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张果老预言千年后,人将学鬼
张果老预言千年后,人将学鬼。(图片:希望之声合成)

张果老预言千年后「鬼势滔天,人将学鬼」是「阴极之混」

从混沌初始盘古开天「阳极之浑」至「乌烟瘴气之阴极之混」

【希望之声2020年3月16日】(编辑:王润)《三五历纪》记载,极远古以前,那时还没有人类,也没有天地万物,只有一片混沌。就像鸡蛋孕育着生命一样,这个混沌中孕育着天地和万物。我们这个宇宙的原始神盘古,就在漫长的岁月中化生而成。

盘古在混沌中孕育而生的同时,天地也随着盘古的化生而慢慢分离成形了。经过了一万八千年,阳清之气逐渐上升为天,阴浊之气下降为地。盘古在其中变化无穷,他在天为神,在地为圣人,与天地一体,为天地之灵。盘古每天长高一丈,天随之每天增高一丈,地每天也增厚一丈,如此又经过一万八千年,天升到了极高,地增到了极厚,盘古与天地一起生长成形。经过了这漫长的岁月,天地终于开辟完成了。

这是流传下来的关于盘古开天辟地传说的早期版本。到了后来,随着人类观念和接受能力的变化,这个传说被不断地修改包装,被加进了更多世俗的内容,使神话变得肤浅、幼稚,失去了高深的道理,一般人更容易听得懂,但情节也变得离奇了。所以现在人认为这可能只是想象的,用现代科学很难解释其真实性。但是清朝无垢道人著的《八仙得道》中,张果老与灵官和张天师的对话,似乎让人明白了盘古开天时的混沌,也感叹其对现今人类状况的预见。

蓬莱山图,神仙相遇,所言定不同凡响。
神仙相遇,所言定不同凡响。(图片:蓬莱山图局部,1861年日本画家铃木鵞湖画作)

在清代无垢道人著《八仙得道》第八十回,张果老预言到一千多年后现今时代的状况。

只求有利于己 不问廉耻礼义 鬼谋鬼智传于生人;人鬼无别 偌大宇宙成为鬼世界

张果老先对二灵官笑道:「才在空中已闻妙论。二公所言鬼势滔天,人将学鬼,这话讲来骇人,其实将来终当有这一天,不过还在千年之后罢了。

「大抵善恶二途,即阴阳所由分判。混沌之始,人人皆是浑人。浑人则无机诈,无机诈便是善人。降至后世,机诈之风,一天胜似一天,因之世道人心,也一日薄过一日。到了薄极之时,即阳气消灭,阴势大盛之时。二公所谓鬼势滔天,正其时也。

「鬼属至阴,人之所异于鬼,即因一点阳气。到了人无阳气,试问与鬼何殊?并非鬼能屈人,鬼也不求人化为鬼。但到了那时,鬼固不失为鬼,人也与鬼同类。

「因此世上的事情,全是些卑鄙龌龊阴险猾贼性质。在官则不顾公家,只知贿赂。贿赂可以公行,苞苴不必暮夜,是即鬼魂抢夺羹饭的情况也。在普通人民,则孝道可以废除,淫风可以倡导。只求有利于己,不问廉耻礼义。又犹之于鬼物无心,任意捣鬼,绝不顾人的难堪。此等鬼心鬼肠,鬼谋鬼智,将来必一一传于生人。于是人鬼无别,而偌大宇宙,真个成为鬼世界了,但这都是将来之事。

「以贫道眼光望去,大约离今一千五百年内外,总得到此境像。如今却还谈之太早罢了。」

「人心欺倒,天道反变」是为真乱

天师听了,笑道:「故人远道相访,原来是专为发牢骚来的。」一句话,讲的张果老也笑了起来。又道:「这话,你们今日听了,必讲我言之过甚。但这决不是玩笑之谈,委实将来必定有这一天。大凡天地之道,不外阴阳二字。阳盛则阴衰,阴盛则阳也消歇。昔人所谓天下之生久矣,一治一乱,就是这个道理。

