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石濤評論】習近平“裸罩”萬字文 17萬官員聆聽“親自指揮” (音頻/視頻)

shitaopinglun

【石濤評論】習近平“裸罩”萬字文 17萬官員聆聽“親自指揮” (音頻/視頻)

【希望之聲2020年2月25日】(主持人:石濤)

大家好,這裏是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石濤評論時間,我是石濤。

 

我們在星期五下午的時候跟大家分享幾期節目,其中一期談到就是北京出事了,我看那個分享人相當多,那很多人也認爲是這麼回事兒,我就從讚許的角度來講,很少一期新聞節目那麼多人,1000多人表示讚許。後來說蔡奇露面了,但我沒太注意蔡奇是否露面,但我們能夠看到的故事,我們在網上能夠完全佐證的消息,而且有時間有地點,結果那個節目出來之後,在北京的時間應該都已經22號了,星期六,結果習近平23號開會了。我看着開會的消息,我個人蠻感觸的,就是說習近平順天意嘞,順天意的概念就是他竭盡全力要迎合天滅中共的概念,裏面彰顯的是他自己,但是就跟我們說,他就像當時的紂王,獨夫的概念是完全一樣,在唱獨角戲。BBC非常老道,可能不一定他有我跟大家解讀的那個原因,但是呢,他用的照片很到位,我覺得很到位。

 

我們這期節目主要跟大家分享習近平,你讓我說叫赤裸上陣,他沒戴口罩,這是23號的17萬人的大會,沒戴口罩,他逼迫另外七個人沒戴口罩。他通篇1萬多字的講稿,幾乎是把《求是》雜誌的那篇文稿唸了。而那篇文稿本身有着很大的疑惑點,他就全面的是把一切東西都掌控在自己手裏面。你讓我說他就是綁架了政治局常委,那個文稿應該是王滬寧寫的,所以他與王滬寧聯手綁架另外五個人。他們爲什麼被綁架,那是另外一回事;但綁架五個人的原因,是因爲他要以中國共產黨的名義。而今天我們看到的一切,天滅中共,昨天有朋友在那節目下留言,說濤哥你太神了,萬劫不復,在劫難逃,2019,進入到2020年天滅中共,生與滅。他說這個沒有人能說出來,這個我們也跟大家解釋了,2019年正好迎合在豬年,那我在跟大家每次在講每一年的故事的時候,我第一次用了兩個詞,萬劫不復,在劫難逃。結果萬劫不復應對到2019,在劫難逃應對在2020。與劉伯溫說的,大劫年就是十愁難過豬鼠年,是兩年,它是對應的。你說爲什麼?我沒說爲什麼。

 

我們在2018年底的時候跟大家分享,我說爲什麼叫萬劫不復、在劫難逃的2019,我當時跟大家解釋,我說我也說不好,我原來想的是在劫難逃,還是萬劫不復?而對於大陸人來講,對萬劫不復這個詞呢,是個誤解,以爲就是一種咒語,其實它不是,它真正是源自於佛家的話。佛法難遇,佛法難聞,一劫二十億年,當有幸聞聽佛法遭遇大的變化的時候,那是你生命的慶幸。生命的慶幸,萬劫不復。所以到了201971號,學生們進入了立法會的時候,萬劫不復,退無可退。人家香港學生可以正解那句話,那我們現在我自己也感觸,在劫難逃的2020天,滅中共生與滅,這是所有人都,我覺得沒有任何人能夠反駁這句話,而跟大家分析的天滅中共走到今天,就這條路非常清楚。咱從來不在乎任何他開會的表示都是他的表示,但他背後的生命故事背後的生命故事。所以我說他隨天意呢,就是他在硬挑,以共產黨名義,以他自己身份的名義,完全去吻合了天滅中共的這個做法。

 

在任何過去時間裏,神佛道去救度個人,從來不在乎朝代的。神佛道不生活在朝代,不生活在宮廷中的爭執中,凡是在宮廷中的爭執中,都不是很正的。我可以這麼講,他不是很正的,他有着它背後的一種,就是不太那個的東西。但是相反,真正修行的人都不入世,就不入塵世的,紅塵的。他看待的概念都是對個體生命的概念,所以我們跟大家解釋也是這個概念,當他綁票,把政治局常委綁票之後,開這個會的時候,這個會它是一個純黨的會議,所以我講他在迎合天滅中共的天意,要與瘟神決一死戰。

 

