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横河评论】美国彭斯挂帅抗疫,陆媒揭武汉掩盖细节 (音频/视频)

横河评论
横河评论 - 5 / 465

【横河评论】美国彭斯挂帅抗疫,陆媒揭武汉掩盖细节 (音频/视频)

【希望之声2020年2月27日】(主持人:楊光 / 嘉宾:橫河)新冠肺炎处于世界爆发起点,川普召开疫情发布会任命彭斯副总统挂帅,美国的防疫措施如何。财新和财经各有一篇报导疫情早期医生和专家调查和当局掩盖的细节。如此严重疫情本有可能避免吗?

主持人:听众朋友好,欢迎您收听《横河评论》,我是杨光。

横河:我是横河,大家好。

主持人:新冠肺炎已经波及了全球30个国家,南韩伊朗就成了新的重灾区,美国也相应的拉高了警戒度。星期三晚上,刚刚从印度访问回来的川普就召开了疫情的新闻发布会。

中国方面虽然官方是继续严控舆论,但是一直有人在努力的挖掘真相,财新发表了两篇非常有深度的调查报告,揭示了疫情从发现到瞒报的一部分真相;前央视的主播李泽华也以自媒体人的身分前往武汉去做实地的采访报导。

但不幸的是目前财新的文章被删,李泽华也被抓。在这些角力的后面,我们看到的又是什么呢?我们今天来听一下横河先生的分析。

横河先生,我们先来讨论一下美国的情况,川普是在星期三晚上召开了新冠疫情的新闻发布会,他任命副总统彭斯为防疫总指挥。其实到目前为止,美国全部的确诊病例也就是60例,其中42例是从钻石公主号撤回的,3例是武汉撤侨带回来的,也就是说真正在本土的病例是15例,应该说是非常少的,那么这个政府这么大张旗鼓的做,是不是有点过分的虚张声势呢?

横河:那倒不是,因为情况确实很严重。首先根据各国出现的疫情,现在已经开始进入爆发阶段了,我们看到主要是韩国、日本、伊朗义大利这几个国家都是爆发,当然日本有特殊情况,那条船钻石公主号上占主要的。

美国是一个开放的国家,尽管他比较早的对中国特定的地区实行了严格的措施,但是对中国的其它地区、还有对其它国家没有采取措施,而且美国也不是一个可以关闭边境的国家。所以美国疾控中心CDC说,现在不是会不会出现社区感染,而是什么时候出现的问题。

妳刚才讲的本土的15例当中,其实只有14例是直接输入型的,就是说有武汉等其它地方的旅行和接触史;但是昨天出了第一例的社区感染,在加州,他没有国外的旅行史,没有明显的接触史,他现在怎么感染上的还不知道,这个就比较让人紧张了。

另外,刚才讲的加州的第一例,它的社区感染只是上呼吸道的感染,就是他在就诊的时候,当地的医院比较警惕,主动通报了,所以才确诊的;也就是说如果当地的医院没有通报的话,那可能还没有确诊。这个案例它提供了两个含义:不好的是社区传播可能已经不只这一例了,现在美国很多专家认为很多没有发现。美国到现在用核酸检测还不到500例,而且CDC发出的检测试剂还有问题,新的试剂还没有发放。

另外一个信息,相对不那么糟的,就是比那个糟糕的信息要稍微不那么糟一点的,就是即使有社区感染的话,并没有出现肺部的严重病变,就像早期在中国大陆的那些武汉的病例那样,就说是白肺,里面全都是水、黏液或者照的时候有毛玻璃状。如果有的话,它不需要核酸检测,临床也可以发现的,就说被临床诊断错过的机会是很小的。也就是说如果有社区感染的话,大部分都是症状比较轻的。当然,症状轻和无症状传染也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所以对美国来说,现在真的不能放松警惕。

主持人:我们看到这次美国政府,从政府到民众,其实对这个新冠疫情的关注都是非常高,警惕性也非常高,昨天在新闻发布会现场直播的时候,下面很多观众反馈好像感觉世界末日都快来了一样。所以政府这次向国会申请防疫经费,国会是一反常态,觉得政府你给我提交的预算太少了,应该多给你一点。您觉得美国这些拨款会用在哪一些方面?美国在防疫上的措施会做哪些呢?

