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中共肺炎在意大利蔓延,图为罗马空荡荡的街道。
中共肺炎在意大利蔓延,图为罗马空荡荡的街道。(图片:AP)

从意大利、台湾、香港的疫情发展对比可看出中共肺炎青睐谁

【江峰漫谈】

【希望之声2020年3月28日】(作者:江峰)

意大利不顾美国反对,第一个跟中共达成一带一路备忘录,进而成为欧洲疫情最严重的国家

2016年夏天,中国游客在意大利罗马街头就发现,罗马竞技场、万神殿的景点前出现了中共警察,个子高 ,还会说意大利语。乍一看还以为穿越了呢,仔细一看,没错,是真的。你看他没有意大利警察那个白色的斜挎带,也没那个红色宽裤线,所以中共警察出现在意大利街头让人很纳闷,怎么来的呢?

欧盟这个申根协议国家之间,它这个警务协作当然是比较紧密了,因为国家之间边境开放嘛。阿尔卑斯山区 ,一会儿你可以看见带着圆筒帽的法国警察,一会儿你可以看见一身草绿色高大的德国警察,都有可能的。八竿子打不着的中共警察怎么出现在意大利的呢?

这个要从2014年,当时那个中共政法委书记孟建柱说起。他到意大利访问,跟意大利内政部长阿尔法诺他们敲定的这个事。中共这边什么借口呢?阿尔法诺听了还挺堂而皇之、挺可以的一个借口。什么到意大利旅行的中国游客很多了,每年三百万人以上。意大利生活的华人,当时也是在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那么多人居住在意大利。那么意大利语不好学,知道的人不多,所以沟通上有问题。这个中方就说,那咱们就搞警务合作吧,咱们派警察来帮助你们意大利执勤。

这个意大利很有意思,到夏天的时候啊,不仅普通人外出旅行 ,连警察也不爱上班。全世界的人在这个时候,夏天偏偏又喜欢到意大利。意大利是地中海式气候,很温暖,阳光充裕,但是又不很热, 屋子里不用空调,所以的确是存在警力不足的问题。意大利跟其他西欧国家比起来,它的确治安是不如德国、瑞士、奥地利这些个国家好。意大利有一个城市叫那不勒斯,不知道朋友们去过没有,它在意大利南边。这个城市小偷很多。小偷偷东西他是很快乐的,他不像咱们说做贼做贼的。不是,他不心虚,他那个都不叫偷了。现在女孩子不喜欢挎包吗?挎包多,他一拽,抢了就跑。人家小偷在那不勒斯古老的小巷子里奔跑,旁边那个二楼的邻居还跟着喊pronto,pronto。意思是什么?快跑快跑!给小偷加油。

意大利那不勒斯城中心
意大利那不勒斯城中心(图片:Antuang/维基,CC BY-SA 4.0)

你这意大利人怎么这么没底线呢?还不是,各个民族的文化不一样。意大利是把寻求生活的自由,无拘无束,寻求像什么,像歌剧呀、踢球啊这样的快乐享受作为生命第一要素。意大利其实挺牛的,你看他的创造性多强。意大利没有森林,你到意大利去看,这个亚平宁山上很多都是秃山,意大利家具牛不牛?牛!意大利没有畜牧业,不养牛,但是意大利的皮具很牛吧。意大利甚至都没有像样的汽车生产线的,你看看世界上最昂贵的赛车品牌,Bugatti,Ferrari,有几个不是意大利的?所以他们那不勒斯那样的偷东西,只要不伤害别人,别被人抓住了挨打,都是快乐的。

