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一锅心灵鸡汤:《读者文摘》(图片:希望之声合成)
一锅心灵鸡汤:《读者文摘》(图片:希望之声合成)

一本直击人性真善的世界著名杂志 一锅心灵鸡汤

【江峰时刻-历史上的今天】

【希望之声2020年2月29日】(作者:江峰)

一个绝对真实的故事

有一名抢劫犯 在抢劫洛杉矶银行的时候被警察包围了。

他从人群中拉过来一个人当人质,他用枪顶着人质的头部。警察四散包围,不敢上前。突然人质大声地呻吟起来。抢劫犯喝令人质:

“住口!”

但是人质的声音却越来越大,最后竟然变成了痛苦的呐喊声。原来,这抢劫犯慌乱之中抢来了一个孕妇,人质痛苦的声音和表情说明她在极度惊恐之下马上就要生产了,鲜血已经开始染红了孕妇的衣服,情况十分危急。

一边是漫长无期的牢狱之灾,一边是一条即将出生的生命。

抢劫犯犹豫了,选择一个就意味着放弃另一个,而每一个选择都是无比艰难的。四周的人群包括警察在内都密切地注视着抢劫犯的一举一动,因为劫犯目前的选择是一场良心、道德与金钱罪恶的较量。

终于劫犯缓缓地举起了枪,他将枪扔在了地上,随即举起了双手。

警察一拥而上,四周竟然响起了掌声。

孕妇当时已经没有办法再站稳了,众人要送她去医院。已经戴上手铐的劫犯突然说:

“请等一等好吗?我是医生。”

警察迟疑了。劫犯说:

“孕妇已经无法坚持到医院了,随时会有生命危险。”

“请相信我,我是医生。”

警察在简单的交流之后再紧紧地与抢劫犯的眼神对视之后,相信了他,打开了他的手铐。一段时间之后,一声洪亮的啼哭声惊动了所有听到他的人。

人们欢声高呼,互相拥抱。而这个抢劫犯双手沾着血,这是一个崭新生命的鲜血,而不是罪恶的鲜血。他的脸上挂着职业的满足和微笑。人们向他致意,几乎都忘了他是一个抢劫犯。警察将手铐重新戴在了他的手上。劫犯说:

“谢谢你们,让我尽了一个医生的职责。”

“这个小生命是我从医以来第一个从我的枪口下出生的婴儿。”

“孩子的勇敢征服了我。”

“我希望现在自己不是个劫犯而是一名救死扶伤的医生。”

罪恶会被一个幼小的生命征服,并不因为这个生命强大和伟大,而仅仅在于它是一个需要生存权利的生命而已。

生命的征服就是如此简单。

这是一个绝对真实的故事,它发生在美国的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市,而这一篇故事也象数以万计的感人至深的故事一样,来自于一本美国杂志《读者文摘》。

读者文摘》的诞生

1922年2月号的《读者文摘》封面(图片:Reader's Digest )
1922年2月号的《读者文摘》封面(图片:Reader's Digest )

我们今天就说说这本杂志和它的创始人的故事。

现如今的人们经常说:“人有啥别有病,没啥别没钱。”你说谁愿意整天躺在病床上受罪呢。

可是2500年前,咱们的老子不也说了嘛:“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

就有人躺在病床上发呆就能想出一个挣大钱的好主意。

怎么回事呢?

时间要回到100年前,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后期了,美国出兵欧洲,当时有一位美国大兵,叫做德威特•华莱士(DeWitt Wallace)。他在一场战役中受了伤,在法国的医院一躺四个月。在医院的时候华莱士阅读了大量的杂志。

他发现一件事情,就是不同的杂志上有不少有趣的资讯,同时他也意识到很少人能有时间看那么多的杂志。

你想,他躺了四个月,得看多少杂志啊。

于是他想到了,把这些文章摘录浓缩之后出版一份新的杂志,肯定会受欢迎。

回到美国后他就钻到图书馆,阅读了大量的杂志。1920年,他把各类精选文章编辑成的《读者文摘》(Reader's Digest)样本。这英文Digest就是有嚼头、把精华留下来的意思。

可是各大出版商没有人愿意出版这本杂志。

华莱士没有放弃,于是他决定找一个重要的合作伙伴 - 他的妻子莉拉,他的妻子莉拉跟自己是同龄,两个人就商量了,说:

“哎呀,媳妇,你说咱们这个主意到底好不好啊?”

媳妇说:“好啊,这好主意呀。”

“你也觉得好主意呀,要不咱们自己干。”

“好啊!”

夫妻齐心,其力断金。

1922年的2月5日,历史上的今天,两口子自己出版了第1期的《读者文摘》。

这一锅心灵鸡汤就这么熬上了,他们在纽约市格林威治村的一个地下室里打包,一份25美分(一个quarter),用邮寄的方式寄给订户.

