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華府東亞和中國事務專家、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教授、《國務院外國服務研究院》講員堪琵博士(Alicia Campi)。(圖源:網絡圖片)
華府東亞和中國事務專家、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教授、《國務院外國服務研究院》講員堪琵博士(Alicia Campi)。(圖源:網絡圖片)

專家訪談(下): 從華人對“亞洲病夫”的敏感反應看美中文化的不同

【希望之聲2020年3月9日】(本台記者馨恬綜合報導)最近《華爾街日報》標題爲“中國是真正的亞洲病夫”的文章在中國和海外華人社區中引發了風波。

這篇文章是2月3日由巴德學院的教授(Bard College)、《華爾街日報》「國際視野」專欄作家米德(Walter Russell Mead)撰寫,文章的主標題爲「中國是真正的亞洲病夫(China Is the Real Sick Man of Asia)」;副標題爲「中國的金融市場或許比野生動物市場更危險」。文章評論了中國政府在新冠武漢肺炎爆發時的最初反應,並分析中國金融市場過度發展,就算是小小衝擊都可能會造成嚴重後果。對此華人反應激烈,甚至中共以此爲由驅逐了三位美國駐華記者。

本臺「走入美國」節目主持人馨恬就此採訪了華府歷史學家、外交專家及中國問題專家堪琵博士(Dr. Alicia Campi)。上一集裏堪琵博士從歷史文化角度和親身經歷談了“病夫”一詞是否標誌着對中國人的歧視?從美國人的角度看,“病夫”有什麼含義?《華爾街日報》文章的內容真正說的是什麼問題?美國人和華人思維在這方面有什麼不同?在本集中,堪琵博士將重點談談她對華人朋友們有哪些建議。

接上文:專家訪談(中): 引發風波的《華日》文章究竟都說了些什麼?

高度開放和自由表達讓美國人習慣批評,一視同仁且不囿於偏見

堪琵博士建議華人朋友們,我們要不斷地嘗試、不斷地揭示事實,當然這不表示所有人都會很容易接受,因爲對他們來說是很難受的事情。

當聽到或看到媒體裏對中國(中共政府)批評的時候,大家首先要思考的問題是什麼呢?在美國人們都在互相批評,因此這種批評不能被看成是向在中國的批評那種性質,在中國人們並不向西方社會這樣輕易地提出批評。因此,不要一聽到批評就情緒化反應:“我不喜歡這個批評”,“他們怎麼可以這麼說”之類的,而是應當先去想想它的上下文。

堪琵博士表示,她理解中國人不是生活在高度開放和自由表達的美國,如果他們覺得對中國的這種批評太過了的話,可以深呼吸一下,說,不過這些美國人對自己的國家和領導人也經常批評,而且這種批評是有價值的;然後可以想想這種批評是否會帶來負面影響或具有破壞性。

人們絕對有權利去感受,比方說不喜歡“sickman”(病夫)這個詞,但如果把這個放在大家都經常批評美國總統、批評舊金山或洛杉磯的上下文之中,美國人也不會有被冒犯之感。這就是美國人的觀點,不僅到處可以批評來批評去,而且鼓勵批評。這是一種跟中國人很不同的心態。有些從亞洲、非洲國家來美國的人對此不太習慣,但是對美國人來說,他們只是以同樣的標準對待中國。所以不要把對中國的批評當作是僅僅針對中國的。

堪琵博士說,在美國人看來,這是公平對待中國,而不是歧視中國。因爲對美國人來說,不管你說他們是無知還是有知識,他們對政府、商業界和知識界的批評是一視同仁的,大多數情況下,他們的批評不會來自於偏見。

全球化觀點導致美國人天真認爲,其他族裔看事情的角度與自己一樣

在堪琵博士看來,美國人錯就錯在他們很天真地認爲其他人都跟他們是一樣的。所以他們批評別人的時候,也覺得別人跟他們一樣的能接受。當然,有些美國人確實缺乏瞭解其它族裔的文化、歷史、宗教,但他們大多數人的出發點並不是歧視某一族裔,而是他們全球化的觀點導致他們認爲其他人看事情的角度跟他們是一樣的。

她認爲,這件事是需要向華人社區和聽衆解釋的,他們可能認爲美國人缺乏對中國一些事實的瞭解,可以,但並不應該是從他們所接受的教育中對鴉片戰爭的感受、或是美國人比中國人優越的這種角度而來的。

美國具有獨一無二的“製造”美國人的能力,大熔爐試圖融進所有人

堪琵博士指出,隨着移民越來越多,美國人試圖把所有人都融進美國的大熔爐裏,包括這種批評,即所謂入鄉隨俗。

當然你可以拒絕這種入鄉隨俗。但美國人會說,你來到這裏是自願的,沒有人強迫你待在這裏。但是美國這個大熔爐是很強大的,這就是爲什麼在移民家庭中會有代溝,我們的學校把來自中國、越南、韓國、德國的孩子都改造成了美國人。

