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黃鶴樓(圖片來源:螺釘)
黃鶴樓(圖片來源:螺釘)

武漢災禍的起因:被斬斷了龍脈 破了風水 失了靈氣

【希望之聲2020年3月10日】(編輯:王潤)“武漢肺炎”疫情全球蔓延,全世界的目光都被“武漢肺炎”吸引了,人們的工作吃穿住行全部都圍繞“武漢肺炎”而動。很多人都關心今天的被全世界恐懼的武漢,卻忽略了昔日的武漢。數千年來,武漢都是中華大地上的一顆明珠,璀璨奪目,無論是文化,經濟,政治,都讓世界爲之側目。爲何今日淪落成爲今天這讓人恐懼的地步?風水大師們認爲,近代武漢的風水破了,一發不可收拾……

湖北神農架(圖片:pixabay)
荊楚大地人傑地靈(圖片:pixabay)

武漢曾經的輝煌

說起武漢,即便沒有去過武漢的人,都能想到很多和武漢有關的詞彙或者故事,“故人西辭黃鶴樓”“三峽”“九省通衢”“龜蛇二山”……可謂標準的山清水秀,人傑地靈之所。

湖北省最早的文化遺蹟,是出土4000年前的蛋殼彩陶,商朝有楚、盧、彭、庸等封國。

到了春秋時,就有了大名鼎鼎的楚國,還有那詩情畫意的“雲夢澤”,其實就是一大片沼澤地。

大陸古裝劇《羋月傳》就是以春秋時期爲背景,羋姓就是當時楚國公族的姓氏,雖然影視作品不能做歷史讀,但是也可以從這部作品中看出楚人的儒雅。

“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長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艱”楚國沒落,屈原以身殉國,鏗鏘雋永的《楚辭》今天依舊縈繞在我們的耳旁,

伯牙摔琴謝知音,高山流水的樂章至今仍在。伍子胥一夜白頭,勵精圖治,終報殺父之仇。

晏子使楚,不卑不亢。大夫文仲楚之郢人,守越國,助勾踐臥薪嚐膽,創下“三千越甲可吞吳”的奇蹟。

問鼎中原霸氣,縱深投江的傲骨,風流人物的衣衫倩影直到今天彷彿還留在我們的面前。

秦朝一統天下,楚國改命爲荊。漢朝湖北被成爲荊州,荊楚之地。

司馬遷在著作《史記·楚世家》中,將荊楚大地自漢朝以前的兩千年曆史,一一記錄在冊。

荊州三國(網絡圖片)
三國時期的荊州(網絡圖片)

三國天下大亂,荊州是三國必爭之地。夕陽殘照下的赤壁崖,彷彿還映照在火燒連營的烈焰中,刀光劍影起起伏伏,直到塵埃落定。

漢中街亭失守,揮淚斬馬謖。戰神關羽也在荊州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敗走麥城。三國用近百年的史,在荊楚大地上爲中華民族實踐演繹了,什麼是“義薄雲天”的“義”。

唐朝李白《廬山謠寄盧侍御虛舟》:“我本楚狂人,鳳歌笑孔丘。手持綠玉杖,朝別黃鶴樓。”

唐朝崔顥詩中描述:“昔人已乘黃鶴去,此地空餘黃鶴樓。黃鶴一去不復返,白雲千載空悠悠。

晴川歷歷漢陽樹,芳草萋萋鸚鵡洲。日暮鄉關何處是,煙波江上使人愁。”

宋朝柳永《雨霖鈴》:“念去去,千里煙波,暮靄沉沉楚天闊。”

鄂王岳飛精忠報國,帶領岳家軍保家衛國,馳騁荊楚大地,爲後人留下爲人臣者“忠”的立體畫卷。

歷史上荊楚大地人才輩出。可謂是風水寶地。

荊楚風水寶地遭處心積慮的破壞

按照中國的風水理論,中國的地勢,西北高,東南低,所謂天傾西北,地陷東南。在先天八卦看來,西北爲艮,爲崑崙山,屬於祖山。從中國傳統哲學的角度看,天地人一氣也。

1930年日本人繪製的武漢地圖
1930年日本人繪製的武漢地圖(圖片:維基)

