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一台收音机:白天听“老邓”(邓小平),晚上听“小邓”(邓丽君)(图片:希望之声合成)
一台收音机:白天听“老邓”(邓小平),晚上听“小邓”(邓丽君)(图片:希望之声合成)

【希望之声2020年2月17日】(作者:江峰)

靡靡之音”的冲击

一首歌能勾起一段美好的回忆,一组旋律能激起一个时代的脉搏。

邓丽君,是中国流行音乐史上无法绕过的名字。

她本人的演唱,不但从来没有在大陆官方媒体正式播放过,而且还曾经受到官方的抵制,但是她的歌声传遍了大江南北,烙进了一代又一代人的内心。

对于上世纪60年代70年代初中国大陆出生的人来说,他们所度过的青少年时代是文化大革命的时代,小时候根本就没有偶像的概念。在70年代末中国刚刚开放的时候,第一批港台歌曲涌入了中国大陆,让封闭的国人感觉耳目一新。

当时录音机还是奢侈品,街头经常可以看到戴着太阳镜(当时叫蛤蟆镜)、拎着录音机的年轻人骑着自行车招摇过市,那喇叭里播放的经常就是邓丽君的歌:《美酒加咖啡》、《小城故事》、《甜蜜蜜》。

香港甜蜜蜜新生咖啡店,装潢布置皆以邓丽君为主题。(图片:Mk2010 /维基)
香港甜蜜蜜新生咖啡店,装潢布置皆以邓丽君为主题。(图片:Mk2010 /维基

邓丽君那婉转甜美的歌声,那一首首诉说爱情、亲情、思乡的歌曲,表达的朦胧、缠绵的意境,与文革时期听惯了那份生硬、直白的样板戏腔调完全不一样,对于正值青春年华、对未来充满幻想的青年人来说太美了,具有强大的吸引力。

当时的大学生不但听邓丽君的歌,还抄歌词,更有人把歌词用在了自己的日记、情书里面,还有人面对面跟情人说这个话的呢,说《甜蜜蜜》:

“你笑得甜蜜蜜,在哪见过你呀,这笑容这么熟悉,一时想不起来了。”

“在哪里,在哪里,在梦里,我在梦里见过你!”

那女孩一叉腰:

邓丽君甜蜜蜜》 歌词吧?”

“ 是~ ”

就这词,你别说,现在追女孩子也好用。

然而那些让邓丽君为人喜爱的这些特点,恰恰成为了她被禁的理由。邓丽君的情歌很快就被带上了两顶大帽子:黄色歌曲、靡靡之音,这跟喇叭裤一样,成了当时老师、家长眼中会教坏小孩的东西。

在文革早期,毛泽东称为阎王殿的中共宣传部被砸烂了。毛泽东当时说了一句,说打倒阎王解放小鬼嘛。

所以党的喉舌都不能要了,只有毛泽东一个人的声音。

《何日君再来》的多重解读

1977年,文革结束之后的第二年,中共宣传部恢复工作了,这党的喉舌恢复工作了要找点事干吧。但是那些在文化大革命当中受了这么多极左路线的苦的老革命,他们一恢复工作呢,党的宣传这张嘴,它继续向左歪。

1980年,中国音乐家协会召开西山会议。这就是中宣部带着帽子下来的一场专家会议,专门批斗邓丽君的会议。这也是共产党的一个办法,它说:

“你们看啊,这个人邓丽君很坏,不是我们共产党人说的啊,是你们熟悉的音乐家张三、你们熟悉的作曲家李四,是他们说的,他们说邓丽君坏的。”

会上被批判最猛烈的那一首歌是《何日君再来》,现在这首歌经常是用作邓丽君的演唱会和她的纪念的文集,用这个名字,因为“君”跟邓丽君的名字相同。

邓丽君纪念展(图片:lienyuan lee /维基)
邓丽君纪念展(图片:lienyuan lee /维基

在当时《何日君再来》是怎么挨批的呢?

问题就出在《何日君再来》的这么一句歌词上:

“人生难得几回醉,不欢更何待,今宵离别后,何日君再来。”

哎哟,男男女女,还喝醉了,大晚上干什么去呀?这不是色情吗?

