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冥界中竟有“天爵之府”
冥界中竟有“天爵之府”(示意圖片:emuseum.jp)

誰說“好人沒好報”? 沒想到冥界中竟有“天爵之府”

天道報應,或在生前,或在死後;或福之而反禍,或禍之而反福

【希望之聲2020年3月24日】(編輯:吳永健)亂鬨哄,你方唱罷我登場,反認他鄉是故鄉;甚荒唐,到頭來都是爲他人作嫁衣裳。

——曹雪芹 《紅樓夢》

你方唱罷我登場:你剛唱完,我就登上場來。一般用於權力更迭,有點兒諷刺的說法。

不過,你是否想到過這樣一種情形,在每個劇本里,每個人都是主角,又都是別人的配角。

縱觀人生確實就像一場戲,劇本已經有了,只是你演你的戲,我演我的戲,演員穿上戲服、換上道具就登場了。

你聽說過嗎?岳飛系三國張飛轉生,忠心正氣,千古不磨。一次託生爲張巡,改名不改姓;二次託生爲岳飛,改姓不改名。雖然父子屈死,子孫世代貴盛,血食萬年。

 張飛
張飛(圖片:維基)

明代馮夢龍的《喻世明言》中講了一個慨嘆皇天不公之人的奇遇,以上是閻王告知他的祕密之一,他還有幸到過地獄裏的一個鮮爲人知的地方呢。

秀纔讀史傳看忠義之人無善果 酒後題詩怨天道不公

元順宗至元初年間,錦城有一秀才,複姓胡母,名迪。他爲人剛直無私,常說:“我若一朝際會風雲,定要扶持善類,驅盡奸邪,使朝政清明,方遂其願。”他素有匡扶時弊的宏願,可惜屢試不中,因此隱居山中,讀書治圃爲生。

一天,他偶得《秦檜東窗傳》,還未讀完就已大怒,不禁氣涌如山,大罵奸臣不絕。又抽出一本書觀看,原來是不向元朝投降的忠臣文天祥的《文山丞相遺稿》。胡母迪看罷,拍案大叫道:“如此忠義之人,偏教他殺身絕嗣,皇天,皇天,好沒分曉!”

氣憤之餘,他喝起了悶酒。酒酣之時,他在兩本書上各題了一首詩,一首痛罵害死岳飛的秦檜,另一首則讚頌文天祥。寫完後,自覺餘興未盡,於是又寫道:“檜賊奸邪得善終,羨他孫子顯榮同。文山酷死兼無後,天道何曾識佞忠?”寫畢,他便昏沉沉睡去。

胡母迪夢中被帶到地府 領教冥王闡釋天道報應之毫釐不爽 茅塞頓開

睡夢中,見兩個黑夜吏到跟前說:“閻君命僕等相邀,君宜速往。”胡母迪就被帶到了“酆都”,也就是地府。冥王問明他就是胡母迪,大怒道:“你身爲儒士之流,讀書習禮,爲什麼怨天怒地,謗鬼侮神乎?”胡母迪答道:“我是後進之流,自小學習先聖先賢之道,安貧守分,循理修身,並無怨天尤人之事。”

冥王喝道:“你說‘天道何曾識佞忠’,難道不是怨恨天地、誹謗的說辭嗎?”胡母迪這才醒悟過來是說自己醉中題詩的事,於是謝罪說:“小人酒醉了,未能守性,偶然間讀到忠奸的列傳,以致發出憤慨之辭,祈望神君給予寬宥。”

冥王道:“那你說說你的意思,怎麼見得天道不辨忠佞?”胡母迪回答:“秦檜賣國和番,殺害忠良,一生富貴善終。其子秦熺,狀元及第;孫秦壎,翰林學士,三代俱在史館。岳飛精忠報國,父子就戮;文天祥,宋末第一個忠臣,三子都死於流離,以至於絕後。福善禍淫,天道何在?小人所以心中產生疑問,希望神君開示其中的緣故。”

冥王聽罷呵呵大笑:“你一個下界塵世迂腐的儒生,天意的細微浩渺,你怎麼能夠知道呢?”於是告訴他其中的緣由。宋高宗原是吳越王錢騕第三子轉生,因是索取故土,所以偏安南渡,無志中原。秦檜主持和議,乃是天數,但不該誣陷忠良,因此讓他斷子絕孫。他的兒子秦熺不是其親生,是過繼的妻兄王煥之子,因此不承其罪孽。岳飛系三國張飛轉生,雖然父子屈死,但子孫世代貴盛。文天祥父子夫妻,一門忠孝節義,傳揚千古。他的侄子後承其嗣,延其宗祀,而且居官清正。

冥王還告訴他:“天道報應,或在生前,或在死後;或福之而反禍,或禍之而反福。需要從古至今、從陽間到陰間連起來全面查看,才知到毫釐不爽。你只根據當下,就像透過竹管看天,足見人不自量了。”

胡母迪聽後,方纔恍然大悟道:“承神君指教,開示愚蒙,如撥雲見日,不勝快幸。但愚昧無知之人只顧活着時的苦樂,怎麼知道身後的果報呢?以這樣暗中不可見的事,想讓人趨善而避惡,就像風吹的聲音和水中的月亮,無所忌憚。當然惡人多,而善人少。小人不才,希望能夠遍遊地獄,盡觀惡報,告知人間,使知警惕和畏懼,並自修,不知能否同意?”冥王點頭同意,叫綠衣吏帶着儒生遍遊地獄,觀看陰曹地府的報應。

