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武汉肺炎、人群  (图片:AP)*jpg
什么样的人会变成超级传播者? (图片:AP)

什么样的人会变成超级传播者?

【希望之声2020年2月19日】(编辑:慧明)英国布莱顿市的一名男子感染了中共肺炎后,传染给了至少11个人,被人们称为“超级传播者”,目前他已经完全康复,但仍处于隔离状态。

随着中共肺炎病例数量不断增加,医学家们迫切希望了解关于该传染病的更多信息。此前,冠状病毒已经造成了两次传染病的大爆发——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和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超级传播者是在全球范围内爆发疾病的关键。

工作人员对民众测体温,以排查是否感染新冠病毒。(图:AP)
超级传播者是在全球范围内爆发疾病的关键。(图片:AP)

什么样的人会变成超级传播者

超级传播者的定义会根据疾病的不同而有所变化——Sars患者需要感染至少8人才是超级传播者,而中东呼吸综合征患者至少需要感染6人。医生们也不能确定超级传播者是如何形成的,他们认为这是环境和生物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世界卫生组织流行病主任Sylvie Briand博士表示她很担心那些被贴上“超级传播者”标签的人会受到歧视,“我们需要谈论的是超级传播事件,使超级传播存在的是环境使然,而不是这个人本身。”

环境因素

一个人的行为、旅行方式、与他人的接触程度都可能导致超级传播事件。所以,经常到处旅行的人会把病毒传播到四面八方。诺丁汉大学分子病毒学教授乔纳森•鲍尔表示,不良的卫生习惯也可能是一个因素。

在这次中共肺炎疫情中,专家提醒人们勤洗手,咳嗽或者打喷嚏的时候要用手肘部捂住,防止病毒进一步传播。“想象一下,一个不注意卫生的人可能会把病毒传播给身边的每个人或每件物品,这就是超级传播者了。同时,糟糕的建筑设计也可能是原因之一,中央空调可能会让病毒更容易传播。”

洗手(图片:pixabay)
洗手(图片:pixabay)

生物因素

一些人可能比其他人携带更多的病毒——这意味着他们更有传染性——但原因尚不清楚。鲍尔教授表示:“在大多数疫情中,往往存在着超级传播者,但我们并不真正了解其机制。我们通常认为这些人携带了大量的病毒,这通常会转化为强劲的传播潜力,但是为什么某些人会携带大量病毒呢?我们不确定。”

爱丁堡大学传染病流行病学教授马克•伍尔豪斯表示:“还有一个问题是,与其他类型的患者相比,他们感染病毒的时间是否更长,从而增加了周围人感染的风险。在出现症状之前,他们是否具有传染性也是一个问题。”那么哪种人才最有可能会成为超级传播者呢?这里,我们列出了9个最有可能的群体:

国际旅行者

长期以来,公共卫生专家一直警告说,在我们这个联系日益紧密的世界里,一个人在一天不到的时间里就可以飞越半个地球,这就可能会引起一场传染病的爆发。国际旅行是造成2003年Sars全球传播的一个因素,当时一名医生在前往香港之前,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感染了这种疾病。

飞机、旅行(图片: pixabay)
国际旅行者(图片: pixabay)

后来他住在一个挤满了国际旅行者的酒店里,并将病毒传播给了15名酒店客人,这些客人随后将病毒带回他们的祖国,包括加拿大、越南、新加坡等。参与这次超级传播事件的英国人是在新加坡的一个国际会议上感染上病毒的,除他以外还有几个人也感染了这种疾病。

日常通勤人员

发表在《环境卫生》杂志上的一项关于伦敦地铁通勤人员的研究发现,那些需要经常使用公共交通工具的人最容易受到感染。那些住得离工作地点最远的人在地铁上待的时间更长,可能会接触到更多的感染者。该项研究的主要作者、布里斯托尔大学土木工程系的劳拉·高斯博士警告称,换乘地铁的人需要保持警惕,他们接触的人越多,感染的风险也越高。

空中乘务员

在两年前发表的一项研究中,埃默里大学的研究人员发现,最有可能在飞机上传播疾病的人是机组人员,而不是乘客。研究人员观察了美国流感季节期间10架跨大陆航班上的乘客和机组人员,发现每架航班上1名患病的机组人员平均感染4.6名乘客,其中坐在中间或靠过道座位上的乘客感染风险最大。虽然机组人员会给乘客带来风险,但他们更有可能互相传染。

空姐、空中乘务员 (图片:Austrian Airlines/WikimediaCommons,CC BY-SA 2.0)
空中乘务员 (图片:Austrian Airlines/WikimediaCommons)

游轮旅行者

游轮因其潜在的感染能力而“大名远扬”:每年,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都会公布停靠在美国港口的游轮上爆发胃肠疾病的病例数量。亨特教授说:“诺如病毒通过飞沫传播,就像冠状病毒一样,它们可以迅速通过游轮传播,一旦在游轮上发现了病毒,就很难阻止病毒的传播。”

住院病人

许多超级传播事件都与医院有关,美国医学会杂志最近的一篇论文强调了中共病毒对医务工作者的风险。报告显示,在一次超级传播事件中,1名患者感染了10名医务工作者。

在中东呼吸综合征疫情中,医院是传播疾病的一个特殊来源。阿布扎比的传染病专家法里达·阿尔霍沙尼博士表示,在确诊疾病之前,医院最危险的地方是急诊室。给医院工作人员提供医护口罩、隔离有呼吸道症状的病人,都可以控制这种疾病。“这些都是小事,但它们产生了巨大的影响。”阿尔霍沙尼博士说。

武汉肺炎、医生、救护、病人 (图片:AP)*jpg
病人 (图片:AP)

不爱干净的人

最近发表在《医院感染杂志》上的一项研究表明,Mers和Sars冠状病毒可以在玻璃、金属或塑料等无生命的表面上平均存活4到5天,在某些情况下还可以存活9天。研究发现,低气温和高湿度可以延长它们的寿命,好消息是这些细菌病毒可以用消毒剂轻易杀死。

经常摸脸的人

专家警告说,感染这种疾病的最佳方式就是用手接触被病毒污染的物件,然后手再去摸脸,病毒可以通过嘴巴、鼻子或眼睛进入人体。一项针对学生的观察性研究发现,他们平均每小时摸脸的次数高达23次,如果你的同事或爱人一整天都在摸头发、挠鼻子或揉眼睛,那么你要小心了——他们是感染病毒的主要风险人群,然后就可能会传播这种疾病。

女孩、坐、美女  (图片:piqsels)
经常摸脸的人 (图片:piqsels)

无症状感染者

目前也出现了罕见的几例无症状感染者传播病毒的事件——这是控制疫情的关键。据悉,一名女性在德国拜访同事时感染了几人,但迟迟没有出现症状。因为感染者没有症状,他们无法判断自己是否已经感染病毒,他们认为自己是健康人,可以四处出行,这就带来了很大的传播风险。

情感丰富的孩子

虽然冠状病毒似乎主要感染老年人,但有一些儿童也感染了这种病毒,其中就包括一名9岁的英国男孩。由于孩子们在学校或托儿所等地花大量时间与他人密切接触,他们处于传播疾病的最佳位置,人缘好的孩子们更是容易传播病毒。

责任编辑:李智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