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冥界中竟有“天爵之府”
冥界中竟有“天爵之府”(示意图片:emuseum.jp)

谁说“好人没好报”? 没想到冥界中竟有“天爵之府”

天道报应,或在生前,或在死后;或福之而反祸,或祸之而反福

【希望之声2020年3月24日】(编辑:吴永健)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甚荒唐,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

——曹雪芹 《红楼梦》

你方唱罢我登场:你刚唱完,我就登上场来。一般用于权力更迭,有点儿讽刺的说法。

不过,你是否想到过这样一种情形,在每个剧本里,每个人都是主角,又都是别人的配角。

纵观人生确实就像一场戏,剧本已经有了,只是你演你的戏,我演我的戏,演员穿上戏服、换上道具就登场了。

你听说过吗?岳飞系三国张飞转生,忠心正气,千古不磨。一次托生为张巡,改名不改姓;二次托生为岳飞,改姓不改名。虽然父子屈死,子孙世代贵盛,血食万年。

 张飞
张飞(图片:维基)

明代冯梦龙的《喻世明言》中讲了一个慨叹皇天不公之人的奇遇,以上是阎王告知他的秘密之一,他还有幸到过地狱里的一个鲜为人知的地方呢。

秀才读史传看忠义之人无善果 酒后题诗怨天道不公

元顺宗至元初年间,锦城有一秀才,复姓胡母,名迪。他为人刚直无私,常说:“我若一朝际会风云,定要扶持善类,驱尽奸邪,使朝政清明,方遂其愿。”他素有匡扶时弊的宏愿,可惜屡试不中,因此隐居山中,读书治圃为生。

一天,他偶得《秦桧东窗传》,还未读完就已大怒,不禁气涌如山,大骂奸臣不绝。又抽出一本书观看,原来是不向元朝投降的忠臣文天祥的《文山丞相遗稿》。胡母迪看罢,拍案大叫道:“如此忠义之人,偏教他杀身绝嗣,皇天,皇天,好没分晓!”

气愤之余,他喝起了闷酒。酒酣之时,他在两本书上各题了一首诗,一首痛骂害死岳飞的秦桧,另一首则赞颂文天祥。写完后,自觉余兴未尽,于是又写道:“桧贼奸邪得善终,羡他孙子显荣同。文山酷死兼无后,天道何曾识佞忠?”写毕,他便昏沉沉睡去。

胡母迪梦中被带到地府 领教冥王阐释天道报应之毫厘不爽 茅塞顿开

睡梦中,见两个黑夜吏到跟前说:“阎君命仆等相邀,君宜速往。”胡母迪就被带到了“酆都”,也就是地府。冥王问明他就是胡母迪,大怒道:“你身为儒士之流,读书习礼,为什么怨天怒地,谤鬼侮神乎?”胡母迪答道:“我是后进之流,自小学习先圣先贤之道,安贫守分,循理修身,并无怨天尤人之事。”

冥王喝道:“你说‘天道何曾识佞忠’,难道不是怨恨天地、诽谤的说辞吗?”胡母迪这才醒悟过来是说自己醉中题诗的事,于是谢罪说:“小人酒醉了,未能守性,偶然间读到忠奸的列传,以致发出愤慨之辞,祈望神君给予宽宥。”

冥王道:“那你说说你的意思,怎么见得天道不辨忠佞?”胡母迪回答:“秦桧卖国和番,杀害忠良,一生富贵善终。其子秦熺,状元及第;孙秦埙,翰林学士,三代俱在史馆。岳飞精忠报国,父子就戮;文天祥,宋末第一个忠臣,三子都死于流离,以至于绝后。福善祸淫,天道何在?小人所以心中产生疑问,希望神君开示其中的缘故。”

冥王听罢呵呵大笑:“你一个下界尘世迂腐的儒生,天意的细微浩渺,你怎么能够知道呢?”于是告诉他其中的缘由。宋高宗原是吴越王钱騕第三子转生,因是索取故土,所以偏安南渡,无志中原。秦桧主持和议,乃是天数,但不该诬陷忠良,因此让他断子绝孙。他的儿子秦熺不是其亲生,是过继的妻兄王焕之子,因此不承其罪孽。岳飞系三国张飞转生,虽然父子屈死,但子孙世代贵盛。文天祥父子夫妻,一门忠孝节义,传扬千古。他的侄子后承其嗣,延其宗祀,而且居官清正。

冥王还告诉他:“天道报应,或在生前,或在死后;或福之而反祸,或祸之而反福。需要从古至今、从阳间到阴间连起来全面查看,才知到毫厘不爽。你只根据当下,就像透过竹管看天,足见人不自量了。”

胡母迪听后,方才恍然大悟道:“承神君指教,开示愚蒙,如拨云见日,不胜快幸。但愚昧无知之人只顾活着时的苦乐,怎么知道身后的果报呢?以这样暗中不可见的事,想让人趋善而避恶,就像风吹的声音和水中的月亮,无所忌惮。当然恶人多,而善人少。小人不才,希望能够遍游地狱,尽观恶报,告知人间,使知警惕和畏惧,并自修,不知能否同意?”冥王点头同意,叫绿衣吏带着儒生遍游地狱,观看阴曹地府的报应。

