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謝田訪談】疫情讓中共信用破產 經濟衰退撼動中共政權 (音頻/視頻)

xiet
謝田訪談 - 5 / 139
武漢肺炎疫情專題

【謝田訪談】疫情讓中共信用破產 經濟衰退撼動中共政權 (音頻/視頻)

【希望之聲2020年2月18日】(主持人:靜汝 / 嘉賓:謝田)聽衆朋友,歡迎您收聽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的【謝田訪談】節目。我是靜汝。

據報道,受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衝擊,北京政府目前不僅僅面臨對疫情嚴重失控的危機,而且對工廠企業等是否復工也面臨嚴峻的抉擇和考驗。已有專家分析指出目前中國經濟面臨的不僅僅是停滯、下滑。疫情若持續惡化,甚至有些企業等將面臨的是滅頂之災。疫情衝擊下的中國經濟會往何處走,對世界經濟包括對美中貿易協議有什麼影響,中國經濟惡化又會對中共政權的維持穩定有什麼影響?本臺記者就此採訪了美國南卡來羅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博士。

記者:謝田博士您好。我看網上很多有關對中國經濟不利的報道。不過,路透這幾天有一個分析說:中國經濟第一季增速預料驟降至4.5%,但預計能很快反彈。您對這種分析怎麼看? 您認爲中國經濟會出現什麼情況?

謝田:首先他說的降到4.5%,從中共自己說的數字大概是6%左右的降了1.5%,然後降到4.5%,他認爲武漢的瘟疫對中國經濟的影響造成GDP下降1.5%,我認爲這個首先是低估了。首先它的基點出發點,就是中共原來預計的6%,和現在經濟去年也好,6%這個數字根本不可信的。這個我們知道,今天我們就不講這個事情了。

我認爲中國經濟在這一年已經陷入了衰退,已經是負的了,不是在增長,而是總體在下降。現在瘟疫情況會給經濟繼續造成多大的衝擊和打擊,會進一步減少多少,如果只是在前面一兩個月的話,中國經濟可能造成1-2%減少,衰退,這個可能跟他的想法,路透上原來說的是差不多的。

因爲我們知道,現在中國比方說武漢一千萬人,湖北六千萬人,現在整個湖北基本上,第一季度現在看來經濟活力基本上都沒有,經濟活動基本上都停止了。拖上一個月的話,一般會佔到全年經濟的8%左右,要是兩個月的話就是16%,這是從武漢來說。武漢作爲中國中部城市,它實際上是東部長江三角,珠三角,很多民工的提供的地方,還有在中部的湖北。

我們知道實際上在中國這些東部很多大城市,上海、杭州甚至到北方的北京,很多大的城市自己的零售業也出現了我們看到人不太敢去購物了,也不上街了。餐飲、零售,物流,這些都受到了打擊。現在中國勉強開始復工,中央要求各地復工,但實際上下面基層的地方政府也好,或者一些企業他們也很有保留,因爲看到了至少有四例,公司一復工以後,有一個人發現了確診,然後幾百人就隔離。

從全國範圍內,今年的第一季度都會受到影響,我覺得中國整體經濟今年至少下降3%,這是按現在的情況估算。如果這個瘟疫一直持續到第二個季度,現在看來恐怕可能要進入第二季度,甚至更晚的話,下降的幅度可能就更大,4%,5%,甚至10%都有可能,我在美國知音上和新唐人節目前不久我也剛剛做過,另一位經濟學家可能。我在《美國之音》和《新唐人》上前不久剛剛做過節目,和另一位經濟學家程曉農,我們的分析是說,很可能這個瘟疫會帶來中國經濟巨大的一個下挫,最壞的情況下,都會把中國經濟帶入一種蕭條的狀態,長期的持續的衰退,進入蕭條。

記者:就目前的疫情,我們看到海外各個國家信息透明,發現疫情能很快的採取比較有效的措施。但從中國武漢等地民間傳出的情況似乎很糟糕……您認爲目前中國問題的癥結在哪?

