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懂得感恩的人常怀谦卑之心(示意图:pxhere)
懂得感恩的人常怀谦卑之心(示意图:pxhere)
中共病毒肺炎疫情专题

该对谁感恩?从贪天之功说说修行人的谦卑与感恩

【天亮时分】之政论天下

【希望之声2020年3月21日】(作者:章天亮)

从一个典故说起

今天是2020年3月7日,我要讲一些敏感的话题,会涉及到很多的敏感词。

先给大家讲一个故事,发生在中国的春秋时期,春秋五霸之一是晋文公重耳,他的父亲是一个很糟糕的人,叫做晋献公。晋献公当时宠爱一个妃子叫骊姬,迫害他自己后生的儿子,结果造成他的儿子有的死、有的流亡,其中重耳就在外面流亡了19年的时间,颠沛流离,而且给他管钱的一个叫凫须的人还跑掉了,结果重耳就没有钱。他在齐国和魏国之间游走的时候就没有钱,君臣们都饿的爬都爬不起来,这个时候有一个跟着他流亡的人叫介子推,给重耳端上来一碗肉汤,重耳喝了之后就有力气了,重耳后来就问介子推这肉汤是从哪儿来的?

这是一个很有名的典故叫介子推割股啖君,实际上是介子推从自己的大腿上割下来一块儿肉,做了肉汤给重耳吃。19年之后重耳回到晋国​​成为了春秋五霸之一。当然,重耳对那些跟他流亡的人,他都要重重的赏赐像狐毛、狐偃,但是他就唯独忘记了介子推介子推这个时候已经回家了,后来介子推的母亲知道晋文公在赏赐功臣的时候,就跟介子推说,当时你付出的那么大,吃了那么多的苦,为什么你不向国君去请求赏赐呢?

介子推就说了一番话,大概意思是说,这是上天的意旨不让晋国灭亡,那么能够主持晋国祭祀的就是能够作为晋国国君的人,除了重耳是不会有别人来配做这件事情,所以重耳能够回到晋国做国君这是天意,也就是天的力量而不是我们的力量。这个是在左传里边讲的话。

《左传》是古中国华夏先民所著的一部编年体史书(图片:维基)
《左传》是古中国华夏先民所著的一部编年体史书(图片:维基)

《左传》,我们知道像正史一样的,里边说“窃人之财 犹谓之盗”,偷别人的东西、钱财还算作是盗贼,何况“贪天之功以为己力乎”。更何况你是把上天的功劳, 是上天让他当的国君,你却以为是自己把他变成了国君,这不就是在偷天的功吗?所以介子推就没有出去,没有向重耳请求赏赐,当然后面还有一些故事我们不去讲了。

谦卑感恩

我们想借这个故事说什么呢?是想说一个真正敬天的人、一个信神的人,他的心中是充满了谦卑的,他知道自己的能力是非常有限的。一个真正信神的人,或者是跟相信神的人有很密切的接触的时候,你就会知道他们对神的感恩是发自内心的,他觉得不光是自己的能力、智慧是神赐予的,就是连自己的生命都是神赐予的,所以在神的面前实在是没有什么, 因为神是全知全能的,所以在衪的面前实在是没有什么好显示的,你只会感到自己的渺小、自己的有限。

我为什么讲介子推这个故事呢?我是想到感恩的问题,因为现在“感恩”在中国成了一个比较热的词了,而且很多人在痛骂这两个字,究竟为什么,我一会儿再去讲它。

提及介子推这个事情是因为我看到了另外两个非常感人的故事,有一个是发生在当下,还有一个是发生在200多年以前。

第一个故事就是在今年三月份的时候,我看到了美国一个非常有名的牧师叫葛福临(Franklin Graham)刊登一张照片,那是美国的副总统彭斯带领所有处理“中共病毒 ”(武汉肺炎)疫情的团队,在彭斯的办公室里大家围成一圈儿低下头向神祷告。像彭斯这样一个身居高位的美国副总统,在这个时候低下他的头谦卑的乞求神的指引。

