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習近平和李克強(美聯社)
習近平和李克強(美聯社)
武漢肺炎疫情專題

鄭中原:高福曲線“甩鍋” 習近平兇險異常

【希望之聲2020年2月19日】一場既是天災又是人禍的武漢肺炎疫情,中國民間的混亂是因爲中南海之亂,如今高官爭相“甩鍋”,已盡顯中共政權危局端倪。政權之危,首當其衝是主政者之危。因爲隱瞞疫情的內幕“主動”曝光,讓習近平似陷高危境地,但其仍在半夢之中。

高官競相“甩鍋”疾控高官內外夾擊 矛頭直指習近平

那些所謂李瑞環“重出江湖”的傳言都不可信,只是網民吵吵,實際上的官場信息可見動向。在武漢市長周先旺1月27日在央視節目中公開“甩鍋”,表示非隱匿疫情而是“中央不授權”之後半月,黨刊《求是》本月15日刊出的習近平講話顯示,習曾在1月7日的政治局常委會議上就疫情下指示防控,但公開報導是,習到1月20日才作疫情防控的“重要指示”,地方政府和相關部門才正式動起來。

2月17日,中國疾控中心主任高福透過“消息人士”,在親北京的港媒大爆料,指他1月6日便上報中央要求啓動二級應急響應,但最高層不爲所動,反要求“有關措施不要影響節日氣氛”。

在湖北省委書記和武漢市委書記2月13日突然換人之後,作爲中國疫情防控部門的最高負責人,高福前幾天也傳出落馬,但並未坐實。在這個時間點由港媒爆料將責任推給中央,特別是矛頭指向習近平,耐人尋味。

香港有好幾家親共色彩媒體,並非是中共某派能完全掌控的,不同媒體一直是中共內部不同派系放料的平臺。比如2018年夏天,中美貿易戰初起之時,就曾有一批體制內官員,集體匿名接受另一家港媒採訪,批評引發貿易戰以及導致對中方不利的局面,是中共文宣系的胡亂作爲,包括鼓吹“厲害了,我的國!”等民族主義情緒,又對領導人大搞個人崇拜,非常危險,矛頭直指主管宣傳的常委王滬寧。

這次卻是中國疾控高官高福透過港媒將早已上報疫情緊急但未被重視的內情公開,可以說是一種曲線“甩鍋”。這一方面或是因爲想學武漢市長周先旺,在被習拿下之前先下手爲強,捆綁習近平,“要死大家死”。另一方面又能說明高福的背後,和周先旺一樣,會有自己在高層的靠山,就看靠山保不保他。周先旺動用了武漢官網《漢網》爲自己叫冤,畢竟還是地方層面的轄下媒體,而高福更能夠利用大外宣開脫自己,顯然在文宣繫有他的自己人,作爲一個科學家而言,頗爲令人意外。

與之呼應的是,在中國內地,也有官媒公號“大河看法”16日轉發了“財經大V”經濟學家、東南大學教授華生文章稱:如果羣毆高福是搞錯了對象!在這篇意在爲高福開脫的文章裏,透過一位“知情人”,聲稱其實在去年12月30日,也就是武漢幾名醫生當天傍晚上將疫情消息發朋友圈的這天,高福在睡前才偶然在網上發現了相關傳聞,並“大吃一驚”。於是打電話問武漢方面,爲什麼這麼多天來從未透過國家重金打造的網絡系統直報?據說高福連夜給國家衛健委多名領導分別打電話報警。

中共科學家背靠政治勢力 江綿恆浮出水面

加上前邊的港媒爆料,高福內外夾擊的曲線“甩鍋”可謂高明。但需要多少人脈資源和政治勢力才能做到這一點呢?他的背後又有誰?

