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締造美國的故事
斯考森教授:憲法第十六修正案把單一稅製取消了,把美國成了「分級稅制」,破壞了國父們訂立的稅制原則。(圖源:Amazon)

締造美國的故事(39): 憲法第十六修正案破壞了國父們訂立的單一稅制

【希望之聲2020年3月16日】(本臺製作人方偉、記者子涵採訪報道)我們的系列專訪內容取材自美國著名憲法學者、作家克里昂·斯考森(W. Cleon Skousen)先生的著作《締造美國》(The Making of America)。作者的兒子,美國憲法學者及作家保羅·斯考森(Paul Skousen)教授在後續內容裏,將爲我們展現該書另三分之二的內容:憲法中所包含的美國人應該享有的近三百項權利。

美國憲法前言開篇三個詞:“我們人民”(We the People);之後是短短兩三行文字,卻開宗明義:“我們合衆國人民,爲建立一個更完善的聯邦,樹立正義,保障國內安寧,規劃共同防務,促進公共福利,並使我們自己和後代得享自由的福音,特爲美利堅合衆國制定本憲法。”

歐洲議會、臺灣議會爲了一個議案可以打架,爲什麼美國的議會從來不發生這樣的事?建國者爲了防止美國出現獨裁,放了很多制衡機制在裏面,他們不擔心這種制衡機制會讓政府效率變低嗎?爲什麼說美國現在實行的分級稅制是破壞了公平原則?斯考森教授繼續爲我們解答。

接上文:締造美國的故事(38): 國會運作方式體現國父對獨裁的深切戒懼

爲何國會兩院裏不存在因政見不同議員大打出手的現象?

從媒體上我們看到,德國、歐洲議會和臺灣議會,爲了一個議案議員之間發生打架、扔東西、動拳腳,都上了新聞了。美國議會從來沒有這個問題,是因爲美國議員的文明程度高,還是美國議會有什麼規矩限制了議員,使之不會因爲意見不同而大打出手?斯考森教授說,兩種因素都有,一個是人的素質,第二是議會確實有這種規矩。

比如說你要是暴力相向的話,就會懲罰你,甚至會把你趕出議會。不僅是暴力相向,連語言的暴力都管的。比如你直呼其名都不行的,你得叫他某某參議員或者某某衆議員,把姓氏放在前面,得尊重人家,這是規矩。你要是不守這些規矩的話,就會有懲戒的措施出臺的。除此之外,參議院還有其它一些他們制訂的規矩,這些規矩規定議員舉止要文明,不能夠亂來的。有的人也是會拍桌子,做些不文明的舉動,最後結果你可能會被趕出議會,當不上這個議員。

不僅如此,任何給參議院、衆議院帶來羞恥的行爲,都屬於可以把你趕出議會的理由。所以有時候象婚外情這樣的事情,你並沒有什麼違法的事情,不用坐監,但是可以把你趕出議會,這也是兩院的規矩所規定的。

隨着時間的推移,當初這些很好的規矩會慢慢出現一個敗壞,它會用作別的不好的用途。比如說,少數黨裏頭有個議員多數黨很討厭他,他自己的私人行爲舉止可能有失誤的地方,舉止不端,他們就會去挖這個議員的歷史,把不端的東西挖出來,然後以這個爲名,投票就會取得多數票把他趕出議會。這種事情發生的並不多,但是這絕不是當初美國立國者們他們想使用這種規矩的目的。

政府制衡機制在宣戰機制上存在一個模糊之處

當初美國的建國者確實在制定憲法的時候有一個非常重要的意圖, 就是要阻止美國出現獨裁,出現君王的狀態,所以憲法設計了很多制衡機制在政府裏。國父們當時不擔心這種制衡機制會讓政府效率變低嗎?