那么好,说到国家主权了,这意大利是什么想法。谁做国王老百姓不也是要过日子吗?就这些中国人熟悉的,像说国家主权不可侵犯,这一类的气宇轩昂的感觉,意大利人一点儿都没有,很陌生。两次世界大战,意大利毕竟是工业发达国家,它都是以最强的军事阵容参与这个世界大战的。上演的都是什么呢?最壮观的投降场面。所以意大利跟法国、西班牙搞警务合作,甚至跟欧洲人最不喜欢的美国警察来搞合作呀,它都是独一家,不在乎所谓什么治理权、主权问题。但是他们不知道,这次热情走上门来的孟建柱和他后面的中共,跟原来的伙伴不一样。虽然打的是帮助侨民的旗号,但是中共警察很快就在意大利的街头开始检查自己中国人的证件了。极权者对自己民众的冷酷和不信任迅速就延伸到了欧州。你别小看这个警察巡逻,这是国家主权当中重要的管制权的一个具体体现,当意大利跟民主世界打交道的时候,他们是在一个相似的社会体制、相似的法律体系下,在几乎同样的信仰体系当中进行着合作实践,对不对?那你跟中共就不一样了。你这边信的是上帝,它那边现在是马克思。

中共警察在意大利罗马
中共警察在意大利罗马(图片:AP)

孟建柱当时在意大利谈成了警务合作之后,很快的就在2014年那一年,中共就开始什么猎狐行动,意大利就成为第一个接受中共的境外追捕工作组的欧洲国家,抓捕成功。猎狐行动的名单上的人员呢给抓回去了。而且你想,这第一道门打开了,第二道门就顺利打开了,是什么?意大利马上又成为了欧洲第一个批准引渡中共宣称的罪犯的国家。那你抓人还不算,不放到意大利关,你拿回中国大陆去关他、去审他。我们都知道这次香港反送中,反的就是引渡条例。香港人不信任中共的所谓司法系统,他才上的街。你一旦去了中国大陆没有保障嘛,没有真正的司法嘛。意大利这么做就等于现代文明法治国家承认中共的人治、而不是法治的这样的一个社会现状,这样不就是等于文明倒退吗?而且其实也超越了这个底线。这个底线原来在意大利人那里,也就是看歌剧、踢足球,无拘无束,该上班上班,无所谓。然后呢给小偷加油,只要快乐就行了。但是在中共这里,你不光是快乐喽。你看他们在意大利这个警察,这些中共警察后来回国了嘛,换防接受采访时你可以听他流露出信息,可以看出来他并不是像意大利政府想的那样,这些中共警察是来帮助自己的中国侨民的。你想,他在国内就欺压老百姓,打压异己,在国内不为人民服务,到海外他就能为人民服务吗?不可能嘛。那么他们来干什么呢?他们其实在展示一种中共的合法存在,向海外华人展示一种中共操控世界的实力。

意大利与狼共舞能有怎样的结果呢?去年的三月份,习近平来到意大利正式与意大利签署了一带一路的合作协议。这一带一路合作协议签下来就不再是什么几个警察,或者你在国内搞两个星期集训,学那么两句意大利语就能上岗的了,见面 Ciao,谢谢 Grazie,四川来的警察可高兴了,意大利语跟咱们四川话一样,什么Grazie Grazie,我们四川人骂人不是格老子格老子么。所以你看,这一带一路来了可就不是那么简单上两节集训课能完成的事了,那个规模要大多了。中共在意大利就不光是开始检查自己中国公民的身份证了,它就开始攻城掠地。原来川普的战略师叫班农,这个习近平是前脚走班农就后脚来,他就警告意大利——他在意大利有不少朋友——跟他们说这个一带一路是中国在亚德里亚海的登陆战,是对西方工业文明的重大挑战。后来国务卿蓬佩奥也指出来说,中共以商业活动为幌子,最终要实现自己的政治影响力,他希望意大利能够重新评估这些项目。蓬佩奥把话都狠狠的撂在那了,他说希望意大利政府能够保护他们的人民,这是美国和整个欧洲都面临的威胁和关切。他什么意思呢?就是你把这个门一旦打开了,你把这个水一旦放进来,美国、你们欧洲都会受到威胁。意大利压根就没有相信这些话,你危言耸听吧?不就是做买卖吗?咱们原来一个渔港多年不用了,他们给点钱咱们做个商业港口,威胁在哪呢?