223號,加起來是個7,而他闡述的17號的《求是》,說政治局的會議,我現在甚至認爲那天沒有政治局會議,完全是他編的。沒有政治局常委的會議,所以當他編出來的時候,是習近平跟王滬寧駕馭、編出來的,強姦了另外的常委,也就固定化了中共跟神之間對壘。當他赤膊上陣,摘下口罩的時候,這是一種表態,所以這是我們的一種總結了。我跟大家去佐證我剛纔的說法,這是23號的照片,這是現場照片,你注意到沒有王岐山,他現在的做法是複製了王岐山,但沒有王岐山,原因就是拋棄了國家的概念,裏面有一些含義呢,我個人覺得會包含了一些含意,但現在不太好說。

 

這是BBC的嘲諷他的照片,這是對習近平莫大的嘲諷。這是BBC的功力,他的新聞的功力啊。我們跟大家分享封城,24號是封城的一個月,23號湖北封城,同一天春節團拜會講話,123號,對吧?他有照片,有圖像,有視頻,什麼都有。而在23號武漢封城的時候,他在團拜會上隻字不提有關武漢非典2.0的事兒,隻字不提。也就是說,湖北人武漢人在他眼裏頭連他在團拜會中,連他的吐沫都不如,這個是影響過年的氛圍。這個年他認爲是他的年,是他成功的一年是他自己的一年,所以在全國14億人只有他一個人是人,別人都不是人,基本他的風格就是這個風格。

 

25號大年初一,黨中央成立了疫情領導小組,這是新華社的報道,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做了更改,報道里沒有任何照片,成立了應對疫情的領導小組。在中央政治局常委會領導下展開工作,但裏面沒有任何提到誰是小組組長,沒有,所以這篇稿新華社是否改過?我們不清楚。它裏頭顯示出來沒有改過。但是呢,小組組長是李克強。也就是說,在成立小組的時候,在新華社王滬寧報道當中,就要壓住李克強。所以今天習近平的一切是王滬寧頂下來的,習近平什麼都沒有,就是個獨夫。所以你可以講,習近平就像紂王,王滬寧就像妲己,他一切都是空的,抽了他的東西了。

 

27號李克強被任命之後,只能走入現場,李克強進入了武漢市,呆了一天,轉了一天。28號,在李克強轉了一天之後,習近平見了世界衛生組織的總幹事,我跟大家介紹,這個人是埃塞俄比亞的原外交部長,他不是醫生,他是政客來的。他來自於非洲,被中共用錢買了,也就變成了非常正常的。所以在應對疫情的過程中,世界衛生組織帶領它的組織,促成了全世界,就是中國夢進入了整個世界範圍,它起了決定性作用,這是一個非常到位的概念,而習近平看不上他,只是利用他,這是一個自卑者的狂妄,造成的一種真實表達。

 

而在這個概念中,他第一次講出是親自指揮親自部署,我們有那段視頻。在他講出親自指揮親自部署之後,29號、30號,中共的宣傳體系就出現了一些波動,就是到底什麼叫親自指揮,什麼叫親自部署?世界各大媒體也在講說,你啥意思人?李克強昨天去了你今天說這話,那李克強是誰?你是誰?那你當初成立那個小組又是怎麼樣?所以當這樣的風波起來之後,習近平龜縮呀,人們老用神隱,神隱這個詞,他曾經做過,我們也跟大家分享過,但他實在是曾經的神隱現在變成龜縮了。

 

14號,他在蔡奇的陪同下,開會,視察了北京的北三環的安貞裏,這是他後來開會的場面,我們都用過了。這是習近平當時露面的場面,跟大家分享一個比較典型的鏡頭。安華里社區委員會,這個人在給他測體溫,這是他獨一無二的測體溫,他沒有連續的鏡頭,也就是說,當要測體溫的時候,是誰允許他這麼測體溫的?是習近平自己要求的,還是蔡奇囑咐的?我們不知道,但是體溫不是這麼測的。肺炎檢測體溫,你就直接查了,對不對?這樣檢測體溫,是在車站路過的時候,我們可以看到這種簡易的測體溫,他可以用電子的概念直接測體溫。所有測體溫都是照腦門,如果正常測體溫的話,這是警察測體溫;測小孩體溫;這是在杭州機場測體溫,唯獨習近平不行,只能測腕子,這個人的自我的軟弱、自卑和對死亡的懼怕,而他想貪圖整個世界,那份貪婪,那份自傲,那份虛弱,就說自身的內心的虛弱,不堪一擊的虛弱,都在這樣的表達着。這是人生命思想中真正的意識,他沒有任何自我真正生命的表述。但是呢,他太貪功太貪婪,反正就是天底下的命,所以我個人覺得他也就迎合天意了。

 

這是19號的一篇文章,早知情,爲什麼按兵不動?這是進入這期節目的主題了,我剛纔說了,17號,可能政治局常委根本不存在,也不存在他的講話。這是法廣的一篇當時評論的文章,周先旺甩鍋,習近平23號政治局常委親自表明,他在17號常委會上討論了武漢疫情。但那個時候全國人民矇在鼓裏,武漢市民絕大多數毫不知情,武漢建委30號發佈了內部消息,武漢公安局抓捕了李文亮等人。13號,外交部通報了美國,同時間告訴了世衛。而武漢市面繁榮,人們採購過年。那習近平爲什麼要說他早已知情人?人這篇文章發出來,17號到底說了什麼?部署了什麼?沒有任何細節。新華社17號報道了主持常委會,但沒有談到任何疫情的問題,問題出在哪裏?

