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石濤評論】王滬寧主導下 習近平戰瘟疫 拯救全人類 (音頻/視頻)

shitaopinglun

【石濤評論】王滬寧主導下 習近平戰瘟疫 拯救全人類 (音頻/視頻)

【希望之聲2020年3月4日】(主持人:石濤)

大家好,這裏是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石濤評論時間,我是石濤。

 

就我個人來講,我以爲這種時候有一種命理的概念,你看那個摩西,就是耶和華降災埃及人,他根本不改,一直到神殺掉他的頭胎,那是埃及國王沒辦法了,因爲死人了嘛,他就害怕了,而不是他改變。這個有一種相生相剋的道理,一旦神降災出來,在人中對太多的人就沒有悔過的機會了,是有這個成分在裏頭,啊沒有悔過的機會了。你記得我們在講《封神演義》裏我就說,我說當他太廟被燒了之後,元始天尊就馬上讓靈珠子投胎,就是先鋒官就得到了。而在投胎中間的這個過程中呢,李靖的老婆就懷孕三年零六個月,對不對?很可能三年零六個月,他老婆懷孕的時候,就是女媧把狐狸招來的時候,前後三年,保不齊。就是說紂王出事,女媧不高興,然後把狐狸招來,那這邊李靖他老婆就懷孕了。因爲女媧的境界高,當她發怒的時候,下面的神就跟着動了。我剛纔講的意思就是說,其實你看到的東西是很多人難以改變,也正是因爲難以改變,劉伯溫早在六百年前就說了一句:貧富若不迴心轉,看看死期到眼前。習近平今天很難改,通篇之假,而且大家會看起來令人非常瞠目結舌,就是說他跟神經病差不多,我說句難聽話,跟神經病差不多。

 

我們今天跟大家分享幾個新聞,湊在一起你就知道。朝鮮星期日發射兩枚不明飛行物,有人說是很近距離導彈,反正他放導彈了,近程飛彈。背景,平壤讓華盛頓的去核談判陷於僵局。幾個星期前,平壤宣佈終止暫停試射遠程導彈,你暫停遠程試射導彈,現在朝鮮大概出現了七千人被感染,這是他自己朝新社說的,七千人被感染,你這個東西都應付不過來呢,可能在某種程度上他還要去找川普幫忙呢,如果有可能的話,他會找川普幫忙的。那你放導彈跟那個分兩回事,對不對?三月二號中午1240分,在日本專屬經濟區沒有發現任何飛彈,也沒有任何損失。韓國說,大概兩百三十公里,可能是新型的火炮彈。我個人覺着,這沒啥啦,就無所謂了。他就是放了個炮,這個炮呢也沒多遠,按照川普的說法呢,反正它不是遠程導彈,他就無所謂,他愛放放,愛怎麼放怎麼放,對不對?這問題就是,他爲什麼放這個炮?咱們連着看你就會看出來有意思。

 

英國的《金融時報》寫了一篇文章,他是英國《金融時報》的首席外交評論家,他把川普跟習近平給捆到一塊了,這是一箇中文的一個簡單的介紹了。他捆到一塊的一個原因就是川普在講有關疫情的時候,很多人說他是潔癖,他對病毒這東西他可不喜歡了。然後他又說了,在美國不會發生,不會發生,不會發生,他一直是這個態度。那它是一個公共事件,它已經到這份上了,那你說不讓它發生,那病毒聽你的?這事不好辦,對不對?第一個;第二個,他認爲,他裏面有着他自我表達的精英的成分,川普在第一時間就拿到了習近平的彙報,習近平一月三號就開始給他彙報消息,對吧?一月三號彙報消息,到了二月二號,二月三號,當時華春瑩說彙報了三十次,三十一天彙報三十次,等於是每天做簡報。在這個背景之下,川普沒費吹灰之力就把習近平當爛土豆一咔嚓,然後川普就很成功的把美國人都給弄回去了,現在在中國就是大使跟他太太,這是川普認爲自己很得意的地方,這你不能說不得意,就是他把習近平當孫子。在這個背景之下呢,因爲他是個生意人嘛,他的利益成分太大,會影響到他自己,在執政上。所以當他面對現實環境他就有點不太高興,當不太高興,他現實就是現實啊。

 

