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懂得感恩的人常懷謙卑之心(示意圖:pxhere)
懂得感恩的人常懷謙卑之心(示意圖:pxhere)
中共病毒肺炎疫情專題

該對誰感恩?從貪天之功說說修行人的謙卑與感恩

【天亮時分】之政論天下

【希望之聲2020年3月21日】(作者:章天亮)

從一個典故說起

今天是2020年3月7日,我要講一些敏感的話題,會涉及到很多的敏感詞。

先給大家講一個故事,發生在中國的春秋時期,春秋五霸之一是晉文公重耳,他的父親是一個很糟糕的人,叫做晉獻公。晉獻公當時寵愛一個妃子叫驪姬,迫害他自己後生的兒子,結果造成他的兒子有的死、有的流亡,其中重耳就在外面流亡了19年的時間,顛沛流離,而且給他管錢的一個叫鳧須的人還跑掉了,結果重耳就沒有錢。他在齊國和魏國之間遊走的時候就沒有錢,君臣們都餓的爬都爬不起來,這個時候有一個跟着他流亡的人叫介子推,給重耳端上來一碗肉湯,重耳喝了之後就有力氣了,重耳後來就問介子推這肉湯是從哪兒來的?

這是一個很有名的典故叫介子推割股啖君,實際上是介子推從自己的大腿上割下來一塊兒肉,做了肉湯給重耳吃。19年之後重耳回到晉國​​成爲了春秋五霸之一。當然,重耳對那些跟他流亡的人,他都要重重的賞賜像狐毛、狐偃,但是他就唯獨忘記了介子推介子推這個時候已經回家了,後來介子推的母親知道晉文公在賞賜功臣的時候,就跟介子推說,當時你付出的那麼大,吃了那麼多的苦,爲什麼你不向國君去請求賞賜呢?

介子推就說了一番話,大概意思是說,這是上天的意旨不讓晉國滅亡,那麼能夠主持晉國祭祀的就是能夠作爲晉國國君的人,除了重耳是不會有別人來配做這件事情,所以重耳能夠回到晉國做國君這是天意,也就是天的力量而不是我們的力量。這個是在左傳裏邊講的話。

《左傳》是古中國華夏先民所著的一部編年體史書(圖片:維基)
《左傳》是古中國華夏先民所著的一部編年體史書(圖片:維基)

《左傳》,我們知道像正史一樣的,裏邊說“竊人之財 猶謂之盜”,偷別人的東西、錢財還算作是盜賊,何況“貪天之功以爲己力乎”。更何況你是把上天的功勞, 是上天讓他當的國君,你卻以爲是自己把他變成了國君,這不就是在偷天的功嗎?所以介子推就沒有出去,沒有向重耳請求賞賜,當然後面還有一些故事我們不去講了。

謙卑感恩

我們想借這個故事說什麼呢?是想說一個真正敬天的人、一個信神的人,他的心中是充滿了謙卑的,他知道自己的能力是非常有限的。一個真正信神的人,或者是跟相信神的人有很密切的接觸的時候,你就會知道他們對神的感恩是發自內心的,他覺得不光是自己的能力、智慧是神賜予的,就是連自己的生命都是神賜予的,所以在神的面前實在是沒有什麼, 因爲神是全知全能的,所以在衪的面前實在是沒有什麼好顯示的,你只會感到自己的渺小、自己的有限。

我爲什麼講介子推這個故事呢?我是想到感恩的問題,因爲現在“感恩”在中國成了一個比較熱的詞了,而且很多人在痛罵這兩個字,究竟爲什麼,我一會兒再去講它。

提及介子推這個事情是因爲我看到了另外兩個非常感人的故事,有一個是發生在當下,還有一個是發生在200多年以前。

第一個故事就是在今年三月份的時候,我看到了美國一個非常有名的牧師叫葛福臨(Franklin Graham)刊登一張照片,那是美國的副總統彭斯帶領所有處理“中共病毒 ”(武漢肺炎)疫情的團隊,在彭斯的辦公室裏大家圍成一圈兒低下頭向神禱告。像彭斯這樣一個身居高位的美國副總統,在這個時候低下他的頭謙卑的乞求神的指引。