這個問題確實是建國者們一直在反覆推敲的問題,因爲搞這麼多制衡,一旦發生戰爭怎麼辦?戰爭的時候,還在互相制衡着怎麼辦?或者要取得個多數票,這個戰火就已經燒起來了。怎麼解決這個問題呢?他們最後得出個結論就是:美國總統作爲美國的三軍總司令,他可以有權力動用部隊投入戰爭。但是如果戰爭被延長的話,那麼就要得到國會的批准。

這裏的表述就很模糊了,什麼叫“戰爭被延長”?就說不清了。所以這就是爲什麼我們在新聞中看到,跟伊拉克、敘利亞打,怎麼跟伊朗打,國會就會說,這得得到國會的批准啊,總統也不理那一套。因爲這就是剛說到的,戰爭,到底誰能決定宣戰。憲法裏寫得很清楚,國會才能宣戰。但是總統說,我們可以就派部隊去打他一下子。所以還沒有變成一種延長性的戰爭。這就是在美國的宣戰機制上一個模糊的地方。

我們現在都覺得,哦,美國就是這麼運作的,各種制度都還挺合情合理的。但是當初對國父來說,他們坐在費城那個房間裏設計國家的時候,好多事情是很難決策的,各種因素的權衡,你怎麼決定什麼是對的。比如說,那時候美國參議院的參議員是各州任命的,各州議會選出來送去的,他們肯定要聽各州的,如果要打仗了,就有那麼幾個州不願意付軍費、不願打仗,就跟他們的參議員說,你可別投票啊。這一下可能就通不過,就沒法宣戰。象類似這樣的事情,當時怎麼決定的,都是有很多權衡在裏頭的。

憲法是國父們反覆推敲出來的美國製度的最好答案

斯考森教授說,什麼都會出現腐敗,會出現問題。美國的國父是反覆地推敲,最後才能夠得出一個他們認爲最好的答案。我們今天所看到的憲法,就是這些美國的建國先父所推敲出來的最好的答案。這種制衡的機制就是他們創造出來的。

但是這裏當然還是存在很難的一些問題。我們假設當初美國要在中東打一場仗,遠在西邊的加州說,我爲什麼要去中東打仗?我幹嘛要出錢讓你們去中東打仗?他就可以有這個疑問。如果出現這樣的問題,怎麼辦呢?難道那個時候派美國的軍隊入侵加州嗎?逼着加州出錢嗎?國父們當然不想如此,經過反覆推敲最後他們就決定:緊急事件需要用的經費,不從各州拿,聯邦政府直接問老百姓要,就是現在使用的聯邦所得稅錢用作軍費,國防部的錢都會來自於各州,各州都不要出錢的,直接問老百姓要,這樣就避免了各州去卡位的現象。所以在這種情況下,老百姓交稅給聯邦政府,維持國防,這是一個好的做法。這也是美國軍費的來源。

所以建國先父們就把徵稅的權力交給國會,也就是花錢的權力交給國會,因爲他們代表人民。這個事情就不交給總統,錢怎麼花,有多少錢要花,這是國會才能決定的。如果說,衆議院已經敗壞了,很想花這個錢,就跑去收買總統,跟總統說,我們要徵這個稅,你也同意簽字好了。這個時候參議院就是一個制衡,參議院就能制衡衆議院跟總統沆瀣一氣的現象。

國父們當初是推敲了很多很多非常複雜的因素,每個情況仔細地推敲,找出最合理的解決方案,美國憲法就是這麼制定出來的。我們今天講這本書叫做《締造美國》,它就是幾百頁紙,而國父們當初花了多少精力和心血去推敲今天美國的制度。

國父當初想防止的兩黨制帶來的弊端,如今確實發生了

當時建國先父們想防止的,就是美國出現兩黨制所帶來的弊端。他們當初所操心的事情現在確實發生了,美國主體的這兩個政黨角逐權力。如果美國沒有兩黨制的話,每一個競選的公職官員都會去考量我們怎麼樣對國家最好,可現在大家的出發點都不是爲了國家好,而常常是爲了我的黨怎麼好,我得代表我黨的利益。這樣就會有很多出問題的政策出來。