那道瓊斯今天我看中午的時候,它回彈大概五百多點,給我的感覺呢不容易,它回彈了五百多點,就是它下衝了三千四百點上個星期,它現在回彈五百多點,根本就沒逃出下行區,這是一個自然的一種回覆,自然的反彈。我現在沒看,我做節目的時候沒看。而股市對川普來講,川普的意思就是那股市就不能回頭,就得一條線往上跑,所以不是那麼回事。所以我以爲這些東西,你一定要記得,川普是神選擇的,這點我非常接受,但他是人,他受到他自己生命境界的限制,沒有對錯,就是他生命境界,他就是一個被選擇的人,他可就這麼框着他,所有這一篇文章就在解釋,他在說川普的時候,主要是說川普,在這點上,在政治上,可能對他有挑戰。然後就對比了當時奧巴馬時代,那個就無所謂了,我們主要是看習近平。

 

他說,習近平沒有擔心連任的問題,但他的民望和他自己統治的正當性遭到威脅。是的,我以爲是,確實遭到了巨大威脅。衛生、經濟危機,在國際舞臺上非常尷尬,試圖說這是一個天然災害,那習近平沒有任何錯誤,一再強調北京迅速採取有效措施,團結一致,但李文亮事件說明官方的說法不令人信服。是,習近平在拼命甩鍋,用一切的方式甩掉他自己,然後在甩鍋的背景之下,以所有中國人的災難作爲一種鋪墊,來重塑他的大國領袖。在國際社會中推卸責任,把責任推給誰?推給美國,這是他做的,他只有推給美國才行,他推給俄羅斯,俄羅斯不幹,他玩不轉;他推給美國是因爲美國太紳士,而推給美國的最大的基礎是延續在中國環境中對國人的洗腦是以美國假想敵,以美國作爲假想敵,愛國主義成爲他統治中國人思想的唯一的一條線,來保證國內的政治穩定,社會穩定,來保證習近平的執政的合法性和正當性,所以在他沒有辦法,在基層已經出現反對的聲音的背景之下,他走了這條路。現在基本上走了這條路,是王滬寧幫他宣傳的,國際局勢緊張,網民普遍認爲病毒是美國製造,來害中國的,這件事情是源自於包括鍾南山都幫他配合,對吧?最先發生在中國,但源頭不應該在中國。

 

張文宏,復旦的教授就不太認同,但是呢,張文宏不太認同,他是一個地方的,而鍾南山是要完成他的政治任務,來確保政治制度的穩定,他太多的錢、太多的利益在這個體制之下,所以鍾南山就成爲了習近平的傀儡,而不是爲老百姓服務的那麼一個救死扶傷的醫生,他是一個政治上的傀儡,權力上的蛀蟲,就是說他們都在這個體制之下獲利的人,跟習近平一樣,所以在這種專業的角度來講,鍾南山扮演了一個很好的角色,爲習近平,因爲他有零三年的非典的鋪墊,他有相當的一種合理性跟正當性,在中共體制下。所以這裏他就講出了由美國製造,如果美國製造傷害中國,那今天的中國就會出現一個疫情一直在大範圍減少。WHO扮演了專業體制當中的國際社會上的角色,也就是說鍾南山負責國內,WHO負責國外,事情是中國是冤枉的,那習近平以大國領袖的方式承擔了這一份責任。WHO的總幹事助理說,全世界人欠了武漢人一個道歉。放了個驢屁!所以,這是個裏外對應的對吧?在這個裏外對應的背景之下,就是最大可能消除了習近平的危機,那習近平的權力的適當性跟合法性就具備了。這個時候就把美國當成假想敵人,來重塑在過去時間裏,在這場瘟疫中他在中國環境中所丟掉的一切,人們對他的嘲諷,人們對他的不接受,他對武漢的懼怕,他龜縮在不是人待的的地方,來揮舞着他巨大的手臂,號召着一切,以及他在黨內的權力,包括他遭到的比如像湖北武漢市長對他的攻擊,直接甩鍋的攻擊。

 