您看这革命音乐家就这么细腻,他一下就读出来了他们熟悉的黄色场景。还有当年的左翼文联工作者,从文革中他们幸存下来了,他们就回忆说:

“这一首歌我熟悉,1937年就唱出来了。那时日本人还占着上海呢,上海滩都知道。说这君再来呀,是希望国民党回来收复失地的。”

现在你再唱这歌,那不就等于要等国民党反攻大陆你搞里应外合了吗。反动歌曲的帽子也戴上了。政府机关、企业事业单位就下通知了,要求交出、并销毁邓丽君的磁带,听邓丽君也成了听敌台了。

于是一台收音机,白天听“老邓”(邓小平),晚上听“小邓”(邓丽君)。

就有点像现在说朝鲜民间偷看韩剧一样,这个被一个政权如此害怕却又被人民如此热爱的歌手,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一代歌后——邓丽君

1953年的1月29日,历史上的今天,台湾云林县邓枢家的第4个孩子出生了,这也是邓家第一个女孩。

女孩的父亲邓枢是一名军官,1949年随国军迁往台湾,女孩满月的时候,父亲一位有学问的朋友起了名,叫 “丽筠”。但是家人就连爸爸邓枢也一样和邻居们,都把这个“筠”发成了下半截那个“均”字的音,就这个发音。后来就将就这个发音改成了君子的君,邓丽君就成了她的艺名。

邓丽君从小就表现出来唱歌的天赋。1964年,11岁的邓丽君参加了中华广播电台举办的黄梅调歌唱比赛,一举夺得冠军。

1967年,邓丽君开始发行个人第一张专辑《凤阳花鼓》。这么一算,14岁吧,再过两年16岁,邓丽君又开始演电影。接着名气也是越来越大,70年代邓丽君开始前往日本发展。

到了1979年,中美建交了。当时台湾外交一下子进入了无预备慌乱当中,受这个拖累邓丽君因为护照的问题被日本拒绝入境了。

有意思的是,也就是在这个时期邓丽君的歌开始在大陆流行,共产党利用美苏抗衡来围堵台湾成功,而民主世界的歌声由此传入大陆,此消彼长,谁说神佛不慈悲呢?

回到台湾发展之后,邓丽君经常参加慰问国军将士的演出。

1980年10月,邓丽君从美国返回台湾举行演唱会,并将演出的所有收入全数捐给了自强爱国基金。在演唱会中,主持人当时问邓丽君,是否会前往大陆演唱?她说,如果我去大陆演唱的话,那么当我在大陆演唱的那一天,就是我们三民主义在大陆实行的那一天。

所以尽管她在大陆有无数的歌迷,她一直没有机会去大陆演出。

1989年,北京爆发民主运动,邓丽君在香港跑马地“民主歌声献中华”,在这一场非常有名的演唱会义演当中,与刘德华周润发、张曼玉、梅艳芳数不清的一大批港台明星,演唱了她的歌曲《我的家在山的那一边》。

时间到了1995年,为气喘病困扰的邓丽君来到了泰国的清迈来调养。

5月8号的下午,邓丽君气喘病再次发作,当时是接近下班时间,糟糕的交通延误了到达医院的时间,一代歌后——邓丽君撒手人寰,年仅42岁。

邓丽君离世:泰国清迈皇家美平酒店1502房间(图片:Yp8080123 /维基)
邓丽君离世:泰国清迈皇家美平酒店1502房间(图片:Yp8080123 /维基

还记得我小时候,因为那时候听老式的磁带录音机,那磁带特别的卡,邓丽君唱的《美酒加咖啡》,我总是听成 “美酒加阿飞,我只能喝一杯。”阿飞不就是流氓吗?他这流氓还逼着邓丽君喝酒,还非得要喝就喝一大杯!

哎呀,那个时候我小啊,天天郁闷。不知道怎样才能保护我心爱的邓丽君邓丽君的歌声对于中国大陆50年代、60年代、70年代出生的人,是一种什么样的音乐?她怎样就震撼那几代人的呀,现在的青年人非常难以体验得到。

现在的青年人有了众多的偶像,他们发烧地追星,一代代一茬茬地簇拥着新星,因为现在是“满天星斗”,在大陆空前绝后的那个禁锢当中,一首邓丽君的歌曲是荒漠中的一湾清泉,是久旱干裂的心田一场春雨。

当下有着完美的环绕音响,用声波可以激荡着身体的晃动。邓丽君的歌,当初也能激荡我们,只是那种颤抖来自灵魂深处。

看是一幅画,听是一首歌

人生境界真善美,

这里已包括

责任编辑:吴永健/楊述之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