堪輿學上有一說道:江城地勢乃長江和漢水穿城而過,劃出武昌、漢口、漢陽三鎮,“三鎮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鸚鵡洲”,成三足兩耳的“鼎”形,利一切革故鼎新之事,此所以辛亥革命於武昌首義也。

傳說大禹治水後,幫助大禹收覆水龍的靈龜、靈蛇,就留在了原地,化而爲山,鎮守在長江兩岸。 

中共建政後,爲保江山萬代,將歷代定都之地一一斷絕其帝王之氣,蓄意破壞中國風水。

武漢龜蛇二山,本極合山川風水之道,1986年偏要在龜山上修個電視塔,如一根針插在玄武背上;又在1984年建一個方塊狀的晴川飯店,如墓碑般矗立在長江邊。此二招一出,“江城王氣黯然收”。

武漢長江大橋與龜山
武漢長江大橋與龜山(圖片:Chen Huang/web.archive.org-希望之聲合成)

寧夏的一名工程師崔錦夫這樣說道:“古老的長江是一條龍,長江的入海口一帶是龍嘴,崇明島是龍舌,江蘇省江、河、湖、海的水界及其連線構成龍頭(龍頭有多種形式),江蘇安港鎮是龍眼,四川宜賓以東的長江及其兩岸構成龍身,湖南洞庭湖和江西鄱陽湖爲兩個龍足,上海爲龍嘴邊的龍珠。”

三峽生態(圖片:NASA)
三峽生態(圖片:NASA)

古人是非常講究地理風水學的,三峽是世界最大的一條龍脈,它造福養育了中華民族,現在那些對八卦風水學知識一點都不懂的所謂院士專家們將中國的龍脈改變了,破壞了中國風水。三峽大壩祕密風水其實帶來的很多都是負能量。三峽大壩的建造落成改變了中國乃至世界的風水。

三峽大壩一修之後,攔腰阻斷了長江的流勢,就好像一個人被攔腰切斷或者一條龍被牆壓住了身體,動彈不得一樣。原本山水之間有自相調和的一個過程,陰陽平衡。這自然運行被三峽大壩中止了,風水的氣運本來就是一個動態的過程,一個地方位置再好,再怎麼是一個風水寶地,如果沒有一個動態的平衡過程,自發調和的一個過程,那也只是一個死寶地,等那塊寶地的自帶的氣運一用完,也就沒了。

中共的“專家”們只是看到了三峽可以蓄洪發電,他們早已忘記了真正的水利專家黃萬里的諄諄告誡和對未來的準確判斷,他們在三峽上安放了一顆超重量級的“原子彈”。由於攔截長江建壩,現在的三峽水位被人爲的升高了上百米,武漢人頭上懸着一把死亡之劍。

三峽水利經過的城市(圖片:Threegorges_zh_hans.png ‎ )
三峽水利經過的城市(圖片:Threegorges_zh_hans.png ‎ )

武漢的風水被破了!

這次“武漢肺炎”疫情的爆發,感染死亡人數難以估量。驚雷、烏鴉、霧霾在武漢上空徘徊不散,暴雨、冰雹等災害天氣不斷。中共政權“人定勝天”的邪說真正破壞了這塊山清水秀、涵養人才的風水寶地,招來了不盡的災難。

這個信奉無神論的中共政權,早期隱瞞真實發病源頭導致了疫情失控並一手製造了武漢封城;挑動仇恨,導致全國各地歧視、暴力等災害不斷;壟斷救援物資,大發國難財;極力掩蓋真相,抓捕傳播真相的人士,並封鎖網絡,掩蓋感染“武漢肺炎”疫情的真實數字;中共喉舌散播謠言,輿論維穩,鼓勵對黨感恩,轉移公衆視線,煽動仇美情緒,對於疫病傳播世界幸災樂禍。

風水破了的不止是武漢,全國各地災禍不斷。福建泉州隔離“武漢肺炎”病人的酒店,竟然一夜坍塌。第二天福州“武漢肺炎”確診人數清零。

現在失去好風水的武漢城災禍不斷宛如人間煉獄,真正瞭解真相的武漢人和全國各地的人們紛紛遠離中共,也就遠離了這個“共產病毒”。

相信中共垮臺的那一天,也是武漢重回吉運,好風水迴歸的那一天。

責任編輯:楊述之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