葛福臨(Franklin Graham)(圖片:Cornstalker/維基,CC BY-SA 4.0)
葛福臨(Franklin Graham)(圖片:Cornstalker/維基,CC BY-SA 4.0)

我們知道美國很多制度的建設、美國很多的成就都是跟神有關的,創立這些制度的人他們對神虔誠的信仰才帶來這樣一個美國近乎完美的制度和它現在的繁榮和富強。這就是我想講的另外一個故事,美國的憲法是怎麼制定的,當然《美國憲法》制定可以寫一本書,我只是講其中一個小的片斷,《美國憲法》是在1776年到1783年這段時間……

學會禱告

1776年發表獨立宣言,戰爭在1775年就開始了,從1775年到1783年經過了8年的戰爭美國贏得了獨立。當時在贏得獨立之後,他們覺得自己的目的已經達到了,所有的軍隊解散、所有的人回到家鄉去過自己的日子就好了。當時的美國united states有13個州,state也有國家的意思,所以它就像13個獨立的國家一樣。

1783年獨立戰爭結束之後,大家就覺得每個州就像是一個獨立的國家了,結果後來他們發現這樣下去是不行的,因爲這些州和州之間有很多的矛盾,大州跟小州之間有矛盾,物資運輸的時候關稅有矛盾,包括當時戰爭的費用怎麼去平攤、怎麼去還錢等等很多的問題。後來他們就決定這13個州還是應該聯合起來,也就是要聯合起來建立一個聯邦政府。那麼建立聯邦政府怎麼去限制政府的職權,州和州之間的利益如何擺平,詳細的我們在這裏不講。

我想說的是在1787年的時候,各個州的代表就在費城集合召開了美國的制憲會議,當時在舉行制憲會議的時候,因爲利益上有衝突,互相之間矛盾重重吵的一塌糊塗,最後大家說:算了,不玩兒了,我們就散了吧,達不成協議就達不成協議,我們不要這聯邦了,也不建立什麼合衆政府了。他們就準備散了。

這個時候有一個人就說話了,這個人就是本傑明·富蘭克林(Benjamin Franklin),富蘭克林雖然不是美國總統,但是他在美國人心目中的地位是很高的。你要看美元每一張美元上印的都是美國總統的頭像,只有一個例外的就是一百塊錢,這一百塊錢上面印的頭像就是Benjamin Franklin。

本傑明•富蘭克林(圖片:法國畫家Joseph Duplessis 1785年畫作)
本傑明•富蘭克林(圖片:法國畫家Joseph Duplessis 1785年畫作)

當時富蘭克林就講了這樣一番話,他說大家不要走,像我們這一批人聚在這裏來商討這麼一件重要的事情,如果像我們這樣的人都不能夠通過協商決定問題的話,人類從此對協商解決問題就永遠失去信心了,從此之後人類之間的矛盾,人類內部各種各樣的矛盾就只有通過戰爭和強制來解決,所以我們必須要把憲法制定出來,然後他向當時制憲會議的主席,也就是美國的總統華盛頓將軍提了一個建議,我們這些人每天早上聚在一塊兒開會之前,可不可以請你指定一位牧師,由牧師帶領我們向上帝祈禱,因爲祂是天下萬國的王,希望祂能夠賜給我們智慧,讓我們的心裏充滿對真理和正義的愛,保證我們制憲能夠成功。他提出這個建議之後大家就留下來了,最後美國的憲法也就這樣制定出來了。

給大家講這個故事是想說,它對我來說是個很感人的故事,因爲我本人是法輪功學員,我也是信神的。當人類在遇到問題的時候,像彭斯副總統這樣一個身居高位的高官,或者像亞當斯、華盛頓這些美國開國的先賢們,他們在遇到困難的時候他們會向神去請求幫助,他們在神的面前充滿了謙卑感恩

