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华府东亚和中国事务专家、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教授、《国务院外国服务研究院》讲员堪琵博士(Alicia Campi)。(图源:网络图片)
华府东亚和中国事务专家、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教授、《国务院外国服务研究院》讲员堪琵博士(Alicia Campi)。(图源:网络图片)

专家访谈(下): 从华人对“亚洲病夫”的敏感反应看美中文化的不同

【希望之声2020年3月9日】(本台记者馨恬综合报导)最近《华尔街日报》标题为“中国是真正的亚洲病夫”的文章在中国和海外华人社区中引发了风波。

这篇文章是2月3日由巴德学院的教授(Bard College)、《华尔街日报》「国际视野」专栏作家米德(Walter Russell Mead)撰写,文章的主标题为「中国是真正的亚洲病夫(China Is the Real Sick Man of Asia)」;副标题为「中国的金融市场或许比野生动物市场更危险」。文章评论了中国政府在新冠武汉肺炎爆发时的最初反应,并分析中国金融市场过度发展,就算是小小冲击都可能会造成严重后果。对此华人反应激烈,甚至中共以此为由驱逐了三位美国驻华记者。

本台「走入美国」节目主持人馨恬就此采访了华府历史学家、外交专家及中国问题专家堪琵博士(Dr. Alicia Campi)。上一集里堪琵博士从历史文化角度和亲身经历谈了“病夫”一词是否标志着对中国人的歧视?从美国人的角度看,“病夫”有什么含义?《华尔街日报》文章的内容真正说的是什么问题?美国人和华人思维在这方面有什么不同?在本集中,堪琵博士将重点谈谈她对华人朋友们有哪些建议。

接上文:专家访谈(中): 引发风波的《华日》文章究竟都说了些什么?

高度开放和自由表达让美国人习惯批评,一视同仁且不囿于偏见

堪琵博士建议华人朋友们,我们要不断地尝试、不断地揭示事实,当然这不表示所有人都会很容易接受,因为对他们来说是很难受的事情。

当听到或看到媒体里对中国(中共政府)批评的时候,大家首先要思考的问题是什么呢?在美国人们都在互相批评,因此这种批评不能被看成是向在中国的批评那种性质,在中国人们并不向西方社会这样轻易地提出批评。因此,不要一听到批评就情绪化反应:“我不喜欢这个批评”,“他们怎么可以这么说”之类的,而是应当先去想想它的上下文。

堪琵博士表示,她理解中国人不是生活在高度开放和自由表达的美国,如果他们觉得对中国的这种批评太过了的话,可以深呼吸一下,说,不过这些美国人对自己的国家和领导人也经常批评,而且这种批评是有价值的;然后可以想想这种批评是否会带来负面影响或具有破坏性。

人们绝对有权利去感受,比方说不喜欢“sickman”(病夫)这个词,但如果把这个放在大家都经常批评美国总统、批评旧金山或洛杉矶的上下文之中,美国人也不会有被冒犯之感。这就是美国人的观点,不仅到处可以批评来批评去,而且鼓励批评。这是一种跟中国人很不同的心态。有些从亚洲、非洲国家来美国的人对此不太习惯,但是对美国人来说,他们只是以同样的标准对待中国。所以不要把对中国的批评当作是仅仅针对中国的。

堪琵博士说,在美国人看来,这是公平对待中国,而不是歧视中国。因为对美国人来说,不管你说他们是无知还是有知识,他们对政府、商业界和知识界的批评是一视同仁的,大多数情况下,他们的批评不会来自于偏见。

全球化观点导致美国人天真认为,其他族裔看事情的角度与自己一样

在堪琵博士看来,美国人错就错在他们很天真地认为其他人都跟他们是一样的。所以他们批评别人的时候,也觉得别人跟他们一样的能接受。当然,有些美国人确实缺乏了解其它族裔的文化、历史、宗教,但他们大多数人的出发点并不是歧视某一族裔,而是他们全球化的观点导致他们认为其他人看事情的角度跟他们是一样的。

她认为,这件事是需要向华人社区和听众解释的,他们可能认为美国人缺乏对中国一些事实的了解,可以,但并不应该是从他们所接受的教育中对鸦片战争的感受、或是美国人比中国人优越的这种角度而来的。

