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艾伦·伯尔(右)与汉密尔顿的决斗
艾伦·伯尔(右)与汉密尔顿的决斗(图片:1902年图书“Beacon Lights of History”插图)

犯有叛国罪?美国历史上争议极大的副总统

【美国史话系列37】

【希望之声2020年3月11日】(编辑:文长)

艾伦·伯尔为什么要跑?跑哪儿去呢?

杰佛逊第二个总统任期里,副总统是乔治·克林顿。艾伦·伯尔没有连任副总统,因为两个党派都不支持他。伯尔这个人在历史上争议很大,后人记住他多半是因为他和汉密尔顿决斗的事情。汉密尔顿是联邦党的最高领袖,很有社会影响力,结果在纽约旁的新泽西——他自己的地盘上,被伯尔一枪打死了。伯尔也知道闯了大祸,在纽约这一带再也呆不下去了,怎么办?跑吧。

他跑之前,还在国会做了一次演讲,主要就是宣称自己会继续捍卫宪法、捍卫自由和公正。不知道他这次演讲是不是想给人留下最后一点好印象,但是他自己很清楚,这是他在政坛的最后一次亮相了。伯尔现在不光是失去了一切政治权利,还欠了一屁股债,还不起,不敢回家。他离开华盛顿之前,给女儿写了封信,信中说:“十天,或是十二天后,我要往西走,这趟旅行我可能去新奥尔良,也可能去更远的地方。”他还给女婿写了封信,说对不起啊,老丈人我不敢回家了,回去就得被绞死。带着对未来的迷茫,伯尔忧心忡忡地逃亡。

伯尔的计划是什么?谁支持他?

历史学家也不能完全说清楚,伯尔到的计划到底是什么。因为,他和不同的人说了不同的话,谁也不知道他到底想干啥。

阿伦·伯尔(Aaron Burr)画像
阿伦·伯尔(Aaron Burr)画像(图片:1800年代画作)

有一种说法,是伯尔想从西班牙人手中把墨西哥抢过来(因为墨西哥当时是西班牙在北美的殖民地),在那里建立自己的国家。可是伯尔现在单枪匹马,什么计划都不可能实现,他需要钱、需要军队,需要各方面的帮助。他从女婿那儿得到一笔钱,又从一个爱尔兰裔的富商那儿得到点资助。他还找了两个人,一个是以前当过参议员的乔纳森·戴顿,另一个是路易斯安纳的军事指挥官詹姆斯·威尔金森。历史学家说,伯尔还试图取得英国人的支持,他找过英国驻华盛顿的大使,说他要建立一个新国家,包括墨西哥和美国西部的几个州,从而脱离美国。英国大使挺看好这个计划,或者说密谋吧,就答应了伯尔,但是他说这个事得跟伦敦方面商量商量,至少得等四个月的时间。但是伯尔等不及了,他现在的处境很危险,于是他决定立即行动。

他经过俄亥俄和密西西比河,一路来到了新奥尔良,这里是美国最南端的港口,眼看就要到墨西哥了。他在这儿找了一些有钱有势的人,向他们兜售自己的计划。有些人早对西班牙的统治不满,这下一拍即合,他们决定支持伯尔伯尔突然有了信心,于是决定返回东部,把计划付诸行动。回程途中,伯尔路过圣路易斯,会见了詹姆斯·威尔金森将军,他想做伯尔的同谋。但是,威尔金森私下里收了西班牙人很多贿赂,他在美国充当西班牙的间谍,所以他又不敢得罪西班牙。想来想去,威尔金森伯尔说,你现在惦记着墨西哥,可能为时过早,得等时机成熟了再行动。他说,要不这么着吧,你不是被华盛顿政治圈踢出来了吗,我帮你重新返回政治圈,怎么样?我帮你争取到印第安纳州的国会议员这个位置。没想到,伯尔不同意,他还是舍不得夺取墨西哥的梦想,因为那样他就可以就地称王。

1806年春天,伯尔正好出逃了一年左右的时间,他决定动手了。但是,他突然发现资金出了问题。他试图说服那些想分享墨西哥财富的人帮助他,但没有成功。他原本寄予厚望的英国,也没有给他提供支持。根据伯尔的计划,美国必须得跟西班牙打一仗,因为他认为一旦战争爆发,西部各州的人就会站在他这一边,共同和西班牙人抢墨西哥。挑起一张战争可不是件容易的事,但是如果战争不爆发,伯尔的整个计划可能就泡汤了。伯尔正左右为难,突然听到了更坏的消息:杰佛逊总统明确表示,美国绝对不会和西班牙开战。面对局势的不利,伯尔被迫改变计划。他决定暂时放弃进攻墨西哥,先在路易斯安纳建立一个定居点,然后再伺机行动。

威尔金森将军为什么最后不支持伯尔了?

伯尔虽然离开华盛顿一年,但是他这么大的动静,好多人都注意到了他。有关他的各种传闻铺天盖地,媒体还旁敲侧击地指责他阴谋分裂国家。社会风声的变化,给了威尔金森将军摆脱伯尔一次绝好的机会。他说白了还是不敢玩这么大一盘棋,何苦放着西班牙人给的钱不要,偏要支持一个被政坛抛弃的冒险家呢?而且,伯尔一旦失败,那他就是共犯,要处死刑的。

威尔金森(James Wilkinson)
威尔金森(James Wilkinson)(图片:美国画家Charles Willson Peale 1797年画作)

威尔金森不但不跟伯尔混了,还反过来告了他一状。他写信给杰佛逊总统,说有支一万人的部队正直逼新奥尔良,气势汹汹,准备进攻墨西哥。他说来者不善,他们可不光是冲着墨西哥来的,可能整个路易斯安纳都得被吞并。他还说,我可不知道主谋谁啊,请总统明鉴!当然他这明摆着就是举报伯尔嘛。杰佛逊接连收到了很多封密信,从各个侧面都证明伯尔一直觊觎着墨西哥和路易斯安纳。但是,杰佛逊偏偏把威尔金森这封信当作确凿的证据。

杰佛逊伯尔的做法是怎么看的?

