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social media(pixabay)
认识中文的你 为何看不懂中国大陆社交媒体的交流信息(pixabay)

认识中文的你 为何看不懂中国大陆社交媒体的交流信息

【希望之声2020年2月24日】(编辑:田喆)尽管中国网络规模世界无与伦比,但网络封闭度与维稳监控也令人称奇。在中国大陆的社交媒体浏览信息,仅仅认识中文是远远不够的。

由于网络审查的存在,为了避免被警察“请喝茶”(被警察抓去训诫等),中国大陆的网友们创造出一套新的词汇用以讨论“敏感议题”。而这套词汇在与审查机制的博弈中不断更新升级,令没有身处其中的人越发迷惑。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之后,由于官方瞒报信息、物资分配不公、政府处理危机效率低下,引起了人们的普遍不满。为了“控制和引导舆情”,官方审查机制开始将新一轮的词汇列为敏感词

最开始,网友发现“武汉”和“湖北”这两个词在微博上被限流,即如果你的微博内容含有这两个词的其中之一,那么只有少部分人能够看到这条微博。

被限流的原因可能是由于许多未被收治的肺炎患者在微博上公开求助,和官方“应收尽收”(收治所有病患)的口径不符,又或是出了其他批评政府的声音,有损政府形象。

网友立刻用“wh”和“hb”代替了这两个词,它们分别是湖北和武汉的拼音首字母,大家很容易便可以理解。

此外,随着公众对红十字会(红会)物资分发能力及公平性的质疑愈演愈烈(根据规定,所有民间捐赠必须通过红十字会,但后者一直不被民间信任),红会也逐渐成为可能会被限流的敏感词,所以网友用“red ten”代替红会。

同时,很多热心捐赠的网友发现自己捐往定向医院的物资被红十字会拦截收走,“物资被红了”或者“归红”也成为近期的热门新词。

在这次疫情爆发早期就发出警告,却被公安局以“造谣”为由训诫的李文亮医生去世那几天,网友在微博上发布训诫书中的内容“你能做到吗?能。你听明白了吗?明白。随后被微博删除,但网友将内容改为了更有反抗意味的“不能不明白”,一度刷屏。

李文亮遭训诫书被曝(网络截图)
李文亮遭训诫书被曝(网络截图)

也有一些目前还不是敏感词,却是为这次疫情创造出来的新词。比如,“F4”,F4原本是这个世纪初风靡中国的台湾男子组合,在这次疫情中,这个词用来指湖北省省长,省委书记,武汉市市长和市委书记四人,公众普遍认为他们应该为此次疫情负直接责任。

一名专门写科学文章的微博“大V”撰文介绍美国铅笔为何是黄色的,因为内文写到“龙袍、皇帝、中国、美国”,在文章发出的那一刻就接到通知,需要经过再次审核。这名“大V”觉得很奇怪,明明文章没谈到政治,到底是哪里敏感。为了找出“有问题”的地方,他便把文章拆成多段发出,却发现若每一段单独成文都能顺利发出,不用经过人工审核。

该报道说,在实验过后,这名“大V”对微博的言论管理领先其他社群平台并达到人工智能程度,感到肃然起敬。他随后致电微博客服,询问对方现在的敏感词管控技术是否更为精进。客服并未具体回答他的问题,只说“敏感词之所以叫做敏感词,就是因为不能说,所以我不能向客户透露‘敏感词究竟有哪些’”。

知乎(相当于Quora)上有个问题“如何彻底清洗细颈瓶”被莫名其妙删除,原因是细颈瓶和习近平的发音相近。

敏感词(网络图片)
“如何彻底清洗细颈瓶”被莫名其妙删除,原因是细颈瓶和习近平的发音相近(网络图片)

还有一位家长曾在微博上抱怨自己的孩子“学习不好”,原文也立刻被删除。是啊,人人都在“学习强国”(一个官方app, 名字含有向习近平学习的意思)的时候,你怎么能说“学习不好”呢?

中国大陆的主流社交媒体已经全面实行实名制,随着这几年公民社会被打压,网络审查的加紧,想要在仅有的网络空间中讨论公共议题,就只能频繁地使用新词来代替原本的词汇,讨论变得越来越娱乐化,越来越语焉不详。

明确地提出诉求,或者指名道姓地评论某位当权官员,在中国的社交媒体上,已经变得越来越不可能。就像李文亮医生去世的当晚,微博上出现了一个超级话题“我要言论自由”,很快就被审查机制拿下,彻底删除,相关账号也被封禁。

大家不得不花费精力和审查机制博弈,大批有才华有抱负的记者、学生、学者和行动者,把智慧和想象力用在寻找仅存的言论缝隙上,把每个词句写得充满隐喻却又能让读者明白。如果不小心被“炸号”,则要重新注册,在茫茫网络空间慢慢找回自己的读者……

敏感词越来越多,证明敏感事越来越多,中共怕见光的事越来越多。但网民的智慧是无限的,总有中共来不及封的。每一件事,每一个敏感词,都撞击着中共的神经。别看它貌似强大,实际是惊弓之鸟,一个词、一句话都可能造成它的崩塌。

责任编辑:田喆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