 

在後來的《求是》雜誌中,《求是》的那篇文章中,也沒有談到他任何指令。在當時,習近平如果發出指令的話,會能給誰?如果當時習近平發出指令的話,只能說給李克強,他不能給王滬寧,他不能給慄戰書,他也不能給汪洋,他也不能給中紀委書記,他唯一能給的可能是總理跟副總理韓正,但你卻看不到任何在他的國務院的管理的概念中,有任何這樣的東西,所以當他強調17號有指示的時候,他唯一能夠推卸責任的,就是被他指責的,就是李克強。他下達任務給誰呀?所以要不然他沒說,要不然他栽贓李克強,他根本就沒說,因爲裏面沒有任何內容,這裏面講了,難以瞭解部署動員的內容。一個令人震驚的事情,他17號講話涉及到內容,幾乎被官媒留中不發地處理了,沒人知曉他講話是什麼?而習近平的講話如果遭到封鎖的話,那兩個維護就成爲笑話,所以根子上在自由,湖北武漢報紙都可以進行自由而負責任的報道,何以仰仗這個官僚體系呢?這是朋友們在講話中,就是在針對他的說法中,法廣的媒體的報道是這麼衝擊的。

 

而在我個人的眼睛裏,它不存在。17號的有關疫情的講話是假的,是王滬寧寫稿,在《求是》雜誌上,完全綁架了政治局常委,以共產黨的名義。而現在的常委,任何一個個體常委,他沒有能力去抗爭,如果這個時候提出辭職的話,他的消息發表不出來。如果這個時候有人說17號的習近平有關疫情的講話根本不存在的話,那就是你死我活,就相當於2012年當時有關溫家寶挑戰薄熙來的講話就基本類似了,所以這應該是中共在大內訌,中國爆發時代革命的前兆,就是習近平的做法會促成時代革命的出現。這種時代的革命來自於中共內部的內訌,而內訌的本身是他自己一手挑起來的。這是19號的文章了。

 

另外一個就是這次講話的傳達,官媒暗示呢,習近平親自講話,下傳沒有直達;這次的講話,17萬人,是透過電視講的,對吧?說統籌推進什麼防疫工作?常委七個人蔘加,而且大概有1萬字,涉及到內容十分罕見,就是這種重視程度十分罕見,嚴峻,等等等等,這就那麼回事了。俠客島有他一篇評論,這是《人民日報》的,一直到縣一級,軍隊到縣團級,17萬人,規模最大的一次。所有人都出席了,三點內容,內容非常重要,內容非常緊急。會議不再以文件的方式傳達,減少中間的消除和曲解。習近平在北京講話,所有分會場,直接聽到原聲和見到真人。胡錫進,形勢太好了,讓更多的基層黨員們能夠直接聆聽總書記牽動全國人民的防疫形式重要講話,不是在層層轉達。

 

首先被他責怪的那就是國務院,對不對?而這一份講話是在224號,而他的疫情領導小組是125號成立的,也就是中央領導小組,被習近平的講話形式一舉廢掉,這是第二步內訌,對不對?17號和後來的2月份的那篇文章本身,內訌是挑戰了李克強,侮辱了整個政治局常委。這一次呢,是侮辱了整箇中央,就是他決定成立中央領導小組之後,侮辱他,一切都要聽他個人的。這個步伐很快,這個事實,人家連胡錫進都這麼講,一切都要聽他個人的說法。

 

