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武漢肺炎
警察在武漢漢口火車站外巡邏。(美聯社圖片)
武漢肺炎疫情專題

陳光誠:武漢封城近一月 人民如履尖刀行

【希望之聲2020年2月20日】自2020年1月23日武漢封城後不久,湖北省省委書記蔣超良和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就通過武漢市長周先旺的嘴明確表示,他們早就把武漢新型冠狀病毒感染髮病的情況向中共中央作了彙報,但中央不允許他們公開疫情。

他們這種不願替黨中央背黑鍋、擋子彈的做法,引起了中共高層的極大不悅。於是2月13日北京宣佈將蔣超良免職,給馬國強撤職處分,另調來原上海市長應勇與原山東濟南市委書記王忠林,空降到湖北省和武漢市任職書記。而1月27日接受央視採訪“甩鍋”的武漢市長周先旺,31日最後一次露面後便沒有了下落。如果僅僅落入有職無權狀態,很可能就是他目前最好的處境了。

應勇、王忠林到任後,立即下達了更加嚴格的武漢市緊急通知,對居民進行監獄似的管控:“武漢市緊急會議精神,要求全體居民羣衆(除了有值班任務的領導和同志外)從現在起‘非必要,不外出’。我市疫情非常嚴峻。如果需要購買生活必須品的,派家裏免疫力強的一個人外出,戴口罩,買好馬上返回。明天起糾察隊上街,發現衝擊卡點的一律拘留。明天開始,全市禁止機動車上路。鑑於目前疫情嚴峻形勢,要求從明天開始嚴格執行六個一律:第一,外來車輛一律不準進市;第二,外來人員一律不準進市;第三,各戶人員一律不準出戶,道路和村莊內戶外不準有人;第四,除了醫藥店、證件齊全的生活超市外,其他門店、飯店、攤點一律停業關閉;第五,除了配有檢查證照和垃圾轉運車外,其他車輛一律不準外出;第六,包村幹部,值班人員、網格化管理員一律佩戴口罩、袖標、檢查證等明顯標誌。”

通知下達後,很快便有網友傳出,糾察隊、警察在武漢街上巡邏,遇到有的人家亮燈,就上去砸門,喝令關燈關門。警笛呼嘯、警察怒喝、砸門聲在街頭迴盪,空無一人的街道上,只有排長隊的警察在大呼小叫。另有視頻顯示,居民的大門被有關部門挨家挨戶地用大鐵皮、木板和鋼管強制封上,還用長木加固,居民根本無法再出來。被擋封在裏面的居民怎麼吃怎麼喝,怎麼生活呢?這不分明就是要他們死在裏面嗎?湖北擁有居住者580萬人口的孝感市,自2月17日起也採取了與武漢相同的措施……。

可是,在如此嚴控之下疫情並未得到很好的控制,武漢市內的殯葬車塞滿遺體,日夜連軸轉也忙不過來,就連救護車也當作運屍車。殯儀館工作人員24小時連軸轉,也無法燒完運來的屍體。於是中共當局不得不從其他省市調集殯葬人員幫忙,有公告高薪僱用搬運屍體的工人。據殯儀館工作人員透露:焚屍爐裏傳出慘叫聲,那不是鬼,是正在燒還沒有死的活人。有當地醫護人員證實說,他們那邊一些還沒嚥氣的病人就給拉走了,放棄搶救的人太多了。何況這麼危險的病原體,那些深度昏迷而被放棄搶救的還少嗎?在此情況下,誰又能知道中共究竟下令燒了多少活人!

可能很多朋友看了這些信息感到難以置信,這完全顛覆了人們正常的認知,是嗎?70多年來,邪惡的中共什麼喪盡天良的事幹不出來?如果感覺接受不了,是因對中共政權的邪惡程度還認識不夠。疫情出現3個月了,究竟多少人感染?多少人死亡?恐怕連整天忙着掩蓋信息的中共官員自己也弄不清楚。民間計算超出中共公佈數字十幾倍甚至幾十倍的說法不斷傳出,這些被黨稱爲“謠言”的說法未必百分之百可信,但事實一再證明,中共的數字是肯定不可信的。

從掩蓋疫情到封城、封路、封小區,再到封樓封單元、封戶,發展到如今的出門不戴口罩......甚至只要出門,就會被抓去強制隔離,還要自費,不過一個月時間而已。下一步中共會怎麼做呢?很多信息顯示,湖北一些地方已經陷入居民忍飢捱餓的糧荒狀態,親人朋友不知何時就悲慘溘然長逝而去,用人民每日如同在刀尖上過日子形容,毫不爲過。

民間及西方媒體一直有這次疫情是源於中共武漢P4研究所的說法,被中共指爲謠言。由於歷史一再證明,在專制之下被獨裁者指爲“謠言”的,往往就是遙遙領先的預言。不然中共爲什麼不敢讓美國的醫學專家前往協助救援呢?若事實最終證明這次疫情確實是中共所致,中共將難逃被送上歷史的審判臺。

——轉自《自由亞洲》

(文章只代表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