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武汉肺炎
精神瘟疫(网络图片)
武汉肺炎疫情专题

精神瘟疫的毒害远超过武汉病毒瘟疫

【希望之声2020年2月20日】高叫武汉加油、为李医生感动,宣扬种种感人精神、感人事迹,正正是配合中共去转移世人的关注点。世人关注什么?一是病毒的根源,这牵涉对疫症的防护与治疗,二是疫情蔓延的根源,这牵涉到政治责任。前者现在有迹象显示不是自然灾害,而是人祸,即由生化实验室的实验品泄漏而造成。后者就明明白白是人祸,从发现病例到公开承认会人传人的20多天隐瞒,到香港的迟迟拖延封关,都是一党专政下的政治体制问题。

中国几十年不变的公共危机处理模式,是一、隐瞒压制;二、抓人封口(抓交流讯息的医生);三、掩耳盗铃:从“没有人传人”到遮遮掩掩说“有限人传人”;四、运动治国:强力封城封网封口;五、领袖自我贴金,邀请外人称赞;六、内部卸责和互揭的幕后动作;七、炒掉几个替死鬼;八、启动加油赞美模式。最后上演的就会是表彰讴歌大会,宣扬党领导伟光正,盲众屁民也就在感动声中忘记灾难,不再究责,在正能量的熏陶下沉沉入梦。

李文亮医生死后,大陆媒体一片哀悼惋惜之声,把他说成是“吹哨人”,塑造为悲情“英雄”。大陆网尽管也有些对言论自由的呼唤,但迅速被删除,官媒也就引导舆论到歌颂英雄和好人好事的“加油、感动和赞美”阶段。此外,还有不堪入目的对高层领导的谄媚八股文章。

中国新闻工作者和作家,在这场大灾难中几乎全部缺席。只有一位湖北女作家方方于武汉封城后,仍在微博撰写“封城日记”,记录当地民众在疫情下的真实生活。但几天前,她的微博也被封了。

她曾经写过,“武汉加油”这口号无助于缓解武汉人的痛感。大陆历史作家易中天也说:很反感“武汉加油”这口号背后的马屁精现象。位于加拿大的“文昭谈古论今”网页的主持人文昭认为,“武汉加油”这口号对于身在武汉的受苦者或有鼓励意义,但对大多数中国人来说,武汉肺炎的疫情应该引起的是反省和忏悔。

昨天,在拙文后的一段网友留言说:“从头到尾,我相信冇一个香港人会觉得李文亮系民族英雄。相反,我亦深信以香港人、甚至一个正常人的判断,李医生临终前的呐喊,只不过是一个濒临死亡的普通人,终于对以往自己的无知愚昧,盲撑政府以致香港警察的一种回光反照式的苏醒而已。”

反省和忏悔,不是指向掌权者,他们绝不会反省是非对错,大不了检讨一下成败得失。反省和忏悔是指向那些曾经为李文亮等人被捕点赞的64万盲众,是包括李文亮在内的对香港反送中运动的仇视与对香港黑警的盲撑,是对自己已经深入骨髓的“精神瘟疫”的治疗。

“精神瘟疫”是一个美女在小段影片中的用语,她的讲话很短:“十天时间建起两座神山医院,却不能在第一时间通知病情,什么是中国速度?没有病毒的人只因为没有戴口罩,就被按在地上戴上手铐,确诊了的人却还可以回到广州豪宅感染一大片人,到底什么人在中国有人权?自己的城市农村封锁得连路都不通,却谴责别人停飞航空,到底是谁的做法卑鄙?最大的问题不是眼前的瘟疫,而是被传播了几十年的精神瘟疫。”

这种精神瘟疫,香港也有人不能免疫。比如,悲天悯人做大龙凤悼念李医生的大中华胶。

——转自作者李怡的脸书

(文章只代表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