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第56届全球安全会议14日在德国慕尼黑开幕。(网络图片)
第56届全球安全会议14日在德国慕尼黑开幕。(网络图片)

国际战略和安全领域重要年度论坛 全球安全会议慕尼黑开幕

【希望之声2020年2月14日】(本台记者唐仲宝综合报导)被视为世界最具声誉的全球安全会议——第56届全球安全会议今天(14日)在德国南部城市慕尼黑拉开帷幕。这是英国脱欧后的首次慕尼黑安全会议,外界观察到,这次英国代表团出席的人数与层级皆不如预期。

据德国之声报道,2020慕尼黑安全会议于2月14日至2月16日在德国举行。今年的慕尼黑安全会议吸引了来自政界、商界和学术界等领域的超过500名“高级国际决策者”参会,其中包括数十名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如法国总统马克龙、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奥地利总理库尔茨、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和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伊朗外长扎里夫以及一些国际组织的领导人纷纷前来参会,但英国代表团内没有部长层级官员现身。

德国国防部长兼基督教民主联盟(CDU)党魁克朗普-凯伦鲍尔(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会前受采访时指出,“对我来说,将英国保持在欧盟的共同安全体系内极为重要,即便英国已经脱欧”,并表示她会让E3集团(德国、法国、英国)维持原先紧密的合作,让三个国家继续在针对伊朗核计划的政策上合作。

报道说,全世界的安全前景不妙。在慕尼黑举行的这次安全会议的背景是全球力量格局的变化。习近平在2019年表示,中共已对外界"干预"其"后院"——东海和南海做好准备。现在,北京与美国在贸易问题上发生交锋,目前又陷入与新型冠状病毒的战斗。该病毒的爆发已导致一些国家对北京实施旅行限令。香港人对北京的抗争还将旷日持久,西方人也还在为中国电信巨头华为而忧心忡忡,而人们对中国的兴趣关注不减。

然而更多人关注的还是欧洲面临的挑战,以及它是否有任何改变的迹象。随着许多国家的民粹式民族主义的兴起,一些人预测欧盟可能会向内转向,减少与世界其他地区的交往。慕尼黑会议的小组讨论将探讨如何让欧盟变得更加有效,特别是在国防合作方面。南边的叙利亚和利比亚冲突加剧,而东边的大邻居俄罗斯也不安宁。

分析认为,随着英国退出欧盟,以及人们对北约第五条规定的共同防御的怀疑,协调欧洲的军事合作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正如《慕尼黑安全报告》的作者所言:"北约和欧盟正在苦苦挣扎……对于这两个组织来说,其成员国内部的反自由主义的兴起都带来了巨大挑战。"

有鉴于此,成员国是否会在国防、移民和外交政策方面找到共同的利益?而且,由于巴尔干国家在慕尼黑会议的代表性增强,欧盟未来扩展的前景也将再次成为热点话题。

对此,本次会议的最高营运长表示,英国的代表团虽然不如预期,但仍然是坚强的代表团,并指出英国在欧洲安全上扮演关键支柱,在脱欧完成后,“我们需要与英国有更紧密的对谈。”

慕尼黑安全会议前身为德国人冯克莱斯特于上世纪60年代创办的以跨大西洋伙伴关系为重点议题的国际防务大会。1963年,首届国际防务大会在慕尼黑举行。

国际防务大会成立初期,与会者仅数十人,会议主要作为联邦德国与美国及其他北约成员国对话的非官方平台,常被称作“跨大西洋的家庭聚会”。

随着冷战结束,国际防务大会更名为慕尼黑安全政策会议,与会者数量逐步增加,并向非北约成员国扩展。同时,会议关注重点不再局限于跨大西洋伙伴关系,而是更多关注全球安全问题,包括打击恐怖主义、防止核扩散、维护地区稳定等。

20世纪90年代末以来,这项活动的开放程度越来越高。1995年,慕尼黑安全政策会议首次邀请俄罗斯代表与会,并首次提出北约东扩原则。1999年,会议首次向中东欧国家和商界代表开放,中共也首次派代表参会,亚太地区的发展与和平成为重要议题之一。2009年,慕尼黑安全政策会议更名为慕尼黑安全会议。

慕安会如今已发展成为国际战略和安全领域的重要年度论坛之一,是各国高级防务问题官员及专家就国际重大安全问题阐述立场、交换意见的重要平台,有“防务领域达沃斯”之称。由于明确的“纯论坛”定位,慕安会没有决议,没有宣言,与会者要做的就是发表观点、畅所欲言,不同主张和观点在这里激烈交锋。

责任编辑:常青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