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大规模杀伤性武器(Wikimedia Commons, User:Andux, User:Vardion, and Simon Eugster/Wikipedia commons(CC BY-SA 3.0)
大规模杀伤性武器(Wikimedia Commons, User:Andux, User:Vardion, and Simon Eugster/Wikipedia commons(CC BY-SA 3.0)

半个多世纪前生物武器的谎言:“朝鲜战争美国的细菌战”

【希望之声2020年2月23日】(作者:楊述之)最近“武汉肺炎”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随着中共不断隐瞒疫情的劣迹在国际社会不断曝光,随着关于武汉军方背景的P4生物实验室逐渐浮出水面,人们在怀疑,是否中共在研发新型病毒制造生物武器而导致病毒泄漏引发疫情?

图为俄罗斯实验室的医护人员透过系统来诊断冠状病毒。(美联社)
图为俄罗斯实验室的医护人员透过系统来诊断冠状病毒。(美联社)

同时,另一个声音却在受到言论封锁的中国大陆广泛传播:美国仇视中国的崛起和发展,制造杀人的生物武器在中国投放导致“武汉肺炎”

半个多世纪了,同样的声音,同样的舆论手段,如出一辙……

那是上世纪1951年,朝鲜战争正在惨烈进行,就在北韩金日成的残余部队和中共的所谓“志愿军”共同遭受到联合国军沉重打击狼狈向北败退之际,为了在道义上抹黑制止侵略的联合国军,煽起“仇视、鄙视、蔑视美帝国主义”的政治气氛。一个经过精心策划的所谓“美军在朝鲜进行细菌战”的巨大谎言在当时的苏联、中共及其他“社会主义阵营”卫星国的报刊上出笼,一下子被舆论炒作得沸沸扬扬。

韩战期间,由于联合国军拥有空中的绝对优势,北韩和中共军队的运输补给线被严重破坏、截断,导致后勤供给不足,作战人员营养严重不良,卫生状况更是一塌糊涂,整个作战部队生存条件极为恶化。于是在北韩和中共军队的士兵和军官中便开始流行斑疹伤寒、霍乱、痢疾和天花等传染病。此外,中共军从东北至北韩出兵的道路沿线,又正在发生地方性的瘟疫。因而不仅在中共军队和北韩军队,甚至在联合国军中都有士兵传染了一种地方病,叫出血热(Hemorraghic Fever)。

到了1950年冬季至1951年春季,有报道说,天花、斑疹伤寒遍及朝鲜全境。为此,联合国军指挥部部署并展开了大面积预防工作。滴滴涕大量使用于士兵中间,因此朝鲜乡间田野的空气中散布着浓重的滴滴涕气味。在拉锯式的争夺战中,不可避免地会让北韩和中共军队也嗅到这些气味。最擅长搞“政治宣传”的中共,便利用这些消毒药品的气味,首先指责美军“使用化学武器”。但由于毫无事实依据,也不能提供可靠的证据,所以这事最终不了了之。

参加韩战的埃塞俄比亚士兵 1953年(维基)
参加韩战的埃塞俄比亚士兵 1953年(维基)

一计不成,于是又生——计。中共又利用其军队中正在流行的斑疹伤寒、霍乱、痢疾、天花等传染病说是美军从飞机上投下的“细菌弹”造成的。

1951年3月14日,国际红十字会中共代表李德川呼吁国际红十字会执行委员会正式谴责美国在朝鲜战场使用细菌武器和毒气。5月8日,北韩外交部长电告联合国安理会:从1950年12月至1951年1月,美国在朝鲜使用细菌武器并散播天花。5月19日、24日和25日,中共政府发表声明说,美国正在“准备使用”细菌战,并且指责美国在朝鲜战场使用毒气,以便为细菌战做实验检查。

9月22日,中共政府再次发表声明,重申上述指责。当月,一个国际“社会主义阵营”操控的组织,“民主律师国际协会”(the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Democratic Lawyers)决定派出一个调查委员会,赴朝鲜调查各种“违反国际法的行为”。但是直到1952年春季以前,由于以上的指控全是凭空捏造,根本没有任何事实证据,上述指控并没有引起国际社会关注。

可是到了1951年底至1952年春,由于上述传染病再次在北韩与中共军队中大面积流行。而由于当时北韩和中共军队中缺医少药,卫生机构组织几乎全是空白,于是造成大量军人死亡。这就给那些善于制造谎言的人提供了被认为是千载难逢的良机。(把丧事当喜事办,手法是不是很熟悉?)

1952年2月21日,毛泽东给斯大林发电报,状告“美帝国主义在中国东北使用细菌武器”。

1952年2月22日,北韩外交部长白汉永再度发表官方声明,指称美国在朝鲜战场使用细菌战。声明煞有介事地说,美国飞机分别于1月18日、29日,2月11、13、15、16日在北朝鲜地区空投了数种携带瘟疫、霍乱及其他细菌的昆虫。与此同时,北朝鲜的广播电台也报导说,在平壤北部发现了美国的细菌弹,里面装满了能够在寒冷气候下生存的带菌苍蝇。

同一日,在庆祝所谓“社会主义阵营反殖民主义国际日”的会上苏联发表声明,指责美国使用细菌战。

2月24日,在调查取证根本没有任何结果的情况下,中共外交部长周恩来发表声明,支持北韩政府对美国的指控。与此同时,中共的卫生组织公布:在中国东北部等地也发现了带菌昆虫。

就这样以“三人市虎,众口铄金”的手法炮制出了一个所谓“美军在朝鲜进行细菌战”的弥天大谎言。紧接着更由苏联驻联合国代表拉科波·马利克,在联合国会议上指责美国在朝鲜战场使用生物和化学武器。