胡母迪得到允许遍游地狱 遍观恶人受报惨状

他看到了秦桧夫妇、蔡京父子、贾似道等各朝各代残害忠良的恶人在遭受雷击、风吹、沸汤等酷刑。狱吏告诉他,这些人在地狱受刑三年后,还要转生为牛、羊、狗、猪等,为人宰杀,剥皮食肉。如此往复已经五十多次了。而除非天地重复混沌,他们才得解除,可见罪业之大。

在“奸回之狱”,胡母迪看到了梁冀、董卓、卢杞、李林甫等历代将相也在受刑,因为他们阴险狡诈,欺君罔上,蠹国害民。他们受刑三年后,也要变为畜类。而历代宦官,如秦之赵高,汉之十常侍,唐之李辅国、仇士良,宋童贯等人则被关在“不忠内臣之狱”受刑。他们的罪过是“欺诱人主,妒害忠良,浊乱海内”。

17世纪中叶至18世纪的西藏阎罗王画像(图片:收藏于美国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17世纪中叶至18世纪的西藏阎罗王画像(图片:收藏于美国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此外,那些“生时为官为吏,贪财枉法,刻簿害人;及不孝不友,悖负师长,不仁不义;淫荡、嫉妒、悖逆、狠毒”等人皆被关在不同地方受刑。胡母迪看了这些后,方才明白果报之事,果真是存在的。

在此插上一句,那些惨状在此不忍具体描述。只想提醒读者思考,“元神不灭”在传统文化中几乎是个常识。被无神论、进化论洗脑的人自说“我才不信那一套”,不信就不存在了吗?就像在梦中,一个人根本无法主宰自己,也 无法逃脱,被带到哪里自己说了不算,各种感觉都有,你说是死还是活?说白了,一个人待在梦中不回来了,在世间的人看来就是人死了。下面我们接着去看胡母迪的经历。

忠臣义士暂居冥界中的“天爵之府”  将生人道为王公大人 享受天禄

在游历完地狱后,胡母迪又请求冥王,想去见见那些忠义之士。冥王俯首而思,良久,才说:“诸公皆生人道,为王公大人,享受天禄。寿满天年,仍还原所,等待因缘际会,又再托生。你既然求见,我亲自领你去。”

冥王上轿在前面走,吩咐随从领着胡母迪在后面跟着。大约走了五里,但见“琼楼玉殿,碧瓦参横,朱牌金字,题曰'天爵之府'”,进去后,有仙童数百,都穿着紫绡之衣,挂着丹霞玉珮,手持彩幢绛节、羽葆花旌。云气缤纷,天花飞舞;龙吟凤吹,仙乐铿锵;异香馥郁,袭人不散。而殿上坐者百余人,头戴通天之冠,身穿云锦之衣,脚穿虹彩鞋,玉珂琼珮,光彩射人。绛绡玉女五百余人,或执五明之扇,或捧八宝之盂,环侍左右。

天爵之府里,绛绡玉女或执五明之扇,或捧八宝之盂,环侍左右。
天爵之府里,绛绡玉女或执五明之扇,或捧八宝之盂,环侍左右。(示意图片:Uriel Wang/维基,CC BY-SA 4.0)

冥王告诉胡母迪,这些忠义之士,“在阳则流芳史册,在阴则享受天乐。每遇明君治世,则生为王侯将相,扶持江山,功施社稷。”胡母迪当即呈诗四句:“时从窗下阅遗编,每恨忠良福不全。目击冥司天爵贵,皇天端不负名贤。”

冥玉道:“你看善恶报应,忠佞分别不爽。假如让你做阎罗,恐怕也不能做得更好。”胡母迪下拜谢罪,又请冥王开示一个问题:“我自小苦志读书,并无大过,为何一生无科第之分?难道是因为前生的罪业?”

冥王道:“现在是胡元世界(指元朝),天地反复。你秉性刚直,命中无夷狄(指东北部族)之缘,不应该成为其臣子。我在冥界任职期限将满,想你赞许善行、憎恶恶行,正好能胜任此职位。我当奏知天廷,举荐你取代我。你暂回阳世,度过剩余的年岁,再过十多年后,当特地奉迎。”然后命两个红衣吏送回。

从此,胡母迪不再求仕谋官,一心修身乐道,并将自己所历写下,以戒世人。六十六岁时,一日午后,胡母迪忽见冥吏持牒来,迎接他赴任。车马仪从,像迎接王者一般庄重。

当天夜里,胡母迪去逝。

看明白就懂了,人生就像照着剧本演戏,其中的正方、反方也许有着天意安排下的无奈,但是其中的个人是否因为想要谋私利,而去做违背良心,以致谋害忠直、良善之辈的事,却全在于个人的选择了。

如果还相信好人没有好报,坏人却顺风顺水,那就真是亏大了!

责任编辑:文思敏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