無神論的中共難以理解與嘲笑

我講這個事情是因爲這一點是中共嘲笑的,這就是我們想講的另外一件事情,3月4號的時候新華社發表了一篇“雄文”,這篇文章的題目是“理直氣壯 世界應該感謝中國”,它把中共自己掄圓了狠狠的吹了一頓,在文章中間部分就開始嘲笑彭斯的祈禱,它那個調子就是嘲笑,就感覺好像美國現在已經麻了爪了,已經抓瞎了,現在武漢肺炎疫情要爆發了,美國總統束手無策,所以沒辦法只好臨時抱佛腳向神祈禱,它是抱着這樣的一個調子去形容彭斯的祈禱。它根本就沒有任何對信仰的尊重,其實我覺得謙卑是一種美德,這種美德是應該有感染力的。

川普總統1月16日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會見一所公校師生代表並鼓勵公立學校的祈禱活動. (AP Photo/ Evan Vucci)
川普總統1月16日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會見一所公校師生代表並鼓勵公立學校的祈禱活動. (AP Photo/ Evan Vucci)

中共完全抱着一個嘲笑的態度,後面中共就講爲什麼美國欠中國一個道歉呢?世界欠中國一聲感謝呢?它講的那個理非常的twisted、非常的扭曲。它的邏輯,它大概意思就是說美國現在股市暴跌,美國當然經濟受影響,同時美國主要的藥品和口罩全是中國給生產的,美國很多製藥廠是設在中國的,包括它向歐洲採購的時候,發現歐洲那些工廠也設在中國,中共就說如果我們這個時候卡住美國,我們不向美國出口藥品和口罩的話,必然會使美國陷入大混亂。他說,你看我們中國挺好,我們中國就沒這樣做,我們中國也不像美國那樣, 美國對中共封關、撤僑。

他說我們就沒有對美國封關,這也是對美國的幫助。中共講這個話很無恥。其實如果你真的對美國疫情的大爆發,你不給它藥和口罩的話,中國的老百姓、中國的經濟一定會受到重大的傷害,這種傷害一定不會比美國人淺。

因爲什麼?就是因爲中國很多的生意很多的出口都是面向美國的,你的外匯掙的都是美國的。如果美國的經濟停止運轉的話,美國是整個世界經濟的火車頭啊,美國的GDP佔全世界GDP的25% (1/4),你說美國要完蛋的話,那我覺得世界經濟全完了。所以中共用了非常歪曲的一個邏輯,說我向你出口口罩、出口藥品、戰略物資是對你的恩惠,所以你應該感謝中國。當時中共用非常無賴的口吻去罵美國商務部長羅斯,罵美國的國務卿蓬佩奧,罵白宮的國家經濟顧問納瓦羅,罵華爾街日報罵紐約時報,反正把這些人都罵了一通,然後說美國欠中國一個感謝,還說世界都欠中國一個感謝。它說是因爲中國在抵抗疫情過程中做出了非常重大的犧牲,這個說法我覺得很無恥。

實際上中國之所以造成這麼大的犧牲,付出這麼慘重的代價完全是共產黨一開始隱瞞造成的。如果共產黨一開始沒有隱瞞的話,我覺得武漢絕不會像今天這麼慘,湖北、全中國乃至全世界都不會有瘟疫的大流行,所以說是共產黨欠全世界一個道歉。我覺得道歉都不夠,應該追究共產黨這些責任人的法律責任。

它登了這麼一篇文章把美國罵了一通,我覺得它背後有一個邏輯,中共爲什麼在這種時候說這種話,它這裏有一個非常重要的甩鍋行爲,就是說現在病毒全世界流行,不光是中國有,在美國、意大利、伊朗也有。它沒有列舉其他別的國家,其實像韓國、日本、泰國很多地方都很厲害,它說這麼多地方都在流行病毒,憑什麼就說這個病毒是從中國發生的,起源在中國?