1961年生的高福是山西省人,早年赴英國留學,2001年起在牛津大學擔任博士生導師。2004年被中國科學院直接從國外公開招聘爲微生物研究所所長,後在中科院先後擔任北京生命科學研究院副院長、病原微生物與免疫學重點實驗室主任、中國科學院大學存濟醫學院院長。2013年當選中國科學院生命科學和醫學學部院士。此外還擔任中國生物工程學會理事長、中華醫學會副會長。2011年任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副主任,2017年8月任主任。

中共治下,科學家往往要賣身政治需要才能立足,就如中國疾控中心首席科學家曾光早前委婉的表達一樣:官員做決策要考慮政治、維穩、經濟。在中共網羅的科學家眼裏,所謂科學根本就是擺投,保中共的政治安全和維穩竟是頭等重要,道德和人性更是連字眼都沒有。

也就是說,高福這類科學家,回國後必然會被中共某派勢力所網羅。而在江澤民在臺上的時期開始,就已佈局了其長子江綿恆在中科院,暗控了整個科學界,長期浸淫中科院又步步高昇,名利雙收的高福,不巴結上江家能上位嗎?

江澤民1989年“六四”上臺以後,其子江綿恆進入中科院系統,江澤民特別爲其鋪路安排的痕跡明顯。

在1986年出國前,江綿恆就在中國科學院半導體研究所獲得碩士學位,後到中國科學院上海冶金所從事科研工作。90年代回國後就回到中科院,1997年7月任上海冶金所所長,於1999年11月出任中國科學院副院長,主要負責全院高技術研究所的研究與發展工作。江綿恆主導改組成立中科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上海生科院),建立由中科院、上海生科院、上海高校、上海醫院、及軍隊醫院、研究所聯合組成的上海幫生工系統利益圈,操控生物領域重大研究項目的立項及鉅額經費劃撥,在醫療生物科技領域形成上海幫政商利益團體。這期間,也正是高福的發跡期。

當然,江綿恆在政商界大擴張,不僅明暗控制大批國企包括多家上市公司,還介入航天領域,毫無相關背景的他當上了神舟五號副總指揮、“創新一號”小衛星的首席科學家、繞月探測工程領導小組副組長、嫦娥工程副總指揮、神舟七號副總指揮。這些名頭落在江的長子身上,離奇至極,只能印證中國科學界均是江家囊中之物。2011年11月,江綿恆不再擔任中國科學院副院長,但一直控制着衆多地盤,特別是中國生工系統,即使是在習近平上臺後也一直插不了手。

病毒源頭成謎 習近平危在半夢中

之前有消息人士說,近期處於輿論風口、被指是武漢病毒源頭的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其女所長王延軼的丈夫舒紅兵,是江綿恆馬仔。舒現任武漢大學教授、副校長、醫學研究院院長。據指,2011年當選中科院院士的舒紅兵,就是上海幫生工系統利益圈中重要一員,被江綿恆安插到武漢大學,間接掌控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這一涉及軍工生物武器的重要地盤。

現在網上有關武漢冠狀病毒是中共人工製造的一種生物武器的說法紛紛揚揚,有爆料、有分析,更有科學論證。習近平最近派中共首席生化武器防禦專家陳薇少將對武漢病毒研究所進行“軍管”,然後又在深改委會議上強調加速推動生物安全立法,並納入國安體系,已經引起不少質疑,認爲是有所指。

這一次大瘟疫,不止是簡單的病毒泄漏,也不止是怠政和隱瞞問題,其實還涉及高層權力鬥爭。比較流行的說法是,病毒釋放是北京幫和上海幫、習派和江派之間的魚死網破行動所致。

從周先旺透過央視“甩鍋”習近平,再到高福動用龐大資源同樣向習“甩鍋”,如果只是下官犯上,面對錶面上在中共十九大上確立一尊地位的習近平,這些官員絕然不敢冒死,必然是上邊有人。

而聯繫到高福以及武漢病毒研究所背後深涉江家生工系利益地盤,這場大瘟疫,或確是徹頭徹尾的中共內鬥製造的人禍。

至於那個口口聲聲要搞所謂“中國夢”的習近平,現在仍在半夢之中。習在中共十九大前拒聽衆多有識之士的勸告,一心保黨,放棄剿江和拋棄中共、改變中國危局的良機,埋下連串大凶禍患,不但危及其本人,更禍及人民。一方面在人禍的追責面前權位不保,另一方面是以表面的官怨集結引發實際上的政敵勢力的剿殺,已經兇險之極,迴天無力。

——轉自《看中國》

(文章只代表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