横河:这方面还没有明确的说明,但是我个人觉得有几个方面会是需要钱的,一个就是检测试剂,因为这个是由CDC分发的,即使它委托公司去开发生产的话,它也要由政府来采购,然后再分发的,这部分政府要先投资的。

还有一个,如果说增加海关的检查项目和来自不同国家的目标的话,海关会要增加一些经费。再一个是对于重点地区,因为现在还没有发生美国国内的爆发,那就是像加州这些地区,必要的时候,如果发生什么事情,需要提供联邦紧急援助的话,那也要钱。

还有一个是开发疫苗,因为开发疫苗基本上是无利可图的,所以一般的公司不大愿意投入太多,在这方面我觉得联邦政府是应该介入的,就是提供早期开发必要的资金。

还有一个是消费品的采购和储存,像口罩等等,在疫情刚刚开始的时候,美国政府给了中国很多资源,慈善机构、非政府组织也采购了很多东西,还有很多个人、华人也采购了很多,运到中国或者邮寄到中国,造成美国市场上像这种口罩,这类的必须的用品基本上脱销了,政府可能有3千万个口罩的战略储备,现在美国说缺2亿多口罩,就包括医院现在也非常缺乏,所以这个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台湾倒是反应很快,已经一下子增加了十几条生产线,现在大概日产量可以很快的达到1千万;但是美国现在还没有,不知道美国打算怎么解决,这方面我估计政府是要投资的。

主持人:相对于美国政府的快速行动,大家就觉得中共政府在早期的玩忽职守是更加不可容忍,所以我们最近也看到,虽然官方一直在管控舆论,但是还是有很多新闻媒体都在努力的挖掘真相,比如说财新和财经就各有一篇的深度报导,当然是很快就被删了,它里面有非常多有价值的调查报告,文章是很长,现在国内也没办法看到了,所以就想请您能不能先介绍一下这两篇文章里面值得关注的信息?

横河:先讲一下财新的报导,财新的报导讲的是「新冠病毒基因测序溯源:警报是何时拉响的」,它就分析了基因测试的过程,它调查而且理清了在疾病发生的初期,从临床症状到病源的追踪到基因的测序到病源的确诊和报告的过程。

这篇主要内容就在去年12月底之前,我觉得值得关注的,就有几所医院他们分别把可疑的病例和样本分别送交了不同的基因测试公司,就是最早的并不是国家测出来的,是基因测试公司测出来的,而且得出了基本相同的结果,就是发现了一种和SARS类似的冠状病毒,也有的报告直接就说是蝙蝠的类SARS冠状病毒,有高度的相似。

最早的样本是12月24日提交的,27日就有了结果,而且马上就向武汉卫健委和医院做了报告。收治病人并且提交样品的医院包括武汉市中心医院,就是李文亮所在的医院,这也就是为什么李文亮会是最早把这个事情在他们朋友圈里面曝光出来的人。他怎么会知道?就是因为这是他的医院。还有协和医院。

武汉市中心医院提供了好几次,检测出类似结果的公司包括微远基因,就是广州微远基因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博奥医学检验有限公司,他们得出的结果,北京这个公司得出的结果就说是SARS冠状病毒,所以官方就否认说那个不是SARS冠状病毒。其实这个说法是对的,现在国际上正式命名的叫法就叫SARS-CoV-2,SARS冠状病毒2号,这是国际上学术界提出来的,后来世卫组织也承认了。

还有华大基因,这几个公司都检测出了类似的结果。再加上新华医院收治的几个病人的临床症状,这些消息汇拢以后,在29日武汉和湖北卫健委就把这个消息通报给了湖北的三级疾控中心,这就是30日曝光的武汉卫健委通知的来历,就这么来的。

当然后来还有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1月5日的结果,但这个结果实际上是武汉中心医院很早就保留了样品,然后寄到上海的,就是通过这个快车运到上海的,这个结果也报给了上海和国家卫健委。但我们主要讲的是最早期的,就是去年年底前发生的事情。

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到,就像我们在疫情早期就讨论过的那样,这件事情可以看出来中国的一线医生和基因诊断技术、专家的技术是过硬的,他们的处理和报告也是即时的,而且准确的。所有的问题并不出在技术上,而出在官僚行政系统上面,而且这还不是怠政或者是无能,是有意的封杀。

