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北京地坛医院是北京治疗新冠病毒的医院之一,身穿防护服的护士正在重症监护室为一名患者提供治疗。(图片:Zhang Yuwei/AP)
北京地坛医院是北京治疗新冠病毒的医院之一,身穿防护服的护士正在重症监护室为一名患者提供治疗。(图片:Zhang Yuwei/AP)

超级崩溃!新冠患者莫名死 其他患者等待死~

【希望之声2020年2月27日】(编译:李昭希)新冠病毒爆发以来,中共称与新冠病毒进行了激烈的“战争”,为了配合它的战争,与该流行病无关的疾病患者的公共卫生服务正在被缩减或暂停,非新冠患者医院拒之门外,只能等死。

北京地坛医院是北京治疗新冠病毒的医院之一,身穿防护服的护士正在重症监护室为一名患者提供治疗。(图片:Zhang Yuwei/AP)
北京地坛医院是北京治疗新冠病毒的医院之一,身穿防护服的护士正在重症监护室为一名患者提供治疗。(图片:Zhang Yuwei/AP)

28岁的聂文杰从湖北北部的一个乡村小镇到达武汉协和医院肿瘤中心,希望他的爸爸能够继续接受晚期肺癌的化疗,该疾病使他无法进食或睡眠。一位医生道歉并拒绝了他:为给新冠病毒患者腾出房间,医院正在清空癌症病房。

湖北西部的另一个家庭也快要崩溃了,他们一周大的婴儿患有血液病但被医院拒绝了。北京的另一位肾功能衰竭的妇女因没有提供透析服务的设施,她在几条城市紧急热线上请求操作员的帮助。

北京大学教授,中国国家卫生委员会新冠病毒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刘戈登在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说,“遏制感染政策失去了平衡,为避免1%的感染机会,我们选择了放弃99%的人?”刘说,“要制造一种比新冠病毒本身造成的人员伤亡还要惨重的局面,这将是最大的遗憾。”

武汉一家医院的医务人员运送一名死于感染新冠病毒covid-19的人。(图片:AP)
武汉一家医院的医务人员运送一名死于感染新冠病毒covid-19的人。(图片:AP)

作为预防新冠病毒的措施,全国的医院拒绝大量疾病患者的现象实在是罕见。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Center for Health)健康中心资深学者埃里克·托纳(Eric Toner)说:“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方法可以作为预防措施。”

陈选义是澳大利亚的一名研究生,她是一个网络在线志愿者,她们的团队由30名志愿者组成,他们试图游说医院接受寻求医疗救助的人,她们已经为40多名重病患者提供了帮助,但是有5人在等待治疗的过程中死亡。她说,她已经编制了一份175名被拒之门外的病人的清单,当然还有不知道如何使用互联网寻求帮助的众多病患。

随着时间的流逝,许多生病或重病患者的家庭感到崩溃,病人的病情正在逐步恶化,他们在无助中挣扎~

责任编辑:唐洁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