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中華最傳統的婚禮——“三書六禮”(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中華最傳統的婚禮——“三書六禮”(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古人爲何如此重視“三書六禮”?

【希望之聲2020年2月22日】(編輯:李雪蓮)《桃夭》是《詩經》中非常有名的一篇,其中“桃之夭夭,灼灼其華。”的詩句最爲出彩,用豔麗的桃花來形容和比喻出嫁少女的青春美麗。詩中不僅描繪出少女豔若桃花,也令婚嫁的喜慶氣氛躍然紙上,字裏行間洋溢着喜氣洋洋,讓人仿若親歷那快樂的場景。

《桃夭》中所蘊含的先秦時代的傳統及文化內涵恐怕已不被現代中國人所理解和重視,現如今的年輕人對正統的華夏傳統和風俗習慣也已知之甚少,更不用說去讓他們遵循我華夏的婚嫁傳統去行什麼“三書六禮”了。

其實這“三書六禮”有其深厚的文化底蘊,是中國古人在婚配嫁娶時,所必須遵循的古老傳統和習俗,在1949年以前也多多少少一直沿用着。

自古中華大地上無論是帝王之家,還是豪門顯貴,亦或是布衣百姓,都在自覺的遵照這些傳統的婚嫁禮儀去對待這人生中的頭等大事,甚至將能否完美履行“三書六禮”,視作將來婚姻會不會幸福美滿的標尺。

而婚禮爲“五禮”之一,具有深厚的文化基礎和歷史背景,被視爲中國人的傳統大禮。《禮記.昏義》中記載:“昏禮者,將合二姓之好,上以事宗廟,而下以繼後世也,故君子重之。”

古人認爲結婚的終極目的就是開花散葉、傳宗接代、安室、興家。所以,男女在結爲夫妻之前有無感情在其次,女子有沒有善良、美好的品行纔是最爲重要的。因此,必須遵循父母之命和媒妁之言。

《桃夭》中的“宜其室家。”“有蕡其實。之子于歸,宜其家室。”“其葉蓁蓁。之子于歸,宜其家人。”就充分表達了古人對新婚夫婦的殷切期盼:不僅要爲家族傳宗接代;還要多多的開枝散葉;女子更是要有“宜室”、“宜家”、“宜其家人”,使家庭和順美滿的美好品行。

三書六禮(圖片:維基百科)
三書六禮(圖片:維基百科

《詩經》有云:“娶妻如之何?必告父母。”《孟子》中也說道:“不待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鑽穴隙相窺,逾牆相從,則父母國人皆賤之。”講的都是男女在沒有經過父母的同意和媒人說合的情況下結合,是不被社會認可和重視的。

而在父母之命和媒妁之言中,父母之命尤爲重要。在《禮記.內則》裏有記載:“子甚宜其妻,父母不悅,出。”只要父母不高興,就可以命令兒子休妻。

很多人都在懷疑,在古代,父母之命真的有如此巨大的力量,可以在年輕人的感情世界裏隨心所欲。但事實就是如此,父母之命是決定能否娶這位女子的第一道指令,只有父母都同意了,纔可以娶親。娶進門之後,如果父母不喜歡女方,第二道指令就可以命令兒子休妻,兒子再喜歡妻子也得將其休掉。相反也一樣,男方無論多麼厭惡女方,只要父母同意就必須迎娶進門。這在漢樂府的《孔雀東南飛》中描寫的非常詳實。

何爲媒妁

古語中,媒妁爲謀酌,“謀也,謀合二姓者也;酌也,斟酌二姓者也”,就是考察男女雙方是否般配可以婚配的中間人。

《史記》中有:“女不取媒而自嫁,非吾種也。污吾世。”的字句。這句話是戰國時期莒太史敫所說。他的女兒沒有經過媒妁之言就私自嫁給了當時正在逃亡的齊國太子法章。儘管後來法章回到齊國成了齊襄王,莒太史的女兒也順理成章當了王后,但莒太史始終不認可女兒沒有媒妁之言的婚姻,寧願與其脫離父女關係,也不因爲女兒是王后而託大借光。

這樣看來,媒妁之言得以存在的真正作用是聯繫兩個氏族的利益,使得雙方利益的聯繫公開化和合理化。缺少了媒妁之言的姻親,也自然少了一份合情合理,這樣的利益聯盟勢必會受到質疑和反對。當然,媒妁之言還有一個作用就是磨合和緩衝,即使雙方不能達成婚姻共識,也不至於成爲仇敵。

從西周開始,媒妁就已經成爲合法的官方機構,主要職能是“掌萬民之判合”,處理民間的婚姻問題,因此這個機構被稱爲“媒氏”。

到了南宋,媒妁不僅爲民間草根提供婚姻服務,還掌握着皇室的婚配大事,專門爲皇室服務的媒人叫做“官媒”。

而在元朝,媒人成爲社會元素中具有法律效力的組成部分。元朝當時規定,“令各處官司使媒人通曉不應成婚之例,仍取本管不違甘結文狀,以塞起訟之源”。也就是說,各地媒人都要接受一定程度的法律培訓,瞭解當朝關於婚姻方面的禁令和寬容,而且媒人需要向當地府衙上交一份不介紹違法婚姻的保證書,以免導致法律糾紛。這樣一來,婚姻有了朝廷的法律監管,相比之前只是舉辦民間儀式的制度而言更進了一步。