这里有几个例子,也是他们报告里面谈到的,就是在今年1月1日的时候,湖北卫健委就有一个电话通知这个基因测试公司,说是武汉如果有肺炎的病例样品送检的话,就不能再检测了,已有的病例样本必须销毁,不能够对外透露样本信息,不能够对外发布相关论文和相关数据。这是湖北省卫健委的通知。

到1月3日的时候,国家卫健委办公厅也发了一个通知,这个通知实际上就把这个,就是这些公司或者是地方上的这个病源检测的权利给收回了,就是他不允许在卫健委管辖范围之外那些机构去得到样本;已经得到了的呢要把样本销毁,或者是交给国家指定的机构,也就是交给卫健委的管辖范围之内去,然后不准任何机构和个人发布这个病源和检测结果这种。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这是卫健委这个系统封杀信息的证据。这是财新的文章。

另外一篇文章是财经的,财经是「专访卫健委派武汉第二批专家:为何没有发现人传人?」它是一个专题。我们知道这个人传人是1月20日钟南山在央视采访的时候在武汉宣布的。那么在这之前呢,国家派了两批卫健委的专家组,都没有谈到人传人。财经记者就采访了第二批专家组的一个成员,这个成员要求不要披露他的名字。

根据他的说法呢,专家组特别关注的是有没有医护人员被感染。因为两个病人吧,他可以是来自同一个感染源,不一定是这两个病人互相之间传染的。但是医护人员被感染呢,它一定是人传人,就是病人传给他的。所以专家组为了证明有没有人传人,他们到一个医院就要问有没有医护人员被感染。但他们去了好多医院得到的消息都是没有。他们专门问这个问题,就是得不到准确的回答,包括同济医院。同济医院1月5日就有医生出现症状了,但是专家组10号去的时候,他们也没有告诉专家组。

所以说这不是说哪个医院在隐瞒,而是整个武汉的医院有计划有规模的在隐瞒,也就是说这不是医院自己决定隐瞒疫情的,是上面有通知,就是专家组来的时候要向他们隐瞒疫情。这个专家直截了当就说他们在说谎,但他没说谁在说谎。当然最后可以推到武汉卫健委的头上。

但是我们从这两篇报导综合起来看的话呢,就是整个卫健委的系统,从武汉到湖北到国家卫健委都有明确的证据:他们在隐瞒疫情。当然如果再追下去的话就是另外一回事了,那就不是财新、财经的报导可以写出来的,不过就是这两篇也很快就被删除了。

主持人:那我来总结一下您刚才讲的几件事情,一个就是说,简单的说就是这个基层单位是很早就发现这个病毒了,也明白这个事态的严重性,所以第一时间上报;但是他就被上面告知说这个病毒样本要销毁,资料要锁在保险箱里面,类似的检查就不能再做了,就说这个隐瞒的决定是上面做出来的。

那我们下面就要问,就是下这个命令的这个决策人,他难道不知道这个病毒传播得厉害吗?因为专家在他汇报的时候资料上应该是写得很明确的,就说当时做决策这个人他没有想到今天的这个局面吗?您觉得是什么原因让当局下了这样的命令呢?

横河:这就是进一步追下去的问题了,就是说我们现在知道如果1月7日在政治局会议上习近平关于不要破坏新年气氛的指示,要为1月7日以后的这个营造平安气氛掩盖疫情负责的话,那么上面讲到的湖北卫健委的电话和国家卫健委的通知,他们分别是1号和3号的事情,就是在这之前的,而且都是掩盖疫情的,就是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人出来承担责任。但我想至少到国家卫健委一级,这是没有疑问的。

这是一种维稳的思维,这一种应该是自主性的条件反射。而且这个信息管制现在已经延伸到了美国,就是谷歌的这个油管频道现在就在帮助中共进行国际维稳。这油管频道只要你的节目是跟武汉肺炎有关的,或者关键词里面跟这个有关的,一律贴上这个黄标,不给做广告,甚至有的直接就把这个节目给删掉。这就是国际维稳了。这个肯定是得到了中共的这个要求,谷歌的配合,当然谷歌也可能主动做这件事情来讨好中共,这都可能的。

主持人:这个问题我还想跟您再继续探讨一下,就是说当局如果是为了维护节日气氛,那么在这么早期就把这几个病人隔离开是很容易的,也不会造成什么全社会的恐慌。那从维稳角度来说,这不也是最好的、代价最小的吗?

