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故事新编大家听】麻疯女邱丽玉的故事(下)

故事新编大家聴logo

【故事新编大家听】麻疯女邱丽玉的故事(下)

【希望之声2020年2月15日】上集说到丽玉和义父到了淮南禹迹山, 义父忽然不见。  丽玉惊讶不已。惊魂未定,只好一个人找到了那个有黄石堆的门前。 

丽玉见到一个老翁坐在火炉旁边, 看面貌和陈绮十分相像。心想可能是公公吧?于是就开始唱那只‘女贞木“ 的歌。 唱一遍, 那老翁扔给她一文钱, 再唱, 再给一文钱。丽玉哭着说到:” 贤郎君陈绮, 在粤西欠了小女子的一大笔债没还,千里迢迢来讨债, 难道是一文钱可以清偿的吗?“ 

老翁听了此言, 十分震惊,忙问怎么回事? 丽玉从头细细告诉了。老翁说道:” 你说的陈绮, 是我的犬子。你说的这事 ,我不知道是否属实。 陈绮现在在金陵参加乡试,很快就会回来, 到时候当面问他就清楚了。“ 

丽玉听了,当即以儿媳之礼叩见家翁。 陈翁先把丽玉送到附近的尼庵中暂住,并派遣村妇服侍照应她。可那些村妇一见丽玉的情状,都掩鼻唾弃回避跑走了,幸亏庵中的老尼慈悲怜悯,照顾饮食起居, 才不至于受苦。

 一个多月后,陈绮回来了。 陈父把丽玉的事情来问他, 陈绮大吃一惊, 说确有其事,连问:“ 丽玉在哪里?“  

陈父说:“ 这是个有情有义的女子,舍命救你, 大恩难报, 不可辜负。何况我们家不愁衣食,应该抚养她一辈子。“ 

陈绮听了父亲的话, 十分感动, 伏地拜谢父亲,急忙到尼庵去看丽玉。 

丽玉见到陈绮,泪如雨下, 牵着陈绮的衣襟说:” 妾不远万里前来,不敢奢望与君做夫妻, 只求死后能把骸骨埋在君家祖坟里, 如以前约定的, 有妾身的一个发fa3妻牌位就心满意足了。“ 

陈绮边哭边安慰她, 问她这么远的路自己怎么来的? 丽玉告诉他有个黄翁,如何如何。 陈绮不由惊讶道:” 那是我舅舅啊! 难道他成了地仙不成?” 

于是谢过了老尼,把丽玉接到家中。在酒库中,隔出了一间居室,周围都是酒瓮。

可是家中的婢Bì女都离她远远的,谁也不敢靠近,怕传染上。只有一个小丫鬟,名叫甘蕉,不嫌弃。独自照顾丽玉撒溲便溺琐事。 陈绮便请名医, 给丽玉诊治。丽玉所有饮食药饵,都是陈绮自己亲手来做,每天煮汤煎药,从不懈怠。到后来, 干脆把被褥搬来,就睡在丽玉床旁, 甘蕉也在一旁, 但两个人谁都没有传染上。 

   乡试发榜,陈绮高中举人。 乡里人家都争着来求婚。陈绮一概都推却了。 陈父有时稍稍劝解,说可以找个好人家的女儿娶了, 陈绮流泪说到:“ 儿子如今的一切, 都是丽玉所赐。 没有丽玉的恩义, 哪里又有我的今天? 儿子心中就是把她作为结发妻子了。儿子今年刚刚二十一岁。丽玉恐怕也不会久于人世,儿不忍令她伤心难过。 等她过世我再谈婚论嫁,也不晚。” 

陈父很为儿子的仁义欣慰,从此就再也不提。 陈绮恐怕自己赴京赶考, 无人照看丽玉, 于是就向上边告病请假, 不去参加礼部会试,就是不去参加进士考试了。 

丽玉知道了, 心中大痛,用头使劲儿的撞酒瓮,难过的说:“为了我的缘故,使得郎君延迟了后嗣,还耽误了前程。 我死了之后有什么脸面见陈家祖宗于地下? 我还是不如死了吧。”说了又撞,幸亏甘蕉在一旁用力制止了才罢。 陈绮也不知道这事。

一天,陈绮因亲戚家请去饮宴,晚上天下大雨,路远没有回来。甘蕉又因为生病睡在内房。丽玉一个人,孤单单, 听着雨打屋瓦之声, 夜光下一灯如豆, 摇曳闪烁,自己浑身瘙痒,抓挠不已。那龟jun1裂的皮肤, 随抓随落,正是心中煎熬,辗转难以入眠。忽然听到屋梁上有悉嗦声, 抬头一望, 只见一条大黑蛇, 象小孩儿的胳膊那么粗, 足有七八尺长, 从空而至。 刚一看见, 不由心惊, 转念一想, 如今活着如此遭罪,如果真的让蛇吃了,倒也死的其所 。