胡母迪得到允許遍遊地獄 遍觀惡人受報慘狀

他看到了秦檜夫婦、蔡京父子、賈似道等各朝各代殘害忠良的惡人在遭受雷擊、風吹、沸湯等酷刑。獄吏告訴他,這些人在地獄受刑三年後,還要轉生爲牛、羊、狗、豬等,爲人宰殺,剝皮食肉。如此往復已經五十多次了。而除非天地重複混沌,他們才得解除,可見罪業之大。

在“奸回之獄”,胡母迪看到了樑冀、董卓、盧杞、李林甫等歷代將相也在受刑,因爲他們陰險狡詐,欺君罔上,蠹國害民。他們受刑三年後,也要變爲畜類。而歷代宦官,如秦之趙高,漢之十常侍,唐之李輔國、仇士良,宋童貫等人則被關在“不忠內臣之獄”受刑。他們的罪過是“欺誘人主,妒害忠良,濁亂海內”。

17世紀中葉至18世紀的西藏閻羅王畫像(圖片:收藏於美國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
17世紀中葉至18世紀的西藏閻羅王畫像(圖片:收藏於美國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

此外,那些“生時爲官爲吏,貪財枉法,刻簿害人;及不孝不友,悖負師長,不仁不義;淫蕩、嫉妒、悖逆、狠毒”等人皆被關在不同地方受刑。胡母迪看了這些後,方纔明白果報之事,果真是存在的。

在此插上一句,那些慘狀在此不忍具體描述。只想提醒讀者思考,“元神不滅”在傳統文化中幾乎是個常識。被無神論、進化論洗腦的人自說“我纔不信那一套”,不信就不存在了嗎?就像在夢中,一個人根本無法主宰自己,也 無法逃脫,被帶到哪裏自己說了不算,各種感覺都有,你說是死還是活?說白了,一個人待在夢中不回來了,在世間的人看來就是人死了。下面我們接着去看胡母迪的經歷。

忠臣義士暫居冥界中的“天爵之府”  將生人道爲王公大人 享受天祿

在遊歷完地獄後,胡母迪又請求冥王,想去見見那些忠義之士。冥王俯首而思,良久,才說:“諸公皆生人道,爲王公大人,享受天祿。壽滿天年,仍還原所,等待因緣際會,又再託生。你既然求見,我親自領你去。”

冥王上轎在前面走,吩咐隨從領着胡母迪在後面跟着。大約走了五里,但見“瓊樓玉殿,碧瓦參橫,朱牌金字,題曰'天爵之府'”,進去後,有仙童數百,都穿着紫綃之衣,掛着丹霞玉珮,手持彩幢絳節、羽葆花旌。雲氣繽紛,天花飛舞;龍吟鳳吹,仙樂鏗鏘;異香馥郁,襲人不散。而殿上坐者百餘人,頭戴通天之冠,身穿雲錦之衣,腳穿虹彩鞋,玉珂瓊珮,光彩射人。絳綃玉女五百餘人,或執五明之扇,或捧八寶之盂,環侍左右。

天爵之府裏,絳綃玉女或執五明之扇,或捧八寶之盂,環侍左右。
天爵之府裏,絳綃玉女或執五明之扇,或捧八寶之盂,環侍左右。(示意圖片:Uriel Wang/維基,CC BY-SA 4.0)

冥王告訴胡母迪,這些忠義之士,“在陽則流芳史冊,在陰則享受天樂。每遇明君治世,則生爲王侯將相,扶持江山,功施社稷。”胡母迪當即呈詩四句:“時從窗下閱遺編,每恨忠良福不全。目擊冥司天爵貴,皇天端不負名賢。”

冥玉道:“你看善惡報應,忠佞分別不爽。假如讓你做閻羅,恐怕也不能做得更好。”胡母迪下拜謝罪,又請冥王開示一個問題:“我自小苦志讀書,並無大過,爲何一生無科第之分?難道是因爲前生的罪業?”

冥王道:“現在是胡元世界(指元朝),天地反覆。你秉性剛直,命中無夷狄(指東北部族)之緣,不應該成爲其臣子。我在冥界任職期限將滿,想你讚許善行、憎惡惡行,正好能勝任此職位。我當奏知天廷,舉薦你取代我。你暫回陽世,度過剩餘的年歲,再過十多年後,當特地奉迎。”然後命兩個紅衣吏送回。

從此,胡母迪不再求仕謀官,一心修身樂道,並將自己所歷寫下,以戒世人。六十六歲時,一日午後,胡母迪忽見冥吏持牒來,迎接他赴任。車馬儀從,像迎接王者一般莊重。

當天夜裏,胡母迪去逝。

看明白就懂了,人生就像照着劇本演戲,其中的正方、反方也許有着天意安排下的無奈,但是其中的個人是否因爲想要謀私利,而去做違背良心,以致謀害忠直、良善之輩的事,卻全在於個人的選擇了。

如果還相信好人沒有好報,壞人卻順風順水,那就真是虧大了!

責任編輯:文思敏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