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pixabay)
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pixabay)

Moyashi:人生就像一盒中國製的巧克力

【希望之聲2020年3月13日】此文下筆之日,傳來多位國際名人染上武漢肺炎的消息,其中一位中招的是荷里活影星湯漢斯(Tom Hanks)。筆者不禁想起他演出的名作「阿甘正傳」,最爲人記頌的其中一句對白是「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遠不知道下一塊是甚麼味道。」但我想說我知道,香港人早就知道。

我對巧克力味道的印象始於新年全盒中的金幣,在雜貨店大把地甩賣,價錢便宜得像垃圾,味道也爛如垃圾。與其說是巧克力,不如說是甜味的塑膠。那些中國製的便宜貨你不能期望太多,就像新年這個節日,爲的只是意頭。外觀望起來不太醜,隨便加點金、加點紅就可以。實際如何並不是重點,而事實上也沒有人在意。

後來家附近開了一堆巧克力店,招牌看起來是外國牌子,還心想怎麼會把店開在老舊的住宅區裏。一車車滿人的旅遊巴士駛進本來就不寛闊的后街,下車的是操著北方口音的大媽大叔,永遠都是一式一樣的暴發戶衣着風格。後來搞懂原來是有人把店開在香港舊區,騙大羣的中國人買一堆中國製的廉價巧克力回中國,而我隱約地相信開店的也是箇中國人。想出這門「中國人永動機」生意的人,應該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

湯姆漢克斯夫婦
湯姆漢克斯夫婦 (美聯社)

故事後來的發展大家已經很熟悉,一間間熟悉的餐廳與商店結業,換來的是居民用不着的手信店和藥房。應該有人在賺錢,但那個不是我,也不是在這區生活的任何一個人。同樣的「中國人永動機」故事不止在香港上演,還有其他喜嘗人民幣經濟甜頭的國家地區。前些日子才知道意大利也有時裝產業的「中國人永動機」,中國人用低薪請一堆中國人在意大利做廠工,再賣這些「意大利時裝」到中國。

人民幣經濟是一個漩渦,結局是你依賴著「中國人永動機」所提供的廉價勞力支持的生產線,也依靠着「中國人永動機」所提供的大量中國人來消化產出需求。你依賴的不只是中國人,還有中國人背後那個「不能說出名字」的利益團體。於是,這是一個愈踩愈深的死局,想抽身就會被貼上「辱華」的罵名。

武漢肺炎爆發後,有網民發明瞭一個「奶共指數」的觀察,即愈積極討好中國、愈希望賺人民幣的國家,疫情就愈嚴重。這當然是一個沒有經學術討論過的指標,但不可以說沒有參考價值。偏近指數最低值的臺灣是這顆行星上最不相信中國的國家;而與中國陸地相連卻始終未跨越社區爆發警戒線的香港,我們經過大半年的洗禮,成爲了最憎恨中共的地區之一。當歐洲人及日本人還在說「戴口罩是過度恐慌」時,香港人已經在囤積糧食。看着歐洲進入緊急狀態,雖然筆者並未至於幸災樂禍,但心底的說話是「你看看你,我早就說了吧」。

歐洲疫情急轉直下,數天前特意問候曾待過同一個研究室的意大利人朋友。他家鄉是米蘭,現在留學日本,或者不太算逃過一劫。他開口就臭罵意大利官僚的危機意識薄弱,只想賺中國的錢而輕視中國的一切,對這個政權與它的國人一無所知。最後他問了我一句:「How is there?」我反問他:「“There” means Hong Kong or China? Hong Kong sucks, because of China. China sucks since 1949.」對於瘟疫蔓延時的黑色幽默,他笑了,但應該是苦笑。

如果香港人的人生像一盒巧克力,那必定是一盒中國製的巧克力,我們很清楚下一塊是甚麼味道。先是人民幣的甜膩,然後是催淚彈的辛辣,留在齒頰的是血淚的鐵鏽味。我已經吃飽了,你要一塊嗎?

香港人權
今日香港(希望之聲)

※ 此欄文章爲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文章來源:MOYASHI 末日風情畫 via CUP

責任編輯:李智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