美国具有独一无二的“制造”美国人的能力,大熔炉试图融进所有人

堪琵博士指出,随着移民越来越多,美国人试图把所有人都融进美国的大熔炉里,包括这种批评,即所谓入乡随俗。

当然你可以拒绝这种入乡随俗。但美国人会说,你来到这里是自愿的,没有人强迫你待在这里。但是美国这个大熔炉是很强大的,这就是为什么在移民家庭中会有代沟,我们的学校把来自中国、越南、韩国、德国的孩子都改造成了美国人。

这一点上美国跟欧洲国家很不同:美国对“制造”美国人很在行,这是美国独一无二的能力,也是我们的优势。当然这一点可能让一些华人移民感到不舒服或有些担忧,因为他们不想下一代失去华人的文化传统。

历史文化的了解和沟通对美国人和中国人而言是双方的

堪琵博士说,每个人都有选择的自由,从经济、政治、宗教、信仰方面,是待在美国还是回到中国更好?没有统一的回答,需要自己决定。华人可能心里会觉得矛盾,可能会对美国人不了解中国历史文化而感觉不高兴,他们可以批评美国人的这一点。但是,他们是不是也要想想,自己对美国的历史文化又了解多少呢?

沟通是双方的。一方面,他们的孩子在学校里学会了做美国人,但是父母们在做着高科技或其它职业,却往往待在自己的华人社区里,因为感觉更舒服,对于他们周围一起工作和生活的美国人及他们的所思所为却了解不深。另一方面,不管你工作多忙,也应该拿出时间,在家里教孩子中华历史和传统文化,也可以教他们爱中国:尽管你不爱中共,但可以爱中国。这一点是华人需要了解的。政府不是国家,如果你把两者等同,会觉得很矛盾。

在美国,我们把政府和国家是分开的,我可以很反对我的总统、市长或政党,但我还是可以很爱美国,因为两者是不同的。

另一角度看《华日》文章:世界希望中国能够走到下一步

如果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华日》文章风波的话,你可以看到,其实现在世界上很重视中国:现在大家都希望中国能够走到下一步。

台湾曾经走过类似的阶段,以前台湾有戒严法,堪琵博士曾经在那样的台湾生活过,所以她了解台湾那时的情况。而韩国、日本都已经从专制政权走向了民主。因为你可以把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带到一定程度,但最后它不可能停留在那种状态的,除非你不仅走向自由市场经济,而且在政治上走向民主。否则的话,所有能够让经济成功的因素,会在独裁专制政权中消亡。那时这个国家就真的完了。台湾、韩国、日本都向积极的方向走了那一步,变成了民主自由的社会,中国只在经济方面有所改变,这样是不够的。

现在这些问题的发生,都展示了为什么这样是不够的。因此,如果中国想要从这么多的问题中存活下来的话,它就要想办法成为民主化的社会。在上世纪80年代,中共意识到了要开放经济。但是到现在为止,它却一直在政治上紧紧抓着专制政权。中共在这方面是如此强硬,但这最终会毁了它,并不是它的竞争者会毁掉它,它会毁在自己手里。

这显示,你在某方面很聪明,但在另一方面却很蠢。堪琵博士说,她当然知道中共很害怕在政治上开放、让中国变得民主,但它不这样做的后果也是很清楚的:它将失败,或许到不了10年。

世界已经看到:专制政权体制试图控制开放经济系统所带有的局限性

在上世纪90年代的时候,人们以为中国可以在经济开放但政治并不开放的情况下繁荣。但是当达到一定成功时,它的经济自由停止了。因为中共政府如此依赖于国营企业,这些企业被利用,作为它的国家安全或外交政策的工具,然后它们就不赚钱了,而是会被耗尽,就像“一带一路”项目。即便如此中共也不在乎,因为它不再把这些企业当作正常的企业,而是当成外交政策的企业了。

堪琵博士认为,现在人们已经看到了一个专制政权体制试图控制一个开放的经济系统所带有的局限性,但中共当局还是没有以创意的方式来应对,相反它却倒退到更严重的威权主义。堪琵博士对此感到惊讶,因为现在中国已经到了悬崖的边缘了,而有些中国人在中共的洗脑灌输下把政府和国家等同!

她指出,如果中共不改变政治体制的话,那么中共政府的失败,也就意味着中国国家的失败,会展现在世界面前。这可能不需要50年才发生,可能会更快。所以,向《希望之声》这样的媒体,向华人展示如何做一个好的中国人是非常重要的,因为中国受到伤害对任何人都没好处。

(全文完)

专家访谈(上): 对抗武汉肺炎疫情 看各国当局和民众之区别

专家访谈(中): 引发风波的《华日》文章究竟都说了些什么?

责任编辑:辛吉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