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全境扩散
裘德·劳(Jude Law)在"全境扩散"中扮演博客主(Alan Krumwiede)。影片惊人的预见了2020年武汉肺炎瘟疫的全球爆发。 (图片:Claudette Barius/Warner Bros.)

《全境扩散》预见武汉肺炎瘟疫威胁全球 编剧坦言“不意外”

【希望之声2020年3月14日】(本台记者安娜综合报导)2011年惊悚片《全境扩散》追踪一种称为MEV-1的虚构病毒的到来,虚构病毒起源于蝙蝠,跳到猪然后是人。这反映了一个事实即人类新​​疾病中有75%来自动物。这些疾病包括HIV,埃博拉病毒,SARS和现在的武汉肺炎(COVID-19新冠病毒)。到电影结束前,恐惧已经笼罩了整个世界,该病的死亡人数至少达到了2600万。影片几乎完全真实预演了正在蔓延全球的武汉肺炎疫情,编剧坦言在拍这部影片时就知道瘟疫迟早会发生。

全境扩散》有两个编剧,其中伊恩利普金(Ian Lipkin)最近去中国调查新冠病毒起源,所以自我隔离了两个星期无法受访。而另外一位编剧史考特Z.伯恩斯Scott Z. Burns),则谈到当初在创作这个虚构故事时,做了多少考证,又跟现在的疫情有多少吻合。

电影开场15分钟之后,这部片的大咖演员之一,奥斯卡影后格温妮丝·帕特洛领便当后突然死了,成为第一个感染者,让观众差点没吓坏。史考特说打从疫情爆发以来,所有认识的朋友都告诉他,剧情意外吻合现实真的太不可思议,「但我一点也不意外,因为我跟很多科学家讨论过,都告诉我这种事情只是早晚会发生,而非不可能发生。」

对于自己的剧本成了真实的预言,史考特说这并没有让他感觉好到哪去,因为看到有人生病、死去的消息,还是会让他身为凡人的那一面感到受伤,远远超过「写出神预言的电影人」的身份。

编剧发现瘟疫迟早都会来临 《全境扩散》警示不知道危险的现代人 

马特·达蒙(Mat Damon)和格温妮丝·帕特洛(Gwyneth Paltrow)出演的2011年惊悚片《全境扩散》,迅速跻身iTunes十大电影租赁排行榜,并成为Amazon Prime和Google Play上最受欢迎的电影之一。尽管近几个月来,包括《爆发》和《十二只猴子》在内的其他大流行电影也再次受到青睐,但似乎没有一部影片像《传染病》那样引起观众的共鸣。

这可能是因为电影的编剧斯科特·伯恩斯(Scott Z. Burns)对流行病学进行了数月深入研究后的结果。他招募了几位知名的流行病学家来拟定现实情节,编辑剧本并培训扮演卫生官员,医生和科学家角色的演员。

伯恩斯说:“当我开始与专家交谈时,所有人都说,是否有大瘟疫流行,这是无需讨论的。瘟疫迟早都会发生,问题是什么时候开始。”,“我觉得,研究下去,没有什么是不可思议的。”

在日益严重的公共卫生危机中,这部电影的纪录片精准的描述也已引起某些人的警觉。一些影迷认为,这部电影虚构出来的破坏和高死亡人数是即将发生的事情的征兆,并暗示官员们正在向公众隐瞒信息。在人们对这种新病毒知之甚少的真空中,恐惧和错误信息不断增多。

这部电影预见到了这一点。他说:“我们都开始谈论一个事实:现代社会并不知道真正的瘟疫大流行是什么。” 因此,他们着手创建一个,让现代人能看明白。

在影片中,为了驱赶蝙蝠砍倒香港的树木,结果触发了病毒,这表明了森林砍伐和动物栖息地的破坏如何使这种病毒从动物传人变得更加可能。该病毒迅速扩散,从香港到芝加哥再到明尼阿波利斯仅数小时,不断增长的全球旅行可以迅速将疾病变成流行病,有时变得难以控制。