「从实质讲来,先是一刀一枪,你生我死,四面八方的混战一常名为大乱,实在还不算真乱。因为这等乱事,所乱者只是一个事字。事尽管乱,人还是人,必致人心皆死,人化为鬼的时代,那才算的真正大乱。俗语所谓『人心欺倒,天道反变』这八个字,正好作乱字的脚注。」

从上古「混沌时代之阳极之浑」走到今日「乌烟瘴气之阴极之混」

「这等真正大乱,方可与混沌时代浑人之治,成个相对的地位,即浑人为全阳时代,而鬼界为全阴时代。如此由阳而渐化为阴,中间不知经过几千几万年。到了大乱之极,最后结果,又特混成一片。可是这混与上古之浑,绝对相反。

「一个是阳极之浑,其为治也洵洵穆穆,熙熙攘攘,无尔我之分,有讲不出那一种无限乐趣。一是阴极之混,其为乱也颠颠倒倒,糊糊涂涂,无彼此之别,有不象话的那一种乌烟瘴气。人心至此,可称乱极。

「所谓乱在人心,而不在人事。称为根本之乱,不是枝枝节节,一地一时的小小乱事可比。合到上古的浑人时代,才可称得一治一乱。

「从此以后,天地必将复合为一。又须经一番开辟工夫,再入于浑人时代,为再治之开端。天道如此,莫可如何。虽有大智大圣,如玉帝、元始老君、王母、西方佛和东方朔,也不能为之挽回变化者也。」

天师、灵官等听了,都嗟讶不已。

张果老倒骑驴(图片:维基)
张果老道行高妙(图片:维基)

张果老预言中说到的在「官则不顾公家,只知贿赂。贿赂可以公行,……」「在普通人民,则孝道可以废除,淫风可以倡导。只求有利于己,不问廉耻礼义」,真可谓是现今社会的写照。   

张果老和他的纸驴 为何「倒骑驴」

张果老确有其人,是道家八仙之一。《明皇杂录》记载,张果隐居在恒州中条山中修道,当时就自称已经好几百岁了。

唐太宗、唐高宗多次召见张果老,他都谢绝不肯相见。武则天也招他出山,张果老就在妒女庙前「装死」。武则天以为他真的死了,只好作罢。可是后来又有人在恒州的山中见到了他。

张果老总是倒骑着一头白驴,日行几万里。歇息的时候,就将驴子折迭收起,像纸一样薄,放入巾箱中;想骑的时候嘴里含口水向纸驴一喷,就又成了驴子。

开元二十三年,唐玄宗派遣通事舍人裴晤到恒州请张果老,张果老在他面前气绝而死。裴晤赶紧焚香祷告,说明天子求道的诚意,张果老一会才苏醒过来。裴晤不敢相逼,赶回京城回奏。玄宗又派遣中书舍人徐峤带着玺书相请,张果老于是随他动身进京。先是把张果老安置在集贤院,然后用轿子把张果老抬入宫中,倍加礼敬。期间,张果老屡显神迹,震惊了皇上。

张果见明皇
张果见明皇(图片:元代画作局部)

关于张果老为什么「倒骑驴」,民间流传多个版本。其实作为道家修行得道之人,他的这个倒骑驴,自有一番道理所在。从上文张果老对张天师的一番高论,可看出缘由。

他说:「这等真正大乱,方可与混沌时代浑人之治,成个相对的地位,即浑人为全阳时代,而鬼界为全阴时代。如此由阳而渐化为阴,中间不知经过几千几万年。到了大乱之极,最后结果,又特混成一片。可是这混与上古之浑,绝对相反。」

因为张果老发现从混沌初开,越往后走,「如此由阳而渐化为阴」,离「道」越远,人也会越来越堕落,到「真正大乱」。「所谓乱在人心,而不在人事」,所以他以「倒骑驴」来警喻世人。

 

责任编辑:文思敏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