謝田:最關鍵的問題,就是中共當局在掩蓋,繼續它的欺騙,繼續爲了它的政權穩定維穩而在掩蓋真相,這是中共不管從以前的歷次鎮壓,到汶川地震,到薩斯病,到現在武漢瘟疫,它向來都這樣做的。因爲它知道任何一種社會上的不安,哪怕是個疾病,傳染病,起民憤的話,激起大規模的恐慌的話,就會涉及到它的政權。它馬上第一個想到就是說先把它蓋住,掩蓋住,保住政權再說。

實際上爲什麼剛我們談到經濟的時候,我們很難確定,我們不知道真正的拐點在哪裏?就什麼時候傳染病已達到了它的高峯?開始回落?中共有個院士,我們大家都知道是誰了,姓鐘的一個院士,我覺得他自己有點忘記了科學家的尊嚴,在給中共站臺。一而再再而三的說什麼中共希望馬上結束,他就說拐點已到,下星期就到了七天,最後又14天,24天,我看他現在還要繼續往後推,把他自己科學家的那些尊嚴都給拋掉了。

我想說的意思,我們不想攻擊這個老人。我們是說看到那麼多的報導,很多人是沒有統計在裏邊。比方我們看到一個火葬場的殯儀館的調查。殯儀館的數據表明,他說60%的不是從醫院來的,而從家裏直接送來的,這些人根本就沒有在醫院的因爲武漢瘟疫而致死的統計數字之內。

首先死人的數字,中共公佈的全都是假的。我們如果看鑽石公主號郵輪在日本有多人感染,再跟武漢對比一下,我們知道武漢的數字顯然是低估,絕對的低估。如果真的是像中共當時講的只有這麼幾千人感染,上百人死亡的話,它根本沒有必要送進去一萬多人的醫療隊伍,沒必要那麼多人看護這麼點病人。換句話講,中國就到底有多少人真正感染?有多少人死亡?死亡率有多少?所有這些我們都不清楚,全世界都不清楚。你不清楚,你不知道真實的數據的話,你根本連這個拐點是不是到了,你都沒法計算。這個東西在其他地方是不是也會有新的爆發?現在我們看到很可能比方在日本可能會爆發,新加坡也可能爆發,在中國之外的其他地方也可能爆發,我們現在都不清楚,中共都在掩蓋。

就像上次薩斯病一樣,像很多豬瘟一樣,中共政府一旦規定不讓你報,它覺得這會影響它的政權穩定,它就叫你不報,地方官員根本不報,不報的話,中共就可以告訴全世界,你看沒有了,我們的事都解決了,沒問題了。所以如果你不知道這個拐點在哪,所以我們也沒辦法知道下一步會怎麼樣,規模會怎麼樣,這就是巨大的問題。

記者:目前中國的疫情情況, 對美中貿易第一階段的協議有影響嗎?會不會推遲執行?

謝田:會有影響,肯定會有影響。首先這協議裏有一個條款,這是美國一般所謂的正常的協議,大部分協議裏面都會有這個條款,就是一旦發生不可抗拒的事情,他們指得是神的力量,或者上天的力量,或者是自然的災難等,就是人們不能控制的時候,那時候怎麼辦?這合同裏面是說到時中美會繼續溝通,再商量商量,重新商量一下看怎麼辦。

我們也知道這個病情爆發以後,中共實際上很早就知道。中共習近平跟川普溝通過,美國人也特別關心,我們第一段協議你到底還想不想執行,能不能執行。當時中共保證說沒問題我們會繼續執行,我們該買美國兩千億美元的產品還要繼續買,就誇口了,但是你誇下這個口後可能就會出現問題。出現問題在哪呢,因爲中國現在不是面臨復工和不復工的問題嗎?復工有增加規模傳染的危險,不復工的話經濟垮掉了,它現在很多事就可能更難辦了。

在這種情況下,中國這些生產,GDP到出口肯定會大幅度的減低,這點是肯定的。現在出口創匯的能力,賺外匯的能力也減低。它現在有沒有這個錢來買?動用它的外匯儲備嗎?還是怎麼樣?還有一點,它繼續買的話,本來說要買兩千億美國的產品,包括至少五百億的農產品,但現在很可能中國不得不進口大量的醫療,醫藥設備這些跟防疫有關係的東西,很多東西也會從美國買,可能就會耗掉了一大部分的中國的外匯。我不知道這是不是可以算在那箇中國答應買美國的兩千億裏面?這可能還是要商量。但是美國人對這態度知道很明確,納瓦羅,國務卿都講過,中國確實發生了瘟疫,我們對中國人表示同情,美國也會提供資源,進行援助,醫療設備援助已經去了。但是欠債還是要還,合同還是要執行。這個我們還要再看下一步怎麼發展。我認爲如果像我們前面估計的中國經濟會進入巨大的衰退的話,履行這個合約的義務和能力,就會受到很大限制。

記者:另外,之前中共的發言人對外說1月3號就將疫情通知了美國,是瞞着中國民衆的。中共這樣做和美中貿易協議有關係嗎?

