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谢田访谈】疫情让中共信用破产 经济衰退撼动中共政权 (音频/视频)

xiet
谢田访谈 - 5 / 139
武汉肺炎疫情专题

【谢田访谈】疫情让中共信用破产 经济衰退撼动中共政权 (音频/视频)

【希望之声2020年2月18日】(主持人:静汝 / 嘉宾:谢田)听众朋友,欢迎您收听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谢田访谈】节目。我是静汝。

据报道,受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冲击,北京政府目前不仅仅面临对疫情严重失控的危机,而且对工厂企业等是否复工也面临严峻的抉择和考验。已有专家分析指出目前中国经济面临的不仅仅是停滞、下滑。疫情若持续恶化,甚至有些企业等将面临的是灭顶之灾。疫情冲击下的中国经济会往何处走,对世界经济包括对美中贸易协议有什么影响,中国经济恶化又会对中共政权的维持稳定有什么影响?本台记者就此采访了美国南卡来罗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谢田博士。

记者:谢田博士您好。我看网上很多有关对中国经济不利的报道。不过,路透这几天有一个分析说:中国经济第一季增速预料骤降至4.5%,但预计能很快反弹。您对这种分析怎么看? 您认为中国经济会出现什么情况?

谢田:首先他说的降到4.5%,从中共自己说的数字大概是6%左右的降了1.5%,然后降到4.5%,他认为武汉的瘟疫对中国经济的影响造成GDP下降1.5%,我认为这个首先是低估了。首先它的基点出发点,就是中共原来预计的6%,和现在经济去年也好,6%这个数字根本不可信的。这个我们知道,今天我们就不讲这个事情了。

我认为中国经济在这一年已经陷入了衰退,已经是负的了,不是在增长,而是总体在下降。现在瘟疫情况会给经济继续造成多大的冲击和打击,会进一步减少多少,如果只是在前面一两个月的话,中国经济可能造成1-2%减少,衰退,这个可能跟他的想法,路透上原来说的是差不多的。

因为我们知道,现在中国比方说武汉一千万人,湖北六千万人,现在整个湖北基本上,第一季度现在看来经济活力基本上都没有,经济活动基本上都停止了。拖上一个月的话,一般会占到全年经济的8%左右,要是两个月的话就是16%,这是从武汉来说。武汉作为中国中部城市,它实际上是东部长江三角,珠三角,很多民工的提供的地方,还有在中部的湖北。

我们知道实际上在中国这些东部很多大城市,上海、杭州甚至到北方的北京,很多大的城市自己的零售业也出现了我们看到人不太敢去购物了,也不上街了。餐饮、零售,物流,这些都受到了打击。现在中国勉强开始复工,中央要求各地复工,但实际上下面基层的地方政府也好,或者一些企业他们也很有保留,因为看到了至少有四例,公司一复工以后,有一个人发现了确诊,然后几百人就隔离。

从全国范围内,今年的第一季度都会受到影响,我觉得中国整体经济今年至少下降3%,这是按现在的情况估算。如果这个瘟疫一直持续到第二个季度,现在看来恐怕可能要进入第二季度,甚至更晚的话,下降的幅度可能就更大,4%,5%,甚至10%都有可能,我在美国知音上和新唐人节目前不久我也刚刚做过,另一位经济学家可能。我在《美国之音》和《新唐人》上前不久刚刚做过节目,和另一位经济学家程晓农,我们的分析是说,很可能这个瘟疫会带来中国经济巨大的一个下挫,最坏的情况下,都会把中国经济带入一种萧条的状态,长期的持续的衰退,进入萧条。

记者:就目前的疫情,我们看到海外各个国家信息透明,发现疫情能很快的采取比较有效的措施。但从中国武汉等地民间传出的情况似乎很糟糕……您认为目前中国问题的症结在哪?

