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一念之差前功尽弃,错失得道机缘。
一念之差前功尽弃,错失得道机缘。(示意图片:〔清〕黄增人物画局部,国立故宫博物院藏)

一念之差 前功尽弃 错失得道机缘

【希望之声2020年3月4日】(编辑:吴永健)人生,选择什么样的路关键时刻还是自己说了算。仔细想一想,自己是否有过因为坚持到底,而做成功的事呢?还是曾经因为这样或者那样的原因而错失什么呢?这是非常值得思考和有意义的事情。

记得佛教中有一个小故事,讲到一个修炼人在山上结庐独修非常精进,对世间的名利、情色都放下了。有一天来了一个美貌妇人来借宿,修炼人便将茅屋给她居住,自己住在门外的院子里。因为没有色心,便没有非分之想一夜安然度过。早晨起来,妇人告别走了,修炼人看到妇人将一枚簪子忘在床上了,于是就想:「虽然我不计较钱财,也许可以将簪子送给我的家人。」于是便把簪子收起来了。

刚收起来就发现自己犯了贪戒,马上出去看,发现渐渐走远的妇人已变成观音菩萨的形象。

原来是菩萨在考验自己。一切都晚了,修炼人失去了一次得度的机会,不知何时才能再促成机缘。

一个贪恋红尘的人,要想修炼谈何容易?会有来自方方面面的考验呢。

《太平广记》 (神仙十七)中,记载了这么样一个故事:

隋炀帝-杨广(图片:阎立本)
隋炀帝-杨广(图片:阎立本)

隋炀帝大业年间,裴谌、王敬伯、梁芳三人结为修道好友,一齐进白鹿山学道。经过十几年的修练,历尽千辛万苦,但他们好像什么也没有得到。后来梁芳死了,王敬伯对裴谌说:「咱们背井离乡,抛弃了世间荣华富贵的生活来这里修道。在这深山老林里,听不见美妙的音乐,吃不到美味佳肴,以享乐为耻,自甘寂寞的过着如此清苦的生活,都是为了得道、成仙。然而如今仙境渺渺不知在何处,我们如果继续在这里苦熬,只能死在山中了。我打算立即出山去从新过豪华的生活,追求功名利禄。何必白白死在这空山里!」

裴谌说:「我早已看透人间的荣华富贵如过眼烟云。大梦初醒的人怎么可能再回到梦境中去呢?」王敬伯任裴谌怎样挽留也不听,一个人出了山。当时是唐太宗贞观初年,王敬伯不但恢复了原来的官职,不久又被任命为左武卫骑曹参军。一个姓赵的大将军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他。不到几年,他就升为大理寺的廷尉,穿上了红袍,很是风光。

有一次他奉命出使淮南,坐船走到高邮,当时他的船队仪仗森严,威风十足,江上的民船都躲着不敢走。突然一只小渔船出现在船队前面,王敬伯心里很不高兴。仔细一看,那渔夫竟是当年和他一起在山中修道的裴谌。于是赶快派船追上去,请裴谌上了大船。

王敬伯握着裴谌的手说:「老兄当年一意修道,如今你又得到了什么呢?不过还是个江上的渔夫嘛!所以我看修道的事如同捕风捉影。人生苦短应该抓紧享乐,何必白白扔掉岁月呢?我现在虽然还算不上飞黄腾达,但比起山中的老翁还要强的多吧?你还像从前那样甘心在山中埋没了自己,我真是不能理解啊!不知你需要什么东西,我一定满足你的要求。」

裴谌说:「我虽是山中的平民,但早把心寄托于闲云野鹤,我怎么会像《庄子》中说的那样,让只腐烂的死鼠引起我的兴趣呢?人各有志,你何必向我炫耀你那些浮名微利呢?人世间的东西我都非常充足,你能送我什么呢?在青园楼的东边有一个樱桃园,那是我的家。你公余之后如果有空,可以来找我。」

裴谌对王敬伯说「我虽是山中的平民,但早把心寄托于闲云野鹤……」(示意图片:〔明〕吕纪秋渚水禽 轴,国立故宫博物院藏)
裴谌对王敬伯说「我虽是山中的平民,但早把心寄托于闲云野鹤……」(示意图片:〔明〕吕纪秋渚水禽 轴,国立故宫博物院藏)

十几天后,王敬伯想起裴谌的话,就去樱桃园找裴谌。门上领着王敬伯往里走,起初四周挺荒凉,可是越走景色越美。进了一个大门,里面楼阁重重、花草繁茂,好像不是凡人住的地方,景色无比秀丽,阵阵香风袭人,令人神清气爽,飘飘然如同身在云中。王敬伯此时的心情也转变了,觉的做官为宦实在没什么意思,自己在常人中非常卑贱,看他那些同僚也像蚂蚁一样卑微了。

不久,只见一个仪表堂堂、衣冠华贵的人来到面前,王敬伯赶紧下拜,抬头一看,竟是裴谌。裴谌说:「你长期在人间做官,心中尽是贪欲私心,像背着一个沉重的包袱使你步履艰难哪。」裴谌把王敬伯请到客厅,一切物品都不是人间的东西,摆上来的美味佳肴王敬伯也从没吃过。

裴谌告诉管家说:「王敬伯是我山中的朋友,由于修道的意志不坚,扔下我下山了。离别十年了,他才做到廷尉,他的心已经完全归于凡俗了,只能叫世间的女子来让他取乐。」裴谌让管家用神通将几千里之外的王敬伯妻子赵氏召来,给他弹筝助兴。

天快亮时,裴谌让管家送赵氏回去,并说:「这个厅堂是九天画堂,凡人是不能进的。但我过去和王敬伯是修道时的朋友,可怜他为世上的荣华迷了心窍,自己甘心赴汤蹈火,聪明反被聪明误,工于心计反害了自己,从此将在生生死死的苦海中沉浮,看不到彼岸。所以才故意请他到这里来,想使他开窍醒悟。」

裴谌又对王敬伯说:「尘世的路漫长遥远,人在世上常常会有千愁万虑,望你多多珍重吧!」王敬伯拜谢辞别了裴谌。五天后,王敬伯公务完毕要回京了,就偷偷又去找裴谌,想向他辞行。但到了樱桃园,看到那里只是一块长满杂草的荒地,心中十分惆怅的回去了。

的确,在世间浮沉,一旦堕入凡间深处,就很容易忘却自己真正家的美好。

责任编辑:楊述之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