哥伦比亚大学流行病学教授伊恩·利普金(Ian Lipkin)博士说:“这将不是纯粹的娱乐影片,实际上是一些公共卫生信息。” “这个想法是让人们意识到,新兴疾病将继续出现并重新出现。”

利普金(Lipkin)在整个职业生涯中已经发现了数百种新疾病,他与伯恩斯(Burns)分享了他从2003年以来在北京SAS的的经历。电影中的埃利奥特·古尔德(Elliott Gould)的角色,是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一位名叫伊恩·萨斯曼(Ian Sussman)的科学家,向利普金表示了赞赏。

利普金(Lipkin)邀请温斯莱特(Winslet)和女演员詹妮弗·埃勒(Jennifer Ehle)到他在哥伦比亚的实验室工作,后者扮演着为这种病毒研发疫苗的研究人员。他开发了一种在屏幕上旋转的病毒的3-D模型。在后期制作过程中,他帮助Burns确保了虚构实验室是准确的。

在一个场景中,温斯莱特(Winslet)解释了“零”现象的概念-指的是每个病人可能感染多少人,本质上是一种传染性的度量。现场给大众带来了一个流行的流行病学名词,这让公共卫生教授和生物学老师感到很有帮助,他们现在每年都为他们的班级放映电影。

伯恩斯说,在拍摄电影时,达蒙开玩笑说,他们需要增强其恐惧因素并添加一些僵尸,才能使它成为真正的好莱坞惊悚片。但是伯恩斯说,他和导演史蒂芬·索德伯格都清楚这部电影甚至更可怕,因为它看起来像是合理的,“与创造一个使观众与故事有距离感的怪物不一样”。

2020年的武汉肺炎(新冠状病毒)来了  错误的信息和误导加剧瘟疫  恐惧与不信任使社会崩溃

现在把我们带到2020年,那时《全境扩散》与现实生活之间的距离似乎很小。 帕特洛在影片的前10分钟被病毒杀死,她最近戴着面具,从飞机上发布了Instagram自拍照。

她写道:“我曾经出演过这部电影了。” “注意安全。 不要握手,经常洗手。”

帕特洛并不是唯一一个进行这些比较的人。 许多人上Twitter告诉人们观看“传染病”,以了解COVID-19的实际情况。 一位评论员在YouTube页面上写道,您可以以3.99美元的价格租借这部电影:“由于冠状病毒,该电影应该是免费的! 我们必须做好准备!”

28岁的斯蒂芬·特格索夫(Stephen Tegethoff)说,最近与朋友一起观看《全境扩散》,使他怀疑该病毒在全球的传播速度要比官方所说的快。

影片中,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和世界卫生组织的官员试图去控制全球爆发,并平息公众日益增长的恐惧和不信任。伯恩斯预计,大流行会引发对政府的恐惧和不信任。 除科学家角色外,这部电影还邀请了裘德·劳(Jude Law)扮演的自由撰稿人,他质疑CDC的动机,用鹰派伪装的方法治愈病毒,并赢得了人们的支持,因为人们在亲人死后会寻求答案。

伯恩斯认为,电影对恐慌和替罪羊的刻画非常类似于今天发生的事情。

他说,在很大程度上,他很高兴人们可以从电影中汲取公共卫生的教训。但流行病对社会破坏性的影响使他担心,这种普遍蔓延的恐惧,导致股市下跌,国家互相指责以及人们囤积口罩和其他用品。

伯恩斯说:“我确实希望这部电影能够说明,错误的信息和恐惧如何影响着人们的举止,使问题变得更糟或引起新的问题。”

人们应该考虑别人 团结才能彼此生存

伯恩斯说,拍这部电影向他展示了公共卫生与人们之间的联系。他说,例如,免疫力强的人有责任不将疾病传播给可能更脆弱的邻居。

他说,他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将人们聚集在一起,因为他们意识到他们需要彼此才能生存。但是他知道那是不可能的。“没有什么会像恐惧一样传播。”

责任编辑:安娜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