第1期《读者文摘》没有虚构小说,没有图片,也没有彩色,也没有广告。全是知识性、趣味性和正能量的文章。

华莱士夫妻俩也不知道读者会有什么反应,心里忐忑不安,还想着订户会不会看了咱们写的文章的要求退钱,嫌咱们的Digest嚼的不好。

今他们欣慰的是第1期出版后没有人取消订阅,订阅量反而还有所增加了,这下两口子这就来劲了,开始计划分工。

“咱们就一起干吧。”

妻子莉拉说:

“行了吧,我还是保留我原来社会工作吧,这样可以保证用来付房租。”

“你就为杂志多付出一点。”

结果华莱士为了省钱,还不去买杂志,每天跑到纽约公立图书馆去搜集杂志中的资料。

华莱士原来的目标是希望能有5000名订户,结果就在《读者文摘》发行的第1年,他们就已经超过了这一目标。这本定价2毛5分的小杂志,没有广告收入,就是靠卖杂志挣钱。

到了1980年,华莱士夫妇共有的财富就已经达到了五亿美元。但是华莱士夫妇没有抱着这笔财富守着,他们没有儿女,他们事业成功之后非常慷慨地回馈社会。

华莱士基金会就是目前美国最大的一家慈善组织之一,这家组织致力于帮助儿童教育和艺术事业。

华莱士还给曾经就读过的学校捐出了大笔的款项。

一锅直击人性真善的心灵鸡汤

我印象中,最美的一幅画,就是两口子的一幅素描合影,真漂亮,就是像咱们说那种老式的知识分子,恬静、中庸、内敛、厚道,你看不出任何富豪的哪怕那么一丁点的那个气息来。

华莱士同样也没有忘记他在创业初期,为他提供免费杂志阅读的纽约市公立图书馆,在那儿捐了180万美元,捐给了这个公立图书馆。

纽约公共图书馆的108室:在1920年代,德威特•华莱士(DeWitt Wallace)在这个房间里呆了无数个小时,阅读和整理图书馆藏书中的文章。(图片:Bestbudbrian/维基)
纽约公共图书馆的108室:在1920年代,德威特•华莱士(DeWitt Wallace)在这个房间里呆了无数个小时,阅读和整理图书馆藏书中的文章。(图片:Bestbudbrian/维基

目前这个纽约图书馆杂志期刊的那间大屋子,就是要做Wallace(华莱士)用他的名字来命名的。

1981年的3月30号,华莱士去世了,享年91岁;太太莉拉在3年后去,世享年94岁。

读者文摘》在全世界用多种语言发行,在香港有一个中文的正版的《读者文摘》  它的首位总编辑是谁?是文坛大师、幽默大师林语堂先生的女儿林太乙出任。

读者文摘》中文版在1965年3月香港创刊后,是有史以来最受欢迎的中文月刊,内容除了激励人心的真实故事,其中的幽默笑话和中英文对照的内容成为最受欢迎的板块,帮助了无数无数说中文的读者学习英文、了解世界。

这个里面也包括心怀深深感念之恩的我 - 江峰本人。

说到这,我们要插一段了,就是在在华莱士先生去世的1981年,中国当时也出了一本《读者文摘》,我相信在中国大陆生活的三四十岁往上的人都应该很熟悉这本杂志,中国的《读者文摘》也曾深深地影响了一代人,不过这个中国的《读者文摘》实际上是一个盗版,和我们今天讲的这个美国的《读者文摘》没有关系,经常采用它的文章。

在美国《读者文摘》锲而不舍的要求之下,后来中国版的《读者文摘》就改名了,改名到我们现在读的就叫《读者》  把文摘两字拿掉了。

那就不用嚼了,不用Digest了,直接拿来用,结束了双方几年的纠纷。

2004年,《读者文摘》在美国的销量达到了1千万册,但是随着数字化媒体的迅速发展和忠实的那几批老读者逐渐的老去、离去,《读者文摘》像其他的印刷媒体一样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

2009年和2013年,《读者文摘》两次寻求破产保护,现如今这一锅百年老汤还在炖着呢,仍然是美国享有很高声誉的杂志。

读者文摘》有一个怎么样的风格或者说一个杂志的灵魂,让它这样地历久弥新呢?

不追求过眼烟云一样的热点,始终守住人性。

100年前躺在病床上的创始人华莱士,他当时就这样想的,只有人性的东西才能征服人心,即便在一个物欲横流的社会里,人总是有所敬畏的,那就是看似简单朴素的真与善,真诚和善良在拯救、平衡人的内心。

读者文摘》在平淡当中蕴含人性的力量,在人文关怀中温暖读者的内心、抚慰着人们的心灵,一代代人有着一代代人的时尚,但是《读者文摘》用持久的人性的东西打败了时尚与热点,百年不衰。

历史上的今天,《读者文摘

快一百年的老汤,

透出来平凡生命中

不平凡的滋味

责任编辑:吴永健/楊述之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