這種話講的很沒有道理,稍微有一點常識的人都應該知道,如果是在中國流行的病毒和在美國、意大利等其它別的國家流行的病毒是同一種病毒,那麼在哪個地方先爆發,那個地方就是病毒源,那當然是在中國先爆發。如果在美國流行的病毒是變種病毒的話,比如在意大利、在其它別的國家流行的病毒已經和在中國流行的病毒不一樣了,這個時候很容易通過基因測序畫出病毒演進的進化樹來,也就是到底這個進化樹上誰是第一個祖先,通過基因測序是很容易測出來的。

哥倫比亞大學有一個華裔的科學家何大一教授,他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的時候就講,我毫不懷疑這個病毒的起源就在中國。那麼中共爲什麼否定說這個病毒的起源是在中國呢?而且中共一直說不要再叫武漢肺炎或中國肺炎,一定要叫新冠病毒之類的。美國的國務卿蓬佩奧根本就不買這個賬,還是該管它叫什麼還叫什麼,他就叫它武漢肺炎。

追究與賠償

中共爲什麼要這麼講呢?我覺得中共的心裏邊很害怕,怕什麼呢?怕別人追究它的責任。因爲當這個病毒一旦全球流行會給各國的經濟造成很大的損失,還有人員的生病、昂貴的醫療費用、人員的死亡,這些東西中共是非常害怕各國去追究它的責任的。

今天剛剛看到一個消息,整個硅谷現在全都shut down 已經關掉了。硅谷裏邊那些大的公司像蘋果、亞馬遜、微軟、臉書、推特等等,他們全部把員工遣散回家讓他們在家工作,把整個企業的總部全給關掉了,大概涉及到的人數是1萬7千人還是7萬人(我忘記了),而且這些公司對低下的員工好到什麼程度?

在美國有兩種發工資的方式,一種叫Wage,另一種叫Salary。所謂Wage是你掙的工資是根據你的工作量來決定,比如給你一個程序你來開發,你開發完之後工資就發給你了。你早上8點鐘來也行,9點、10點鐘來也行,你下午2點鐘、3點鐘走也好,不管怎麼樣反正你把活幹了就給你錢,這是wage。

還有一種是Hourly就是小時工,小時工工資發放是工作一個小時給你一個小時錢。比如說醫院的護士,你必須在幾點鐘上班,因爲你不上班別的護士下不了班。你必須得那個點兒上班,到某一個點兒你要下班,還要根據你工作的小時數來付你多少錢,這是另外一種付錢的方法。

當然像這種高科技公司,什麼樣的人是小時工呢?就是那些負責保潔的人員,做清掃、清潔工之類的。如果美國這些公司總部一關閉的話,這些保潔人員就不需要來打掃衛生了,那他們不就沒工資了嗎?但是這些高科技公司說,這些人雖然不用來工作,他們也得生活他們的工資照發,當然那些可以在家工作的員工也是工資照發。你想這對於IT公司來說就是一筆沒有必要的支出,那是好大一筆錢!

好像整個硅谷這種hourly工資的人大概有5000人,那你想這筆錢它有沒有權利向中共索賠呢?現在都是因爲中共搞的這樣一種損失,當然肯定還有很多,給一個個公司造成的損失很多啦!如果世界各國向中共索要賠償的話,對中共來說它肯定是付不出這筆錢的,償還不了!所以中共就以攻爲守,就開始甩鍋、開始抵賴,當然這種抵賴其實也沒人信他,可是它真正這樣說的時候,反而讓世界看穿中共的嘴臉:

你就是一個國際大流氓嘛,因爲你幹了壞事又不承認,不但不承認還讓別人感激你。

剛纔我說彭斯禱告是對神的謙卑感恩中共是讓別人對它感恩,所以這就是一個邪教才這樣做,把自己裝扮成一個救世主的模樣。我向你出口口罩了、我向你出口藥品了,所以你應該感謝我。

我覺得這篇新華社文章簡直就是王滬寧給習近平挖的一坑,就是坑他。習近平還真往裏邊走,這個坑挖的其實非常低級、非常的低智商也非常的無賴和無恥,但是習近平竟然就掉到這種坑裏邊。沒有把這個文章撤下來,我覺得習近平的智商實在是非常令人着急。還有一個感恩的話題,是武漢市委書記王忠林,這人也非常無恥。他說,我們應該對武漢市民進行感恩教育,感恩居然是他教育出來的。應該感恩誰呢?他說應該感恩習總書記,應該感恩共產黨,我們跟着黨走才能夠有正能量什麼之類的。這種話我不知道他是怎麼想出來的。我覺得這人簡直就不是腦殘,而是精神分裂,簡直就是一個神經病了。(抱歉!我也不知道用什麼詞去形容他)

