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因修炼法轮功被中共蹂躏的各界精英人士,(从左至右、从上至下)原空军指挥学院教授于长新遭判17年,解放军总医院院长李其华(图上左二)遭严密监控,国防科技大学计算机学院尖端人才李志刚被判刑5年,获美国“十佳维权律师”奖的王永航遭判7年,42岁北大才子、乐手于宙被迫害致死,辽宁女诗人伏英遭判9年,45岁广东珠海知名画家郑艾欣被迫害致死,广州市公安管理干部学院法律讲师、二级警督赵萍被迫害致死。(图片来源:合成图)
因修炼法轮功被中共蹂躏的各界精英人士,(从左至右、从上至下)原空军指挥学院教授于长新遭判17年,解放军总医院院长李其华(图上左二)遭严密监控,国防科技大学计算机学院尖端人才李志刚被判刑5年,获美国“十佳维权律师”奖的王永航遭判7年,42岁北大才子、乐手于宙被迫害致死,辽宁女诗人伏英遭判9年,45岁广东珠海知名画家郑艾欣被迫害致死,广州市公安管理干部学院法律讲师、二级警督赵萍被迫害致死。(图片来源:合成图)

中共军方总医院原院长 传奇百岁老人李其华去世

【希望之声2020年3月16日】(本台记者陳默综合报导)近日,享年逾百岁的中共军方总医院(301医院)原院长李其华在北京逝世。中共官媒称李其华过世期间,其外孙奋战于武汉肺炎防疫一线,并借此大肆粉饰中共,外界对这位百岁老人李其华因修炼法轮功而遭到中共打压的经历只字不提。

据陆媒报道,老红军、“解放军”总医院原院长李其华于3月13日凌晨在北京逝世,享年102岁。

李其华出生于1918年,原籍湖北红安人。毕业于第一军医大学,1931年参加红军,一直在军队卫生、医院系统工作,曾任第二军医大学校长,总后卫生部政委,解放军总医院院长,立过大功,多次受奖,1984年离休。

李其华夫妇修炼法轮功受益 一文道出心声

李其华的老伴叫赵丽彬,其红色革命史始于1946年。因各种原因,赵丽彬患有冠心病、青光眼、高血脂、多眠症、肝炎等等,多病缠身,是长年吃药的药篓子。由于丈夫在医疗系统工作的便利,她虽然看病吃药方便,但仍然不能去根,身体反而越来越糟糕,心电图检查发现,心前壁、侧壁、后壁T波倒置,脸色青黄,嘴唇黑紫,只能靠药物和吸氧维持生命,有时生活都不能自理。

李其华法轮功开始是一无所知。机缘巧合,赵丽彬开始修炼法轮功后,很快全身的疾病全部消失。李其华惊讶于法轮功强身健体的神奇效果,于1993年也开始炼起了法轮功,并有幸两次参加了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在北京开办的讲法传功学习班。

从此,李其华自己一身的病也不药而愈,不但身体越来越好,思想境界也有了明显的升华。他曾写道:“我老伴得法后很快从一个重病人成为一个健康人的巨大变化,给我的印象太深了,引起了我深刻的思考后,我才对法轮功的学习重视起来。随着认识的提高,越来越悔恨自己开始起步太晚,心性提高不快,悟性差。”

作为老红军、老党员、医学专家、军队高级干部的李其华,应该算是功成名就,绝对不可能轻易相信什么,为什么他相信并修炼了法轮功呢?

李其华曾发表过一篇介绍自己如何走入法轮功修炼的文章,道出了一位八十多岁耄耋老人的心里话。文章的标题是:《原则不是科学研究的出发点,科学更需要探索和实践》。

文章详细叙述了他老伴重病几十年,自己身为院长给予了方便的医学治疗也无济于事,学法轮功不久沉疴即消,因此使他也走上了修炼之路,不但身体受益,更重要的是法轮大法的超常法理破除了他几十年形成的僵化观念,开启了生命的智慧。

文章还写道:“我苦苦追求、探索、思考一生中的许多重大问题,人生观、世界观的问题,医学中生命科学的问题,社会科学的问题,都在《转法轮》一书中迎刃而解了,而且从我得法以后,再也没有动摇过。因为我的思想境界可以说来了一个升华和提高。”