谢田:最关键的问题,就是中共当局在掩盖,继续它的欺骗,继续为了它的政权稳定维稳而在掩盖真相,这是中共不管从以前的历次镇压,到汶川地震,到萨斯病,到现在武汉瘟疫,它向来都这样做的。因为它知道任何一种社会上的不安,哪怕是个疾病,传染病,起民愤的话,激起大规模的恐慌的话,就会涉及到它的政权。它马上第一个想到就是说先把它盖住,掩盖住,保住政权再说。

实际上为什么刚我们谈到经济的时候,我们很难确定,我们不知道真正的拐点在哪里?就什么时候传染病已达到了它的高峰?开始回落?中共有个院士,我们大家都知道是谁了,姓钟的一个院士,我觉得他自己有点忘记了科学家的尊严,在给中共站台。一而再再而三的说什么中共希望马上结束,他就说拐点已到,下星期就到了七天,最后又14天,24天,我看他现在还要继续往后推,把他自己科学家的那些尊严都给抛掉了。

我想说的意思,我们不想攻击这个老人。我们是说看到那么多的报导,很多人是没有统计在里边。比方我们看到一个火葬场的殡仪馆的调查。殡仪馆的数据表明,他说60%的不是从医院来的,而从家里直接送来的,这些人根本就没有在医院的因为武汉瘟疫而致死的统计数字之内。

首先死人的数字,中共公布的全都是假的。我们如果看钻石公主号邮轮在日本有多人感染,再跟武汉对比一下,我们知道武汉的数字显然是低估,绝对的低估。如果真的是像中共当时讲的只有这么几千人感染,上百人死亡的话,它根本没有必要送进去一万多人的医疗队伍,没必要那么多人看护这么点病人。换句话讲,中国就到底有多少人真正感染?有多少人死亡?死亡率有多少?所有这些我们都不清楚,全世界都不清楚。你不清楚,你不知道真实的数据的话,你根本连这个拐点是不是到了,你都没法计算。这个东西在其他地方是不是也会有新的爆发?现在我们看到很可能比方在日本可能会爆发,新加坡也可能爆发,在中国之外的其他地方也可能爆发,我们现在都不清楚,中共都在掩盖。

就像上次萨斯病一样,像很多猪瘟一样,中共政府一旦规定不让你报,它觉得这会影响它的政权稳定,它就叫你不报,地方官员根本不报,不报的话,中共就可以告诉全世界,你看没有了,我们的事都解决了,没问题了。所以如果你不知道这个拐点在哪,所以我们也没办法知道下一步会怎么样,规模会怎么样,这就是巨大的问题。

记者:目前中国的疫情情况, 对美中贸易第一阶段的协议有影响吗?会不会推迟执行?

谢田:会有影响,肯定会有影响。首先这协议里有一个条款,这是美国一般所谓的正常的协议,大部分协议里面都会有这个条款,就是一旦发生不可抗拒的事情,他们指得是神的力量,或者上天的力量,或者是自然的灾难等,就是人们不能控制的时候,那时候怎么办?这合同里面是说到时中美会继续沟通,再商量商量,重新商量一下看怎么办。

我们也知道这个病情爆发以后,中共实际上很早就知道。中共习近平跟川普沟通过,美国人也特别关心,我们第一段协议你到底还想不想执行,能不能执行。当时中共保证说没问题我们会继续执行,我们该买美国两千亿美元的产品还要继续买,就夸口了,但是你夸下这个口后可能就会出现问题。出现问题在哪呢,因为中国现在不是面临复工和不复工的问题吗?复工有增加规模传染的危险,不复工的话经济垮掉了,它现在很多事就可能更难办了。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这些生产,GDP到出口肯定会大幅度的减低,这点是肯定的。现在出口创汇的能力,赚外汇的能力也减低。它现在有没有这个钱来买?动用它的外汇储备吗?还是怎么样?还有一点,它继续买的话,本来说要买两千亿美国的产品,包括至少五百亿的农产品,但现在很可能中国不得不进口大量的医疗,医药设备这些跟防疫有关系的东西,很多东西也会从美国买,可能就会耗掉了一大部分的中国的外汇。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可以算在那个中国答应买美国的两千亿里面?这可能还是要商量。但是美国人对这态度知道很明确,纳瓦罗,国务卿都讲过,中国确实发生了瘟疫,我们对中国人表示同情,美国也会提供资源,进行援助,医疗设备援助已经去了。但是欠债还是要还,合同还是要执行。这个我们还要再看下一步怎么发展。我认为如果像我们前面估计的中国经济会进入巨大的衰退的话,履行这个合约的义务和能力,就会受到很大限制。

记者:另外,之前中共的发言人对外说1月3号就将疫情通知了美国,是瞒着中国民众的。中共这样做和美中贸易协议有关系吗?