這一點上美國跟歐洲國家很不同:美國對“製造”美國人很在行,這是美國獨一無二的能力,也是我們的優勢。當然這一點可能讓一些華人移民感到不舒服或有些擔憂,因爲他們不想下一代失去華人的文化傳統。

歷史文化的瞭解和溝通對美國人和中國人而言是雙方的

堪琵博士說,每個人都有選擇的自由,從經濟、政治、宗教、信仰方面,是待在美國還是回到中國更好?沒有統一的回答,需要自己決定。華人可能心裏會覺得矛盾,可能會對美國人不瞭解中國歷史文化而感覺不高興,他們可以批評美國人的這一點。但是,他們是不是也要想想,自己對美國的歷史文化又瞭解多少呢?

溝通是雙方的。一方面,他們的孩子在學校裏學會了做美國人,但是父母們在做着高科技或其它職業,卻往往待在自己的華人社區裏,因爲感覺更舒服,對於他們周圍一起工作和生活的美國人及他們的所思所爲卻瞭解不深。另一方面,不管你工作多忙,也應該拿出時間,在家裏教孩子中華歷史和傳統文化,也可以教他們愛中國:儘管你不愛中共,但可以愛中國。這一點是華人需要瞭解的。政府不是國家,如果你把兩者等同,會覺得很矛盾。

在美國,我們把政府和國家是分開的,我可以很反對我的總統、市長或政黨,但我還是可以很愛美國,因爲兩者是不同的。

另一角度看《華日》文章:世界希望中國能夠走到下一步

如果從另一個角度來看《華日》文章風波的話,你可以看到,其實現在世界上很重視中國:現在大家都希望中國能夠走到下一步。

臺灣曾經走過類似的階段,以前臺灣有戒嚴法,堪琵博士曾經在那樣的臺灣生活過,所以她瞭解臺灣那時的情況。而韓國、日本都已經從專制政權走向了民主。因爲你可以把一個國家的經濟發展帶到一定程度,但最後它不可能停留在那種狀態的,除非你不僅走向自由市場經濟,而且在政治上走向民主。否則的話,所有能夠讓經濟成功的因素,會在獨裁專制政權中消亡。那時這個國家就真的完了。臺灣、韓國、日本都向積極的方向走了那一步,變成了民主自由的社會,中國只在經濟方面有所改變,這樣是不夠的。

現在這些問題的發生,都展示了爲什麼這樣是不夠的。因此,如果中國想要從這麼多的問題中存活下來的話,它就要想辦法成爲民主化的社會。在上世紀80年代,中共意識到了要開放經濟。但是到現在爲止,它卻一直在政治上緊緊抓着專制政權。中共在這方面是如此強硬,但這最終會毀了它,並不是它的競爭者會毀掉它,它會毀在自己手裏。

這顯示,你在某方面很聰明,但在另一方面卻很蠢。堪琵博士說,她當然知道中共很害怕在政治上開放、讓中國變得民主,但它不這樣做的後果也是很清楚的:它將失敗,或許到不了10年。

世界已經看到:專制政權體制試圖控制開放經濟系統所帶有的侷限性

在上世紀90年代的時候,人們以爲中國可以在經濟開放但政治並不開放的情況下繁榮。但是當達到一定成功時,它的經濟自由停止了。因爲中共政府如此依賴於國營企業,這些企業被利用,作爲它的國家安全或外交政策的工具,然後它們就不賺錢了,而是會被耗盡,就像“一帶一路”項目。即便如此中共也不在乎,因爲它不再把這些企業當作正常的企業,而是當成外交政策的企業了。

堪琵博士認爲,現在人們已經看到了一個專制政權體制試圖控制一個開放的經濟系統所帶有的侷限性,但中共當局還是沒有以創意的方式來應對,相反它卻倒退到更嚴重的威權主義。堪琵博士對此感到驚訝,因爲現在中國已經到了懸崖的邊緣了,而有些中國人在中共的洗腦灌輸下把政府和國家等同!

她指出,如果中共不改變政治體制的話,那麼中共政府的失敗,也就意味着中國國家的失敗,會展現在世界面前。這可能不需要50年才發生,可能會更快。所以,向《希望之聲》這樣的媒體,向華人展示如何做一個好的中國人是非常重要的,因爲中國受到傷害對任何人都沒好處。

(全文完)

專家訪談(上): 對抗武漢肺炎疫情 看各國當局和民衆之區別

專家訪談(中): 引發風波的《華日》文章究竟都說了些什麼?

責任編輯:辛吉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