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他只花了八千万法郎就买下了路易斯安(图片:United States federal government/Samuel Morse/希望之声合成)
他只花了八千万法郎就买下了路易斯安(图片:United States federal government/Samuel Morse/希望之声合成)

真划算!八千万法郎买下路易斯安纳 美国疆域扩大一倍

【美国史话系列36】

【希望之声2020年3月10日】(作者:文长)托马斯·杰佛逊在第一个四年的总统任期里,减免了税务并裁撤了多余的法院。但他并没有真正从联邦党人手中夺下司法系统的控制权,反倒是大法官约翰·马歇尔利用马伯里的案子,确立了最高法院的权威,司法继续留在联邦党人的手里。

杰佛逊为什么要从法国人手里买下路易斯安纳

除了内政,杰佛逊还面临着复杂的外交问题。我们前边讲过,法国大革命对美国政局影响很大,两个党派对法国的态度迥异。是否继续和法国保持盟友关系,双方争执不下。虽然上一任总统亚当斯成功避免了美法两国的战争,但两国的关系一直很脆弱,杰佛逊也是如履薄冰。当时美国的路易斯安纳地区基本都处于法国的控制之下,而拿破仑的军队势如破竹,迅速席卷整个欧洲。杰佛逊当然不希望拿破仑的势力进入北美,那对这个年轻的国家将是巨大的威胁。杰佛逊希望能从法国人那里把路易斯安纳买下来,这样才能一劳永逸。他派詹姆斯•门罗前往巴黎去谈判。我们后边会讲到,门罗是美国的第五位总统,他也是美国建国元老之一。

詹姆斯•门罗(图片:Samuel Morse)
詹姆斯•门罗(图片:Samuel Morse)

詹姆斯•门罗拿破仑谈判

动身前,门罗和杰佛逊还有国务卿麦迪逊一起商量对策,他们知道拿破仑是个很强硬的人,不太容易对付。他们确立了美国的立场,并针对各种可能发生的情况作了周密安排。首先,只要法国愿意卖,门罗就把密西西比河以东的土地全部买下来。如果法国不干,就设法买下密西西比河入海口附近的一块地,这样美国就可以建一个港口。不过出乎意料的是,拿破仑跟英国人正打得热火朝天,根本没心思顾及北美殖民地。他急等着用钱,所以授权法国财政部长,把法国在北美大陆的土地一点不剩,全卖给美国,包括整个路易斯安纳

美国疆域变更图。由图中可知,路易斯安那购地案,令其时美国疆域倍增。(图片:United States federal government)
美国疆域变更图。由图中可知,路易斯安那购地案,令其时美国疆域倍增。(图片:United States federal government)

拿破仑的反应让门罗大吃一惊,之前想好的各种对策一个没用上。只花了八千万法郎,美国人就得到了整个密西西比河还有其支流所灌溉的大面积土地。门罗这趟差事,满载而归。

联邦党人为什么要重新组建东北部新政府?

尽管拿破仑很潇洒,美国东北部的联邦党人却不干了。他们担心购买路易斯安纳会削弱东北各州在联邦政府的势力。联邦党领袖决定在东北部重新建一个政府,来抵御路易斯安纳加入联邦的影响。新政府的建立,自然少不了纽约州的加入。当时纽约州的政治领袖是美国的副总统艾伦·伯尔联邦党人对他很有信心,他们相信伯尔会支持组建新政府的计划,帮助联邦党东山再起。可是偏偏有一个人特别讨厌伯尔,这个人我们说了很多,他就是权倾一时还垂帘听政的亚历山大·汉密尔顿。没办法,谁让他是联邦党的领袖呢?他说了算啊。虽然他已经退出政坛,但实际上,他一天也没消停过,不断利用自己的声望来干预政治。汉密尔顿上次总统大选的时候就公开指责伯尔,说他是个不诚实的人,会给美国带来灾难。这次纽约选举过程中他又一次言辞激烈地攻击伯尔,并且把这些话付诸报端,让所有人都看见。果然,伯尔落选了,同时联邦党人组建东北各州新政府的计划也破产了。

伯尔汉密尔顿为什么要决斗?

伯尔汉密尔顿恨得咬牙切齿。他要求汉密尔顿收回那些难听的话,并且道歉,但是汉密尔顿一口回绝了。两个人交涉了很多次都没有结果。伯尔认为,自己的荣誉受到侵害,人格受到侮辱,他忍无可忍。他提出来,要和汉密尔顿决斗!在那个时代,决斗是绅士、贵族们捍卫自身荣誉的一种办法;决斗中往往都使用枪。汉密尔顿本来不赞成决斗,因为他的儿子就是在决斗中被打死的。但是这一次,他竟然接受了伯尔的挑战。他们的决斗定于1804年7月11号进行,地点选在新泽西州的Weehawken,这个地方和纽约市就隔了一条河。汉密尔顿伯尔子弹上膛、各就各位,裁判发出了决斗开始的信号。两人同时举枪,随着两声枪响,汉密尔顿栽倒在地,伯尔安然无恙。伯尔遗憾地看了一眼奄奄一息的汉密尔顿,转身离去。决斗第二天,汉密尔顿去世了。