葛福临(Franklin Graham)(图片:Cornstalker/维基,CC BY-SA 4.0)
葛福临(Franklin Graham)(图片:Cornstalker/维基,CC BY-SA 4.0)

我们知道美国很多制度的建设、美国很多的成就都是跟神有关的,创立这些制度的人他们对神虔诚的信仰才带来这样一个美国近乎完美的制度和它现在的繁荣和富强。这就是我想讲的另外一个故事,美国的宪法是怎么制定的,当然《美国宪法》制定可以写一本书,我只是讲其中一个小的片断,《美国宪法》是在1776年到1783年这段时间……

学会祷告

1776年发表独立宣言,战争在1775年就开始了,从1775年到1783年经过了8年的战争美国赢得了独立。当时在赢得独立之后,他们觉得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所有的军队解散、所有的人回到家乡去过自己的日子就好了。当时的美国united states有13个州,state也有国家的意思,所以它就像13个独立的国家一样。

1783年独立战争结束之后,大家就觉得每个州就像是一个独立的国家了,结果后来他们发现这样下去是不行的,因为这些州和州之间有很多的矛盾,大州跟小州之间有矛盾,物资运输的时候关税有矛盾,包括当时战争的费用怎么去平摊、怎么去还钱等等很多的问题。后来他们就决定这13个州还是应该联合起来,也就是要联合起来建立一个联邦政府。那么建立联邦政府怎么去限制政府的职权,州和州之间的利益如何摆平,详细的我们在这里不讲。

我想说的是在1787年的时候,各个州的代表就在费城集合召开了美国的制宪会议,当时在举行制宪会议的时候,因为利益上有冲突,互相之间矛盾重重吵的一塌糊涂,最后大家说:算了,不玩儿了,我们就散了吧,达不成协议就达不成协议,我们不要这联邦了,也不建立什么合众政府了。他们就准备散了。

这个时候有一个人就说话了,这个人就是本杰明·富兰克林(Benjamin Franklin),富兰克林虽然不是美国总统,但是他在美国人心目中的地位是很高的。你要看美元每一张美元上印的都是美国总统的头像,只有一个例外的就是一百块钱,这一百块钱上面印的头像就是Benjamin Franklin。

本杰明•富兰克林(图片:法国画家Joseph Duplessis 1785年画作)
本杰明•富兰克林(图片:法国画家Joseph Duplessis 1785年画作)

当时富兰克林就讲了这样一番话,他说大家不要走,像我们这一批人聚在这里来商讨这么一件重要的事情,如果像我们这样的人都不能够通过协商决定问题的话,人类从此对协商解决问题就永远失去信心了,从此之后人类之间的矛盾,人类内部各种各样的矛盾就只有通过战争和强制来解决,所以我们必须要把宪法制定出来,然后他向当时制宪会议的主席,也就是美国的总统华盛顿将军提了一个建议,我们这些人每天早上聚在一块儿开会之前,可不可以请你指定一位牧师,由牧师带领我们向上帝祈祷,因为祂是天下万国的王,希望祂能够赐给我们智慧,让我们的心里充满对真理和正义的爱,保证我们制宪能够成功。他提出这个建议之后大家就留下来了,最后美国的宪法也就这样制定出来了。

给大家讲这个故事是想说,它对我来说是个很感人的故事,因为我本人是法轮功学员,我也是信神的。当人类在遇到问题的时候,像彭斯副总统这样一个身居高位的高官,或者像亚当斯、华盛顿这些美国开国的先贤们,他们在遇到困难的时候他们会向神去请求帮助,他们在神的面前充满了谦卑感恩

