠林接任武漢市委書記。

唐靖遠稱,“表面上看肯定帶是有懲罰的性質,就是問責的性質,武漢與湖北都做得不好,導致疫情擴大,現在難以控制了,所以說就是撤職,但是那兩個人換到哪去呢還不清楚,但至少是做了這麼一個動作,給外界傳遞這樣一個信息,而且換上的都是他的親信,習近平的人馬”。

“(習近平政府)採取換人,表現責任都在地方政府,另一方面,武漢方面官媒《漢網》近期發了一篇文章,強調早在去年12月份,武漢市地方政府已經把疫情按規定向中央通報了,等於所有後來的決策,疫情通報不及時,隱瞞,他們都是在執行上級的任務,這是側面指責:本次疫情失控責任在中央,“我們看到二者之間已經明顯的出現這個矛盾”,唐靖遠認爲,這反映出在中共政府內部已經出現中央政府與地方官員互相指責,“互相推卸責任的現象,也可以把它視爲內部權利爭斗的一部分”。

什麼是正確復工的時機

那麼,何時算是一個恰當復工時機?

美國南卡羅萊納州立大學客座教授謝田認爲,復工實際上需要有前提的條件,“我認爲首先在正常國家,不會把這種瘟疫當前,情況還沒摸清的情況下盲目的復工,就是說,金錢永遠不會高於生命的價值”。

謝田說,“現在的問題是封不封呢?我想當局首先應該把疫情有多嚴重,怎麼傳染的,受到感染的人有多少,死亡人數有多少,死亡率是多少(全部公佈與衆),就這些我們還都不清楚,中共實際上依然在掩蓋,就這樣匆忙復工的話顯然上是有巨大風險的。我們已經看到這種風險了,蘇州有個工廠強制復工,200餘工人回去上班,其中發現一人確診,導致200餘工人都回不了家,要把被褥送進去,這種事情,如果現在倉促復工的話呢,肯定會大面積出現”。

“在中共的政權下,從來都沒把老百姓的生命當作一回事,爲了他自己的經濟,爲了錢與地位,害怕崩潰的經濟會威脅到他的政權,所以他急於復工”,謝田說,“現在,因疫情引起的停工封城已經對經濟造成了巨大影響,當然老百姓也受到了失業的影響,許多居民無法再支撐一個月兩個月”。

他認爲,“(北京)現在換將,換人,我覺得都是很不着邊際,官員該造假還是會造假,該掩蓋還是會掩蓋,就是說,中共爲了自己的利益,還是會掩蓋,復工的問題,如果真正保持透明度,真正公開從疫情開始到現在所有的問題,病毒到底是從哪裏來的,那時候讓全世界的專家來共同分析判定一下中國到底怎麼樣可以復工,怎麼樣有條件復工,這纔是真正中國要做的事”。

責任編輯:宋月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