公平原則與「分級稅制」的出現

還有一個原則就是公平的原則。因爲州有大小不同,所以當從各州拿錢的時候,公平就體現在「等比例」上,你有多少人口就徵你多少錢,在州與州之間這是一種實現公平的方式。這個公平還體現在另外一個方面,就是不管你是什麼人,抽稅是一樣的,是同樣的制度。

直到後來出現了“分級”這樣一個稅制,就破壞了公平的原則。「分級稅制」是什麼意思呢?就是說,不是人人都按照同樣的比例抽稅了,富人你得多交。這個制度說穿了就是卡爾馬克思共產主義的一個制度,這個制度現在已經進入了我們的稅務體制,我們美國今天的稅不是一個公平的單一稅制,而是等級制度,收入多就多交稅,少就少交稅,收入再少就再少交點稅,這都是不公平的。真正的稅制應該是公平的,每個人都一樣。

憲法第十六修正案破壞了國父們訂立的單一稅制

憲法第十六修正案就把單一稅制給取消了,就變成美國成了「分級稅制」,所以這就是破壞了當初國父所訂立的在交稅方麪人人同樣平等,這個概念就被破壞掉了。

那個時候採用單一稅制的另外一個前提,就是聯邦政府沒有太多事可做,把國防搞好,對外貿易搞好就行了,不用花那麼多錢,所以聯邦政府主要的經費是來自於對貿易、對商家抽的稅,以及對外貿易稅,有的就涉及象今天的關稅,他覺得這樣就夠了,不要從老百姓身上去抽稅錢養聯邦政府。

隨着第十六憲法修正案出臺,聯邦政府突然發現,哇,我可以把手伸到老百姓的口袋裏,每個人口袋裏都可以拿錢出來。所以聯邦的經費結果是越來越大。第十六憲法修正案之後,美國可以徵所得稅,而且是分級的稅制,這樣就導致美國的聯邦政府花錢暴漲。所以今天我們面臨着很多聯邦預算問題、美國國債問題,這都是跟第十六憲法修正案有關係的。

國會的使命是照顧整個國家的利益

當初國父們非常熟悉腐敗的滋生,特別是在歐洲,怎麼腐敗他們看得一清二楚。那個時候歐洲的貴族、有錢人就跟政府勾結在一起,所以政府的政策也向他們傾斜,他們的莊園可以代代相傳,大家都綁在這個制度裏頭,什麼發明創造也很難做出來。所以建國國父們說我們不要這麼做,我們不需要政府去養肥某些人。所以美國是個自由的國家,每個人靠自己的勞動就可以勤勞致富,這是他們要達到的目的。

國會那個時候得到的是僅僅20項權利,除此之外,什麼都沒有。比如說,國會不能撥款去照顧特別的哪一羣人,國會也不能撥款專門去照顧哪一種事業,國會的使命就是照顧整個國家的利益。什麼叫整個國家的利益?那個時候就是整個美國所有州的利益。

當然在國父中亞歷山大漢密爾頓的觀點是說,你得讓國會可以照顧某一個州,個別州的福祉,特別是碰到很大問題的時候。其他的國父就認爲不行,不能那樣,如果一個州真的有難的話,他要自己去找人聲援他,找人去幫他,不能夠動用整個聯邦政府的通用基金。如果你讓國會動用通用基金救助某個州或某些州的話,就會滋生腐敗。

能不能這麼做呢?其實爭論了幾十年。這中間就有總統可以否定國會通過的圓桌案的事例,比如某個州碰到了很大的自然災害,有的國會議員就認爲,那就聯邦政府進去幫忙啊,帶着資金進去幫忙。當時總統就說,不行,我們沒有憲法賦予的權力做這件事情,我們聯邦政府的錢只能做通用的使用。

(待續,敬請關注)

締造美國的故事(38): 國會運作方式體現國父對獨裁的深切戒懼

讀本系列所有文章

責任編輯:辛吉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