這個在民間,包括財新網,我們看到他揭示出來的內容,他要把這些東西都以這樣完全高壓的方式壓掉它。習近平只想保證自己,所以大家注意要不了多久習近平就要拯救全世界了。他現在中共外交部已經發出呼聲說,在意大利的,在伊朗的,就是在海外的國民,如果你有需求的話,祖國歡迎你,會把你撤離僑撤回來,邪門吧?所以習近平要在全世界範圍內,只要美國一發生他要拯救中國人,他要塑造偉大的國家形象,就是他呢要把川普曾經做過的一套呢,他要照着方子做一遍。很多僑民是被迫的,在非洲的在其它地方都是勞工嘛,那些勞工他連護照都被工頭收着,他要給你拉回來,你沒地兒跑,跟監獄是一樣的啊,對吧?到韓國的勞工,到日本的勞工,他給你撤回來,那你都沒拿護照,可不是,除非你跑,就是當難民跑了。這習近平,你說他蠢吧,他爲自個兒算計的可好啦,這個我一開始沒看明白,什麼意思呢?他一定有什麼意思,第一個;第二個,他一定是爲他自己,他爲他媳婦都不會這麼做的,你放心吧。因爲他今天官位不同了,他內心中懼怕老婆,但是外在上他會強過去。

 

美國共和黨的參議員科頓,估計病毒應該起源於P4,而伊朗的副總統呢出現了事情,總統哈梅內伊說,武漢肺炎不應該成爲敵人的武器,所以在這個問題上伊朗總統跟習近平就成爲了一個同一戰壕的戰友,對吧?不分你我赤裸相見,不分你我赤裸相見這是中共官場的男人做法。爲什麼?怕你算計我,那你也怕我算計你,所以倆男人赤裸相見,都去桑拿去辦事。都進了桑拿,都去辦事兒啦,都脫個光不留條,你別說我嫖娼,我也別說你嫖娼,咱倆是一個溝裏的同志,今天共產黨的官,男人、女人有一個算一個。全球性的隔離,旅行禁令增加了國家之間的摩擦,中共官員批評美國禁止十四天內到過中國的人士等等,說引起不必要的恐慌。美國國務卿批評中國跟伊朗隱瞞疫情,所以在伊朗的事情爆發之後,他現在死人死的很多,美國就把它們等同對待,把伊朗跟中共國等同對待,是因爲他拿不到準確的東西。他對韓國跟意大利用了第四等最高級別的旅遊禁令,所以最一開始美國的禁令對中共國打擊巨大,今天中共國習近平要反其道而行之,要塑造他的偉大形象,怎麼塑造?

 

源頭的問題,習近平率先出手說,中國不一定是新冠病毒的原發地,引起熱議,張文宏反對了,然後說在證據不充足的時候,隨便發佈消息,這是不對的,那下邊文章就在討論這個問題。鍾南山講這句話是政治任務,他講這句話是習近平讓他說的,爲了要打擊美國,而讓所有人去說美國是發源地,只有美國是發源地,習近平才能在全世界範圍內,過後將去拯救僑胞,樹立偉大的黨國,這真不是人了。所以起頭是在這兒呢,我覺得沒有什麼太多的陳述了,他就做了一個政治任務,他必須做的,裏面是他做的,就是國內是鍾南山,國外是WHO,你看說法基本類似的。率先發現新冠病毒酷似軍方病毒的復旦P3實驗室,突然遭到關閉,這都是這兩天相應發現的內容。上海專家在一月十二號,發出了一個基因組合,第二天P3實驗室突然就被關閉了。該團隊已經向國家衛健委提交程序,而且同時向國際期刊提交了文件,指中共軍方的兩個病毒樣本是最類似的,被認爲呢叫學術消聲,P3實驗室是復旦大學的,在上海復旦大學附近,附屬的。張文宏,剛纔那個人就是復旦大學的,復旦大學附屬中山醫院的南院,張永振教授是該中心的主任,兼任公共衛生學院的教授和疾病控制中心的院士,所以他是一個正經八百的團隊,但這個東西全都關閉啦,第二天就關閉了。

 

所以在當時的來講呢,習近平知道問題的嚴重性,鍾南山也知道問題的嚴重性,但他們自己把這東西扣住了,即刻就已經扣住的原因呢一個是跟病毒的源頭有關。我以爲在當時的情況,它的時間點上來講,就是跟病情的源頭有關,中共在掩蓋源頭,而那個時間點距離該疫情最早發生的時間,十二月初,已經一個月了,習近平的責任是推卸不了的,這是一個。另外一個,我打破時間的前後順序,我就跟大家說這個,這是在湖北,基因測序公司,湖北官員通知銷燬樣本,不許對外宣傳,財新網二十七號,我們報過這個問題,二十九號再打開鏈接沒了,給刪了,至少有九個樣本送交,基因測試公司他們在元旦接到電話被要求銷燬掉樣本,不得公開。一月一號接到湖北衛健委官員的電話,送檢不能再送檢,必須銷燬,不能對外宣傳,不能對外公佈相關論文,如果你們在日後檢測到一定要向我們報告。所以這裏的問題就是說,在當時習近平採取的方式就是掩蓋,他沒有能力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因爲沒有人敢反對他,也沒人敢告訴他真正的威脅性,他自己又太無知,他老想做皇帝,他覺得自己就是個皇帝,所以如果病毒出現的話會打擾他的皇帝夢,那他就不能接受,我覺得他挺簡單的。

