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传播病毒(图片:pixabay)
俄罗斯学者给出了如何摆脱武汉肺炎瘟疫的方法(图片:pixabay)
中共病毒肺炎疫情专题

俄罗斯学者给出了如何摆脱中共肺炎瘟疫的方法

【希望之声2020年3月8日】(编辑:田喆)武汉瘟疫不断刷新所有人的认知,不仅传播速度快,更不可思议的是他的传播方式非常诡异。根据我们现在所能了解到的信息,武汉病毒传播速度非常快(有机构说它的传播速度是当年SARS的10—20倍);死亡率也是非常高的,由于中共对数据的掩盖,现在还很难知道它的真实死亡率;还有它的传播途径,不仅可以通过呼吸传染,眼睛也是传染渠道。现在专家通报在粪便和尿液也发现了病毒,那么是不是可以理解为还有其他的传播渠道,日本山梨县罕见1名20来岁的青年病倒于家中,送医后确诊感染武汉肺炎,并出现脑膜炎症状。专家表示,由新型冠状病毒引发脑膜炎的可能性极高。

真正让全世界的传染病专家头疼的是如何检测病毒,因为有人第一天发病第二天就死了,到底之前他已经染病多长时间了,不得而知,人们已经发现了很多的患者自己带病毒没有任何反应,却可以传染别人的现象。有人即使染病了也不发烧,有人明明已经染病了,检测却还是阴性。一句话,我们今天所有预防传染病的方法都失效了,武汉病毒已经防不胜防了。

如果我们抛开无神论,就一切迎刃而解了。《陕西太白山刘伯温碑文》中明确讲到:“天有眼,地有眼,人人都有一双眼”这里的“人人”往往会使得人们认为是每个人的意思,其实不是,它的真正含义是所有的生命和物质,包括了病毒都是有眼睛的。病毒也是有眼睛的,它可以认识人,那么它的攻击就有了目标性和时效性,病毒会选择它要攻击的人和具体攻击的时间,繁殖的时间等。

那病毒是怎样识别要攻击的对象呢?我们又如何可以摆脱病毒的攻击呢?

俄罗斯《生命与安全》杂志2003年第3期,刊登了一篇“SARS非典)-远远不仅是病毒”的文章,从社会生态学的角度对SARS在中国的流行进行了解释。文章作者名叫固班诺夫‧B‧B‧,是一位俄罗斯社会生态学国际研究院的学者,他主要研究“有效帮助在危机状态下的人的手段”等课题,其中一个项目就是研究如何在3-6天之内有效的控制、清除大范围的流行病,其中包括SARS病。

作者表示,通过一系列各种各样的试验和实践,他们得出了独特而有趣的科学结论。俄罗斯学者在这篇文章中写道:通过研究发现,病毒“实际上是一种载有精神道德方面信息的生物,而只有它的一小部分才是我们了解的生物(物质)的方面。所以现代的医学只是在试图治疗病毒的生物(物质)的一面。而不是清除病毒的根本。”

作者表示:通过对于艾滋病、肝炎包括SARS等流行病的独一无二的产生及流行方式的研究发现,病毒总是能够在本来健康的身体上自主的产生、发展。而被感染的人很多都是没有接触过感染源的。最后,这位俄罗斯学者得出自己的研究结果:任何疾病,都是患者精神道德方面溃败的结果,其次才是患者机体外壳损伤的开始。病毒可以根据人的大脑所辐射的调色板似的光谱而产生。作者反复强调了“思维是有形体”,人的大脑在活动时,就会产生这种“有形体”。他说“人的大脑在活动时可以产生一个‘有形体’,而这个思维有形体却有正与不正的善恶之分。”轻微的疾病-这只是患者在精神道德方面有问题的暴露。

body energy(pixabay)
病毒可以根据人的大脑所辐射的调色板似的光谱而产生(pixabay)

例如人在感染肺炎的时候,就是身体周围的能量层,因为精神道德的原因而在左上半身的部位产生了裸露。

文章解释说:最初病毒的开始,就是因为虽然人的机体健康,但是生物节奏不和谐。这样人身体周围的信息能量层是变形的,所以它很容易受到外界的影响。如果人的机体和精神道德都是健康的,那么病毒来到的时候,就会被粉碎掉,从而使人能够保持健康。而总是发出不正的“思维有形体”的人,即使只是有病人从他身边走过,或是问了他什么,或者只是注意到他了之后,就可以通过他的不正的大脑辐射结构激活极化他内在的结构。于是就产生了“偶然的捕获”。不论是 “偶然的捕获”还是“共振”,衰率不超过3-5米,而且共振不会因为病人和感染者之间距离的加大而减弱,电话、甚至手机都可以激活这种“捕获和共振”。

固班诺夫还举例说明,“文化大革命”时期对大量的文人和艺术家们的杀害和当时发生的很多的捣毁寺庙,枪杀僧人的事情,导致了中国人整体道德水准的下降。作者认为,精神空虚的生物量已经超过了许可的浓度,而现在正是在通过SARS这个手段减少它的数量。

他还强调说:SARS-是一种具有遗传特性的高质量疾病系统,而不是简单的个体层次的疾病。SARS-从进化的角度来讲,是一个清除某体系中“不会结果的花”的过程。换句话说,SARS的流行-这是一个民族共同体在跨向新的信息能量层的界限时的一个清理过程,只有这样,才能够腾出空间以供给那些够标准的生命继续生存下去。

这位俄罗斯学者还认为,每一个民族,都有自己的用于“清理”的疾病,它们会由于本民族的“信息能量层”的不同而各异。那么如何才能摆脱SARS呢?对于这个问题,固班诺夫在文章最后写出了自己的答案:提高对“健康”实质的认识,努力 “学会做人”。

其实,类似俄罗斯学者的长篇论文得出的科学研究结果,中国的“老话”、“警句”早就有了:诸如“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没到”等等,都是教人通过提高内在自身的道德水准,不作恶事,从而达到外在身体的健康,生活的美满。

不过,俄罗斯学者将整个民族看作一个整体的角度,倒也指出了存在着比“老话”、“警句”更高的标准:不但自己作为一个个体不该做亏心事,而且也将对整个民族的恶行承担责任。

这个俄国学者真是了不起,跟日本科学家江本胜博士--「水结晶」的研究一样,跳脱了医学科学的限制,并发现新的事实真相。也证实了原来中国老祖宗所讲的一些话,真的是有道理的!!

责任编辑:田喆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