明朝漆盒是嫁妝中的小件,也常用於下三書六禮。(圖片:維基百科)
明朝漆盒是嫁妝中的小件,也常用於下三書六禮。(圖片:維基百科

後來媒人法律化的制度一直持續到明清。到民國,就開始進入了“婚姻法”的時代。

這樣在雙方父母的首肯和媒妁的努力工作下,婚姻的基礎階段就完成了。緊接着開始了婚姻的實質性階段--“三書六禮”。

何爲三書六禮

從西周婚禮儀式形成以來,“三書六禮”就成爲古往今來的儀式經典,是具有歷史價值的民俗文化。

所謂三書,是指聘書、禮書和迎親書。聘書是定親時所寫,算是訂婚契約;禮書是在過禮時呈給女方,上面寫着禮物的數量和名稱;迎親書則是正式迎娶新娘時的文書。

所謂六禮,是指納采、問名、納吉、納徵、請期、親迎。這六禮是整個婚禮儀式的中心,也是婚姻合法化的主要程式。三書和六禮在“親迎”之前是穿插進行的。

“納采”就是我們前面所敘述的婚姻的基礎,即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它就是“三書六禮”之所以能進行的根本前提。男方向女方提出婚配的要求,女方同意之後,男方就要向女方行納采之禮。

一般而言,男方送出的納采禮物是一雙活雁。大雁冷時南飛,暖時北歸,被視爲順應了天地間的陰陽之道。而且大雁對配偶忠貞不渝,一隻死後,另一隻就會孤獨終老。納采送雁,就是表達順應陰陽自然、對婚姻忠貞不二的美好心願。

“問名”,其實問的不是女方的名,而是生辰八字。需要女方八字與男方相合,纔可以成婚。

“問名”之後是“納吉”。這是相當於訂婚的環節。男方需要將問名之後的吉利結果告知女方,並親自拿着禮物到女方家中簽訂婚約。這時的禮物多是一些首飾、器物、綢緞等,表示不久的將來會正式迎娶女方。

緊接着就是“納徵”。男方要在這個過程裏將所有聘禮都送到女方家,禮節比較繁瑣。之後女方要退回聘禮中的一部分,或是重新買禮物送給男方,又或者是送出女方親自爲男方裁製的衣衫、鞋襪。聘禮和回禮的數量通常爲八樣,也多有着吉祥如意的名稱。

第五個環節是“請期”。顧名思義就是男方算出結婚佳期,請女方過目。這個環節雖然不複雜,卻十分有趣。中國古代對吉日向來十分考究,婚喪嫁娶都要挑選吉利順遂的日子。

推算吉日主要是避開一些大凶之日,甚至還要避開一些不吉的年分。但是古來占卜結果總是隨着占卜方法變化,十個占卜師就能算出十個不同的吉日。相傳周文王姬昌整理出《易經》亦稱《周易》推行了陰陽五行的算法,占卜的結果誤差就小了。

“請期”過了,就是最熱鬧的“親迎”。新郎迎娶新娘入門,行合巹之禮,享百年好合。

這個過程最爲繁雜,新郎要馭車至新孃家中,拜見女方父母以及所有的親戚。新娘上車之前,新郎要繞着車馬轉三圈,然後先行回府,新娘由親人陪伴在後跟隨。新娘送親的車馬都是女方自備,成婚三個月後再由男方親自送回,被稱做“反馬”。

清朝以骨木鑲嵌工藝製作的禮盒也爲嫁妝中的小件,也和前朝明代漆盒一樣用於下三書六禮。(圖片:維基百科)
清朝以骨木鑲嵌工藝製作的禮盒也爲嫁妝中的小件,也和前朝明代漆盒一樣用於下三書六禮。(圖片:維基百科

值得一提的是婚禮的一些細節,比如夫妻拜堂。拜堂之“堂”是在唐朝形成的,在此之前夫妻行禮都不在堂上。再者是夫妻對拜之“對拜”,古禮中女方先拜,男方回禮,四次之後禮成,這叫“對拜”。

夫妻洞房之中要喝合巹酒,巹是指一瓠兩瓢,夫妻雙方一人一半,用來盛酒叫做醑。慢慢地,醑從巹簡化成酒杯,但禮儀還是一樣,男方喝完後要將酒杯倒着放,表示男尊女卑,順應陰陽。

隨着人們生產和生活速度的加快,六禮便逐漸縮減,到北宋時,變成四禮,南宋時則變成了三禮,並一直沿用到明清。但無論六禮被如何縮減,其男尊女卑都不曾改變。從六禮的第一個環節開始,男方便一直佔據主導、主動地位,女方只需要應和。

三書六禮”的形成,是中華文明的積澱,也代表着文明程度的昇華,一代一代的傳承了幾千年,其根本原因還是她的文明和理性。

這些古老而文明的禮儀,在現代社會中有很多程式已被揚棄了,這被揚棄的部分不是簡單的一種禮儀程式,而是濃縮着中華文明深邃內涵的文化精髓。

隨着時代的變遷,人們對婚姻的重視和尊重程度也就大大降低了。人心不古,遊戲婚姻,婚外戀,包二奶等等變異現象不一而足,尤其是未婚同居、頻頻墮胎,不以爲恥,竟以爲常態。不道德的婚姻比比皆是,最終導致離婚率持續攀升,居高不下,皆與否定文化傳統理念有極大的關係。

其實,要想知道現代人和古代人的婚姻哪個更文明和理性,哪個更墜落和淫亂,做個簡單的比較就可一目瞭然!

責任編輯:唐潔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