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江峰漫谈20200203武汉P4实验室
武汉肺炎疫情在中国失控,因其超常传染力和致命性,毒源已被质疑来自武汉中科院病毒研究所(武汉P4实验室)的生物武器研发。(江峰时刻)

疑疫情毒源的P4实验室被军管后 习近平突提生物安全立法

【希望之声2020年2月14日】(本台记者岳文骁综合报导)武汉肺炎疫情在中国失控,因其超常传染力和致命性,毒源已被质疑来自武汉中科院病毒研究所(武汉P4实验室)的生物武器研发。习近平昨天(14日)突然在深改委会议上强调加速推动生物安全立法,特别是称要将生物安全纳入国家安全体系,引发外界猜测。此前,中国首席生物武器防御专家陈薇少将被证实已经接管了武汉P4病毒实验室。

2月14日,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共中央深改委会议,中共政治局常委、深改委副主任李克强、王沪宁、韩正出席会议。

习近平称,“针对这次疫情暴露出来的短板和不足,抓紧补短板、堵漏洞”;“把生物安全纳入国家安全体系,要尽快推动出台生物安全法”等。

这是武汉疫情爆发以来,习近平首次公开提到“生物安全”。

武汉新冠病毒疫情爆发以来,外界一直在关注病毒来源问题。包括美国联邦参议员汤姆.科顿(Tom Cotton)在内的一些政治人物或科学家,都曾质疑或暗示此病毒可能与中国武汉P4病毒实验室有关系。

旅美经济学者何清涟在推特上表示,根据习近平这段讲话推测,有关武汉新冠病毒来源,北京应该已经有内部调查的初步结论,武汉病毒研究所恐怕难逃其咎。

自由亚洲电台导援引曾负责起草美国《生物武器反恐怖主义法(1989)》的美国伊利诺伊大学法学教授弗朗西斯.博伊尔(Francis Boyle)的话表示,习近平的谈话代表他意识到生物安全问题的严重性,可能危及他的政治地位。

博伊尔说:“(中国的实验室)完全没有制度性规范,尽管中国(中共)投入很多心力发展国防生物武器。据我的了解,他们在BSL4病毒实验室研发、储藏这样的生物武器是极度危险的。历史上,这些实验室都有泄漏(病毒)记录。”

对比美国在1989年已经出台的相关法规,弗朗西斯.博伊尔强调,他不是要批评中国,也对中国人民的遭遇感到非常遗憾,但此次病毒已造成国际事件,所以他呼吁应关闭所有的P4病毒实验室。

一位熟知P3实验室运作模式的美国病毒学博士匿名向自由亚洲电台表示,“我很讶异的是,你们是还没有做好(法规未完善)的意思吗?我很讶异中国大陆还没有这样的法规。它们已经盖了好几个P3、P4实验室。这是蛮恐怖的一件事情。”

上述人士介绍,以台湾生物安全法规为例,除了按国际标准明确规范病毒级数、致病程度,还细到如何管制废弃物、如何穿脱隔离衣等各种动作都有一定的作业程序。

台湾自2003年SARS疫情后由卫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领军,參考世卫组织、美国疾控中心及国立卫生研究院、加拿大公共卫生署等相关实验室生物安全规范及指引,逐步完善生物安全法规。

“为什么要有法律?因为一个病毒要被带出去是非常简单的事情。比如你今天处理检体的时候,戳破了手套、没有处理程序,你要不要通报主管?还是就回家到处走?或是有些时候,我们养病毒,分装到一百个试管,我每拿一管起来做实验,都要在电脑里面做记录。”该人士说

报导引述美国乔治城大学法学院欧尼尔国际卫生法中心研究员、博思法律事务所资深律师刘汗曦的话说,实验室生物安全本来就是一个国家公卫安全的重要指标。

刘汗曦说,因为这次武汉疫情很有可能是来自于生物实验室的管控不当,而这个问题其实应该存在于中国全国各地,包括医院与大专院校等各种实验室中。“这个法规不立好,下一次爆发类似危机的风险还是很高。”

习近平派军方首席生物武器防御专家进驻武汉P4实验室引泄毒疑云

被指存在安全隐患的武汉中科院病毒研究所P4实验室一直被指极可能是此次疫情的播毒源头。这个实验室与北京当局的秘密生物武器计划有关。坊间传出病毒可能是从该处泄漏。有印度科学家更发现了该病毒被人工插入病毒蛋白,似乎印证了“武汉肺炎”病毒是中共生物武器的证据。(详见报导:权威发现: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疑是人工合成生化武器

网上有些介绍说,该所研究蝙蝠冠状病毒的研究员石正丽,2014年发表的《一簇源于蝙蝠的类似SARS冠状病毒,显示出了传给人类的潜能》论文说,蝙蝠冠状病毒基因的两个蛋白开关,调一下,就可以适应人体。

另外已有爆料指,武汉病毒研究所39岁所长王延轶,是靠其中科院院士丈夫舒红兵上位。而舒红兵背后是中共前党魁江泽民之子、前中科院副院长江绵恒操控的势力强大的上海帮生物圈。

大陆本月初的消息显示,中国首席生物武器防御专家陈薇少将日前已经接管了武汉P4病毒实验室。(详见报导:武汉P4实验室泄毒疑云:北京先下手首席生物武器专家接管

这令外界质疑中共军队在武汉P4实验室开发生物武器一说再罩疑云。

责任编辑:元明清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