谢田:我不认为是贸易协议,它不需要因为贸易协议这样做。我倒是担心怀疑,猜测是因为这个病毒就是中共自己制造出来的,现在没有证据,我们只是一种猜测。

但是猜测的理由有很多,就是说为什么中共提前告诉美国,我觉得可能就这个原因。因为中共有自己的生物战的军队,现在在武汉的或者在军管的那个女的少将,就是研究生物武器战的专家。中共在搞它的超现战时它也一直在做各种各样的超现战的方式,包括生物武器战,化学战,和其它的互联网的战争,网路战。

现在如果它真是动用了类似生化武器的东西,这是一个反人类罪。我想习近平上次在海湖庄园跟川普吃饭的时候,大家还记得。那天晚上,叙利亚好像是动用了化学武器,反政府武装动用了化学武器。川普就在吃饭的时候,在晚餐桌上告诉习近平,他已经命令美国军队发动了袭击,好像发射了几十枚飞弹,把叙利亚化学武器库打倒了,因为它动用化学武器,超越了美国的底线红线。我想习近平对这一幕肯定是非常心有余悸心。如果中共现在为了研究生化武器,而搞出这个东西,现在突然泄露出来,如果它不跟美国讲,是说这个已经泄露出来,只不过打了自己的人,很可能会带来美国的报复反击。我猜一个合理的推测就是,中共实际上我都不认为它现在直接想对武汉用,有可能就像有人传言说它会对香港用,这样的话,对香港用的话,香港人就关在家里不再上街游行,当然这是一个猜测了。

如果中共是不小心泄露出来,我觉得这倒是更可能。武汉P4实验室是中国最高级的唯一的一个P4实验室,最高等级的。研究生化武器的话,肯定会在这里做。如果不小心泄露出来的,中共管理的水平,控制能力我想大家很容易相信可能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你看现在建的什么火神山医院,刚运作了几个星期,现在就漏雨了。就是这个质量水平,管理水平都有问题。如果不小心泄露出来,它肯定会第一时间先告诉美国,对不起我们搞错了,我们弄错了,不是想针对反人类的一种战争,而是我们自己搞错了,我们会把它解决好。我想川普也会给习近平一个面子,让你悄悄自己先把它解决了再说。

这就是我认为为什么它会提前就告诉美国,而不告诉中国的老百姓。因为现在很难有其它的去解释这个事情。还有其它证据表明,至少有四个国家实验室,科学家发现这个病毒是在实验室里经过基因改造过的。它有萨斯病毒还有其它的一些特征,所以让这个病毒特别的“聪明”,可以传染快,有很长的潜伏期,潜伏前内不发烧,没有症状等等各种各样的特性。这说明很可能,它有可能是为了生物武器来研发的。

记者:还有我看到有报道说中共央行最近在推动发放专项贷款,扶持在武汉肺炎疫情中受影响的企业,利率比较低 。但报道说政府知会挑选风险小的大企业?

谢田:肯定是这样的。中国过去的几十年,我们知道实际上中国发放的那些贷款,放水,这些钱都是央行、国有银行到央企,国有企业,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种国营企业,国有企业它们的手中。因为它第一它不相信那些民企,私企。当然也有私企民企卷款逃走,中国又没有一个非常完善的法律制度,有些不法的商贩可能确实也拿了钱就跑,中共也没办法有很健全的方式索回。后来它慢慢就与其借给这些私人企业,小企业,它搞不清楚,也不相信的,那还是借给国有企业比较保险,反正都是国家的,这个钱从左口袋进右口袋,也不会丢。而这些国有企业,央企,又把这些钱投入到房地产市场,因为它觉得这个比它的实业更赚钱,这就为什么中国房地产市场泡沫越来越大。

以前中国的中小企业就一直面临贷款难的问题,我刚说的是有部分不法的人,坏人逃跑的人。但真正的企业家得不到贷款,中共的央行一直是向国有企业浸血,或者向红二代官二代那些企业浸血,有关系的企业。一般没有背景的人很难得到贷款,以前也一样,现在肯定更是这样。

现在大家都觉得人心惶惶,前途未谱,人都想着逃亡海外。有一个分析说,中国瘟疫以后,有一个很大的趋势就是更多的企业和更多的个人会移民,会逃到海外,因为他对中国失去了信心。所以央行肯定不会往中小企业去投款,也不敢投,实际上还是出现国营企业拿到了主要的贷款。而这个贷款现在来看,它可能用来维持房地产市场。但是维持房地产市场可能也很难维持,因为如果普通居民消费买房子现在停滞的话,我已经看到有一些地方房地产企业已经开始调75折了,25%off,撑不住的话会有大面积的房市的破产,房价狂跌,就会有银行破产。我们知道之前中共的国有银行已经出现很多金融资产还有债券违约的事情,这个我想会让中小企业的破产会大幅度的增加,而违约和银行挤兑的事情,也会进一步的增加。

记者:目前就中国的这个经济情况,对世界经济的影响?

