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pixabay)
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pixabay)

Moyashi:人生就像一盒中国制的巧克力

【希望之声2020年3月13日】此文下笔之日,传来多位国际名人染上武汉肺炎的消息,其中一位中招的是荷里活影星汤汉斯(Tom Hanks)。笔者不禁想起他演出的名作「阿甘正传」,最为人记颂的其中一句对白是「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块是甚么味道。」但我想说我知道,香港人早就知道。

我对巧克力味道的印象始于新年全盒中的金币,在杂货店大把地甩卖,价钱便宜得像垃圾,味道也烂如垃圾。与其说是巧克力,不如说是甜味的塑胶。那些中国制的便宜货你不能期望太多,就像新年这个节日,为的只是意头。外观望起来不太丑,随便加点金、加点红就可以。实际如何并不是重点,而事实上也没有人在意。

后来家附近开了一堆巧克力店,招牌看起来是外国牌子,还心想怎么会把店开在老旧的住宅区里。一车车满人的旅游巴士驶进本来就不寛阔的后街,下车的是操著北方口音的大妈大叔,永远都是一式一样的暴发户衣着风格。后来搞懂原来是有人把店开在香港旧区,骗大群的中国人买一堆中国制的廉价巧克力回中国,而我隐约地相信开店的也是个中国人。想出这门「中国人永动机」生意的人,应该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

汤姆汉克斯夫妇
汤姆汉克斯夫妇 (美联社)

故事后来的发展大家已经很熟悉,一间间熟悉的餐厅与商店结业,换来的是居民用不着的手信店和药房。应该有人在赚钱,但那个不是我,也不是在这区生活的任何一个人。同样的「中国人永动机」故事不止在香港上演,还有其他喜尝人民币经济甜头的国家地区。前些日子才知道意大利也有时装产业的「中国人永动机」,中国人用低薪请一堆中国人在意大利做厂工,再卖这些「意大利时装」到中国。

人民币经济是一个漩涡,结局是你依赖著「中国人永动机」所提供的廉价劳力支持的生产线,也依靠着「中国人永动机」所提供的大量中国人来消化产出需求。你依赖的不只是中国人,还有中国人背后那个「不能说出名字」的利益团体。于是,这是一个愈踩愈深的死局,想抽身就会被贴上「辱华」的骂名。

武汉肺炎爆发后,有网民发明了一个「奶共指数」的观察,即愈积极讨好中国、愈希望赚人民币的国家,疫情就愈严重。这当然是一个没有经学术讨论过的指标,但不可以说没有参考价值。偏近指数最低值的台湾是这颗行星上最不相信中国的国家;而与中国陆地相连却始终未跨越社区爆发警戒线的香港,我们经过大半年的洗礼,成为了最憎恨中共的地区之一。当欧洲人及日本人还在说「戴口罩是过度恐慌」时,香港人已经在囤积粮食。看着欧洲进入紧急状态,虽然笔者并未至于幸灾乐祸,但心底的说话是「你看看你,我早就说了吧」。

欧洲疫情急转直下,数天前特意问候曾待过同一个研究室的意大利人朋友。他家乡是米兰,现在留学日本,或者不太算逃过一劫。他开口就臭骂意大利官僚的危机意识薄弱,只想赚中国的钱而轻视中国的一切,对这个政权与它的国人一无所知。最后他问了我一句:「How is there?」我反问他:「“There” means Hong Kong or China? Hong Kong sucks, because of China. China sucks since 1949.」对于瘟疫蔓延时的黑色幽默,他笑了,但应该是苦笑。

如果香港人的人生像一盒巧克力,那必定是一盒中国制的巧克力,我们很清楚下一块是甚么味道。先是人民币的甜腻,然后是催泪弹的辛辣,留在齿颊的是血泪的铁锈味。我已经吃饱了,你要一块吗?

香港人权
今日香港(希望之声)

※ 此栏文章为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

文章来源:MOYASHI 末日風情畫 via CUP

责任编辑:李智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