无神论的中共难以理解与嘲笑

我讲这个事情是因为这一点是中共嘲笑的,这就是我们想讲的另外一件事情,3月4号的时候新华社发表了一篇“雄文”,这篇文章的题目是“理直气壮 世界应该感谢中国”,它把中共自己抡圆了狠狠的吹了一顿,在文章中间部分就开始嘲笑彭斯的祈祷,它那个调子就是嘲笑,就感觉好像美国现在已经麻了爪了,已经抓瞎了,现在武汉肺炎疫情要爆发了,美国总统束手无策,所以没办法只好临时抱佛脚向神祈祷,它是抱着这样的一个调子去形容彭斯的祈祷。它根本就没有任何对信仰的尊重,其实我觉得谦卑是一种美德,这种美德是应该有感染力的。

川普总统1月16日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会见一所公校师生代表并鼓励公立学校的祈祷活动. (AP Photo/ Evan Vucci)
川普总统1月16日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会见一所公校师生代表并鼓励公立学校的祈祷活动. (AP Photo/ Evan Vucci)

中共完全抱着一个嘲笑的态度,后面中共就讲为什么美国欠中国一个道歉呢?世界欠中国一声感谢呢?它讲的那个理非常的twisted、非常的扭曲。它的逻辑,它大概意思就是说美国现在股市暴跌,美国当然经济受影响,同时美国主要的药品和口罩全是中国给生产的,美国很多制药厂是设在中国的,包括它向欧洲采购的时候,发现欧洲那些工厂也设在中国,中共就说如果我们这个时候卡住美国,我们不向美国出口药品和口罩的话,必然会使美国陷入大混乱。他说,你看我们中国挺好,我们中国就没这样做,我们中国也不像美国那样, 美国对中共封关、撤侨。

他说我们就没有对美国封关,这也是对美国的帮助。中共讲这个话很无耻。其实如果你真的对美国疫情的大爆发,你不给它药和口罩的话,中国的老百姓、中国的经济一定会受到重大的伤害,这种伤害一定不会比美国人浅。

因为什么?就是因为中国很多的生意很多的出口都是面向美国的,你的外汇挣的都是美国的。如果美国的经济停止运转的话,美国是整个世界经济的火车头啊,美国的GDP占全世界GDP的25% (1/4),你说美国要完蛋的话,那我觉得世界经济全完了。所以中共用了非常歪曲的一个逻辑,说我向你出口口罩、出口药品、战略物资是对你的恩惠,所以你应该感谢中国。当时中共用非常无赖的口吻去骂美国商务部长罗斯,骂美国的国务卿蓬佩奥,骂白宫的国家经济顾问纳瓦罗,骂华尔街日报骂纽约时报,反正把这些人都骂了一通,然后说美国欠中国一个感谢,还说世界都欠中国一个感谢。它说是因为中国在抵抗疫情过程中做出了非常重大的牺牲,这个说法我觉得很无耻。

实际上中国之所以造成这么大的牺牲,付出这么惨重的代价完全是共产党一开始隐瞒造成的。如果共产党一开始没有隐瞒的话,我觉得武汉绝不会像今天这么惨,湖北、全中国乃至全世界都不会有瘟疫的大流行,所以说是共产党欠全世界一个道歉。我觉得道歉都不够,应该追究共产党这些责任人的法律责任。

它登了这么一篇文章把美国骂了一通,我觉得它背后有一个逻辑,中共为什么在这种时候说这种话,它这里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甩锅行为,就是说现在病毒全世界流行,不光是中国有,在美国、意大利、伊朗也有。它没有列举其他别的国家,其实像韩国、日本、泰国很多地方都很厉害,它说这么多地方都在流行病毒,凭什么就说这个病毒是从中国发生的,起源在中国?

