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Rep. Adam Schiff said he's "exhausted by the private misgivings" among Republicans. | Damian Dovarganes/AP Photo
中国境内的旅行者(AP)

美媒: 新冠病毒爆发暴露出美国医药业对中国的依赖

【希望之声2020年2月14日】(本台记者季云综合编译)随着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爆发,在中国、香港、台湾乃至美国等多国出现了买口罩难的问题。美国人在面对问题反思医药工业甚至国防政策时发现,美国的医疗材料包括医药等等对中国和其他地区的依赖太过严重,已经达到了影响国安的水平。

网络媒体布莱巴特(Breitbart)编辑曼苏儿(Rebacca Mansour)2月13日发文,称美国医药方面对中国等其他外国的依赖已经达到97%。

曼苏儿引用多家媒体的专栏作家达彦(David Dayen)的文章说,人们都知道中国是许多最终产品的生产地,其实中国还是许多中间产品的生产地,这些中间产品用于防卫、电子、医药等最终产品的生产。其中一些中间产品是只有中国制造。 比如对电子产品非常重要的稀土元素。而对中国的(这些产品生产)的干扰不仅影响到中国,也影响到世界其他国家,比如由于武汉肺炎导致的供应短缺已经使汽车制造业生产放缓。

当然,可能最大的担心还是在医疗用品上。中国向美国出口大批的医药,其中包括97%的抗生素和80%的制成药所需有效成份。美国的青霉素、布洛芬和阿司匹林基本上全来自中国。上个月,由于在中国的工厂「被交叉感染」,医疗器材供应商「心脏健康」(Cardinal Health)召回了290万件外科手术袍。由于中国一家原料药厂受到污染,美国的高血压药「缬沙坦」(valsartan)已经出现短缺。最讽刺的是,世界上大多数的口罩是中国或台湾生产的,其他生产口罩的国家也依赖中国产的材料,但现在,由于中国需要口罩而导致美国医院的口罩达到「关键性的」短缺。 现在受到伤害最大的地方就是生产防护材料的地方。

而据美国食品与药品管理局(FDA)前局长高立伯(Scott Gottlieb)医生的报告,在美国销售的40%的原名药只有一个生产厂,任何对供应链的干扰都会造成这些药品的短缺。 而在2019年,美国进口的95%布洛芬、91%的氢化可地松、70%的对乙酰氨基酚(用于感冒发热、关节痛、神经痛等痛症镇痛药)来自中国,还有40-45%的青霉素、40%的肝素来自中国。另据商业部的数据,80%的抗生素来自中国。

由于医药中间体生产外包到中国,美国已经不能生产青霉素、强力霉素等关键药物了。而目前的中国化工生产产值占世界总量的40%,甚至一些药物中的某些化学成份只有中国生产,这就构成了全球供应链的瓶颈。在武汉肺炎爆发期间,这个问题尤其明显,因为许多的制药企业就在湖北。比如湖北世吉制药(Wuhan Shiji Pharmaceutical )、湖北百科药业(Hubei Biocause ),武汉康蓝药业(Wuhan Calmland Pharmaceuticals )等等。

根据「美中经济与安全评估委员会」2019年的报告,「美国愈加依赖中国的生物技术和制药产品」。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医药有效成份制造者,美国严重依赖中国生产的或者源自中国的有效成份药」。 比如美国从中国和印度进口80%的有效成份, 而印度制药业使用的有效成份80%是从中国进口。既几乎所有的药品源头是中国。 因此,全世界的制药业都严重依赖中国。

中国是靠了与钢铁工业相同的手段获得了这种市场占有率。该报告引用《中国处方药》一书的作者吉布森(Rosemary Gibson)女士的话说,美国失去市场是因为中国的制药企业以低价倾销,挤走欧美和印度的厂商,占领世界市场。吉布森认为,美国在5到10年中,就会看到美国制药工业在中国制药业的打击下失去竞争力,而这正是中国政府的策略,利用包括补贴和出口鼓励等手段降低价格,最终把美国企业挤垮。

曼苏儿的文章还谈到,在美国政府内,甚至高层对川普采取关税对付中国都有不同声音。川普的前经济顾问科恩(Gary Cohen)就认为,川普不应该对中国商品加税,因为中共可以对出口到美国的抗生素加税,所以川普对中国商品的关税对世界经济来说会是「灾难性的」。 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爆发可能正在证明:川普推动的美中经济脱钩是正确的。「不论冠状病毒对经济的影响如何,目前在致命的必需品上依赖独裁的共产主义政权,是对全球主义者的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的判决,既这种政策已经把美国的国安和长期繁荣至于危险之中。」

责任编辑:楊曉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