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新型冠状病毒基因链明显遭人工编辑(pixabay)
新型冠状病毒基因链明显遭人工编辑(pixabay)

确认中共肺炎是人造病毒引发!放毒的元凶是「他」?!

【希望之声2020年2月21日】(编辑:李智)中共病毒疫情迅速扩散,还传出该病毒的源头是来自中国武汉的实验室;俄国卫生部今(21)日正式在其官网上公告“中共病毒是重组的病毒,非天然形成”。而美国生物学家也证实,中共病毒「有使用人造技术,确定来自于实验室」。台湾立委王定宇(17)根据一名武汉病毒研究员的说词,指出是武汉P4病毒研究所所长王延轶泄漏病毒的;不过,王定宇也说,尚无法证实这则消息的真伪。

中共肺炎全球确诊病例全球攀升,而中共宣称中共病毒的源头来自于中国的蝙蝠,但此一说法遭到普遍质疑,因为学者认为,这病毒根本就是人造的。

据新唐人电视台报道:2月11日,俄国卫生部官网上正式公告“中共病毒是重组的病毒,非天然形成”。俄国卫生部长穆拉伸科签名文件认定,中共病毒来自人为重组,并宣布20日起禁止中、港、澳籍人士入境。这份报告是发布在俄罗斯联邦官方网站上的,双签名,一个是俄罗斯卫生部部长,一个是俄罗斯联邦消费者保护局的局长。

据三立新闻报道:台湾立委王定宇稍早在脸书转发一则中国社群网站「微博」的文章,并直言「号外...首次实名揭露!」

王定宇表示,「中共肺炎病毒怎么来的?首次有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实名举报揭露,根据这位研究员陈全姣的指控,这个伤害人命、经济的「武汉肺炎冠状病毒」根本就是武汉P4病毒研究所所长王延轶泄漏病毒的。」

王定宇认为,「这个爆料,我们尚无法证实真伪,不过,中共制造病毒的研究和说法,国际上有很多研究和实证。」

实名爆料(网络图片)
实名爆料(网络图片)

王定宇分析,若此事为真,就有几个面向的大事:

1. 中共肺炎病毒是人工制造的,中共违反国际公约,制造生化武器。

2. 中国人民如果知道,是中共害中国数亿人付出代价,难以计数的人失去生命也是这个中共体制害的,不知道是否会起而讨伐,或是仍旧乖乖吞下中共喂的假象?

3. 一个「人工加工病毒」加上「人工泄漏病毒」,拖累周边国家和全球经济,各国要不要求偿或制裁中国呢?

此外,美国生物学专家里昂斯维勒(James Lyons-Weiler)受访时表示,中共病毒疑使用了「pShuttle载体」的人工技术,插入了其他的基因片段,留下「生物指纹」,让他看穿这是人造的病毒,且此项技术确实来自于实验室。里昂斯维勒在IPAK网站发表的文章也谈道,他猜测中国合成病毒的动机可能是为了制造生化武器,或者在研发对抗SARS的疫苗,由于实验室的管理不当,才会让病毒泄漏出来。

印度科学家的科研论文(Uncanny similarity of unique inserts in the 2019-nCoV spike protein to HIV-1 gp120 and Gag)中指出,2019-nCoV病毒(武汉肺炎)的刺突蛋白S蛋白的4个不连续位点插入了类HIV病毒的氨基酸序列,而在S蛋白质的立体结构上,这4个插入位点恰好与动物细胞膜上的病毒受体相互结合。即2019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能力与爱滋病毒一样,其毒性则仍由冠状病毒所决定。这4个插入位点在其它冠状病毒中不存在,这么巧妙的变异是不可能在自然界中发生的,这肯定是人工设计的病毒。印度科学家的科研论文(Uncanny similarity of unique inserts in the 2019-nCoV spike protein to HIV-1 gp120 and Gag)中指出,2019-nCoV病毒(武汉肺炎)的刺突蛋白S蛋白的4个不连续位点插入了类HIV病毒的氨基酸序列,而在S蛋白质的立体结构上,这4个插入位点恰好与动物细胞膜上的病毒受体相互结合。即2019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能力与爱滋病毒一样,其毒性则仍由冠状病毒所决定。这4个插入位点在其它冠状病毒中不存在,这么巧妙的变异是不可能在自然界中发生的,这肯定是人工设计的病毒。

2月14日,中共党魁习近平首次在深改委会议上提出加速推动生物安全立法,并将生物安全纳入国安体系。隔日,中共科技部迅速出台了《关于加强新冠病毒高等级病毒微生物实验室生物安全管理的指导意见》 ,强调要加强对实验室,特别是对病毒的管理。

同日,一篇题为《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源头可能性》的报告,由中国华南理工大学教授生物科学与工学院教授肖波涛在科学论文分享网站Research Gate上发表。根据网站上的摘要,报告对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是病毒出现源头这种说法存疑,反而把矛头指向距离海鲜市场280公尺的武汉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肖波涛发现,这个疾控中心为了实验目的,在湖北省捕获了155只蝙蝠、浙江省捕450只。他的研究推论,中心里蝙蝠的组织样品和受污染的垃圾可能才是病原体的来源,泄漏到周围,并感染了第一批患者。

肖波涛引用了几篇中国媒体过去的报导,其中一段来自2019年的影片,纪录武汉疾控中心的田俊华和团队十几年来冒着感染各种病毒的风险,探索了几十个无人洞穴捕捉蝙蝠的过程。研究员在采访中说,自己曾遭蝙蝠袭攻击,或被野生蝙蝠的血液、尿液喷射在皮肤上。

不过,肖波涛的文章发表后不久即被删除。

石正丽
石正丽(网络图片)

责任编辑:李智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