这种话讲的很没有道理,稍微有一点常识的人都应该知道,如果是在中国流行的病毒和在美国、意大利等其它别的国家流行的病毒是同一种病毒,那么在哪个地方先爆发,那个地方就是病毒源,那当然是在中国先爆发。如果在美国流行的病毒是变种病毒的话,比如在意大利、在其它别的国家流行的病毒已经和在中国流行的病毒不一样了,这个时候很容易通过基因测序画出病毒演进的进化树来,也就是到底这个进化树上谁是第一个祖先,通过基因测序是很容易测出来的。

哥伦比亚大学有一个华裔的科学家何大一教授,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时候就讲,我毫不怀疑这个病毒的起源就在中国。那么中共为什么否定说这个病毒的起源是在中国呢?而且中共一直说不要再叫武汉肺炎或中国肺炎,一定要叫新冠病毒之类的。美国的国务卿蓬佩奥根本就不买这个账,还是该管它叫什么还叫什么,他就叫它武汉肺炎。

追究与赔偿

中共为什么要这么讲呢?我觉得中共的心里边很害怕,怕什么呢?怕别人追究它的责任。因为当这个病毒一旦全球流行会给各国的经济造成很大的损失,还有人员的生病、昂贵的医疗费用、人员的死亡,这些东西中共是非常害怕各国去追究它的责任的。

今天刚刚看到一个消息,整个硅谷现在全都shut down 已经关掉了。硅谷里边那些大的公司像苹果、亚马逊、微软、脸书、推特等等,他们全部把员工遣散回家让他们在家工作,把整个企业的总部全给关掉了,大概涉及到的人数是1万7千人还是7万人(我忘记了),而且这些公司对低下的员工好到什么程度?

在美国有两种发工资的方式,一种叫Wage,另一种叫Salary。所谓Wage是你挣的工资是根据你的工作量来决定,比如给你一个程序你来开发,你开发完之后工资就发给你了。你早上8点钟来也行,9点、10点钟来也行,你下午2点钟、3点钟走也好,不管怎么样反正你把活干了就给你钱,这是wage。

还有一种是Hourly就是小时工,小时工工资发放是工作一个小时给你一个小时钱。比如说医院的护士,你必须在几点钟上班,因为你不上班别的护士下不了班。你必须得那个点儿上班,到某一个点儿你要下班,还要根据你工作的小时数来付你多少钱,这是另外一种付钱的方法。

当然像这种高科技公司,什么样的人是小时工呢?就是那些负责保洁的人员,做清扫、清洁工之类的。如果美国这些公司总部一关闭的话,这些保洁人员就不需要来打扫卫生了,那他们不就没工资了吗?但是这些高科技公司说,这些人虽然不用来工作,他们也得生活他们的工资照发,当然那些可以在家工作的员工也是工资照发。你想这对于IT公司来说就是一笔没有必要的支出,那是好大一笔钱!

好像整个硅谷这种hourly工资的人大概有5000人,那你想这笔钱它有没有权利向中共索赔呢?现在都是因为中共搞的这样一种损失,当然肯定还有很多,给一个个公司造成的损失很多啦!如果世界各国向中共索要赔偿的话,对中共来说它肯定是付不出这笔钱的,偿还不了!所以中共就以攻为守,就开始甩锅、开始抵赖,当然这种抵赖其实也没人信他,可是它真正这样说的时候,反而让世界看穿中共的嘴脸:

你就是一个国际大流氓嘛,因为你干了坏事又不承认,不但不承认还让别人感激你。

刚才我说彭斯祷告是对神的谦卑感恩中共是让别人对它感恩,所以这就是一个邪教才这样做,把自己装扮成一个救世主的模样。我向你出口口罩了、我向你出口药品了,所以你应该感谢我。

我觉得这篇新华社文章简直就是王沪宁给习近平挖的一坑,就是坑他。习近平还真往里边走,这个坑挖的其实非常低级、非常的低智商也非常的无赖和无耻,但是习近平竟然就掉到这种坑里边。没有把这个文章撤下来,我觉得习近平的智商实在是非常令人着急。还有一个感恩的话题,是武汉市委书记王忠林,这人也非常无耻。他说,我们应该对武汉市民进行感恩教育,感恩居然是他教育出来的。应该感恩谁呢?他说应该感恩习总书记,应该感恩共产党,我们跟着党走才能够有正能量什么之类的。这种话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想出来的。我觉得这人简直就不是脑残,而是精神分裂,简直就是一个神经病了。(抱歉!我也不知道用什么词去形容他)