現在整箇中國的災難最嚴重的地區就是湖北,湖北最嚴重的就是武漢,整個這些災難全都是中共造成的。你想武漢幾百萬的人被封在家裏邊,這是多麼大的災難?有多少人家破人亡?一家一家的像滅門一樣的死亡。有多少人是因爲次生災害、明明得的不是絕症,只要能上醫院就能救治,結果被封在家裏邊出不去死在家裏邊。還有多少人是餓死的、還有精神崩潰跳樓而死的等等,這些到處都是 在武漢簡直是 罄竹難書,這麼多的災難都是因爲共產黨當時隱瞞造成的,但共產黨竟然要武漢的人民去感謝它,實在是太無恥了。稍微有一點點正常的思維和邏輯的人,像武漢的作家方方、武大的教授馮天瑜這個人是個特別有名的哲學家,他們都是公開的批評王忠林的說法,所以我說今天有“二王”給習近平挖坑。

王忠林給習近平挖坑,有人說他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爲習近平馬上就要到武漢視察了,他要做拍馬屁的行爲,向習近平示好。所以我們看到中共的無恥的這種邏輯。真正信神的人他一定會抱着感恩的心去對待這個社會,別人對他好他會記住,但他最大的感恩是對神的,而且一個真正信神的人真的做了好事他不會去聲張的,我們知道在聖經裏邊耶穌曾經講過這樣的話,(我不能背出他的原話)大概意思是說,你在做好事的時候不要在自己的面前吹號。所謂吹號就是指吹噓自己的意思,做好事兒了就恨不得所有的人都知道,就像那些教堂和街道上的人乾的那樣。當時有很多猶太教的教士就這樣,幹了一點兒好事恨不得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耶穌告訴他們說你們不要求得人間的名聲,你們應該求的是天父的賞賜,當你做好事的時候哪怕是左手做的好事不要讓右手知道,這個時候你們的天父一定在暗中觀察你們,你們的天父會賞賜你們。所以說做了好事之後沒有像中共這樣到處吹的。啊,我這兒出口的口罩,我這兒出口的藥品,更何況它根本就不是做了好事兒,它甚至可能出口口罩、出口藥品就是爲了賣錢,它也爲了讓美國的經濟不要垮,這樣它才能夠把它其他別的產品賣出去。

天使掌控着瘟疫(圖片:Wellcome Images/維基,CC-BY-4.0)
天使掌控着瘟疫(圖片:Wellcome Images/維基,CC-BY-4.0)

之前還有很多東西,等到這場瘟疫過去之後一定要大家好好討論的。什麼事情呢?比如說整個隱瞞的責任到底是誰?如何去追究他們的法律責任,對那些在這場瘟疫中的受害者,本來他們是可以不受害的,如何進行國家賠償

這些方面我覺得都是需要討論的,如果這些東西不追究,包括國際社會如果不追究中共隱瞞的責任的話,就會帶來一個後果。中共就會覺得只要耍無賴、只要說病毒發源地是在別的國家,賴到別人頭上讓全世界全都淪陷,之後它再出口點兒口罩之類的,就可以把所有的罪行一下混過去。如果再有類似的事件,中共還會繼續隱瞞,還會繼續造成全球的災難。我們可以想像一下,如果當時SARS爆發的時候,也是全球爆發,當然別的國家沒那麼重了。如果那個時候各國就開始追究中共的責任的話,這次中共的隱瞞它就會有所顧忌,是不是?如果這個事情全世界這次不追究中共的責任,包括中國的人民不追究中共的責任的話,那麼同樣的悲劇甚至更大的悲劇都會上演,這就是我們今天想說的。

這個事情一定不能讓中共這樣輕輕易易的就滑過去。

視頻:

責任編輯:吳永健/楊述之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