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新型冠状病毒(pixabay)
新型冠状病毒(pixabay)
中共病毒肺炎疫情专题

中共官媒爆病毒非源自华南市场 美科学家指是“人为”泄漏

【希望之声2020年2月23日】(本台记者福明真综合报导)一直以来外界质疑武汉肺炎病毒来源,近日,中共官媒报导说,新冠病毒并非源自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对此,美国参议员要求中共提供答案。有美国科学家指,武汉病毒“人为”泄漏。

2月22日,中共党媒《环球时报》英文版报导,中国研究人员在“科技论文预发平台”(ChinaXiv)发表的一项最新研究报告指出,新型冠状病毒可能于去年11月下旬,由其他地方传入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并开始人与人之间的传播。

2月22日,美参议员汤姆・科顿(Tom Cotton)在推特上写道:“好吧,看看那则报导,中国共产党的宣传把戏最终承认了我已经讲了一个月的主张:冠状病毒并非始于那个武汉食品市场。那么它起源于何处? 现在是中共给出答案的时候了。”

科顿近期一直在质疑武汉病毒研究所可能是新冠病毒的来源,他在2月21日接受福克斯新闻节目“The Ingraham Angle”的采访时强调,武汉病毒所距离华南海鲜市场不远,他的质疑是合理的。

科顿还说,中共当局对新冠疫情仍在向世界“撒谎”,严格控制疫情信息,所谓的新增病例实际上是中共“对外披露的新病例”。

科顿在接受FOX采访时表示,尽管华南理工大学生物科学家发表了新报告,但中共仍拒绝交出有关武汉生物安全4级研究实验室的证据。

科顿说,中共的“双重性和不诚实”意味着需要对实验室提出疑问,但“中共目前根本没有提供任何关于该问题的证据”,北京对实验室的情况“非常秘密”。

科顿还指责中共当局一再阻止美国科学家前往武汉协助发现该病毒的起源。 

中国广州华南理工大学的科学家发表的一份新报告表示,“冠状病毒的杀手可能源自武汉的实验室。”但这篇报告很快遭到删除。

报告中提到的其中一个实验室正在进行蝙蝠冠状病毒的研究,该实验室距离武汉肉类市场仅280米。 

武汉疫情爆发后,一些海内外专家质疑新冠病毒有可能来自中国最先进的病毒实验室—武汉病毒研究所

2月22日,《纽约邮报》发表社会科学家史蒂芬.莫舍(Steven W.Mosher)题为:《别信中共编的故事 冠状病毒可能已经从实验室泄漏》的文章警示,不要听中共当局的谎言,因为武汉肺炎很可能就是泄露的生物病毒。 

该文章指出: 在上周五于北京举行的紧急会议上,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谈到了遏制冠状病毒的必要性,并建立了预防未来类似流行病的系统。

习近平说,必须建立一个控制生物安全风险的国家体系“以保护人民的健康”,因为实验室安全是一个“国家安全”问题。

文章认为,习近平实际上并未承认,如今正在席卷中国的冠状病毒已经从该国的一家生物研究实验室逃脱了。但是第二天,有证据表明这确实发生了,因为中国科学技术部发布了一项新指令,题为“关于在微生物实验室中加强生物安全管理的指令,这些实验室应对诸如新型冠状病毒等先进病毒。” 

再读一遍。听起来好像中共在将危险病原体保存在其所属的试管中时遇到问题,不是吗?在中国,有多少个“微生物实验室”可以处理“像新型冠状病毒一样的先进病毒”?

事实证明,在整个中国只有一个。而这恰好位于中国武汉市——流行病毒的震中。

那就对了。武汉市病毒研究所是中国唯一一家能够处理致命冠状病毒的4级微生物实验室,即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 

北京在武汉肺炎疫情爆发后一直声称该病毒来自华南海鲜市场,称其是通过蝙蝠汤、蛇或穿山甲等食物传播给人类。

文章指出,事实证明,蛇不携带冠状病毒,并且蝙蝠不在海鲜市场上出售。 证据表明,SARS-CoV-2研究是在武汉病毒研究所进行的。

中共对自己的人民造成了灾难。现在说中国和其它国家到底有多少人会因这种国营微生物实验室的失败而丧生为时过早,但人员成本肯定很高。 

史蒂芬.莫舍(Steven W.Mosher)是美国社会科学家,抗堕胎活动家和作家,专门研究人类学,人口统计学和中国人口控制。他是中国人权倡导者人口研究所所长(PRI)的主席,并在揭露中国独生子女政策中的虐待行为以及全球人口控制计划中的其他人权虐待问题上发挥了作用,并著《亚洲霸王:为什么中国的“梦想”是对世界秩序的新威胁》一书。

对于中共领导人强调“生物安全”的重要性,要求将其纳入国家安全体系,以及尽快出台生物安全法,旅美经济学者何清涟在Twitter上表示,北京对新冠病毒来源的内部调查可能已获得初步结论,那个研究所恐怕“难逃其咎”,其人工合成的新病毒危害人间。

中共首席生化武器防御专家陈薇少将1月接管了武汉病毒研究所,更加重外界对病毒可能来自武汉P4实验室的质疑。

责任编辑:元明清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