现在整个中国的灾难最严重的地区就是湖北,湖北最严重的就是武汉,整个这些灾难全都是中共造成的。你想武汉几百万的人被封在家里边,这是多么大的灾难?有多少人家破人亡?一家一家的像灭门一样的死亡。有多少人是因为次生灾害、明明得的不是绝症,只要能上医院就能救治,结果被封在家里边出不去死在家里边。还有多少人是饿死的、还有精神崩溃跳楼而死的等等,这些到处都是 在武汉简直是 罄竹难书,这么多的灾难都是因为共产党当时隐瞒造成的,但共产党竟然要武汉的人民去感谢它,实在是太无耻了。稍微有一点点正常的思维和逻辑的人,像武汉的作家方方、武大的教授冯天瑜这个人是个特别有名的哲学家,他们都是公开的批评王忠林的说法,所以我说今天有“二王”给习近平挖坑。

王忠林给习近平挖坑,有人说他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习近平马上就要到武汉视察了,他要做拍马屁的行为,向习近平示好。所以我们看到中共的无耻的这种逻辑。真正信神的人他一定会抱着感恩的心去对待这个社会,别人对他好他会记住,但他最大的感恩是对神的,而且一个真正信神的人真的做了好事他不会去声张的,我们知道在圣经里边耶稣曾经讲过这样的话,(我不能背出他的原话)大概意思是说,你在做好事的时候不要在自己的面前吹号。所谓吹号就是指吹嘘自己的意思,做好事儿了就恨不得所有的人都知道,就像那些教堂和街道上的人干的那样。当时有很多犹太教的教士就这样,干了一点儿好事恨不得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耶稣告诉他们说你们不要求得人间的名声,你们应该求的是天父的赏赐,当你做好事的时候哪怕是左手做的好事不要让右手知道,这个时候你们的天父一定在暗中观察你们,你们的天父会赏赐你们。所以说做了好事之后没有像中共这样到处吹的。啊,我这儿出口的口罩,我这儿出口的药品,更何况它根本就不是做了好事儿,它甚至可能出口口罩、出口药品就是为了卖钱,它也为了让美国的经济不要垮,这样它才能够把它其他别的产品卖出去。

天使掌控着瘟疫(图片:Wellcome Images/维基,CC-BY-4.0)
天使掌控着瘟疫(图片:Wellcome Images/维基,CC-BY-4.0)

之前还有很多东西,等到这场瘟疫过去之后一定要大家好好讨论的。什么事情呢?比如说整个隐瞒的责任到底是谁?如何去追究他们的法律责任,对那些在这场瘟疫中的受害者,本来他们是可以不受害的,如何进行国家赔偿

这些方面我觉得都是需要讨论的,如果这些东西不追究,包括国际社会如果不追究中共隐瞒的责任的话,就会带来一个后果。中共就会觉得只要耍无赖、只要说病毒发源地是在别的国家,赖到别人头上让全世界全都沦陷,之后它再出口点儿口罩之类的,就可以把所有的罪行一下混过去。如果再有类似的事件,中共还会继续隐瞒,还会继续造成全球的灾难。我们可以想像一下,如果当时SARS爆发的时候,也是全球爆发,当然别的国家没那么重了。如果那个时候各国就开始追究中共的责任的话,这次中共的隐瞒它就会有所顾忌,是不是?如果这个事情全世界这次不追究中共的责任,包括中国的人民不追究中共的责任的话,那么同样的悲剧甚至更大的悲剧都会上演,这就是我们今天想说的。

这个事情一定不能让中共这样轻轻易易的就滑过去。

视频:

责任编辑:吴永健/楊述之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