横河:现在还有很多谜团没有解开,将来是不是能够解开也是个未知数,就是说这个决策过程是谁决策的、为什么这样决策?我们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但是我们知道钟南山在SARS以后曾经接受采访,人家问他:将来会再出现类似情况的话会怎么样?他说至少有一点不会再发生了,就是不会再瞒报了。现在看来只有这一点是肯定的,就是一定会瞒报!SARS以后的这一次武汉肺炎瞒报了,下一次发生事情还会瞒报!

因为报喜不报忧是中共这个系统的特点。就是只要你报过一次忧,绝对不会再有机会升迁到部门负责人的位置上了。换句话说,能够做到任何一个部门负责人的位置上,就一定是他只会报喜不会报忧的。

这就跟中国城市下水道系统是一样的,在城市上面,地面上,城市是很光鲜的,到了地下没人看见就不管了,所以一下雨就发水。疾病预防也是类似的情况。就是说疾病预防这部分是看不见的,就是你做的越好就越没有政绩。因为你做的太好了,疾病不发生了,谁知道你做得好?

而灾难发生以后,他们所采取的措施呢,他无论在采取措施的过程当中制造出什么样的人道灾难来,中共都能够利用它来自我吹嘘成伟大成果。你看,现在已经出书了,疫情还在发展,已经出书了,叫《2020大国战「疫」》。战疫的疫是疫情的疫。这个维稳啊,中共的维稳它要的是震慑力,它不是要代价最小,实际上这种维稳思维对于中共来说的话,代价越大越好。

主持人:因为中共当局一开始这个措施真的是让很多人不能理解,所以我就继续再跟您探讨一下,就是说我知道您刚才讲的对,防疫平常是看不到的,但是它一旦被人看见的时候就是大事情了。而且如果,我顺着您刚才的思路,如果想让大家看到我有政绩,那难道不是说应该告诉大家有危险传染病出现了,但是我们政府及时出手控制住局面了,这不是比现在天下大乱要好很多吗?

那另外您说到维稳要震慑力,但是闹到现在这种地步它就不是一个震慑力的问题了,而且就是说是失控了。因为军队和警察、还有这个基层的维稳人员都是有被感染的危险的,那这群人被感染的话还怎么维稳呢?

横河:这是妳的思维方式,是普通人的思维方式,不是中共的思维方式。一方面就是谁也没有料到会到这个局面,所以说在每一步做的时候,它都认为它能控制局面。我们就讲为什么会SARS没有人吸取教训。对SARS真正有认识有反思的人,吹哨人,像蒋彦永医生,他是没有说话的权利的,到现在还不准他发声,他也更不会在决策层里面。

如果统治者都那么理性的话,如果统治者采取的每一步事后都证明是正确的话,那么中国历史上就不会有改朝换代了。我们知道当年是族秦者,秦也,现在何尝不是啊?就是灭中共者,中共也,都是因为它做的那些事情,中共的掘墓人其实就是中共自己。

中共现在所有的努力,就是维持它政权的努力,都会反过来成为打击它的力量。至于你说的军队和警察,他们是中共的工具,中共当局是不会考虑到他们被感染的危险的。如果说要给他们一定程度的保护的话,是为了这些人能够为中共卖命,保护它的政权。这就是现在看到的,就是最好的装备给了警察,而不是给一线的医务人员,这就是中共现在做的事情。

主持人:那刚才我们讨论的是最最最早期,12月底到1月初,那么到了1月中旬,就是第二批专家组到武汉的时候,那专家是出来说因为他们拿不到第一手的资料,得到的资讯都是假的,那就是说那个时候其实这个病毒的威力已经爆发了,这个医护都感染很多了,那为什么这个瞒报的命令还是继续呢?

