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武汉肺炎(网络图片)
武汉肺炎的传播,人人心有余悸(网络图片)
中共病毒肺炎疫情专题

张杰:作家方方羞辱了谁?“财新”顶风发声底气何来?

【希望之声2020年2月28日】武汉封城的一个月来,成千上万武汉人夜晚上床前,早晨起床后,第一件大事就是看“方方日记”,既从她那儿了解疫情的变化,也从她那儿感受武汉人的艰辛和悲凉。他们没有兴趣去看央视和人民日报的催泪报道和正能量文章。有网友说,方方从1月25日开始坚持写日记,记录疫情爆发以来武汉人的喜怒哀乐以及个人的真实感受。这些日记,既有日常琐碎,也有民生大事,直言不讳地向外界传递出清晰有力、诚实可靠的声音。方方用细腻的文字和敏锐的观察,以日记的形式让疫区内外的人看到了与电视报纸不一样的画面。方方的日记,如同至暗时期的一缕亮光,让人们看到了生命的脆弱,个体的渺小乃至无助无奈无能无力无望,看到芸芸众生的哀哭和挣扎,看到武汉封城之后人们经历的最真实的苦难。

虽然方方日记经常被删,方方的微博也被封停,但依然有无数人每天都在阅读转发方方日记,方方日记也成为外界了解武汉疫情的真实窗口。方方在日记中描述:许多死者被病毒感染,没有机会住进医院,也没有得到有效治疗,甚至有些人连确诊都没有,就匆匆离世。她说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头上,都是一座山。而我们偏偏处在一个尘土飞扬的时代之中。2月9日,方方以沉痛的笔墨写道:“人不传人,可控可防”这八个字,变成了一城血泪,无限辛酸。”

华中师范大学家教授戴建业说:武汉是我国的文化重镇,这里有许多知名的作家教授,但他们几乎全都失声,很少人在封城之际留下像方方那样“洛阳纸贵”的东西,也许有人不敢,也许有人不愿,也许有人不能,不管属于哪种情况,面对挥笔上阵且“英勇无畏”的方方,我们这些知识人难道就没有一点惭愧?可以说,方方日记的出现挽回了武汉乃至全国知识群体集体失声的颜面。下面,我们再说说财新网。武汉封城后,它釆写的一篇篇深度报道,在悲伤的武汉撕开了一道道口子,给人们带来震憾,带来真相,也带来某种希望。

武汉肺炎病毒爆发,财新网曾于2月20日报道,武汉市社会福利院约有11位老人,因反复发烧;呼吸衰竭而死。当天晚上,“武汉发布”官微出面“辟谣”,并威胁造谣者最高可判刑七年。24日,财新网公布了上述死者的名字及死亡日期。武汉官方随即从辟谣者变成造谣者。2月26日财新网发表独家文章《新冠病毒基因测序溯源:警报是何时拉响的?》披露了许多令人震惊的信息。财新网这篇文章披露了那些内容呢?

文章告诉我们一个重要的事实。首例新型冠状病毒的实验室分析检测,最早去年12月27日就已出炉,接着又有多起病例被检测出带有新型冠状病毒。但是,直到今年1月11日,湖北卫健委才宣布“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财新指出,武汉市中心医院将去年12月24号,一名65岁华南海鲜市场男性送货员发烧入院采检的病毒,送广州微远基因科技公司,3天后的27号,中心医院接到电话通知,病人染上的是“新型冠状病毒”。另外,武汉中心医院去年12月27号还将2例不明原因肺炎患者的检体,分别送到北京博奥医学检验所与复旦大学附属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其中,北京博奥医学中心在12月30号的报告中反馈写到,检测结果是“非典冠状病毒”。当天武汉医生李文亮在朋友圈提醒亲友,小心武汉出现“非典肺炎”的日子,他后来遭武汉警方训诫,写下悔过书。

上海公共卫生中心一位研究员的话指出,上海在1月5号凌晨测出新型冠状病毒完整基因序。武汉卫健委在1月11号、也就是首例检测结果出炉后15天,第一次将“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更名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根据一位基因测序公司的人士透露,他在1月1日接到湖北省卫健委一名官员的电话,该官员告知如有武汉新冠肺炎的病例样本送检,就不要再检了,而已有的病例样本必须全部销毁,他还警告不能对外透露样本消息,也不能发布相关论文和数据。