 

那下面的人,包括鍾南山,他就是錢對吧,他就是錢,他是個催巴兒,那他自己作爲專業的角度來講,他只對他個人負責,他不會去對老百姓負責。在鍾南山一開始的時候我就跟大家講了,他不是零三年的鐘南山,他不會像那個時候毫無顧忌的真正從一個醫生的角度盡他的責任,他現在是官,他的官位達到正部級,後來知道他下面有九十個公司,他爲什麼要這麼幹?沒有病毒,作爲病毒學專家會失業的,有病毒他鐘南山才能掙錢。你想是不是這個道理?世面上越亂,政法委的合法性就越強,當世面上不亂的時候,政法委一定製造出事端來,跟現在香港警察一樣。

 

這裏面就講述了整個這個故事,武漢中心醫院的呼吸病科的醫師,叫做趙蘇教授,跟財新記者說,十二月二十四號就已經追蹤出樣本了,所以這部分的銷燬,同樣的概念就是爲了掩蓋一切。遼寧衛健委下令銷燬相關的文件,這是遼寧的朝陽市發出的通知,他是二月二十三號要求銷燬的,而且要籤保密書,也就是說二十三號這個時候已經爆發出來了,對不對?爆發出來了知道事情的嚴重性了,而且習近平已經逃脫不了責任了,因爲他已經向人家美國人彙報二十天了,因爲二十三號封城嘛,過年嘛,所以他就開始採取這樣的方式,掩蓋。我們就基本看到的三個地方,一個是遼寧,一個是湖北,一個是上海,他們在相應的時間段裏面,和不同的時間點,在有關病毒基因的專業技術,專業資料角度來講,都接到了國家級的命令要求他們都刪除掉。

 

所以刪除相關的資料文本和實驗的資料,就是要在中國大陸消掉任何記述該病毒是發生於中國的文字記錄,實驗記錄,醫療記錄,衛生記錄,所有跟醫學有關的記錄都要銷燬掉,爲了來烘托病毒是源自於美國,而不是中國。當病毒源自於美國的時候,這是習近平解套,擺脫困境的他採取的方式,你也可以說是王滬寧給他出的 主意,後面的概念,他就要在全球範圍內,他等待着美國的爆發,要在美國救僑胞,拉回一個飛機就行了,出樣子,這個東西就是是那麼回事。他女兒在那兒,他也不讓他女兒回來,你放心吧,所以拉回一架飛機人就行,這是從菲律賓還是從那兒撤回了兩架飛機,撤僑。然後呢,在全球範圍內,再展現出他大國的基礎,這個時候很多相應的一些資料已經在鍾南山手裏了,他要跟WHO聯手,WHO替他宣傳,然後呢鍾南山的團隊,要拿出相應的資料去拯救德國人,要救死扶傷意大利人,要爲法國人伸出友誼之手,他習近平的大國領袖就出現了。

 

《大國戰疫》悄悄下架,這就是爲大國領袖做的,實在是做的太過分了,下架了,但是《我們正在過着最甜蜜的生活》還沒有,對不對?這不是拍馬屁,這大國領袖真的是爲後面去救美國人,去救海外的僑胞們做的鋪墊。大國戰疫,得需要大國領袖指揮吧,所以這是習近平擺脫困境的一系列的做法當中的今天走到現在。就是美國疫情還沒爆發呢,他很盼着歐洲馬上潰敗,然後他好伸出援助之手。我以爲這是合情合理的,因爲單一的問題你會看不出來。那你說金正恩放炮,金正恩放炮他就是這麼說的,金正恩你再放個炮,給攪和攪和川普,攪和攪和世界媒體就行了,你就攪和一下就行,放什麼炮都成,放了一個二百三十公里的,那東西管什麼用?他那個放炮放的厲害的都是五六千公里呢,他怎麼不放那個呢,他放一個二百三呢,費用少利潤高啊,他習近平得給錢呢。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裏,謝謝大家,再見!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