意大利嘛,你想,两次世界大战刚说了,都没有让歌剧和足球比赛停下来, 你说这共产党的威胁,它能影响我看歌剧、能影响我踢足球么?别说,还真的就影响了。

2020年3月,习近平跟意大利总理孔蒂握手,达成一带一路备忘录整整一年,中共肺炎在意大利迅速蔓延,目前(到3月14日)确诊是1万5千例了,成为中国以外海外疫情最严重的国家。今天(3月14日)我看了报道,单日,就等于是昨天到今天,死亡250例,这都破了单日死亡的记录了。意大利人最喜爱的意甲真的就停赛了,足球踢不成了,整个国家都陷入了封闭状态,公共活动也不能够聚集了,所以歌剧也听不成了。

意大利北部一个教堂里等待运到公墓去的中共肺炎死者的棺材
意大利北部一个教堂里等待运到公墓去的中共肺炎死者的棺材(图片:AP)

意大利的致命错误就是相信中共政权的谎言

意大利的福利部长说,中共的数据欺骗了我们,根本没有想到这个疫情有如此爆发的传染力。在武汉最早公布的官方数字当中,一个多礼拜确诊数字是没有变化的,显得这是个很懒惰的传染病,它没有什么能力传染更多的人。蓬佩奥当时的担心这下子可实现了。蓬佩奥怎么担心?他是怕影响美国、影响整个欧洲。

意大利是西方工业七国中唯一跟中共签下一带一路协议的国家。西方工业国家你怎么缺钱?不缺钱。你为什么要跟中共走的那么近?意大利的致命错误就是相信了中共政权的谎言,相信中共会给他带来某种未来。而意大利作为西方世界国家重要一员,从它这里撕开了整个西方世界防疫的口子。所以现在你看整个欧洲加上美国 , 都深受意大利牵连。

也许你要说了,你别硬往中共身上扯嘛,意大利就是华人多呀。江峰的节目很早不就预告了,说意大利要出状况嘛。要出状况是什么?温州是浙江爆发最早的城市,意大利那么多的温州人,迟早是要爆发。 首先咱们是这么看,华人多它跟中共的渗透是互为因果的。什么意思呢?华人越多可能带来的中共渗透越多,那么中共渗透的越厉害,它搞的项目多,华人又往这边聚,所以叫互为因果。在意大利,华人组成各类商会,绝大多数都是受中共统战部门控制的,那么华人他就会牵线搭桥啊,有些事不是光牵引搭桥,直接就是等于中共的统战部门在海外做工作了。另外华人在当地势力大了以后,意大利罗马、安科纳、普拉托有大量的华人参与政治,成为当地的议员,甚至是大的政党领袖。当然了,让华人从政我江峰一直是赞许的,但是你要看你从政的目的是什么,你应该是帮助你代表的当地华人发声,为他们争取利益,对吧?保护他们。但是如果你背后是中共呢,你代表的实际上是中共的声音,最终目的是戕害当地的华人。华人多并不一定意味着这个疫情就严重了,而是要看中共渗透的力度。

第二呢我们可以做一个比较详细的对比。我们离开意大利,我们来看看离中国大陆最近的两个地区,台湾和香港。

台湾对中共的一贯做法不信任,一直要求到武汉第一线去调研,赢得了最早的防疫空间

台湾与大陆的联系和人员的来往,意大利是绝对无法相比的,对吧?