至於講了1萬句話,習近平擔心北京會淪陷,這是另外一回事了,我只是用它的內容了,我們就講這個大框架了。120號專門疫情控制,我時刻關注疫情防控工作,每天都作出口頭指示和批示。我不知道人怎麼寫的啊,這個做出的做,這肯定是錯別字了,不可能是這個做。《求是》雜誌23號的一段講話強調了他的做法,不知道爲什麼223號在整個會議上幾乎原封不動的重複了上述內容,據說是團以上的,習近平的意思,讓更多中共幹部知道他在親自領導,難道《求是》發佈之前還嫌不夠?唯一的區別就是,習近平列舉了功勞時略做了更新,把所有的一切都歸爲他自己的功勞。全盤否定中央指揮,也就是否定了他自己曾經制定的由李克強來牽頭的中央叫防疫領導小組的工作。那所有這些內訌的做法,全是習近平親自出手,王滬寧寫稿,習近平親自露面,除政治局常委人員外,沒有任何其他人知道細節,不可能。所以我說這是中國將出現大變動的前兆,因爲習近平太虛弱、太自卑、太攬功,他眼裏沒有任何人存在,他自然不用去瞭解任何人對他的想法,他也認爲他可以擁有一切,這個國家是他的。

 

近平用心告訴大家,他真的是親自指揮,親自部署,他日理萬機。但是作爲一個全權在握的中共領導人,反覆這樣說明自己的工作令人費解。他遭到了巨大的挑戰,在中共體制內部,除他跟王滬寧配合之外,所有其他人幾乎都是他的反對者。而他卻一意孤行,因爲在中共的組織結構上,在國家的憲政體制上,在軍隊的軍委的這種間架結構上,他已經是不容挑戰了,就是所有挑戰他的人都是挑戰黨,挑戰國家,挑戰軍隊。所以你殺了他,就只能另立;你不殺了他,他就永遠欺負你。他逼的沒有退路,所以我們說這是天滅中共的必經之路,人自己做出來。有人說他攬功,然後談到了李克強,習近平講話,仔細把他如何領導的疫情全都列出來,那李克強沒什麼用了,廢了,李克強名義上是領導的,實際架空了。他主持了會議,但什麼事都沒有。劉銳紹,《蘋果日報》,說,高層表明習近平正在主導控制一切,李克強的領導小組被廢功了。沒錯,費了功夫,這隻能說叫習近平自己內訌,對不對?習近平主動製造內訌,一切都是他來的。然後他就表明中共高層有了分歧。作爲李克強,他的工作到底是功是過?

 

23號的另外一個消息,習近平在繼續強調武漢勝,湖北勝;湖北勝,全國勝。立馬就把保護北京的問題放在極其重要的位置。保護北京的問題,這是23號的會議,我們在21號的節目中跟大家講了北京出事了,節目的題目就這麼做了,啊,北京出事了,然後呢列舉了當時狀況,他就保衛北京了。北京真出事了,北京無論在疫情上出事了,還是整個官場最上層的對他的反對出事了。全力做好疫情工作,直接關係到黨和國家大局。要堅決抓好叫什麼外防實內,那就無所謂了,把好京通第一線。北京失守令人難以置信,公佈數字的情況也不是那樣,但很多消息絕不空穴來風。他這句話,武漢勝則湖北勝,也就是說,有關疫情的問題,鍾南山應該是他最主要的所謂醫學上的專家上的智囊。鍾南山是這麼講的,武漢控制不了,湖北控制不了,湖北控制不了,全國控制不了。習近平改了字,對吧?武漢勝湖北勝,湖北勝全國勝。所以這是一個上欺下騙的一個體制。鍾南山,誰都看出來,這一次跟非典是完全不同,他怕死,他怕丟掉他現有的一切,他可能不在乎官了,但是他現有的自己利益上的一切拴在了一起。當他怕官的時候,他一定迎合習近平的需要。

 

而習近平狗屁不懂,但是呢,他知道他在控制疫情的形式上去學王岐山,當去學王岐山的時候,就等於對等了非典。我們在看到北大醫院的那個校長講的很清楚。當他去學非典的時候,他只能仰仗鍾南山,鍾南山說了一句,武漢控制不了,湖北控制不了,湖北控制不了,全國控制不了。他改了個武漢勝湖北勝,湖北勝全國勝,這就是他的重要指示。鍾南山只能當孫子追着他跑,而他會覺得自己非常的聰明,而這迎合的氛圍呢,我們跟大家解釋,讓中共在這條路上走,而且一定走死,走死的概念是迎合了天滅中共的概念。也就是說,習近平是真正的中共的掘墓人。一切的問題是跟他直接相關而招致其中的。所以在今天的環境中,對於所有人,普通的中國人,我覺得真正自救的方式就是擺脫中共。而且有人說習近平瘋了,那有可能,我個人覺得有可能,在BBC的那張照片報道中,認爲習近平是今天中年婦女更年期的心智不正常、行爲詭異的特立獨行的人。他沒說他是精神病,但婦女在更年期時,會有一些生理上和行爲上的這種不方便,是需要別人照顧的。你說作爲一個60多歲的男人,與精神病的距離到底有多大?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裏,謝謝大家再見。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