国家卫健委办公厅在1月3日立即发布文件《关于在重大突发传染病防控工作中加强生物样本资源及相关科研活动管理工作的通知》,规定未经批准,不得擅自向其它机构和个人提供生物样本及其相关讯息,据病毒学家透露,通知下来后,中科院武汉病毒所被要求停止病原检测,销毁已有样本。1月8日,国家疾控中心宣布,初步认定新型冠状病毒为“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的病原,并且已经获得了该病毒的全基因组序列。1月10日,国家疾控中心完成了PCR诊断试剂的开发与测试,随即下发给武汉。1月11日上午7点,武汉卫健委发布通报,宣布通过病原核酸检测,确认了41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财新报道强调,中科院病毒所从12月30日拿到病毒样本并入库,到进行病毒分离,完成病毒基因测序,分离得到病毒毒株,直到1月11日对外公布病毒基因组序列,距离12月27日第一例基因测序确定新冠病毒,已经过15天,那几天本应是决定无数人命运的关键时刻,但大众却浑然不知。究竟为什么,在整整15天的时间里,武汉卫健委的病例通报为零?武汉卫健委当时掌握了真实情况吗?国家卫健委派往武汉的专家们获得了真实的信息吗?究竟是专家误导了决策部门和公众?还是有关部门误导了专家?疫情“沉寂”了15天之后,1月18日凌晨零点十分,武汉卫健委通过官网发布通报:武汉市新增4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加下来的几天里,病例数开始激增:1月19日通报:1月17日新增17例;1月20日通报:1月18-19日,两日内新增136例;1月21日通报:1月20日,新增60例。疫情“沉寂”的十多天,刚好跟武汉市、湖北省“两会”的召开时间一致。

整整15天在官方通报里“销声匿迹”的病毒,在现实中却不断地蔓延。它随着求诊的病人来到了医院,盘踞在医院,袭击着医生、护士和病人,再随着交叉感染的病人们走出医院,扩散到武汉的大街小巷。文章提出了一个振聋发聩的问题,中国自2002年非典爆发后,官方多次宣称,已花费巨资,建立一套严谨的疫情通报系统。去年12月份检测出非典冠状病毒后,中国的疫情通报系统究竟是警铃有响没人理?还是警铃一直虚设呢?

说完,财新网的硬壳文章内容,现在我们进行一个简要总结。方方在令人生畏的疫情中,单枪匹马,用她朴实而又泼辣的文笔,既不虚美也不隐恶,既不卖弄也不煽情,写出了武汉人的希望与沮丧,眼泪与欢笑,卑微与尊严。没有宏大叙事,没有立意高远,仅仅以一名武汉市民的平民视角,关注自身,关注底层,关注弱势群体,真实记录了这一个多月来武汉的疫情变化、武汉人的苦难和泪水。2月12日,在一篇题名为《拐点尚未到,谁已在高歌?》的短文里,方方写道:武汉人的痛,不是喊喊口号就能缓解的。什么时候公务员们前去工作不举旗帜不再合影留念,什么时候领导视察没人唱歌感恩,也没人做戏表演,人们才算懂得了基本常识,才算知道了什么叫作务实。

但与方方主张相反,中央宣传部已紧急编辑制作了图书《大国战“疫”——2020中国阻击新冠肺炎疫情进行中》。官媒说该书集中反映习近平作为大国领袖的为民情怀、使命担当、战略远见和卓越领导力,全景式介绍中国人民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集中统一领导下,紧急动员、齐心协力,打响疫情防控人民战争、总体战、阻击战的阶段性进展和积极向好态势,彰显中国共产党领导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显著优势。有网友称,“逝者尸骨未寒,每天还有那么人在病床上挣扎求生,悲剧还未落幕,他们已经在庆祝了……这是人干的事吗?这么急着出书而且还要出外文饭,真是刷新想像力,实在是“无耻之尤,足令人作三日呕!”我们说方方,当然也包括少数不畏强权,勇敢发声的知识人许章润、许志永、张千帆、秦前红、张雪忠、贺卫方、易中天、陈秋实、方斌、李泽华等。方方以自己的日记,让无数中国知识人羞愧,也让人民领袖的厚颜无耻暴露于天下。

财新网的调查文章像一面镜子照出了中国媒体的堕落和悲哀。财新之所以能够在万马齐喑的中国发出与主旋律不和谐的声音,显然与它的背后的掌门人胡舒立女士有关,也与一直支持财新网的中共实力派人物王岐山有关,使中宣部对其敬畏三分。但财新的文章是否也让我们感受到中南海的波谲云诡。习近平真的已经化险为夷,重掌疫情权斗主动权了吗?我不知道,但我明白“人在做,天在看”。

——转自《北京之春》

(文章只代表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