謝田:我不認爲是貿易協議,它不需要因爲貿易協議這樣做。我倒是擔心懷疑,猜測是因爲這個病毒就是中共自己製造出來的,現在沒有證據,我們只是一種猜測。

但是猜測的理由有很多,就是說爲什麼中共提前告訴美國,我覺得可能就這個原因。因爲中共有自己的生物戰的軍隊,現在在武漢的或者在軍管的那個女的少將,就是研究生物武器戰的專家。中共在搞它的超現戰時它也一直在做各種各樣的超現戰的方式,包括生物武器戰,化學戰,和其它的互聯網的戰爭,網路戰。

現在如果它真是動用了類似生化武器的東西,這是一個反人類罪。我想習近平上次在海湖莊園跟川普吃飯的時候,大家還記得。那天晚上,敘利亞好像是動用了化學武器,反政府武裝動用了化學武器。川普就在吃飯的時候,在晚餐桌上告訴習近平,他已經命令美國軍隊發動了襲擊,好像發射了幾十枚飛彈,把敘利亞化學武器庫打倒了,因爲它動用化學武器,超越了美國的底線紅線。我想習近平對這一幕肯定是非常心有餘悸心。如果中共現在爲了研究生化武器,而搞出這個東西,現在突然泄露出來,如果它不跟美國講,是說這個已經泄露出來,只不過打了自己的人,很可能會帶來美國的報復反擊。我猜一個合理的推測就是,中共實際上我都不認爲它現在直接想對武漢用,有可能就像有人傳言說它會對香港用,這樣的話,對香港用的話,香港人就關在家裏不再上街遊行,當然這是一個猜測了。

如果中共是不小心泄露出來,我覺得這倒是更可能。武漢P4實驗室是中國最高級的唯一的一個P4實驗室,最高等級的。研究生化武器的話,肯定會在這裏做。如果不小心泄露出來的,中共管理的水平,控制能力我想大家很容易相信可能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你看現在建的什麼火神山醫院,剛運作了幾個星期,現在就漏雨了。就是這個質量水平,管理水平都有問題。如果不小心泄露出來,它肯定會第一時間先告訴美國,對不起我們搞錯了,我們弄錯了,不是想針對反人類的一種戰爭,而是我們自己搞錯了,我們會把它解決好。我想川普也會給習近平一個面子,讓你悄悄自己先把它解決了再說。

這就是我認爲爲什麼它會提前就告訴美國,而不告訴中國的老百姓。因爲現在很難有其它的去解釋這個事情。還有其它證據表明,至少有四個國家實驗室,科學家發現這個病毒是在實驗室裏經過基因改造過的。它有薩斯病毒還有其它的一些特徵,所以讓這個病毒特別的“聰明”,可以傳染快,有很長的潛伏期,潛伏前內不發燒,沒有症狀等等各種各樣的特性。這說明很可能,它有可能是爲了生物武器來研發的。

記者:還有我看到有報道說中共央行最近在推動發放專項貸款,扶持在武漢肺炎疫情中受影響的企業,利率比較低 。但報道說政府知會挑選風險小的大企業?

謝田:肯定是這樣的。中國過去的幾十年,我們知道實際上中國發放的那些貸款,放水,這些錢都是央行、國有銀行到央企,國有企業,從中央到地方的各種國營企業,國有企業它們的手中。因爲它第一它不相信那些民企,私企。當然也有私企民企捲款逃走,中國又沒有一個非常完善的法律制度,有些不法的商販可能確實也拿了錢就跑,中共也沒辦法有很健全的方式索回。後來它慢慢就與其借給這些私人企業,小企業,它搞不清楚,也不相信的,那還是借給國有企業比較保險,反正都是國家的,這個錢從左口袋進右口袋,也不會丟。而這些國有企業,央企,又把這些錢投入到房地產市場,因爲它覺得這個比它的實業更賺錢,這就爲什麼中國房地產市場泡沫越來越大。

以前中國的中小企業就一直面臨貸款難的問題,我剛說的是有部分不法的人,壞人逃跑的人。但真正的企業家得不到貸款,中共的央行一直是向國有企業浸血,或者向紅二代官二代那些企業浸血,有關係的企業。一般沒有背景的人很難得到貸款,以前也一樣,現在肯定更是這樣。

現在大家都覺得人心惶惶,前途未譜,人都想着逃亡海外。有一個分析說,中國瘟疫以後,有一個很大的趨勢就是更多的企業和更多的個人會移民,會逃到海外,因爲他對中國失去了信心。所以央行肯定不會往中小企業去投款,也不敢投,實際上還是出現國營企業拿到了主要的貸款。而這個貸款現在來看,它可能用來維持房地產市場。但是維持房地產市場可能也很難維持,因爲如果普通居民消費買房子現在停滯的話,我已經看到有一些地方房地產企業已經開始調75折了,25%off,撐不住的話會有大面積的房市的破產,房價狂跌,就會有銀行破產。我們知道之前中共的國有銀行已經出現很多金融資產還有債券違約的事情,這個我想會讓中小企業的破產會大幅度的增加,而違約和銀行擠兌的事情,也會進一步的增加。

記者:目前就中國的這個經濟情況,對世界經濟的影響?