于是丽玉反倒不害怕了, 静静地看着。 只见那蛇蛇身盘绕着屋梁,垂下头来掀翻酒瓮的木盖,甩到一边,头伸到瓮中吮吸瓮中的酒。那蛇喝够了要缩回到屋梁去, 却缩不回去了。 一下子坠落到酒瓮中。就听那蛇在酒瓮中绞绕翻腾, 怎么也出不来, 过了一会儿,大概是没劲儿了, 不动了,周围一片寂静。

丽玉勉强从床上起来,手举油灯照着一看, 那大蛇已经死了。 心想,儿时听人说过蛇毒可以致人死地, 这酒里泡了毒蛇, 我若喝了这酒,就象喝了毒药,死了也就解脱了, 也不再连累陈郎了。 于是用手捧着,连喝了大约一升左右的蛇酒。然后就坐在那里静静的等死。 

半晌,丽玉也没有痛楚的感觉, 反倒觉得心思清明,身上皮肤更觉奇痒难耐,又想毒酒或可止痒, 又捧些酒来冲洗身体。没想到那皮肤顿时不痒了。 心中不由得诧异,也许这蛇酒可以治病? 以毒攻毒,也说不定。于是也不说与人知道。 

第二天丽玉又悄悄的喝那个酒, 然后还用那个酒来洗浴,一连几天,就见那干燥龟jun1裂的皮肤滋润了,变得晶莹柔嫩如玉,拳曲枯焦的头发也变成黑色,松松的如云般垂在肩头。原来皴裂的面目手足,变的光洁无痕,如花似玉,十指如同嫩笋芽一般。陈绮和甘蕉都发现了她的变化惊喜的问丽玉是怎么回事?     

丽玉领他们看那个大酒瓮里面,一看,是一条遍体黑色花纹如同篆文的大蛇, 头上有一只暗红色的独角,丽玉告诉了他们怎么回事。 陈绮说自幼就听说这座禹迹山里有个蛇王, 人们都叫它乌风的。 原来就是这条蛇啊! 

陈绮心中十分高兴,买了最好的锦衣绮裙,花钿珠玉, 丽玉打扮起来。领她出来拜见公公婆婆和众亲眷, 大家都以为是天上的仙女下凡了, 丽玉的美貌无人可比。

 陈翁说:”我早就听老人们传说这个蛇王居在这座山里已经有上千年了。 西番来的僧人想尽办法要求得蛇王的一片麟甲,用来为人医治癣疥,可是得不到。哪里知道老天专门为了医治我贤惠的儿媳妇准备的呢?“ 于是就张灯结彩,为他们两人举行婚礼。 一时间鼓乐喧天,宾客满堂,大摆筵席。招待十方宾客。 竟然有百里之外的人听说了这件奇事而奔来,为的是见见丽玉, 并以此为荣。

过了三年,丽玉生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大小子, 心里感激甘蕉当日不弃之德,要陈绮把甘蕉收为侧室,自己与其结为姐妹,可以终生相守。可是陈绮不愿,于是就为甘蕉选了个好人家子弟, 多送陪嫁把她嫁了。后来一直以姐妹来往。

那年春天, 陈绮又赴京参加礼部考试得中进士,被派出做一方太守。 他为官清正,对百姓体恤关爱如子,以德教化,百姓十分爱戴。后来又升任两广总督。陈绮派了手下,邀请邱翁、也就是丽玉的父亲来府上做客。 问他丽玉在哪里? 

邱翁假装难过,哭到:” 小女命薄,去世很久了。 “ 陈琦又要索取丽玉尸骨, 说要归葬祖莹。邱翁害怕,要献白银千两为陈绮父亲祝寿。陈琦拒绝了。回头吩咐丫鬟有请夫人出来见客。邱翁一见那夫人,身穿一品夫人官服,容光焕发,竟然是自己的女儿丽玉!震惊的几乎晕倒。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丽玉见了老父,一时珠泪滚滚,问道:“ 父母都还安好吗?” 

陈绮也不提以往的事情,以儿婿之礼敬待老丈人。此后,丽玉也时常回娘家。 夫妻二人还在广西当地设立了医局,拿出乌风蛇酒,治疗麻疯病人,救活了无数人。

那个司空浑, 陈生也曾派人去寻找, 报说他闻讯惊慌而逃,慌不择路,掉下山崖摔死了。 陈琦笑了说:“ 他还真把我小看了。 我怎么会与他计较呢? ” 

  到陈琦四十多岁的时候, 他的老父仍然身体康健, 头脑清楚。陈琦上书皇帝,请求辞官回家给父亲养老送终。 回乡后,重新修茸母亲和舅舅的坟墓,又替夫人丽玉建碑, 碑上详细刻上她的事迹。 直到如今,禹迹山的乌风药酒还是远近驰名, 为世人所津津乐道的。

好,“麻疯女邱丽玉的故事“ 我们就讲完了。希望您喜欢!我是雪莉,我是东方,谢谢您的收听, 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责任编辑:紫君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