台湾,中共改革开放最早的时候它就是出手相助的,所谓台资企业嘛。那个鸿海发了财了,郭台铭深圳富士康就是最早起来、过来闯天下的。他们在大陆形成了完整的电子产品的产业链。你别说上游的像郭台铭这样生产电脑、生产手机的,它是一代代更新。下游呢?欧美人淘汰的电脑、手机产品去哪了?去垃圾堆了。垃圾堆在哪?回到大陆来了。我认识这么一位朋友,他原来就在台湾的那个大电脑厂门口开一个奶茶店,小本生意做着,媳妇对他也挺好。后来呢,大厂里面有一个部门经理出来在他那喝奶茶,就跟他说:兄弟,有那么一个机会我介绍给你,你不如到大陆开一个厂,什么厂?电脑回收厂。他说我认识很多美国人呢,他们来问我们,有没有可能回收旧电脑。你要做这个生意,我就把他们介绍给你,客户源源不断,等于我们这边那么大的厂子生产几台电脑,以后你在那边就能回收几台电脑。你知道吗?这个电路板上是什么 黄金、白金啊,国外怕污染,就把回收这个活扔回中国来了。后来这个朋友还真的就来了,来了广东南海,每天进口的那个集装箱,一集装箱一集装箱的废旧电脑包进来,然后把电脑拆了,每天可以练出来多少? 一公斤的黄金,每天一小把。他还请我吃了好几次佛山南海那个禾花雀。那个时候我也年轻,不知道吃这东西造很大的业,跟着在那瞎混。我举这个例子是想说台湾跟大陆的经济往来,台湾的海外直接投资三分之二都在大陆。

经济活动会带动第三产业,带动文化、带动电影、带动学术交流,这武汉正好是一个重要的电子通讯产品的研发集散地,很多台湾人在武汉,在湖北。为什么台湾到现在为止53例确诊, 1人死亡,简直就是一个奇迹。为什么呢?要说这个奇迹啊,咱们应该从去年的六月份反红媒运动开始。他要什么?他要拒绝红色媒体,守护台湾民主。这运动它不说新闻媒体闭嘴,只准我开报馆,不准你开报馆,不是这个意思,不是要剥夺言论自由。而是什么?针对亲中媒体,针对那些中共直接操控的媒体,他们配合统战工作,用假新闻渗透欺骗并制造岛内分裂,他是让民众认清这些媒体。你可以选择继续看,对不对?但是你看,原来这些媒体它是藏着掖着转播大陆新闻,那也就算了。老人家嘛,爱看就看吧。后来到2019年的5月份之前,这些媒体直接到北京接受中共主管统战的汪洋的接见。你原来做贼心虚就算了,统战工作秘密高,现在好,都走到台面上来了。什么意思?好像宣告台湾已经迟早要被中共解放了,这样就刺激了这个反红媒运动的展开。这是台湾民众在最近一段时间对于中共谎言的一次清醒决裂行动。紧接着发生什么事?咱们都知道了,香港爆发反送中运动。这下子好,中共的一国两制的谎言和它们对民主的蔑视和对整个世界的蔑视,对民众的残暴,让大家看的清清楚楚。这就直接导致了2020台湾总统大选历史的选票数最高,最后导致这个结果出来。我认识好多朋友,当时花比平时高很多的机票钱回台湾投选票,那你想选总统是一个,本来说看他能不能帮自己管好家的一个事,是吧?平时考查就应该是经济能力,但这次选举人们心中都有一个标尺,离中共越远我就越要选你,因为管好这个家最重要的是安全,你不能把这个家给卖了。

香港反送中期间,大街小巷随处可见“天灭中共”的海报或手写标语。图为去年11月13日,中大学生拉起的“天灭中共”横幅。有学生表示,竖起横幅感觉心里很踏实,似有神在护佑。(图/大纪元)
香港反送中期间,大街小巷随处可见“天灭中共”的海报或手写标语。(图片:大纪元)