謝田:對世界經濟有的分析認爲,我們剛說了對中國經濟可能至少造成4%、5%的經濟下滑,對世界經濟也很可能造成1%左右的影響。因爲中國那邊我們知道,過去很多年都是世界工廠,也生產很多產品。中國那些企業也融入國際的供應鏈,比方中國製造的線束,汽車車裏的電線,放在汽車電子產品裏,汽車電子產品裏面的東西,還有一些比方說鉸鏈,鉸鏈就是合頁一樣的連接器合頁鉸鏈,很多這些東西像線束和汽車上的鉸鏈,日本韓國企業已經不生產,倒不是因爲這個有多麼高級,或者是難做,實際上是中級、低級的產品,但是中國企業在做,中國也有價格的優勢。它做了以後,其它國家這些就不做了,慢慢的就成爲了唯一的提供商。中國這些廠家,中國很多汽車產業都在武漢,華中地區,它們若不能提供,那韓國、日本的這些汽車工廠都要停產,現在已經停產了,已經受到影響了。美國有些也會受到影響,美國很多的製藥,藥品裏邊有一些成分,也是中國那些藥廠生產的原材料。一些醫療設備,美國設備一些基礎的部件也是中國提供。所以對美國下一步自己的醫療防疫,健康都會受到影響。

很多中國的企業,國際供應鏈這些企業,我們知道隨着貿易戰,隨着川普的要求,很多已經回到美國,有些已經移到其它國家去了。這些現在已經移出去的這些企業,他們現在應該很慶幸,離開了這個疫區,他們生產不受影響。有些可能有點後悔沒走開,有些可能確實是離不開的,也些可能是沒辦法離開。現在這些就有問題了,現在出不來,也不能生產,也不能夠無所作爲,但是那些債務貸款,外債的貸款,外幣的貸款都要償還。工廠可能還繼續需要房租水電,一些部分的人力,但又不能生產,生產的產品銷售不了,沒法運輸出去。這迫使日本、韓國這些企業就要尋找替代,或者逼着自己重新建,更大的威脅,這也是中共很害怕的一點,一旦這些企業真正找到了外面替代的企業,開始運做起來以後,等了中國瘟疫即使過去了以後,他們會發現市場訂單已經沒了,可能永遠回不來了。所以這個對中國的影響是非常大的,實際上也在加速世界供應鏈的調整。

記者:您剛剛提到對國際經濟可能是1%的下滑影響。

謝田:世界GDP可能至少是1%的影響。

整個世界的GDP我想想,可能70萬億,比如美國每年的GDP是21、22萬億,20萬億的1%就是兩千億美元,世界的話,我想至少是它的四五倍,可能上萬億,可能上萬億美元的GDP沒有了。

記者:那人們在日常生活中會感到這種影響嗎?

謝田:就像美國人可能感覺不到,因爲美國經濟現在非常強壯,還在以2%、3%的速度發展,美國的失業率也非常低。中國這些工廠停工的話,對其它國家來說可能會意味着在增加訂單。所以對世界其它國家,沒有受瘟疫影響的國家,對他們來說經濟不會受到影響,受到影響的是中國。我想香港肯定會受到巨大的影響,新加坡、臺灣可能會受到一些影響,韓國啊,中國周邊國家可能都會受到一些影響。1%是平均值,有些國家就會多一點,這個只是估算,要看下一步瘟疫會怎麼發展。

記者:我看到有很多的分析說這次疫情確實撼動了中共政權的穩定,中共政權會因此加速垮臺?您怎麼看?

謝田:我覺得很有可能。首先經濟的衰退,加上政府的信用完全徹底破產。並且那個時候人們也看到了中共的一些野蠻和殘暴的行爲,我想老百姓現在已經受夠了。現在很多人已經忍無可忍,現在已經很多這種要求反抗,要求打倒中共,結束一黨專政,要求言論自由等各種各樣的呼聲現在越來越多。我想現在中共也因此搞得內鬥也非常嚴重,我們看到中共上層,上級下級之間,它的媒體和從業人員和中央之間,到處互相甩鍋,互相推責、推諉。我覺得從天時地利人和這幾個角度講,我覺得結束中共政權的時間,很快就要到了。

聽衆朋友,今天的【謝田訪談】節目就到這裏,我是靜汝,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歡迎轉載。轉載請寫明來自希望之聲。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