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命運的迷霧】人類身體發光的祕密 (音頻/視頻)

命運的迷霧logo

【命運的迷霧】人類身體發光的祕密 (音頻/視頻)

【希望之聲2020年4月12日】(主持人:陸平)臺灣聯合報2012年有一篇陳克立寫的神奇回憶《人類身光的奧祕!》說的是每個人身上都有光,並根據光的大小、強弱、顏色等可以判斷出來這個人的命運。

作者寫道:當我十二歲(中共建政之前),全家住在北平,我父親在華北機關做事,父親有一位姓黃的同事,是福建人,兩個人很要好。有一天,從上海來了兩位朋友,來拜訪我父親,正好黃先生也在,於是替他們互相介紹,並約定晚上,同黃先生一同到他們投宿的旅社去再聚聚。

晚上七點鐘左右,天色已經很暗,當時的北平,電燈還不普遍,路燈僅僅是一盞小煤油燈,掛在牆上的玻璃罩子裏面,光線十分黯淡。當我父親同黃先生走向那旅社的衚衕裏時,萬籟無聲,周遭無人,忽然黃先生大聲說:「徐先生在那裏,王先生也在後邊。」父親往前看,什麼也沒看見,覺得奇怪,再又走了一段路之後,果真看見徐、王兩位先生一前一後,緩緩地走過來。事後我父親問黃先生,何以他能在那種情形之下看見他們?

黃先生說:他從小就能看見每一個人頭上的光,他母親發現後,不許他說出來,他不輕易告訴別人,免得人家說他妖言惑衆。他說:「每人頭上都有光,但是亮度、大小、顏色,各不相同,凡是有權有勢的人(注:不是中共拿錢買的官,而是指那些有德,命裏有福報的人),大都是紅光、紫光;清高正直的人,大都是白光、青光;貪污敗類的大都是黑光、灰光;其它的黃橙綠赭,都依照各人的品德行爲,各不相同,而且亮度的強弱大小,也是根據當時各人的氣勢運氣,作不同的改變。」

那天因爲他在白天,已經看見過徐先生和王先生頭上的光,所以到晚上很遠的地方,就可以分辨出他們來。

據黃先生說:人的氣質有時候會改變,譬如說某人以前是好人,後來被壞人引誘,變成壞人,那他以前白而高大的光,就會變成灰暗而低小。所以他見過的人,立刻就可以辨別他是好人還是壞人,對交友做事方面,給他莫大幫助。

黃先生在張作霖大帥極盛的時代,曾經見過這位東北的土皇帝,他當時看見他的光,是三丈高的紅光。後來張作霖在皇姑屯被炸死的前一個多星期,他又有機會拜見了一次。這次見過出來,他半天講不出話來,因爲他很奇怪,張作霖此時頭頂上的光,只有五六尺高,灰暗且微弱。果然不久就得到張被炸死的消息。

黃先生既然把這個祕密說了出來,索性又把另外一件祕密道出,這也是我父親在偶然的一個機會裏發現的,對這件事黃先生曾是諱莫如深。事情是這樣的,有一天,我父親同黃先生一起赴宴,返回時,走過一條冷清的街上,兩個人默默無言地走着,黃先生忽然大笑起來,我父親看看四周,並沒有什麼可笑的事,於是緊迫追問,黃先生才照實說了出來。

他說,鬼是極端勢利眼的,但是鬼的勢利眼跟人的勢利眼不同,人是怕權大勢大的,而欺侮老實善良的。鬼卻是怕心地善良、忠厚正直的人,鬼看見他們,就很尊敬地讓路,或是很小心地站在遠處等候,要是遇見有權勢奸詐小人或是欺壓良善的壞人,鬼就會戲弄他,或是連絡衆小鬼嘲笑他,在他背上畫個烏龜什麼的,弄根繩子給他做辮子。

方纔他們走路的時候,有一位正直規矩的人在走路,一位小鬼看見他來了,就趕緊讓路,靠在牆邊上等他過去。正巧這時候,那個行路的人鞋帶鬆了,於是把腳蹬在牆上結他的鞋帶,正好一腳蹬在小鬼的身上,小鬼當時驚駭得手舞足蹈,跑又跑不掉的樣子,實在好笑,所以黃先生不知不覺便笑了出來。

連鬼都看不起壞人、捉弄壞人,可見「有錢能使鬼推磨」是人用來爲自己的胡作非爲找藉口的.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

熱門文章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