文章说:“其实还不只是我一个人这样,就我所知,我所在的北京老年学法组,人均年龄七十多岁,八十岁以上者就有好几位,许多是被称之为‘老革命’、‘老干部’、‘老科学家、’老教授‘的高领导和高知识阶层,这些人也都不是盲目的、不是头脑简单的,而是经过认真思考后,走进修炼法轮功队伍里的。他们也是和我一样,在古稀之年才得到李洪志老师的大法,都感到太幸运、太有缘、太珍贵了。”

文章希望:“同时大家也都有个心愿,愿我们的老战友、老同事、老领导;愿我们的中年一代、年轻一代,少年一代,也都能放下常人中“僵化了的观念”、“固有观念”,排除各种障碍,细心静气地读一读《转法轮》,炼一炼法轮功,然后自己再想一想,我们这些老者说的是否有那么一点儿道理;想一想,大法对我们的精神文明建设到底是有益还是有害。”

文章最后说:“最后,我想引用名作家蒋子龙先生在《玉缘》一文里的几句话:‘神秘是一种无法解释的现象。无法解释的现象不等于不存在。眼下不能解释,不等于将来也解释不了。科学解释不了的东西,也不等于就是迷信。科学才有多少年,佛是一种博大精深的文化现象,出现什么神奇的现象都不足为怪’。蒋子龙先生的这些话,也是我想说的话。我真心地祝愿有缘之士,都能尽早修炼法轮功!”

2016年6月,董宇红医学博士在她的一篇关于修炼法轮功延长癌末病患存活及改善或治愈其症状的论文中收录了李其华与其夫人的案例,该论文获得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接受,并在其官网发表。

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迫害 李其华遭点名打压

由于李其华在中共体制下的身份、资历和影响力,1999年迫害法轮功的初期,江泽民就紧紧抓住这一“典型”不放,在官方高层公开点名批评李其华,对其施加压力,杀一儆百。

军队“组织上”开始天天找李其华谈话,逼老人检讨并放弃修炼。

“组织上”的人采取疲劳战术,天天找老人,让老人在谈话记录稿上签字。李其华本来一直拒签,指出那上面很多话不是他的本意。但“组织上”的人天天找,天天磨,把老人弄得疲惫不堪,并求他:你就签了吧,签了就没事了,你也能休息,我们也能休息。在“组织上”的人“软磨硬泡”下,老人被逼无奈,只好签了字。

根据这份签字,李其华的“检讨”书随即被炮制出来,随中共文件下发各地党政机关。而实际上,随文件宣读的"检讨"与签字的记录稿大有不同,前面大段文字用人代笔,老人根本不知道。

而且,即使签字了老人也没得到休息,仍然是天天有人找他谈话。并且他的一切行动都被组织上派来的三个人严密地监控起来,不准下楼,不准接电话,和外界隔绝开了。

据明慧网报道,“后来有传说,三个监视人之一的那个替老人写了大段‘检讨’的人,有一天一觉睡过去就没有再醒来,暴死了。可能是‘现世现报了’。”

去世难安详

据陆媒报道,就在李其华老人去世当天,老人的外孙、空军军医大学唐都医院普外科副主任阴继凯,却正在武汉肺炎的抗疫第一线。

陆媒报道说,1996年,当阴继凯考上军校,穿着军装欣喜地去见李其华老人时,老人说:“你要靠自己的努力去上进,不要指望老一辈人帮你。”对此,陆媒诠释为:“一番谆谆教导,让阴继凯坚定了信念:自己的路自己走,尽自己的所能,为祖国和人民奉献全部的力量。”

陆媒报道还说,疫情爆发后,阴继凯认为“我是军人,我有烈性传染病实战经验,我是武汉人,所以我必须去!”,主动请求到抗议一线。

李其华老人用人的道德准则教育后代的情操,却被大陆官媒作为粉饰掩盖疫情、煽情全球信共的宣传,并将其标榜为“红色精神的代代传承”。

责任编辑:元明清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