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147 被徒弟所累-不是偶然 (音频/视频)

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logo

【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147 被徒弟所累-不是偶然 (音频/视频)

【希望之声2020年2月17日】

被徒弟所累

      与我同年考中的陈半江说:有个道士善于画符驱除鬼怪,缚捉妖魅,都很灵验。而且他秉持戒律,每到一个地方,他只吃蔬食喝茶而已,从不接受主人丝毫钱财。

可是一来二去,他的法术不知怎的,渐渐变得不灵验了,十次总有四五次不成功。后来竟在降妖时被妖魅们围住,被这些妖魅戏弄侮辱,他不得不狼狈逃走。

他去求告自己的师父。师父来了,登坛施法召唤神将,命他们把妖怪全部抓来审问。 这才知道,原来这道士自己虽然没有收取任何财物,但他的徒弟们却背着他向人索取钱财,然后才肯行使法术。这些徒弟还常常偷了道士的符咒,用它召来狐女淫乐。狐女们乘机污染道士的法器。  所以神灵发怒,不肯降临,而妖怪们因此得逞。

师父拍着大腿叹息道:“这不是妖怪来败坏你,是你的徒弟在败坏你;也不是你的徒弟败坏你,而是你不注意管教徒弟,自己败坏自己。亏得你本人持戒清苦,你自己才得以免受伤害,这就算幸运的了,又怎么能怪那些妖魅呢?”师父说完,一甩衣袖走了。

            人的元神清醒做主,全身百器都听元神的命令使唤;主宰者安宁清静,所有的部下都会随之清静:这是信奉儒家学说的人常说的话。然而奸诈狡猾的部下或仆人,难道会因为主人清廉正直,就自动停止他们的贪婪阴谋吗?半江说这话,是事出有因, 言有所指的。他在直隶做官时,与某位县令正好在我家相遇,半江讲这个故事是暗示这位县令的 。可是那位县令却没有领悟。结果虽然他自己两袖清风,却因为他的手下贪婪索贿, 自己落了个丑恶的名声,真是可惜啊。

不是偶然

      我的堂孙树宝,是盐山刘家的外甥。他说他的外祖父有个至亲,生了七个女儿,都已出嫁。一年,其中有一个女婿夜里做梦梦见和另外六位女婿一起,被用红绳拴在一起,便疑心这个梦不吉祥。没想到这时岳父去世,七个女婿都去吊唁。这个女婿想起这个噩梦,便不敢和另外六个女婿同吃同住。偶然大家相聚,他也只是稍稍坐一会儿便很快借故避开了。大家觉得奇怪,问他怎么了。他便讲了他做的梦。大家不相信,怀疑他另有原因,不过以这个梦为借口罢了。一天晚上,大家备办了酒席,请他和大家一起来喝酒。为了防备那个女婿又借口退席,就在外面把门锁死了。没想到半途突然灵堂起了火,门锁住了,逃不出来,这七个人竟都被烧死了。

    人们这才想到,如果这个女婿没有做这个梦,就不会躲避另外六个人;不躲避这六个人,那么也就不会锁门;不锁门则七个人未必都会烧死。这个梦是神灵故意用来迷惑他,从而使他们一个也逃不脱的。终究不知道这是什么前因引起的。同是这一家的女婿,同时而死; 又不知是什么前因,七个女儿都出生在这一家,而同时守寡,这也不会是偶然的。只是人在迷中, 不得而知罢了。

  细想,如果这个做梦的女婿,做了梦之后,也不放在心上。自己心中坦坦荡荡,平生自问没有做过亏心事。但过去世自己是不知道的。抱着“信天由命,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的态度,顺其自然。可能也就没有什么事了。

责任编辑:紫君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