谢田:对世界经济有的分析认为,我们刚说了对中国经济可能至少造成4%、5%的经济下滑,对世界经济也很可能造成1%左右的影响。因为中国那边我们知道,过去很多年都是世界工厂,也生产很多产品。中国那些企业也融入国际的供应链,比方中国制造的线束,汽车车里的电线,放在汽车电子产品里,汽车电子产品里面的东西,还有一些比方说铰链,铰链就是合页一样的连接器合页铰链,很多这些东西像线束和汽车上的铰链,日本韩国企业已经不生产,倒不是因为这个有多么高级,或者是难做,实际上是中级、低级的产品,但是中国企业在做,中国也有价格的优势。它做了以后,其它国家这些就不做了,慢慢的就成为了唯一的提供商。中国这些厂家,中国很多汽车产业都在武汉,华中地区,它们若不能提供,那韩国、日本的这些汽车工厂都要停产,现在已经停产了,已经受到影响了。美国有些也会受到影响,美国很多的制药,药品里边有一些成分,也是中国那些药厂生产的原材料。一些医疗设备,美国设备一些基础的部件也是中国提供。所以对美国下一步自己的医疗防疫,健康都会受到影响。

很多中国的企业,国际供应链这些企业,我们知道随着贸易战,随着川普的要求,很多已经回到美国,有些已经移到其它国家去了。这些现在已经移出去的这些企业,他们现在应该很庆幸,离开了这个疫区,他们生产不受影响。有些可能有点后悔没走开,有些可能确实是离不开的,也些可能是没办法离开。现在这些就有问题了,现在出不来,也不能生产,也不能够无所作为,但是那些债务贷款,外债的贷款,外币的贷款都要偿还。工厂可能还继续需要房租水电,一些部分的人力,但又不能生产,生产的产品销售不了,没法运输出去。这迫使日本、韩国这些企业就要寻找替代,或者逼着自己重新建,更大的威胁,这也是中共很害怕的一点,一旦这些企业真正找到了外面替代的企业,开始运做起来以后,等了中国瘟疫即使过去了以后,他们会发现市场订单已经没了,可能永远回不来了。所以这个对中国的影响是非常大的,实际上也在加速世界供应链的调整。

记者:您刚刚提到对国际经济可能是1%的下滑影响。

谢田:世界GDP可能至少是1%的影响。

整个世界的GDP我想想,可能70万亿,比如美国每年的GDP是21、22万亿,20万亿的1%就是两千亿美元,世界的话,我想至少是它的四五倍,可能上万亿,可能上万亿美元的GDP没有了。

记者:那人们在日常生活中会感到这种影响吗?

谢田:就像美国人可能感觉不到,因为美国经济现在非常强壮,还在以2%、3%的速度发展,美国的失业率也非常低。中国这些工厂停工的话,对其它国家来说可能会意味着在增加订单。所以对世界其它国家,没有受瘟疫影响的国家,对他们来说经济不会受到影响,受到影响的是中国。我想香港肯定会受到巨大的影响,新加坡、台湾可能会受到一些影响,韩国啊,中国周边国家可能都会受到一些影响。1%是平均值,有些国家就会多一点,这个只是估算,要看下一步瘟疫会怎么发展。

记者:我看到有很多的分析说这次疫情确实撼动了中共政权的稳定,中共政权会因此加速垮台?您怎么看?

谢田:我觉得很有可能。首先经济的衰退,加上政府的信用完全彻底破产。并且那个时候人们也看到了中共的一些野蛮和残暴的行为,我想老百姓现在已经受够了。现在很多人已经忍无可忍,现在已经很多这种要求反抗,要求打倒中共,结束一党专政,要求言论自由等各种各样的呼声现在越来越多。我想现在中共也因此搞得内斗也非常严重,我们看到中共上层,上级下级之间,它的媒体和从业人员和中央之间,到处互相甩锅,互相推责、推诿。我觉得从天时地利人和这几个角度讲,我觉得结束中共政权的时间,很快就要到了。

听众朋友,今天的【谢田访谈】节目就到这里,我是静汝,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欢迎转载。转载请写明来自希望之声。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