亚历山大·汉密尔顿( John Trumbull)
亚历山大·汉密尔顿( John Trumbull)

汉密尔顿也算是个时代的弄潮儿,他才学过人、有胆识、有魄力,是华盛顿器重的兴利之臣,为稳定美国经济立下过汗马功劳。但是他为人强势,做事专横,对权力有着巨大的渴望,也得罪了很多人。美国各地报纸都报道了他去世的消息。但是大多数人听到他的死讯,并没有激烈的反应,也许决斗在那个时代不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吧,人们只当这是一场个人恩怨的悲惨结局。然而,伯尔的政敌们,可就不是这么想的了。他们指控伯尔谋杀了汉密尔顿,不肯放过他。纽约是汉密尔顿的地盘,伯尔也深知在这里脱不了干系,只有远走高飞,朝南方逃。他一路跑到了佐治亚。

1804年美国总统大选

眼看又要美国总统大选了,这次共和党人再次提名杰佛逊为候选人,但是副总统候选人的位置给了纽约州的州长乔治·克林顿,没有伯尔的份了。联邦党那边,总统候选人是南卡罗来纳州的平克尼。其实,汉密尔顿活着的时候,就一直想让平克尼家族的人当总统,但终究没有如愿。

民主共和党人尽数杰佛逊功绩 联邦党人最后一搏

这次总统大选,联邦党已然元气大伤,他们很清楚,想赢得大选不太可能。民主共和党人列举了托马斯·杰佛逊在四年任期内的功绩,他们强调杰佛逊取消了苛捐杂税,减轻了人民负担。另外,以前联邦党人不断借钱,欠了很多债,杰佛逊一分钱也没借。而且,杰佛逊没动一枪一炮,就收购了路易斯安纳,拓展了美国的疆土,还多了一个南方的入海口。面对这些事实,联邦党人无可辩驳。他们唯一希望的就是,自己推举的候选人不要输得太惨,至少能拿到40张票,输得体面一点。

但是,结果让他们大为失望。杰佛逊得到了162张选举人票,平克尼只拿到14张,连杰佛逊的1/10还不到。令他们更想不到的是,美国东北部是工业重地,也是联邦党的票仓,可是这里的人也都支持杰佛逊。这怎么解释呢?上一任总统约翰·亚当斯的儿子John Quincy Adams分析认为,杰佛逊走的民众路线是正确的,他有成千上万普通美国人的支持,才得以连任。1804年大选后,美国参议院里只剩下7个联邦党人,众议院里只剩下25个了。

国会弹劾Chase法官成功了吗?

但是,联邦党还继续控制着司法系统,法院的法官基本都是亚当斯任期结束之前任命的,比如我们上集讲过的“午夜法官”。联邦党把法院当作最后的战场,想对杰佛逊继续发难。

Samuel Chase(图片:John Beale Bordley (1800-1882))
Samuel Chase(图片:John Beale Bordley (1800-1882))

唱对台戏的主力法官之一叫Samuel Chase,他来自马里兰州,曾经签署过独立宣言,也是大陆会议成员;但是他并不赞成美国宪法,在马里兰州投票时他投了反对票。和很多联邦党人一样,Chase不认为美国人应当享有平等的权利,他说那是暴民政治;在Chase看来,普通人和受过良好教育的人享有同等权利,会带来巨大麻烦。杰佛逊对此很反感,他认为一个大法官,竟然公然违反宪法精神,理应受到惩罚。

在杰佛逊第一任期最后几个月里,众议院准备弹劾Chase法官;国会还成立了一个委员会负责调查取证。弹劾听证会定于1805年2月举行,离总统就职仪式只有1个月左右时间,听证会主席正是副总统艾伦·伯尔。参议院一共花了三个多星期听取证词,然后就Chase的八项指控逐一表决。结果没有任何一项指控得到罪名成立所需要的2/3票数,Chase继续留任联邦最高法院法官。有些人怀疑是伯尔故意袒护Chase,因为他作为听证会主席,有权力决定哪些证据可以接受,哪些不能。但是,伯尔的一举一动,都没有给批评者留下任何把柄。弹劾失败了,但是Chase也收敛了许多,他再也没有利用法庭,对杰佛逊进行政治上的攻击了。

Chase弹劾案刚结束没几天,托马斯·杰佛逊宣布就职,他的第二任期开始了。此时的伯尔,政治前途出现了重大转折,他遇到了很大的危机,既不能留在华盛顿,也不敢回纽约。他在国会发表了最后的演说之后,便匆匆离去,开始了一次说走就走的长途旅行。他会去哪里呢?请看下集。

责任编辑:吴永健/楊述之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