这些造谣与诽谤,理所当然遭到美国坚决回击。美国国务卿艾奇逊发表声明说:“我想清晰、明确地指出,这些指责是完全错误的。联合国军过去没有,现在也没有使用过任何种类的细菌战。”艾奇逊在声明中同时要求指控美国使用细菌武器的国家同意由国际红十字会调查团前往调查。接着联合国方面也提出了让国际红十字会进行调查的要求。但无论是苏联还是中共或北韩,都不敢同意由国际红十字会这个当时在国际上具有很高公信力和威望的国际组织组团来朝鲜实地调查。北韩更以“可以由交战双方自己进行调查”为借口,坚决拒绝了由国际红十字会组团进行调查的要求。

这充分暴露出造谣者的理亏和心虚,不敢让秉公执正、具有广泛代表性、完全中立的国际红十字会来实地调查。而是让完全听命于苏联和“社会主义阵营”,既无代表性又无公信力的那个所谓“民主律师国际协会”进行片面的、不公开的“调查”。结果就由这个所谓的“民主律师国际协会”跑到北韩来装模作样地“调查”了一通。在折腾一阵子后,终于弄出了一些与事实无关的所谓“调查结果”,便自欺欺人的草草收场了。

不过共产国家阵营的目的似乎已经达到。因为它们的目的就只是要煽起本国民众仇视美国的情绪。至于所言的是不是事实那根本不重要。因为在一个完全封闭、没有任何新闻监督与新闻自由的专制国度里,其本国的民众根本与国际社会处于绝缘状态。其民众不但只能听到官方“喉舌”的一种声音,而且不管其所言是否属实都必须无条件地认同这些声音。当然更无人敢反驳,哪怕稍有一点怀疑,也是“思想反动”大逆不道的罪行。

那时也没有互联网,更无从去“翻墙”查看。用收音机收一下“非社会主义国家”的广播,也叫“收听敌台、里通外国”罪,要判长期徒刑乃至杀头。——在这样的恐怖氛围中,还有几个人敢不听信官方宣传的一切?不但要听、要相信,而且还要起劲地跟着叫,跟着骂。否则你就是“反革命份子”外加“美帝的走狗”。

所以这个美军在朝鲜“使用细菌武器”的谎言,不管制造得如何拙劣,如何离奇,如何的捕风捉影,毫无事实依据,不管其在国际上如何的被人嗤之以鼻,被人不屑一顾,被驳得体无完肤。但其在中国国内(当然还包括苏联、北韩等),却在官方和民间不断地蔓延和传播。于是在当时中国,地无分东西南北,人无分男女老幼,个个像中了魔咒一般,好像那“细菌弹”已经落在他家的后院中一样,个个如亲眼所见,如数家珍一般大骂“美帝”的“滔天罪行”。

郭沫若1941年在重庆(维基)
郭沫若1941年在重庆(维基)

御用文人郭沫若更不甘寂寞,挥毫填成歌词,由瞿希贤谱曲。大人小孩像念经一般跟着唱。歌曰:“美帝国主义罪恶滔天,它已临到死亡的边缘,竟敢对中朝人民进行细菌战。……消灭它、消灭消灭它。消灭细菌战,捉拿细菌战犯。让美帝国主义和它的臭虫、虱子、跳蚤、苍蝇一齐完蛋……”

虽然当时确实达到了把美国妖魔化的目的。但半个多世纪后“美帝”不但未走到死亡的边缘,更未“完蛋”,至今仍是世界上最先进、最主持正义的发达国家,依然是自由世界的灯塔。倒是那个“苏联老大哥”政权,随着其在东欧的各卫星国政权一个个崩塌,终于走到并越过了它的“死亡的边缘”,最后解体了。至此,所谓“社会主义阵营”也大部垮塌。那个挥笔题词的郭沫若先生最后连他自己的两个儿子都不能保全,也在“文革”中上演出一幕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剧。

随着苏联政权的解体,当年大量的档案得以解密,所谓“细菌战”的档案也浮出了水面。以下是苏共中央部长会议主席团1953年5月2日决议《关于给苏联驻中华人民共和国大使库兹涅佐夫和苏联在朝鲜民主人民共和国的事务负责人苏兹达列夫的信》内容如下:

“致毛泽东:苏联政府和苏共中央委员会被误导了。新闻媒体传播的关于美国在朝鲜使用细菌武器的消息,是建立在错误的信息基础上的。这项对美国的非难指控是伪造的。”

1953年5月11日零点,毛泽东接见了库兹涅佐夫和利哈乔夫。当时周恩来也在场。当毛泽东得知上述情况后,他开始显得特别紧张,不断吸烟,碾碎那些烟并喝下许多茶。当谈话接近结束的时候,他大笑和开玩笑,并终于放松并冷静了下来。

中共党魁毛泽东不愧是“厚黑”的高手,欺骗中国民众正是中共一贯的拿手好戏,冤枉一下美国“洋鬼子”,不过是开一个国际玩笑,小莱一碟而已。何况他已经达到了妖魔化美国,煽起仇美情绪的目的。

时至今日,这个世界也不再那么封闭,因为有了国际互联网。

虽然中共也建起了防火墙,一方面隔绝了世界上那些真实的信息,一方面让那些粉红、五毛水军在网上活灵活现地造谣说这次武汉肺炎疫情是“美国制造的病毒”,来转移国人的愤怒情绪,让他们去仇视美国。

但是,谎言终究还是谎言,总是有那么一些真正的勇士,突破中共的网络封锁,看到国际上真实的信息,当然也同时看到了中共丑陋、邪恶的嘴脸,甚至声明退出中共的邪恶组织。随着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成功的“翻墙”,邪恶怕见光,真相越来越大白于天下,中共的结局也就不言自明了。

责任编辑:楊述之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