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人民币,美联社图片。
疫情重创中国经济,中共再度启动大规模刺激政策。(美联社图片)

【希望之声2020年2月14日】(本台记者贺景田综合报导)武汉肺炎造成中国经济停摆,为应对经济危机,中共加码政策刺激,不仅释放了价值数千亿美元的流动性,还增加了地方专项债的额度。有专家分析指出,这些政策在疫情爆发的情况下不仅不能提振经济,还可能带来金融危机和地方债危机,中国经济可能会付出更高昂的代价。

中共紧急释放数千亿美元的流动性 其主权信用面临下调风险

武汉肺炎疫情对中国经济造成意想不到的打击,在封城封路和各种禁足强制隔离的行政措施下,商业活动几乎陷于停顿,零售业和餐饮业颗粒无收,百姓消费意愿降到最低,根据彭博计算,占中国GDP近69%的省份停止了经济生产和经营活动。

为应对疫情对经济的冲击,防止金融系统失灵,中共政府采取了一系列紧急措施,中国央行承诺向国内银行提供超过400亿美元的专项贷款,并在过去两周向国内金融市场注资3800亿美元资金。

与此同时,标普全球周四(2月13日)发出警告称,如果中共政府试图通过大举增加支出来抵消新冠肺炎疫情对经济的影响,其主权信用评级或展望可能面临被下调的风险。

两败俱伤的政策 或加重中国金融危机

在提供大量流动性的背景下,中共金融当局下令银行降低利率,并允许延迟贷款偿还,以协助被武汉肺炎疫情冲击的中小企业。根据这个命令,银行或许要对在正常状况下不符合贷款标准的企业提供贷款。

不过分析师指出,这虽然可能让陷入困境的企业多撑个一、两个月,最终可能是两败俱伤:若正常的商业活动无法迅速恢复,这些贷款将会付诸流水,不仅无法达到帮助企业解困的目的,恐怕还将加剧银行的金融风险企业债务

上海金融研究院副院长刘晓春指出,强迫银行贷款给有金融问题的企业并不会帮助它们,因为贷款不会解决这些公司面临的真正问题。生产中止导致的销售缩减,贷款更多只会使其债台高筑,进而增加风险。

《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称,目前疫情拐点没有到来,金融机构不敢对支持企业贷款的政策作出实际回应。

华南某城商行信贷负责人表示,目前很多银行未落地具体贷款延迟细则,主要原因是疫情拐点还未到来,银行对企业前景尚难以预测。

他解释说,“这也可以理解,商业银行无法为此次疫情所造成的损失全部兜底,一定要筛选出哪部分暂时困难,前景还好的企业进行帮扶,硬要救没救的企业,只能增加银行的损失。所以只能观望。比较肯定的是,今年银行业利润增长将会承受更多的压力。”

对于企业而言,疫情造成不能按时开工,广东一家中型照明公司企业主表示,目前“还贷是最大的压力,弄不好资金链会断裂,目前的账上现金流只可以支撑几个月。”

《华尔街日报》2月14日报道,注入大量流动性不能解决目前困扰中国经济的停工和物资短缺问题。

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首席亚洲观察家威廉斯(Mark Williams)说,如果企业不开工,工人远离工作岗位,降低利率和增加财政支出就不会发挥太大作用。

中国著名独立经济学家盛洪指出,对于企业来说,这相当于一场重大的市场萧条和金融危机。不少企业会因此而倒闭。众多的微观压力最后会产生宏观后果,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代价越来越大,最后可能不堪承受。

雪球越滚越大 9万亿专项债有潜在偿还风险

武汉肺炎疫情失控,中共政府再度加码提振经济,目前已经将地方政府债的可提前下达额度用足的,并可能增加承担基建项目资金来源功能的专项债额度。

彭博2月13日报道,中国地方债偿债资金主要依赖各地政府性基金预算,来源过于单一,引发市场担忧。数据显示,2019年末专项债余额9.44万亿元人民币,较当年约8.45万亿元的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高出近万亿。

中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徐高表示,为对冲疫情爆发带来的负面冲击,通过发行专项债给基建提供更多融资的必要性更高,考虑疫情因素,“预计今年全年新增专项债额度有望达到3万亿。”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金融研究室主任赵全厚也预计,今年新增专项债规模不低于3万亿,而全国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料较上年小幅降低,“随着专项债余额不断扩大,其未来偿还风险值得警惕。”

根据财政部数据,2019年国有土地出让收入在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中占比近86%。而2019年大型房企销售成长乏力将影响拿地热情,料进一步影响政府基金预算收入。

彭博整理各省预算报告还发现,在公开了2019年政府性基金预算情况的27个省份中,逾六成料负成长。

彭博汇总显示,截至1月四川省专项债余额接近5200亿元,高居中国三十余省中的第五位,而根据其2019年年初财政预算报告,预计其2019年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环比大降38.5%至2350亿元,降幅高居榜首。

福建、贵州、吉林等多省也在其预算报告中称,预计2019年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下降,主要是部分市县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减收。其中福建省专项债余额较2019年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规模高出逾2000亿元;贵州省、青海省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仅约占专项债余额的30%和25%,该比例在全国垫底。而黑龙江、吉林、辽宁这一比例落在30%到35%之间。

由此可见,专项债面临雪球越滚越大的风险。粤开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奇霖指出,专项债余额“滚动压力越来越大。如果高度依赖基金预算,项目本身现金流不够好,确实会产生偿还压力。”

责任编辑:宋月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