中共肺炎(武汉肺炎)的爆发实际上就是在这个台湾大选前后。为什么台湾会取得这样好的防疫成绩呢?首先这个中共要破坏的这个民主体制,实际上就是人类正常社会秩序的体现,它可以在经历一次灾难之后,它会去学习,它去改善,因为谁都避免不了灾难。关键是什么?从灾难之后学习。上一次SARS期间台湾是三百多人染病,三十多人死亡。这次中共肺炎比上次那个传染病死亡人数高的多了,对吧?但是台湾得到了很好的考试成绩,就叫做长记性。

大陆那边是正好相反。它没有忘记的是什么?没有忘记的是谎言治国,所有的灾难过来都是无一例外的这个过程∶隐瞒、撒谎,然后希望侥幸过关,最后 以老百姓的生命换来政权的安定。它走这么一个过程。经历灾难了以后,中共它也会做点样子。比如萨斯之后它搞了个什么系统呢?就是这种防疫的直接通报系统,是个全国系统,理论上是没有人能拦着信息通报,可以从一个比如说基层的卫生院发现一个传染病了,第一时间就能让北京的全国疾控中心知道。但是这套系统的数据呢,却被封锁了。专业部门的汇报到达了中共最高层,最高领导人又给它搁置了。

台湾正是因为对中共一贯做法的不信任,他就一直要求到武汉第一线去调研。听说有这个传染病了,我要去调研。最后总算允许去了。去了以后中共方面给台湾的专家,告诉他们是有限度人传人。台湾专家回到台湾马上就做出决断了,只要是人传人你就应该去防控,对不对?什么叫有限度?有限度就是政治谎言。他以为是认清了中共的本质,所以他把这个事给区分开来了,所以台湾就赢得了最早的防疫空间。

人传人这个事实在在中国呀,实际上是去年12月底就检测出来了,而且世卫组织驻中国的最高官员也知道了,但是拖了一个月才提高防疫规格,跟随中共指挥棒的世卫组织呢也跟着慢三拍,所以全世界都失去了控制疫情的最佳时期。武汉的这个叫艾芬吧,号称是发哨子的人,她是第一个将传染病类似萨斯的这种病毒检测报告发给她医生圈里面的人。所以有了她才有后来李文亮医生这样子的八位吹哨人。但是不管是发哨子还是吹哨子,所有的真相传播者都被封了口了。中共为了配合政治,是让人民和第一线的医护人员暴露在传染病的高风险当中。中共国务院副秘书长丁向阳亲自透露说,一月份以前就有三千名医护人员感染。你想,防疫是专业的事情,现在连专业人士第一时间都牺牲掉了,你还怎么去做这样的防御?可想而知疫情扩大会是多么惨烈。

在台湾有民主监督,有政治问责。前线防御决策是谁来做呀?专家团队来做,而不是这个书记那个书记。所有政治人物退出第一线,你负责干什么?你干后面的后勤供应啊,你保证医疗物资往上走,对不对?你保证跟世界各个国家保持外交的沟通。中共干什么?全国都等最高领袖发话。领袖哪去了?躲防空洞里去了。那不全国乱套了嘛。结果最后这个最高层还要关于责任打个你死我活,谁是英明伟大,谁是遗臭万年,为这个责任斗个你死我活。你看那个台湾防疫,它专业细致到什么程度?一直保持着每日更新,经常要发表通报会。每一个案例,谁确诊了,这确诊上来是来自台南的,还是来自台北的,写的很清楚。有什么样的接触历史,跟第几号第几号病人,从谁那得到的传染,写的非常清楚。这就是什么?防疫到位,每个人都跟进了。

台湾的抗疫成果受到国际社会称赞。
台湾的抗疫成果受到国际社会称赞。(图片:中央社)

你看中共这边有吗?呼呼啦啦送到医院里来了,治疗不了,检验不了,呼呼啦啦又给撵到街上去了,最后收不了了,然后殡仪馆过来收尸。一个人呐,根本都没有任何生命的尊重,也没有生命的体验,就是一个数字。而这个数字这个信息还经常给你瞒下来。像台湾这样子就可以给普通民众宽心,知道这个进展是什么样的。这就像台风,你想防台风,你得首先知道风力多少,什么时候登陆,这样你才能够进行有效防御:是不是把船移到港里面来,别出海了。民主社会就是这样,体现的是什么?民众自己的个人决定权和个人智慧。每个生命他是本能,自然就有了趋利避害的本能。但是这种本能在独裁者那里呢,就是什么?就是暴民不听党的话。就是什么?就是危险势力。

