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命运的迷雾】从摆摊测字成为封疆大臣 (音频/视频)

命运的迷雾logo

【命运的迷雾】从摆摊测字成为封疆大臣 (音频/视频)

【希望之声2020年4月3日】(主持人:陆平)

方观承,字宜田,号向亭,清朝安徽桐城人。雍正皇帝时被封为平郡王记室,乾隆七年被任命为直隶清河道员(辖区在现在内蒙古太仆寺旗一带),官至直隶总督、太子太保。当直隶总督督20年,擅长治理水患,几十次上奏皇帝治理水患方略,并邀请著名学者赵一清、戴震编辑了直隶河渠书”130余卷。此书对后世直隶辖区河渠的治理工程,颇有裨益。他从一个一文不名的布衣,不经科举,也没有军功,却在十年间成了独掌一方的封疆大臣、主掌京都的直隶总督,成为乾隆一朝的名臣。他的人生大落大起,多次有贵人相助,其中也有算命相士的指点。

方观承的祖辈文学造诣很高,素有桐城派的文名。小时候,他的家族受清朝文字狱牵连,发配黑龙江戍边。方观承非常孝顺,经常一人徒步步行到黑龙江探望,千山万水,常常是日行百里,或一天只吃一餐而不觉辛苦。

在方观承的漫漫旅途之间,有不少感人的故事,最为著名的就是所谓车笠之交。有一年,再度前往出关省亲时,方观承正独行在山东道上,杭州人沈廷芳与海南人陈镳恰好一同乘车赶往京都应试。两人看到十几岁的方观承一路徒步步行,衣冠欠整,劳顿疲惫,却是举止端严,不由相问。交谈中,二人得知方观承身世、经历,非常同情他,于是邀请他一道乘车赶路。

他们的车厢狭小,坐不下三人,于是他们就决定一路上轮流步行三十里,乘车六十里。一路风尘三人到达了京城北京。沈、陈二人送给方观承新衣毡笠,让他在途中御风寒。

几十年后,方观承当上直隶大臣,当时,沈廷芳(后官翰林院编修、御史)、陈镳(后官云南首府官)赴京述职途经其官邸驻地,他便立即派人将二人请到府上。故人相见万分感慨,忍不住涕泪纵横,患难中真情诚可贵!这也是他的一段坎坷人生中遇贵人的温暖插曲。

话说那一年,他的父亲死在边关,当时方观承刚刚二十岁,闻到恶耗,赤着脚徒行数万里,从南京到塞外,背负着父亲的骸骨归乡。他受到乡里人的敬重,然而生活家计却越来越没有着落。眼见仅仅剩下的一点钱也要用完了,于是他启程往宁波找一位做官的亲戚,希望到了那里能得到一点接济。

接近除夕方观承终于到了宁波,他来到亲戚宅门前,看到守门家仆身穿狐皮大衣,盛气凌人,而自己衣衫褴褛,恐怕会遭到呵斥,因此不敢上前。他就暂时在巷子里租屋住下,对门是一户屠夫。他请问屠夫,亲戚的为人。屠夫说二十年来没见过他帮助过哪位亲戚朋友,去找他应该也是白搭。

接着,屠夫就问他懂不懂算术?方观成客气说略懂一二。屠夫听后,说:年关快到了,我要结清今年的账目,请您住到我家来帮我条列账单,以便我收债好不好?过后,我会酬谢您。方观承就到了屠夫家作帐,半天的功夫,就列出了这一年中的收账单,屠夫拿着账单出去收账,一清二楚地收回了比往年更多的钱。

方观承受到屠夫殷勤的款待,酒上了桌,大盘子切肉配上腌盐菜。长久以来饱尝饥饿的方观承痛痛快快地大吃了一顿。屠夫留方观承住到过完年后元宵。临别时,屠夫送给他一件新的蓝棉袄、二千吊钱和一个包袱,里面包着被子。

方观承另一次奇遇是,有一次,他来到杭州经过闹市时,一位算命看相的看见他,马上起身作揖说:贵人来了。方观承说:我不看相,何必戏弄我!

这位算命的是个高人,马上收了摊,亲切地把他拉到附近一个寺庙内,让他坐下,对他说道:你某年应得某官,一直要当到总督。 现在你官星已经显露,你要赶快去京城抓住机遇,不要错过了。

方观承听了叹息说:我呀,是个罪人之子,不可能进入仕途当官,就算有机缘,现在的我连吃饭都难,怎么能够去北京啊?算命先生取出二十两银子来,并写了个名字,嘱托他说:他日您当上陕甘总督时,有个总兵迟误军机当斩,这就是他的名字,拜托您千万留意拯救他,这就算报答我了。方观承问相士姓名,相士支支吾吾没有告诉他。

方观承从海路搭船到了山东,这时遇到一个过去的朋友从北方来,身无分文,他把钱分了一半给他。后来遇到抢劫了,银子也没了。一场扑天盖地的大雪又把他冻倒在古寺外,昏死过去。幸亏寺庙中的和尚把他救活过来,并且留住他几个月才送他走。方观承到了京城,就在总督府附近摆摊卖篆刻印章。一天,总督府人员进出时,门吏要他把摊子收起来,斥责他收拾太慢。结果他一气弃摊离开,不得已只好在东华门的闹市上靠拆字算命糊口。

一天,满清王爷平郡王爱新觉罗.福彭上朝途中,路经东华门,看到测字摊招牌的书法很有功力,停轿一谈,发现摊主方观承学问、见识都非同等闲之辈,就延请他到府中当记事的幕僚。在王府,方观承很受礼遇,王府的楹(门口的对联)、帖子都由他书写。当雍正皇帝临幸王府时,看到王府楹联都换新了,书法很上乘;雍正皇帝本身对书法很下功夫,他很欣赏这些楹联的书法,问是何人手笔?当下即召见方观承,方观承从此进入了皇帝的眼帘。

雍正十年,雍正皇帝任命平郡王为定边大将军,出征准噶尔。这时,平郡王上奏请准方观承随行作书记。雍正皇帝赐方观承以布衣晋中书官职,随军出征。出征凯旋归来,方观承得以军功实授内阁中书。前后不到十年,他从布衣赐中书,官至太子太保、直隶总督、陕甘总督大臣。当官后,他一一报答了当年在他穷困潦倒时帮助过他的恩人。

当他出任陕甘总督时,有一个总兵姓名就是算命先生所写的那个名字,且这位总兵果然因为贻误军机获罪。于是,方观承竭力为他开脱,后来得知总兵原来是算命先生的儿子。那算命先生的先见之明,也明证了冥冥中有定数,不管是他儿子的命运,或是方观承的命运,都如预期,一切果真应验了。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