杰佛逊马上召开内阁会议,讨论对策。会议最终决定,要求所有参与伯尔行动的人马上离开,所有军事指挥官都要想办法阻止伯尔胡来。杰佛逊还在国情咨文讲话中说,伯尔的鬼主意不止一个,他有好几个方案。一个是让西部各州从美国分裂出去,另一个是想夺取墨西哥;当他发现西部的人不支持他分裂的时候,就开始打新奥尔良的主意。他还说,伯尔为了掩人耳目,故意说他只想在路易斯安纳找个定居点,他实际的野心可大着呢。杰佛逊坚持认为,伯尔有罪,而且是叛国罪。

伯尔叛国案的结果是怎样的?他被定罪了吗?

根据美国的法律,犯了叛国罪,这个人就得处死。虽然法庭还没有给伯尔定罪,但是很多美国人觉得,杰佛逊的声明就是事实。又过了差不多一年,1807年2月份,伯尔被捕,被押往弗吉尼亚州的里士满,接受联邦大陪审团的裁决。6月份,大陪审团正式指控伯尔犯有叛国罪,要将他送上法庭。受理这个案子的正是首席大法官约翰·马歇尔。我们前边刚讲过,马歇尔利用马伯里的案子,确立了最高法院的权威,也让杰佛逊难堪过一回,为联邦党人保住了司法分支的控制权。马歇尔知道杰佛逊对自己不满,总想着要“回敬”一把;这回杰佛逊终于抓住机会,不遗余力地要给伯尔定罪,他为此还下令全国各地政府官员,要尽一切可能寻找证人,提供伯尔有罪的证据。所以,马歇尔在发表意见和裁定的时候,格外小心。

阿伦·伯尔(Aaron Burr)
阿伦·伯尔(Aaron Burr)肖像(图片:美国画家 John Vanderlyn 1802年画作)

伯尔在法庭上为自己辩白,他说:“没有行动,就不能构成叛国罪。然而我受到了攻击,这些攻击不是基于我的实际行动,而是一些错误的报告,说我可能会采取哪些行动。整个国家都站在我的对立面上,这公平吗?威尔金森向总统打小报告,结果吓唬住了总统,然后总统又去吓唬人民。”杰佛逊的一些反对者说,总统把对伯尔的审判变成了一场政治斗争。他们说,杰佛逊想利用这次审判,作为攻击首席大法官马歇尔的素材。8月底,马歇尔宣布停止收集证据。他告诉法庭说,宪法规定,断定叛国罪至少得有两个证人,到目前为止一个都没有。结果,9月1号大陪审团做出了决定。判决书上这么说的:本陪审团宣布,掌握的证据不能证明艾伦·伯尔有罪,因此我们宣布他无罪。这个判决应当说让伯尔死里逃生,但是伯尔和律师对判决的文字表达很不满意,他们说,大陪审团只要说“有罪”或者“无罪”就足够了,不要说其他的废话。马歇尔觉得他们说得有道理,于是下令大陪审团重写裁决书,上面就两个字:无罪,not guilty。

折腾了好久的伯尔叛国罪终于尘埃落定了。伯尔这家伙,在历史上很有争议,人们对他的评价也各不相同。他一生中的功绩好像没有什么被后人记住,提起他,人们往往就想到两件事:一次成功的决斗,一次不成功的叛国。虽然他死里逃生,但他后半生基本都是羁旅行驿,甚至有点颠沛流离的状态。他去英国待了几年,然后在朋友的帮助下才回到纽约。因为和汉密尔顿决斗的事情,他怕别人认出来,还曾经用过化名。他在临死前几个小时,有朋友问他,说你能不能最后说句实话,你到底曾经有没有密谋分裂美国,有没有要抢墨西哥?行将就木的伯尔肯定地回答:没有!我就是想去抢月亮来分给好友,也不会想去分裂国家。可是,谁又能确认这是他的真实想法呢?他一生都在和不同人说不同的话。

圣詹姆斯酒店(St. James Hotel):伯尔的最后的住所和死亡地点
圣詹姆斯酒店(St. James Hotel):伯尔最后的住所和死亡地点(图片:19世纪末照片)

伯尔的事迹对美国政治有什么影响?

伯尔的事情,给美国政治带来了不小的影响。他毕竟当过副总统,位居权重。因为当时的政策,是竞选总统得票第二多的人自动成为副总统。伯尔的各种行为,让人们觉得有必要修改选举机制。最终,国会通过了宪法第12修正案;从此,副总统的提名独立于总统。杰佛逊在他第一任期内,主要解决了减税、购买路易斯安纳,还有缩减开支等问题。他的第二任期刚刚开始,就上演了伯尔叛国这一出戏。可是,这对于当时的美国来说,还只是个插曲。19世纪头个十年里,英国对美国的威胁越来越严重。这是怎么回事呢?请看下集。

责任编辑:吴永健/楊述之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