港人对中共有清醒的认识,知道被人骗一次是别人坏,被人骗两次只能是自己笨

那么香港要说起来比台湾跟大陆的联系还多得多。台湾是一衣带水,香港是零距离。香港跟大陆有多密切?大陆几十年政治运动,大逃港前后人数两百万以上,加上后代,现在香港人口一半以上跟大陆沾亲带故的,每年发放的单程证,原来一天是50个人,到后来一天150个人,这么多年也放了一百来万了,加上大湾区政策,深圳居民都能够自由进出香港,深圳水路直达香港。每天就算是武汉过来的航班啊,每周到香港的直达航班48个,你说香港跟大陆,甚至跟武汉有多强的这个联系吧。后来不是还通了这个高铁么,直入香港心脏地位。

香港咱们说为什么也会幸免于难,大家一定还记得前阵那个香港医护罢工。当时听大陆的评论,甚至香港建制派也这么一个论调说,医护人员也是人,所以面对疫情,可以理解,也是会害怕的。但是你是医护人员,你穿上白大褂就有救死扶伤的使命了,你不能违背自己的誓言。你看,高大上的话他们都说全了,但你反过来看一看,大陆就是因为这样的调门,中共自己惹的祸,然后把医护人员往死亡线上逼。战争的最高原则是什么?保存自己消灭敌人。大陆是什么状况?感染者无法收治,医院积压大量的继续散发病毒的尸体,医护人员没有疫苗、没有特效药,甚至没有防护服,带着个垃圾袋,没有口罩,自己都随时受到死亡的威胁,如何去救治别人呢?

那么香港幸运在哪里呢?就幸运于原来它不是中共的地方。在于什么,就幸运在中共的专家们恶狠狠的说,香港要肃清的糟粕。什么糟粕呀?香港是英国殖民者留下来的,包括它完善的专业的医疗机制,包括它的训练有素的这些医护人员。香港现在确诊是一百多例,实际上这一百多例也算考试成绩很不错的了。实际上就是因为什么,来自中共不具备的一种正常民主社会的常识。民主社会的常识是什么呢?在香港,感到危险了,应该防御,并且应该什么?封关。大陆把一个一千多万的城市都给封了,把湖北都给封了,为什么香港不封关呢?常识就是要封关,民众、社会公共人士都强烈要求封关,后来至少因为这种尝试逼迫港府做出了部分这样的举动。

香港医护人员罢工,要求港府封关。
香港医护人员罢工,要求港府封关。(图片:AP)

其次是什么?公民社会的常识。它让每一个公民都自觉地进行自我保护,进行安全防护。你想,一个人口密度这么大的地区,到处都是高楼大厦,竟然没有产生群聚性的感染,没有发生物资哄抢,这是什么?这就说明香港这个公民社会的素质非常高。

最后很关键的是什么?就是对邪恶和谎言辨识的一个常识和能力。香港人可是记得SARS期间四百名医护人员感染的惨痛经历,记得当年这香港人,他们医生自己被迫到广州去找自己认识的关系,到什么传染病科去打听一下这疫情的真实情况。他们长记性,知道这被人骗一次是别人坏;被人骗两次只能是自己笨了。

现在我们看到是什么呢?在中国大陆这漫天的歌功颂德,这漫天的胜利喜讯又来了。你想在这种时刻,我们经历了这么大的灾难,我们还要再一次冲上前去,跟它们一起站队,跟魔鬼一起合唱吗?

视频:

责任编辑:勇舒/文思敏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