横河:这个瞒报的命令是一直有效的,一直到现在还是。为什么要抓公民记者公民记者你像陈秋实、方斌,现在又多了一个李泽华,就是因为他们会把真实的消息传出去,所以说现在我们得到中共的消息还是假消息为主。所以有人评论说,最大的病毒,毒性最大的是中共。

那么谈到公民记者了,我们就讲讲这次报导,应该说中共对舆论的封杀其实是有区别的。我们刚才讲了公民记者和民间,或者医护人员的第一线信息,是第一要100%封杀的,因为那些就知道真相了。

另外一个,我们刚才讨论的财新和财经的报导,这是另一类的,这是中共允许、许可他们报导的。但是我必须说到有些媒体人显然也是利用这个机会在争取尽量多的报导事实真相,就是争取这个报导的空间,很多是打擦边球的,这才使得外界能够看到这两篇报导。而中共一发现以后就立即封杀了,这是另外一种类型。

当然还有其它的一些媒体,并不是所有的媒体都允许报导的,特别现在中共的媒体绝大部分还都是党媒嘛,没有外界第三方完全不受中共控制的媒体在报导。但不管怎么样,我认为像这种财新、财经的这些报导,我认为还是应该得到大家肯定的。

主持人:对,除了财新、财经的报导,您刚才也提到这个李泽华,那目前也是一个非常受关注的,因为他是一个相当出色的90后,能够在中共封闭洗脑的环境下长大,还能够有这么清醒的头脑,还能保持对理想的追求。所以他的被抓也是大家目前非常关注的一件事情之一。

横河:中共正在动用网络、微信朋友圈等等,在污名化这些公民记者。在这之前的重点是陈秋实和方斌,李泽华是刚刚被抓,可能还没来得及去污名化他。中共不敢公开指控这些公民记者的报导,因为那是真实的消息,中共没有办法跟人家辩论,它只能用污名化下三滥的手段,先把人抓起来,然后污名化人家,别人一被抓起来了,没有发言的机会,所以也没办法来反驳。

这只能暴露出中共的无赖和无耻,这已经不仅是中国的事情了。就从贸易战开始,美国媒体和社交网络对中国事务的关心程度是前所未有的。海外的英文报导,包括这些公民记者被抓,都是和中文社交网络几乎是同步的,就是英文报导。这也是全球化的一个结果,这个结果对中共来说恐怕不太愿意看到的。

中共以前是关起门来欺负国民,现在还是,虽然别人还是拿它没有多少办法。但是这些事件就是中共关起门来欺负国民的事件,已经变成了国际的公众事件了。就是说普通的美国民众也能够每天在新闻里面看到了,而不像以前那样子,只有人权团体在关注。

这次疫情的另外一个结果,就是国际社会对中共的认识加深了。现在由于谭德塞的表现,各个家对世卫组织这次的表现也非常不满,而且凡是听信了世卫组织替中共辩解的,就是世卫组织故意减轻疫情嘛,就这些国家现在都成为重灾区。将来人们会更关注像世卫组织这样的其它的国际组织被中共渗透控制的情况,这个是中共始料未及的,就它没有想到会有这个结果。

另一方面,人们对台湾也会有更多的同情和支持,当然台湾也许这次是因祸得福了,有的时候我觉得正义会以非常不同寻常的方法体现出来。台湾被排除在世卫组织之外,他靠不了谁了,他只能靠自己,所以他才及时的采取了措施;而且因为没有受世卫组织的影响,他采取的措施是正确的,事后证明是正确的。

应该说按照台湾和大陆人员交流来说的话,台湾是很难防范的,因为他的人员交流肯定比其他国家要多。但是台湾的医疗制度加上中共的打压,包括去年停止自由行,却能够使台湾在防止疫情的蔓延和爆发上,至少到目前为止比其他很多的国家做得都要好。

所以说我们可以看到其实这件事情也是这样的,对中共有一定认识的,或者有比较清醒的认识的,那他的防范措施就会好很多。美国到现在为止,和台湾应该是这些被感染的国家当中,相对来说防范措施做得比较好的国家,应该是这样的。而你看像伊朗,就这次爆发非常严重。

英文讲中共实际上是一个bad luck,就是中共是一个给人带来厄运的这么一个组织,所以说离中共越远越好。

主持人:好,那这次节目时间已经到了,关于这个话题我们先讨论到这里,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时间再见。

横河:好,谢谢大家,再见。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