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天灭中共
图为2019年11月7日,香港中文大学里“天灭中共”的标语。(大纪元图片)

上海异议人士:疫情过后 全世界应把消灭共产主义放在首位

【希望之声2020年3月10日】(本台记者田溪采访报导)中国大陆学校已停课一段时间,官方为了维系大学生符合中共的意识形态,3月9日下午举办了一堂所谓“疫情防控思政大课”,强制所有大学生同一时间上网观看,内容围绕习近平抗疫的功绩、与及中国模式在抗疫中的重要性。校方还规定学生必须写阅后感。

对此,上海异议人士杜阳明表示反感,他认为这次瘟疫更显中共灭绝人性。

杜阳明:“中共70年的反动统治,造成了中国人民非正常死亡将近一亿人,全世界的邪恶政权都没有象中共这个政权一样,杀人不偿命、欠债不还钱。中国5千年来的文明史,‘杀人要偿命、欠债要还钱’,就是封建社会都有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法律都是为统治阶级服务的,但是任何一个社会,包括封建社会、奴隶制社会,都应该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但是在中国,中共(统治的)特殊社会当中,中共是不受任何法律约束的,包括国际法。区别就在这里,没有一个法律可以制约中共,尤其这次肺炎更暴露了中共的残暴野蛮。”

他说:“我们不说这次疫情当中,中共很多灭绝人性的做法,很多活人就给扔到炉子里烧掉,这些都是灭绝人性的做法。中共现在做的事情都是天怒人怨。所有的事情,都不是人的力量能够做到的,是老天发怒了。”

杜阳明说,这次病毒显然是“天灭中共”的表现。

他说:“作为上海,它是经济中心,北京是政治中心。这一次的病毒属于智能性病毒,它专门找那些人多的地方、繁荣的地方,它专门找这些政治中心、经济中心,实际上这次天灭中共的呼吁,既然是天灭中共,它表现的方式就是‘让领导先走’,‘让党员先走’、‘让中共的走狗先走’。最近报出来的很多当官的,他肯定有强大的社会资源和经济资源,但是一个个都是实际上属于‘官迷’。从前年的3月23日,美国反击了中国的贸易战,中共加入了WTO贸易战,向全世界发动了贸易战,美国在1981的3月23日发起了反击战,从那时候开始,一年多,不到两年的时间,国际国内的形势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很多事情的发生都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都不是人能够推动的,这是上天的安排、神的安排。按照‘天灭中共’,实际上这段时间里面中共遇到的所有的事情,都是它自己想不到的、没办法抗争的,贸易战、香港抗争、这次瘟疫。去年天热的时候,中国开始的猪瘟、现在是武汉肺炎。现在有两个事情,一个是夜蛾、一个是蝗虫,所有的事情都一起来了。如果是人安排的,谁有那么大的能量?

他说:“中共的灭亡是时间问题。失民心者失天下,恶贯满盈。中国人民被它压的喘不过气来,只有老天爷来惩罚它。天灭中共天灭中共,实际上代表了人民的意志。没有一个政权可以逃过这个规律:失民心者失天下。中共这个毒瘤被切除是时间问题,它逃不过这个定律。全世界所有的政要、精英都应该想到这个问题了。中共这个邪恶不是光危害中国人民,如果让它恢复喘息,不消灭共产党,它会祸害全世界。如果这次瘟疫造成全世界的秽态,依然全世界拿不出任何办法把毒瘤割除,让它喘过气来,很可能消灭共产主义就成为口号了,到时候不是消灭共产主义,可能共产主义会消灭全人类。再次呼吁民族精英、人民的精英都应该有清醒的认识。”

杜阳明说:“目前的当务之急是先把防疫放在首位,把疫情控制以后,全世界应该把什么时候消灭共产主义、消灭中共政权放在首位。”

至于瘟疫从哪里来的?杜阳明批评,中共现在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国外,尤其推到美国。这是中共一贯用的“贼喊捉贼”。

杜阳明还提到,“中共它也知道,如果长期的不复工,它的经济就垮掉了,要影响中共执政的的合法性。

“我们上海前一阶段把所有的瘟疫的怀疑对象都进行隔离,隔离到宾馆里面,返工潮来了以后全部隔离到各个小区里面,两个星期、14天隔离。先试行两个星期的隔离,再进行检查,没有毛病的可以上班。”他说。

杜阳明提到,上海从8日开始,虹口足球场作为“方舱医院”,现在开始正式启用了。

他说:“就是疫情的中转站,等于象武汉方舱医院,最后隔离区,证明了上海原来采用的用宾馆隔离肺炎病人的举措已经不够用了,说明疫情发展了。不然为什么几个月下来没有出现方舱医院,为什么前天开始出现?我怀疑(官方)把疫情隐瞒下去,一个虹口足球场不够用,类似的隔离场所又会出现。”

责任编辑:元明清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